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8)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她最伤心的时刻已经在前几天过完了,现在只剩一些怅然。此刻见他联系她,便第一时间给了回复,表示她还好。

    金:【你呢?听说你被赶出门了?】

    这是她回来就关注到的后续。

    那些纨绔不知是嘴太碎,还是真和乙舟处出了一点感情,迅速把周乙当年的恩怨宣传得整个圈子都知道了乙总那么爱面子的人,等他回来发现黑历史被挖,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不过金语梦不是很清楚乙舟的目的。

    两家的联姻打破,对乙家的损失其实不大。他一点实力都没有,现在就把自己置于明面,让乙家有了防备,以后该怎么办?

    她多说了一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找我。】

    景西打了一串字过来:【我也没事,反而是你接下来要做好准备,因为还是会有某些亲朋劝你,我弟也绝对会亲自去给你道歉,比如你不见他,他就忧郁地站在门口等你之类的。】

    金语梦想想那个画面,顿时皱眉,紧接着见他又发了一条信息。

    【谢谢,暂时没有要帮忙的,我正打算在开学前扔下这些破事去散散心。】

    金:【去哪?】

    【没想好,还在看旅游攻略,建议你也适当出去走走,免得糟心。】

    金语梦心想也是,简单又聊了两句,开始思考去哪玩。

    景西勾起浅笑,吩咐系统关注进展。

    等它确定了女主的目的地,他便要了三只狼崽的兴趣爱好,然后从女主要去的地方里专门提炼他们喜欢的东西,亲手操刀写了两篇风格不同的旅游推广小软文,示意系统投放给其中的两个人。

    系统:另一个呢?

    景西:不推,都推容易看出破绽。

    系统乖乖干活,问道:管用吗?

    景西:大概能戳中他们,等等看吧。

    这一等就等了三天。

    期间景西收到了不少狐朋狗友的慰问,暂时谢绝了他们的邀请,撸袖子把几盆花种了,顺便变着花样给小狼崽们每天投放一个旅游资讯。

    渣男果然跑去了金家,可惜金语梦在和景西聊完的当天就走了,他只好去醉生梦死。而他的未来情敌男主终于顺利把工作收尾,想和发小出去浪一圈。

    于是这天晚上,景西接到了段池的视频邀请。

    他按了通过,见总裁穿着居家服,正在书房里坐着。

    段池看了看他身上的睡衣:没打扰到你吧?

    景西:没有,有事吗?

    段池:想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安排?

    景西:没安排,就在家里种花养鱼,思考人生。

    他脸上带起一点恰到好处的诧异,你总不能这就要求见面吧?

    段池便知他不愿意见,有些惋惜,说道:不是,我侄子也是异狼,这几天想出去玩,所以我以防万一问问你。

    景西了然:我暂时不出去,让他随便玩。

    段池:好。

    景西:那就这样吧,我要睡了。

    段池:这么早?

    景西:嗯,养生,劝你也少熬夜。挂了。

    S级的天才竟然养生段池低低地笑了一声,笑得一旁沙发上的三只狼崽一个激灵。

    他关闭手机界面,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

    三只狼崽不明所以,正要问一句他们能不能去浪,就听他缓缓问:你们说我送他一盆花,他收吗?

    三只狼崽:

    这我们怎么知道!

    好在段池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挥手让他们出去了。

    三只狼崽离开书房,满脸沉痛。

    小叔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叔了!

    那个味这么可怕的吗,连他们好厉害的小叔都变成这样了!

    其中一人问:你们说那玩意是不是会改变人的脑子?

    另外两人又一个激灵,三人面面相觑一会儿,互相搀扶着离开,惊魂未定:咱们要去的那边有棵神树,去拜拜吧,让它保佑咱们做一辈子单身狗

    另一边,景西一觉睡醒,得知三只狼崽早晨出发了。

    他耐心等到十点,又收到了纨绔们的慰问。因为他每天都说再给他一天时间冷静,纨绔们担心他憋出病,每天都联系一次,想叫他出来。

    他轻轻呵出一口气,终于松口,透露说想去散心。

    纨绔们一听这话,当即表示去哪都陪着,迅速组了散心团,经他诱导选中男女主所在的城市,飞了过去。

    系统为他标出男女主的位置:女主要在开学前一天回去,你有三天的时间,咱们可以先和女主偶遇,然后把她带到男主那边,你注意和男主他们保持距离,免得他们先闻到你的血味。

    景西在脑域里看了看两个光标,发现他们现在和男主离得比较近。

    这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

    几位纨绔正在聊吃什么,查了查这边的餐厅。而提到其中一家有名的餐厅,就有人的脑子拐到段池那里去了。

    你上次走的方向会路过他们家分店,看见段总了吗?纨绔说,我最近看网上有人说他那天在那里吃饭,中途手环响了。

    景西:是吗?

    嗯,还说拍到了他们离开的照片,结果再找不知怎么就没了,纨绔压低声音,他们都说要么那楼主胡扯,要么就是段池雇黑客删了,可我觉得原本他们天狼族的血契就不能用科学解释,段总实力这么强,你说他是不是会点玄学的东西,动用神秘力量干的?

    景西:

    玄学事件的罪魁祸首系统:

    景西觉得他这些狐朋狗友都挺有才,微笑:可能吧。

    会玄学的段池这时正在一个商业峰会上,神色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心里则在想怎么能把人约出来。

    他正想得出神,就听旁边的老板聊起了乙家的事,说乙总最近一直黑着脸,和大儿子决裂了,又说年轻人太沉不住气,继而转到不孝子拉着人家去玩了,挺让他们头疼的。

    他不禁上前询问,得知他们是今天坐飞行器走的,沉默两秒,给某人发消息,问他在哪。

    景西:【怎么?】

    段池:【听说你出去玩了。】

    系统惨叫: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你在哪啊!

    它说着想到段池都知道他去玩了,弄清目的地还不是分分钟的事,绝望了,他肯定会把男主叫走,完了完了咱们完了,你真不完成血契吗?

    景西打字回复段池,随口应付:慌什么,两个以上不是会抢食吗?实在不行我就去男主和他发小面前逛一圈,带着他们在城市里奔跑,一路跑到女主那里,男主就停下找她了,我再拖着剩下两只继续跑。

    系统:

    为什么如此丧心病狂的主意你都想得出来!

    第11章

    景西:【嗯,我今早起床看见紫气东来,瞬间豁然开朗,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

    段池:【什么?】

    景西:【我觉得人呐,得多出去走走。】

    段池:

    景西解释:【主要是朋友太暖心,盛情难却。你放心,我们走得远,不耽误你侄子玩。】

    段池:【他走得也远。】

    景西:【是吗,他在哪?】

    景西手上敲着字,嘴也没闲着,冲那群狐朋狗友问:有没有人找你们问咱们的位置?

    其中两位立刻说有,他们老子刚问过。

    景西本想找个理由让他们不要对别人透露,闻言便知晚了一步,想来段池在给他发消息的时候就让人打听了。

    因此当看见段池回复了男主的所在地,他直接拨了过去,叹气:我也在这边,早知我昨晚就问问你了不过事已至此,你侄子出来玩一趟,还是别让孩子扫兴了。

    段池走到人少的地方:所以?

    景西提议:这样,你把他的号给我,我加他好友,让他对我开即时位置,我这几天躲着他走,怎么样?

    段池微微眯眼,没有回答。

    景西等了两秒:你该不是怀疑我会故意找过去吧?想多了,我躲着你们还来不及呢。你可能对我有点误会,我不是喜欢惹事的人。

    段池心想我就没见过比你更会惹事的了。

    但他没这么说,而是换了条件,让对方提供位置:你好好散心,别顾虑这些,我让他们自己盯着。

    景西有系统帮忙作弊,对此一点意见都没有。

    他略微迟疑地说:行吧,停顿一下,他担忧问,你侄子不会忽然想换口味,过来找我吧?

    段池:不会。

    景西笑着松了一口气:好,我信你。

    这笑声有些轻,带着一丝安心,听进耳里就仿佛自己正被信任、依靠着。

    段池顿时被勾得心痒,但没有因美色昏头,细细品味了一番,觉得这小子有哄人的嫌疑。

    他听着对方挂断,一边把侄子的名片发过去,一边琢磨这事。

    虽然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目前的信息和仅有的几次接触,已经让他看出了不少谜团。

    第一就是B级基因升S级。

    人类迄今为止的基因突升的案例极少,每一个都是经过异常惨烈的遭遇而爆发的。这少年的改变却无声无息,如果被两只异狼追击对他而言算危机的话,他的基因就是在那一刻飙升的,没人能扛住那种痛苦,他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

    第二就是极佳的身手。

    能把两只发狂的异狼压制得那么狠,仅仅S级基因是不够的,还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他是从哪练的?

    第三是性情大变。

    订婚那天他听了不少乙家的事,乙家的大少爷一向冷漠孤僻,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现在却成了招蜂引蝶的浪荡子,并且业务特别熟练,好像从里到外都换了一个人似的。

    第四是他尚在怀疑的黑客技术。

    他有让人留意过订婚的后续,其中一件就是乙俊和小惠想告乙舟侵犯隐私,但录音放完就自动粉碎了,他们把手机拿给专业人士检查,没找到任何监听软件。后来他们试着从衣服口袋和包里翻监听设备,同样一无所获,便怀疑被乙舟提前收走了,为此还生了一通气。

    另外那天在餐厅,他担心铃声引来人们的关注,怕少年被扒出来,有暗中让心腹去处理,结果照片竟然没了,他可不信是主人不小心删了。

    最后一点就是他自己的直觉了。

    乙舟虽是少年的模样,但他总隐约觉得他不像个少年,而是应该更成熟、更强大。

    这宝藏太神秘勾人,让他无法抑制地沉溺。

    但毕竟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他并没失去理智。所以这事一出,他就怀疑可能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某人兴许又要搞事。

    要搞事的人切断通话,跟着狐朋狗友们去海边浪,给男主发了好友申请。

    系统也大概整明白了这份飞来横祸的根源,想抓着他晃:你什么时候和他们玩不行,就非得现在吗?咱们偷偷过来什么事都没有,拉上他们干什么!

    景西虚心求教:我被逐出家门,无依无靠,前脚刚劝女主去旅游,后脚就在这边和她偶遇,她还知道我喜欢给人装小玩意,求问你们女主怀疑我是在故意制造机会的可能性有多大?

    你可以之后再洗白嘛!系统说,总好过现在被段池知道,加大了难度哦对,男主前脚走,你后脚来,段池难道就不会怀疑你吗?

    景西笑了:你以为他对我的怀疑少吗?你当他是恋爱脑?

    系统:啊?他怀疑你什么?

    我身上一切不合理的东西。景西说着见男主通过了申请,便发了一个笑脸。

    三只狼崽已经得知缘由,此刻看着这表情,就很悲愤。

    他们憋了半个多月,好不容易能撒欢,就迎来了晴天霹雳,找谁说理去。

    快,让他发位置!

    段修文应声,发了消息。

    景西配合地开启即时位置,方便他们查看,接着询问他们是几个人,得知三个都是异狼,笑着给了一句。

    【你们要是今天就跑记得告诉我一声,免得我时刻惦记。】

    段修文属于理智的类型,看着这行字没说话。

    另外两个的脾气却容易炸:他这啥意思!

    话音一落,对话框又有了变化。

    【对方撤回一条消息】

    【你们要是觉得这里不好玩想换地方,记得通知我一下[微笑]】

    三只狼崽:

    懂了,他就是觉得他们会认怂跑路!

    为避免他们伤自尊,他还特意换了委婉的说话!搭了台阶!

    确实有想走念头的某只狼崽一拍桌子:跑?我要跑了我跟他姓!

    对,回他,就说咱们会在这里玩好几天!

    段修文依言回复,沉默一下想起小叔的交代,把这事告诉了他。

    段池:

    宝贝,这就是你说的不惹事?

    系统现在对他们的动向高度关注,直播最新进展:他们决定不走了。

    景西:挺好,你看这不是没翻车嘛。

    系统:但段池让男主特别留意你的一举一动,男主把你挑衅的话告诉他了。

    景西哦了声:那他很可能也会过来。

    系统又慌了:这怎么办?

    景西:尽快干活呗,他今天有空来吗?

    系统查了一下段总的行程:有也是晚上了。

    景西:那你们男主今天有什么安排?

    系统:他们计划今晚去拜神树,那边有活动,顺便就玩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