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7)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然而现代科技毫不买账,就在这一刻,包间里的人全听到了尖锐的嗡鸣。

    景西几人:

    段池本人:

    第9章

    正是饭点,餐厅的人不少。

    景西赶在人们探头前关上门,帮段总加了层隔音。

    科员和同事一齐看向段总,心想狗屁的吸引力不足和自我调节强,一见面就响成这样,显然是很喜欢啊!

    段总神色不变,在他们的注视里闭眼缓和了一下。

    好在天无绝狼之路,灵敏的嗅觉帮了忙,他捏捏鼻梁,睁开眼镇定地看着面前的人:我闻到了一点血腥味,你身上是不是有伤?

    景西挑眉,低头看了一眼右手的尾指。

    最近狐朋狗友里有人中二病,迷上了耍帅转刀,他今天一浪,便给他们秀了一把。

    S级基因,身体素质非常强悍,那种小刀根本割不破皮肤。他仗着防御高,玩得很开,最后没注意被刀尖狠狠戳中,这才破了一个小小的洞。当时没觉出多疼,甚至没流什么血,现在就只剩一点发红的痕迹了。

    段池:我这半个月都没喝过你的血,可能和这个有关。

    两句话的工夫,大脑因为被手环揭短而强行冷静,铃声很快停了。

    景西恍然大悟地哦了声,神色轻松地拉开椅子坐下,心想要是不知道你路上还响过两次,我真就信了。

    科员倒了杯果汁递给他:我们各自点了几个菜,你看看还有没有想吃的?

    景西看了看,笑着说:没了,我想吃的你们都点上了。

    是吗。科员身为段总的同族人,想给段总拉点分,便随口问哪些是。

    如果里面没有段总点的,他就不往下说了;如果有,数量还可以的话,他刚好能夸一夸段总,反正段总一个人点了四个菜,他就不信蒙不对一道。

    结果没想到,景西也一连说了四个,段总竟然全中!

    这太巧了,连一旁的同事都加入了拉分的队伍:这都是段总点的,看来你们口味挺接近的。

    段池也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

    景西假装没看出这两个货的小九九,天真无邪地对他们笑笑,握着杯子喝果汁。

    饭菜上桌,几个人边吃边聊,很快聊到正题。

    景西明知故问:关于我在全息的提议,段总想好了吗?。

    科员和同事不约而同组织好了语言。

    他们觉得段总大概不会同意那种逐渐延长的见面方式,这就需要他们在中间协调了,争取让双方都满意。

    然而段池竟点了头:我没意见,但我觉得不用刻意规定具体的日期,我平时忙,经常出差,咱们随意点就好。

    景西一听就知他可能是要玩偶遇。

    不过有系统帮忙留意着段池的位置和激素情况,他对此毫无压力,一脸单纯:行啊。

    这就完了?

    科员和同事打好的草稿报废,差点没反应过来。

    但双方都已同意,后面除了定期的身体检查和一些极端情况,基本就用不上他们了。

    二人于是嘱咐几句要适度,不能耗到极限,这便结束了话题。

    科员的工作搞定,终于不用再跟着段总,饭后欢欢乐乐地就和同事跑了。

    剩下的二人相互看了看。

    段池:你怎么回去?

    景西:坐公共交通工具。

    城堡和他家隔着两座城市,来时他是跟着家人飞过来的,现在这情况,他只能自己解决回去的问题。

    段池:我送你?

    景西向来是能享受就享受的,没有矫情,爽快地同意了。

    两个人迈上飞行器,面对面坐着,身侧的门缓缓降落闭合,提供了一个私密性非常好的二人世界。

    段池心情愉悦,面上依旧平静:家里的事怎么解决的?

    景西:被逐出家门了。

    段池见他浑不在意,想想他当时主动挑事的模样,眼底浮出笑意:有地方住吗?

    景西:有。

    段池嗯了声:我听说你是格责大学的学生,学什么的?

    景西心想这是个好问题,他也不知道。

    他问了一下系统,这才回答学的是金融。

    他这人一向和谁都能聊,而段池作为一个生意人,和各种人都打过交道,尤其现在有意和他拉近关系,因此二人一路都没冷场。

    景西胳膊架在扶手上,敏锐地察觉他的目光时不时往自己的手指上移,诚恳地劝他:研究院有我的血,实在忍不住,你就去喝一滴吧。

    段总被抓包,一点不自在的样子都没有:因为嗅觉灵敏,总能闻到血腥味,他微微前倾,十分坦然,闻了一路,我确实有点受不了,要不就现在吧?

    景西看他一眼,大方地把手一递:咬吧。

    段池倒没想到他能这么痛快。

    他当然不会拒绝,握住面前的手,垂眼看看尾指指骨上的伤口,抬起放在了唇边。

    犬齿小心地往下探了一点,舌尖迎上去,很快尝到了一丝甜味。

    愉悦感刹那间溢满全身,他呼吸一紧,立刻就想把人按在座椅上吞了。他想让他们紧紧地交融在一起,最好永远都别分开。

    但现在显然还不到时候,不能把人吓跑。

    他垂下眼,遮住了里面的侵略。

    景西基本没觉出疼,察觉舌尖在伤口处徘徊,安慰自己就当被狗舔了。

    他刚要吩咐系统看看喝与不喝的激素变化,突然发现手环没响,心头一跳,意识到堂堂一个总裁,手机一路都没响,问道,你还定着位了吗?

    系统:没啊,他不就在面前吗?

    总盯着也是耗能量的,它向来会过日子,自然能省就省。

    它说着查看定位,发现一个事实:他信号没了。

    景西想起段池临走前去了一趟洗手间,八成是把手环弄报废了,顿时觉得让人喝这一口有点亏:还没好?

    段池克制地放开他,眼神深邃:好了,谢谢。

    飞行器缓缓降落,景西解开安全带道了声谢,头也不回地走了。

    城堡那边要处理的事太多,塑料亲人还没回来,家里的AI系统依旧认人。他得到了一点安慰,摸了把管家的头,简单收拾点东西,开着跑车到了周家老宅。

    迈进屋,他call了人工智障,询问下一个bug。

    系统:目前还剩1041处bug,下一个bug在大学校园

    等等,景西说,你们这bug是串联的?

    系统:是呀,女主和渣男没分手,后续在这基础上产生的bug都会被记录下来。现在他们分了,这些bug也就跟着消除了。

    景西懂了,这就是个消消乐。

    他思考一下,问道:这世界发生变化的节点是什么?

    系统: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粒子风暴。

    穿书部门故障,强大的能量波动下,每个世界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灾害,这里发生的就是自然灾害。

    蝴蝶翅膀尚能掀起一场龙卷风,更是何况是粒子风暴。

    有的人因此丧生,有的人因避难而离开家乡,有的人意外认识了新的朋友一件件事件向外辐射扩散,慢慢影响更多的人,造成了1048处关键bug节点。

    他们所在的这条故事线上,女主的父亲就是因为这场风暴才没能出差,也就没有发生意外而昏迷,导致女主和渣男没能成功分手。

    系统:下一个bug也和这场风暴有直接关系,有两个学生在受灾区居住,中途停过课,没能考上格责大学。恰好男女主相遇的契机在他们身上,现在契机没了,所以需要你安排他们见面。

    景西一听就没兴趣:既然命中注定在一起,让他们自己相遇去吧。

    这怎么行?系统说,格责是名牌大学,它可大可大了,有些人四年大学生活都碰不到一面。

    景西:没事的,对你的男女主有点信心。

    系统:不可以!原bug运行线上女主没分手,也没在正确的场合和男主相遇,导致他们交恶得非常严重,后续产生了好几处bug,你起码得让他们好好认识吧!

    景西心想这容易,解着衬衣扣子迈进浴室,打算冲个澡。

    段池这时也回到了在丘序的别墅。

    刚下车,就见三个高大俊朗的少年迎了出来。中间那个长得与他有两三分像,是他的侄子段修文,剩下两个是侄子的发小。

    三人都是异狼,成绩优异,全考上了格责大学。

    他想让侄子试着管理这边的分公司,暑假就把人带了过来。另外两个家里在这边也有产业,便也开始了实习。

    今天是周末,他们不需要去公司当社畜,就在家里待着了。

    其实哪怕是工作日,他们也无心干活,因为他们知道段池要和那少年见面。虽说他们小叔一向很强悍,手环半个月都没响过,但他们还是有些担忧,生怕出点变故。

    小叔,谈得怎么样?

    是不是见面了也就那样?

    我感觉都不用接触,您这半个月一直挺好的,或许不见面慢慢地就没事了呢!

    段池没回答,而是扔给他们一句话:转学或复读,二选一。

    三只狼崽:啊?

    段池:我家宝贝和你们一个学校。

    三只狼崽被这宝贝一砸,简直惊呆了。

    第一反应是这是你能喊出来的东西?你不对劲!

    第二反应是你总教育我们要意志坚定,不能输给肤浅的欲望,结果你见人家一面就妥协了吗!

    几秒后,第三反应才是卧槽他们和那个杀器同校!

    研究院早已发过提示信息,告诉他们有个少年的体质特殊,希望他们注意。

    他们异狼逢年过节除了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能做一辈子岁月静好的单身狗,千万别撞霉运碰见那个味。因此收到信息,他们每天坚持公司家里两点一线,哪都不敢逛,就怕中招。

    而现在,段池却说他们和人家是校友!

    转学,必须转学!否则上学等于玩命啊!

    系统一直有留意男主的动静,立刻捕捉到了这一重要信息。

    景西正冲着澡,就听它嚎了起来,懒洋洋地丢出一个字:说。

    系统悲痛欲绝:我辣木大一个男主,这就要被你们霍霍没了!

    第10章

    景西略微一想就明白了。

    以前的故事线上,原身在特殊体质暴露的当天就挂了,不影响后面的发展。

    如今他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招惹了段池。那位总裁知道自家侄子和他一个学校,肯定要插手。

    他问:男主被段池打发到哪去了?

    系统:他们要转学!

    景西哦了声。

    这可怎么办?系统想死机,好多剧情都是在校园发生的,男主现在竟然要跑路了!

    景西很淡定:那就让他们提前相遇,反正你家男主离不开那个味儿,早晚会回来他微微一顿,对了,还有几天开学?

    系统崩溃:八天!

    它说着开始计算解决办法。

    景西这边休学或转学都不太好使,前者是因为格责大学就在当前这座城市里,即便他休学,男主也会选择远离,后者则是他转学后做任务不方便。

    倒是有一个最优解它试探问:你有没有想过和段池完成血契?

    景西:解释一下。

    系统:这是天狼族的一种古老秘术,比较复杂。简单一点就是取双方的血,提纯加入药物,在一定磁场中打进彼此的血管里,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虽然至今尚不清楚具体的原理,但成功后双方会沾染上彼此的气息,很微量,可对你来说足够了,别的异狼将不会再对你下嘴。

    景西笑着给它扣6:你知道这像什么吗?

    系统:什么?

    景西:被标记的Omega。

    系统:可你又没有发情期!再说段池沾染上你的气息,情绪会更稳定,对血的欲望也会降低,这不好吗?

    景西:挺好,那这仪式是干什么的?

    系统顿时心虚:是他们结婚用的,据说根据体质的不同,双方会有微小的心灵感应,越是匹配,越是明显。

    景西:这不就得了。

    系统:又不是让你们真结婚,我理由都想好了,你就说体质特殊不想总被异狼盯上,让他帮个忙。

    景西:我俩不登记结婚,天狼族肯给我们举行仪式?

    系统:还是要登记一下的。

    景西拒绝:不干。

    系统倒没有太伤心。

    毕竟从跟着这位主的那刻起,它就做好了他不听建议的准备。

    景西专心致志冲完澡,换好衣服到了卧室的阳台上。

    装修公司仍在下面干活,还剩花园的两处地方就完工了。他打量一圈,订了几盆花,这才在椅子上坐好,找系统要男主的行程。

    系统幽幽说:他天天家里公司两个地方跑,其余哪都不去。他两个发小和他一样,剩下那些异狼朋友在你这事出来后,立刻跑到那边半球上浪了,浪完就回家了。所以他这段时间除了一个小叔和两个发小,就只认识了几个公司的同事。

    景西在这惨淡凄凉的情况下挑出了一丝可能:来丘序这么久,不玩一趟再走,是不是有点亏?

    系统:你的意思是?

    景西不答,点开手机找到金语梦,发了消息。

    金语梦以冷静为由把自己关在了卧室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