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6)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科员很快也发现了他,见他身边的人对他勾肩搭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怕段总发飙。

    好在等了等,段总的手环没有响。

    段池只看了一眼便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见两家的人迎了过来。

    乙总和金总的脸上笑得像朵花,在众人羡慕的目光里热情地走到了他面前。

    段池淡淡地恭喜了一声,看了看准新娘,见她面容精致,笑容却有些不达眼底,便知道某人和她通过气了。

    他转向乙俊:这就是准新郎?

    乙总笑着介绍:是,犬子乙俊,格责大学的学生,毕业了会接我的班。

    段池:格责大学?

    这是星域的名牌大学,小俊能考上,乙总一直很骄傲,一高兴便多说了一句:是,我大儿子也是格责的。

    段池:

    科员:

    段池被他们引着往里走,脸上一片平静。

    科员想擦冷汗。

    双方没协商前,研究院是不会把乙舟的资料透漏给段池的。他一直跟着段总,得到的资料有限,而有他盯着,段总也不会刻意打听这个人,所以他们只知乙舟是个大学生,没想到竟是格责的!

    如果没记错,段总的侄子和两个小辈也是那里的学生吧?

    万一他们在学校和乙舟撞上,又万一乙舟的血对他们也有吸引力,事情可大发了!

    周围的宾客不知他的纠结,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他们身上。

    远处的纨绔们同样看见了段池,夸张地惊呼。

    卧槽你家可以啊舟少,连段总都请得动!

    和金家联姻,又搭上了段总,你家要腾飞呀,以后别忘了提携我们。

    景西笑骂了一句:我家发达有我什么事?我又不是金家的女婿。

    几人想起他和他弟的塑料关系,笑着打岔,快速换了话题。

    景西陪他们又玩闹了一阵,终于被乙总黑着脸揪走,在他的监督下打好领带,跟着他回来站好,等着典礼开始。

    半小时后,城堡换了音乐。

    宾客纷纷停下闲聊,面带笑意地注视着一对新人携手走来。

    二人迈到正中央的那一刻,舞台的光幕亮起,播放着他们幸福的点点滴滴,就在这时,配乐突然停止,换成了对话。

    女孩抽泣:我真的好爱你,想到你要订婚就绝望,你让我死吧。

    男孩为难:唉你你别这样,你这么好,以后会找到珍惜你的人。

    女孩:那如果没有她,你会喜欢我吗?

    男孩:会的。

    女孩哭得更厉害:有你这句话我就死而无憾了

    她喃喃:真想永远这么抱着你。

    两家人在音频响起时就骤然变了脸色,连忙让人关掉。

    可工作人员怎么调都没用,附近的AI也不知被植入了什么命令,正拼命护着电源,他们跟本拔不了。

    音频后面更火热,竟直接亲到了一起。

    男孩:你干什么?

    女孩痛苦:对不起,我只想留个念想,我要慢慢放下你了。

    男孩沉默。

    女孩:你走吧,我不想再麻烦你了,你一定烦死我了。

    男孩叹息:不会的。

    今天设计了不少环节,男女方的亲友都在附近。

    小惠的脸色刷地白了。

    她是想抢金语梦的男朋友,但那得等时机成熟,根本不是现在!

    她家和金家有生意,这么一搞,金家或许会取消合作,而乙家也不会帮她的!

    她连忙哭着跑上台,不停地对好友道歉。

    乙俊也满脸慌乱,抓紧女朋友的手,解释说他把人推开了。

    景西在旁边帮忙劝,说的全是渣男语录:他只是看见女孩子哭,感动于她的深情,情难自禁想安慰她而已。

    乙俊:对对对!

    景西:他是说了没有你就会喜欢她,但这只是假设,他喜欢的是你啊。

    乙俊:对对对!

    景西:后来接吻也是意外,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以后会注意的。

    乙俊:对,我一定注意!

    金语梦这几天一直憋着一股火。

    她气自己竟没看清过他,也痛一场感情的结束。此刻听完这些话,她知道他根本没意识到他有错,一把甩开了他的手,把哭哭啼啼的小惠推到了他身上。

    不用假设,我退出,现在就成全你们,她冷冰冰地看着他,当着一众宾客把她父母那条路堵死,你们放心,我从小就被父母教育做人要有骨气,我金家的人,不吃回头草!

    乙俊的下来了,慌忙地要拉住她。

    乙总和真爱也围过来,想要劝劝。

    金语梦再次挣脱他,余光一扫,抄起旁边的蛋糕就砸了过去。

    这一下用了全力,几人挤在一起都中了招,只有景西及时躲开了。

    他看看他们的惨样,没什么诚意地给了两个字:哎呀。

    说罢觉得机会挺难得,他点开手机,给他们拍了一张合影。

    金语梦扔完蛋糕,转身就走。

    她父母当然不会留下,跟了过去。宾客们不好久留,也纷纷散场。

    乙总和真爱只有身上沾了点蛋糕,但这种情况他们没脸送客,一时站着没动。

    二人都不笨,此刻看着大儿子的举动,瞬间想起小惠的事是他透露给小俊的,狠狠地瞪向了他。乙俊和小惠顶着一脸奶油,后知后觉也看向了他。

    景西打量着照片,觉得无论姿势还是表情都甚合心意,吩咐系统收藏。

    你看,女主和渣男这不就分了吗?下一个bug是什么?他说着关上手机,抬头一看,对上了四双要杀人的眼睛,血红血红的。

    系统即便知道他的行事风格,也没想到他现场能挑事到这种程度。

    那个可以一会儿聊,它由衷说,我现在只想知道您接下来要怎么收场。

    第8章

    景西:撕都撕了,还收什么场?

    系统:我还以为您老会把自己摘出去。

    景西:这多麻烦,再说我这人心软,见不得他们蒙在鼓里。

    然后心软的人说完这话,就对着面前的四个人询问:照片拍得不错,你们要吗?我打出来给你们一份?

    四人组本就在爆发崩溃的边缘,听到这句,脑子里的神经啪地就断了。

    乙俊用力一抹脸,当场暴起冲向他,被景西轻松地一躲一绊,狠狠摔在地上,然后被乙家的几位亲戚七手八脚地扶住了。

    乙总到底要脸,当着这些人的面没有动手。

    只是心里极不平静,证据就是他的两只手都在发抖。他喘了几口粗气,确认地问了一遍:你干的?

    景西很诚实:是啊。

    乙总双眼更红,忍着弄死他的冲动,压抑着怒火问:你想干什么?

    小惠也凄凉地哭诉:舟哥,我都听你的话要忘记他开始新的生活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哎这你怎么能怪我呢?我只是把你们自己说过的话放了出来而已,景西万分无辜,你看你这么好,小俊都会放弃你选她,我想让她知道小俊有多喜欢她,给她个惊喜来着,谁知她这么生气啊。

    小惠被这么一噎,顿时哭得更狠了。

    乙俊被亲戚按着,手臂前伸、双腿刨地,神色狰狞扭曲: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真爱经受不住打击,嘤咛一声,软软栽倒。

    乙总终于忍到极限,拿出在家里的脾气,化身咆哮龙,指着他:你给我滚!反正你也成年了,从今以后你爱去哪就去哪,这个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死在外面我都不会管你!

    景西:AI里有关我的信息也删?

    乙总:废话!你别想回来了!

    景西:那这还挺遗憾的,家里也就它们对我好点。

    乙总:滚!

    景西耸耸肩,转身走人。

    系统:这就被逐出家门了?

    景西:不然呢?

    系统:你打算住哪?

    它说完想起他最近在收拾周家的宅子,顿悟,原来你早就计划好要搬出去。

    景西:嗯,总在家里陪他们相亲相爱,我也很累的,本想给他们留点纪念品,可惜他们不要。

    他说着回头看看城堡的美景,见他们围成一个团,意犹未尽又拍了张照片,这才继续往前走。

    宾客大部分都已离席,但仍有想巴结乙家又没眼力见的一少部分人留下了。此刻见家庭纠纷告一段落,他们便雪中送炭地围上去,想搭把手、帮个忙。

    纨绔们也没走远,看着这出闹剧,惊叹地啧啧几声,快走几步迎上了舟少。

    而段池一向备受瞩目,留下不合适,是第一批离开的人。

    不过他视力好,上车前回头一望,就见乙俊脸红脖子粗地被人按着,乙总正指着某人说些什么,显然是被气狠了。

    他想起离席时恰好看见那少年在给人家拍照,低低地笑出声,弯腰上了车。

    科员紧随其后,还没坐稳,就听尖锐的铃声呼啸响起。

    他吓了一跳,急忙关上车门,扭头看过去,见段总根本不在意狂响的铃声,正扶着额继续笑。

    那不是平时冷淡疏离的样子,也不像在全息里那样的成熟稳重。

    似乎他身上的理智、冷静、泰然自若和从容不迫等标签在这一刻全碎了,透出了更加危险、更加强势的本质。

    段池半天才止住笑,眼底蔓延着一点血丝,舌尖抵了抵犬齿,心里升起一个念头,清晰且坚定:想要他。

    科员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听着手环的铃声渐渐消失,看看段总这个状态和眼神,抖着手摸出两个玻璃小试管,一管装着某人的血,一管是能让异狼的情绪缓和的试剂。

    他小心翼翼递上前:给给您。

    段池扫一眼,拒绝了。

    他对血的欲望不大,哪怕有,也不想喝这种冷藏过的。

    他想喝有温度的,不需要太多,只要一点点就够。他想贴着那个人的皮肤慢慢品尝,细细亲吻上面的小伤口。

    嗡

    刚消停的铃声尖锐地又响了。

    科员都快哭了,您还是喝点吧。

    段池最终也没下口,而是自己调整了回来。

    两个人坐车到了城堡附近的餐厅,迈进早已订好的包间和研究院的人会合,耐心等着那位惹事的主过来。

    异狼的手环警报只在警局挂一次号,后面再响,就是研究院第一时间接收和处理。

    包间的人早已知晓段总的手环响了两次,此刻见他脸色平静,便看向同事,暗中对他使个眼色,偷偷摸摸发消息。

    【怎么回事?少爷玩得太大,被他爸打出血,刺激到段总了?】

    科员面无表情回复:【没,他爸能被他气进医院倒是真的。】

    【所以他成功把他弟搞散了?快说说,我可太好奇了!】

    科员简单告诉他是现场放了录音,紧接着转到正事,说起了格责大学的问题。

    异狼的圈子太小了,段总的侄子和两个小辈要来丘序上大学,这件事他们早就知道,所以研究院看完乙舟登记的资料,应该提一句啊。

    【这不是两个人还没正式谈过吗?我们想着等谈完再说,反正还没开学呢。你看咱段总这形象和实力,万一两个人看对眼选了血契,他们不就能继续上大学了吗?你和他接触过,觉得有可能吗?】

    科员在心里呵呵两声:【他愿意和段总见面,你就谢天谢地吧。】

    【!!!这么惨,那咱段总以后怎么办?】

    科员想到他刚刚在车上都把装血的试管打开了,段总也没喝,回复:【我感觉他不太可能会出问题。】

    【难道是因为乙舟的体质特殊,虽然吸引的异狼多,但吸引力反而相对下降了?】

    科员:【也可能是段总的自我调节能力太强。】

    【这两人真神奇。】

    神奇的两个人一个正在旁若无人地翻菜单,另一个把周家当年的故事分享给八卦的纨绔们,接着以想静静为由和他们道别,拎着西装外套慢悠悠地往餐厅走,call了人工智障:你刚刚嚎什么?

    系统在脑域里打开段池的激素变化图:看,血红的两条线。

    景西看了看时间,他那时走了吗?

    系统:上车了。

    它分析,而且这个距离他是闻不见你身上的味儿的。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段池的手环八成不是因为血响的,而是为了人。

    换言之,他这个见一面再做决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从连响两次的情况看,搞不好还有一种死不悔改的架势。

    一人一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系统率先忍不住了:您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景西一脸的无辜,我今天干什么了?既没动手也没吵架,就只和他们说了几句话,那个距离他也听不见,你们异狼的设定无理取闹,又不是我的锅。

    系统特别想弄块镜子让他照一照他自己的德行,但又想到景西就是这样的性格,他们这次不见,下次见面时手环还是会响,只能怪这位主太祸害了,恰好能戳中段池的点,招他的喜欢。

    它嘤了声,决定闭麦去缓一缓。

    景西乐得清静,不紧不慢地走到餐厅,打开包间的门进去,抬头就和段池的目光对上了。

    段池的表情极其平静,对他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样子是全息时的绅士沉稳,仿佛什么事都不会让他失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