一世华裳 - 分卷(82)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综上所述,他们也许、大概、可能还不知道它在这里。

    除非段池已经恢复到一定程度,能察觉到它的位置,但万一他还没恢复呢?

    它想到这一点,终于意动。

    它如今已到困局。

    散成碎片搜集能量,就会像之前断开联系的那些小世界,被他们一一拔除。

    聚合后偷袭其中一个小世界,把任务者和主角抓起来折磨一顿吞噬他们痛苦的能量,这倒是能办到。可它一旦动手,局里绝对会第一时间就围住那个小世界,它到时候就插翅难逃了。

    认怂躲起来更不行,因为这里的主神早晚会恢复,找到它只是时间的问题。

    所以上次一番偷袭没达到理想的预期后,它就一直很焦躁,也一直在思考破局的办法。也所以今天得知这几个能量点进港,它没有立刻就跑,因为它还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吞下一两块肥肉。

    现在机会来了,它怎能放过?

    第89章

    系统虽然暂时没搜到莫尔的踪迹, 但毕竟是管理局出品的东西,莫尔即便能躲开它们,却也不敢轻易反过来入侵。何况景西几人又不是吃素的,因此沟通时便放心地用的脑域通讯, 既安全又隐秘。

    路阿:【它现在还在七区?】

    段池:【嗯, 没动地方。】

    老大:【这么好的机会它应该不会放过。】

    路阿:【万一太怂拖着不敢动手, 咱们找借口继续留下会容易让它起疑吧?】

    景西:【那我们再推一把。】

    回完这条消息, 景西和段池就出了酒店。

    索二桥身处太空, 来往飞船什么时差的都有,是座不夜城。二人便找了一个在七区举办的活动, 打车过去了。

    莫尔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他们的动作。

    它极其谨慎, 不敢监听他们,只敢通过周边的摄像头偷偷观察,便一路追踪他们到了它所在的七区,顿时紧张。

    段池下车后走了几步, 突然往它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把莫尔吓得差点魂飞魄散,然而还没等它夺门而逃, 就见他又转了回去。

    与此同时, 景西也装作诧异的样子问了一句,段池迟疑地摇摇头,牵住他的手, 陪着他到了活动现场。

    莫尔没有松气, 反而更提心吊胆了。

    段池这样子显然是快要感应到它的位置了,等他再恢复一点,到时候它还能躲去哪?

    不行,它绝不能坐以待毙!

    景西和段池做戏做全套,挖完坑就开始享受二人世界了。

    活动是个草地音乐会, 他们买了吃的喝的,挑了块人少的地方坐好,边听音乐边聊天。

    段池:我记得以前还听过你的演唱会。

    景西笑着嗯了声。

    段池看着他:工作结束有什么安排?

    景西:休个假,过来陪你。

    段池:他能让你休?

    景西:有人帮我值班。

    当初局里那群货疑神疑鬼地把他弄回去,为了送他回来可是签了不少条约。

    如今证明罪魁祸首不是他,他又能和他们友好地谈一谈了。

    段池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估摸这事十拿九稳。

    他很满意景西能陪他,低笑着把人拉过来,在嘴角吻了一下。

    被塞一口狗粮的莫尔:

    接下来它又吃了不少狗粮,全程都没发现破绽,见他们听完音乐会就回到了酒店,便知道这真是来约会的,开始思考怎么能拿下一两个。

    景西和段池在群里汇报了进展,示意他们早点睡,因为段池在这里,它必然不敢靠近。

    一夜无话,转天吃完早饭,路阿便陪着管家他们去了另一个景点。

    老大照例守着封白青,和他待在酒店里没出门。景西和段池则再次享受二人世界,去了和路阿他们相反的方向。

    这时莫尔也刷出了他们的离港申请,得知他们下午就要走,立刻着急。

    它看了看这三拨人,段池那里它肯定不去,酒店倒是有两个能量点,但它不知道小兔子的身体是谁在操控,不知深浅,保险起见还是算了。

    它于是盯上了路阿。

    段池及时通知了路阿:【它朝你过去了。】

    路阿:【OK。】

    景西:【小心一点。】

    路阿:【知道。】

    路阿在脑域里开着地图,看着红点迅速接近,很快也到了他们所在的这处景点,甚至还和自己擦肩而过了一回,忍不住发消息。

    路阿:【神奇,感觉不到能量波动,它怎么就能感觉到咱们的?】

    老大:【吞噬类的数据都这样。】

    路阿:【你们之前是怎么清除的?】

    老大:【有专门的感应器。】

    不过现在要下套,自然不好拿过来。

    路阿心想大概只有这里的主神段池能感应到它,汇报说:【它换了容貌,没用男配的脸。】

    景西:【我过去找你。】

    路阿:【等我信号。】

    景西:【嗯。】

    莫尔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它在附近转悠一圈,见路阿没反应,便确认自己是安全的。

    而它一旦动手,另外几个能量点就会围过来,得先把人调到方便撤退的区域才行。

    它计算着调人方案,再次不动声色地靠近。

    这时一抬头,只见封白青的大厨突然从路阿的腰间抽出了一把巴掌大小的手枪,上面刻着复杂的纹路,精致又神秘,它的神色刹那间一变。

    大厨也傻眼了,没想到会是手枪,赶紧还回去:你你怎么会有这个?

    路阿知道他好奇的性格,刚刚是故意露给他看的。

    如今目的达成,他便把东西塞回腰间,说道:玩具枪。

    大厨三人组:

    他们本想帮他遮掩,却见他一脸淡定,便有些迟疑了,真的?

    路阿:真的啊。

    他选的地方特别好,说完见附近的保安果然在怀疑地打量他,轻轻啧了声,重新拿出来,毫无预兆地对着大厨就扣下了扳机。

    大厨:!

    他都没来得及叫,就见一条绳索飞出来快速缠住了他。

    大厨三人组:

    保安和围观群众:

    莫尔:!

    路阿把绳子解开塞回到枪里,对盯着他的保安一摊手:看,玩具枪。

    保安点点头,收回了视线。

    莫尔则一脸的惊疑。

    它没有看错,这确实是捕获器。但捕获器应该是有能量波的,普通人挨一下直接能被搅成碎片,大厨为什么没事?

    它不由得靠近一分,听见他们恰好在说这事。

    既然是玩具,大厨他们也淡定了,不再做贼似的压着声音。

    大厨:还真是玩具啊。

    路阿:不然呢?

    管家助理:你揣着这个干什么?

    路阿:吓唬煞笔。

    大厨:滚!

    路阿笑道:不是说你,是说对咱们不怀好意的人。

    大厨:那你弄个真的啊。

    路阿:真的进不来啊。

    管家:嗯,有安检。

    路阿耸肩:所以只能弄个假的吓煞笔。

    被当成煞笔、刚刚真吓一跳的莫尔:

    有系统作弊,什么安检都能通过。所以这所谓的进不来很可能是指这个世界,难道是不想崩得太厉害,不愿意用捕获器?

    如果不是今天凑巧看见了,它以后对上他们真的会上当,这群人太奸诈了!

    不过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它在心里得意一笑,开始安排调人计划。

    路阿挖完坑,给景西发了信号。

    景西便直接打了电话,表示要来找他们玩。

    路阿诧异:你不是要和段总看星空走廊吗?

    景西:他公司临时有事,要找地方处理。

    路阿:行,你来吧。

    他说着把位置共享,切断了通讯。

    他怕那串数据把大厨他们当炮灰和鱼饵,不方便离他们太远,只好景西来动手,而且景西在它那里的仇恨值太高了,它肯定不会放过景西。

    果然,景西一来,莫尔的注意力就全放在了他身上。

    观察一会儿后,它没再耽搁时间,离开了景区。

    又过了五分钟,景西和路阿同时看见探测器亮起了红点。二人交换一个眼神,景西便扔下他们,顺着红点的位置追了过去。

    这是景区附近的一条小巷。

    他到的时候正赶上施暴现场,一共两个人,其中一个躺在地上死死抱着对方的腿,另一个则在打人。此刻见到景西,打人的脸色一变,一翻白眼就晕了,探测器的红点也随之消失。

    很显然,这具身体里有一块碎片,但因为太弱,和别人发生矛盾后打不过就动了能量,结果没想到竟引来了景西,便急忙脱离身体逃命了。

    嗯,至少逻辑上没问题景西在心里评价,上前看了看被打的人,见他一脸的青紫,暗道蛮拼的。

    莫尔见他完全没有扶自己的意思,而是在查看昏迷的人,忍着动手和吞噬的欲望,焦急问:我哥没事吧?

    景西:没事,睡一觉就行。

    莫尔松了口气,以受伤为由让他帮忙把人扶起来,同时哭道:我哥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以前不这样的,还有我爸和我叔他们,一个两个都中了邪似的。

    景西打量几眼,笑着在脑域说:可以,演技过关,就是还差点意思。

    系统简直紧张死了:你还有心情注意这个?

    景西:怎么没有?

    他回完这一句,停住弯腰扶人的动作,看向对方:你爸和你叔?

    莫尔哽咽地点头,迟疑问:你你是乙舟?

    景西见它把这差点意思补全了,应了声,单手拎起昏迷的人,配合它演戏: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莫尔见他上钩了,继续演:这会不会太麻烦你?

    景西:不麻烦,我以前见过这种症状的人,陪你回家看看。

    莫尔一脸担忧:他们是生病?

    景西:嗯,得了某种怪病

    他说着一顿,这样吧,我给你一把玩具枪,你回家拿出来给他们看,如果他们吓一跳就证明确实是病了,你就说是意外捡的,然后出来告诉我一声。

    莫尔懵逼:玩具枪?

    景西:照我说的做就行。

    他一手拎着人,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捕获器递了过去。

    这样子无害极了,根本不是能随时动手的姿态。莫尔果然没起疑,伸手就接。

    景西在它要碰上前,迅速扣下了扳机。

    砰的一声。

    裹着能量波的锁链弹出来,瞬间把人牢牢捆住了。

    莫尔:

    景西无辜地看着它。

    莫尔也看着他,脸上一片空白。

    两秒后,景西在近乎凝固的空气里开了口。

    哎呀,他没什么诚意地说,不好意思,走火了。

    莫尔:

    景西把无辜的路人随手一放,在群里发了消息:【得手,另一部分在哪?】

    他们都知道,莫尔为了把景西单独引走,必然会分出一部分能量牵制和吸引段池他们,现在只要把这部分拿下就行了。

    段池:【酒店。】

    路阿:【够贪,还想着找机会弄死咱们少爷呢。】

    景西:【来接手,我回酒店。】

    他发完消息扫一眼,见这串数据终于回神了。

    莫尔后知后觉意识到从一开始就上了他们的当,顿时整个人都炸了,把词库里的脏话一股脑全用上了。

    景西淡定地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衣服,塞进了他的嘴里。

    莫尔用不了能量,如今和普通人无异,气得浑身直哆嗦。

    作为一个能破开总局的封印池、在总局吞了五个人、还差点弄死穿书部门主神的数据流,它已足够在历史上留下厚重的一笔,就算真的逃不掉它也要死得壮烈,不搞塌半个世界都对不起它辉煌的战绩。

    然而饶是它想过无数可能,却唯独没想过这种情况。

    它不仅不壮烈,还被抓得如此如此无声无息!

    景西对上它狰狞扭曲的表情,心头一跳,扫见路阿安排好管家他们就过来接手了,便扔下他直接从空中赶往了酒店。

    景西:【小心,它那部分可能要自爆。】

    路阿:【卧槽不是吧,这么玩不起?】

    景西:【因为它没翻盘的机会了。】

    老大没有参与对话。

    他得知那部分数据在酒店,就迅速给整个酒店布了防御和拦截阵。

    然而架不住对方一上来就自爆,连打都不带打的。

    危机时刻,他只能撑开能量场压制它。

    两股能量一撞,整个酒店瞬间剧烈地一晃。人们吓得尖叫,急忙往外跑。段池逆着流赶到走廊,抬头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老大连开了两个能量场,没敢把能量对冲的余波导到外面,而是拦在了场中。

    小兔子的身体扛不住这种消耗,他的脸色迅速转为惨白。

    段池感受着空中越来越不稳的能量波,沉声说:放手。

    老大扫他一眼:你行?

    段池:放。

    老大立刻收手。

    下一刻,巨大的能量涌出来,形成了一个新的能量场。

    部门崩塌,他们这些主神都进不来,但有一位主神天然被这个世界接纳,那就是这里的主神。

    景西撞开窗户从空中冲进酒店,就见段池倒在走廊,一个半透明的身影逐渐聚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