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4)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乙总提醒:别往外传。

    乙俊:我知道。

    他回想热搜的内容,有些迟疑,那人能一打二,身份应该不简单,怕是不好拉拢。

    乙总:先把人找到再说,总是个机会。

    乙俊点头。

    机会本人淡定地坐在他们对面吃饭,听着这对父子的话题告一段落,乙总果然提出让他弟弟订完婚进公司实习。

    乙俊面色一喜:好。

    他忍不住往自家哥哥身上瞟了一眼。

    而乙总说完便知道大儿子会闹,然而等了等,发现对方特别安静,也看了一眼。真爱几乎和他动作一致,同样看了过去。

    景西顶着这三道视线,抬头回望:怎么,我脸上有花?

    乙总和乙俊都没开口。

    真爱笑了笑,温声细语:这不是你爸让你弟进公司,怕你有意见嘛。你先别气,你爸暂时没叫你,后面肯定有他的安排。

    别吧,景西淡淡说,我已经有打算了。

    真爱一怔。

    乙俊紧跟着追问:什么打算?

    景西说:我不想进公司继承家业。

    他的目光在这三人身上一一滑过,新锐女企业家,著名男企业家,未来企业接班人你们不觉得家里的职业太单调,少点什么吗?

    乙总是自己创业,虽说事业蒸蒸日上,但和那些有底蕴的家族根本没法比,他们家少的职业可太多了。

    他审视着大儿子:你想干什么?

    景西端着原主的冷漠脸,严肃地宣布:我立志当一个纨绔。

    他绷直后背,认真保证,你们放心,我不怕苦不怕累,一定踏踏实实地好好干,一步一个脚印,做大做强,争取早日成为新的标杆和榜样,为家族争光。

    三位塑料亲人:

    第5章

    立志当纨绔。

    还不怕苦,一步一个脚印去树立榜样。

    槽点实在太多,导致三个人全卡了几秒。

    紧接着,乙总的脸色沉了下来。

    大儿子最近几年越发偏激,他理所当然觉得这是在赌气开嘲,说道:随你。

    这哪能随他,真爱也认为乙舟在说气话,挂着担忧的神色火上浇油,快给你爸道歉说你错了,好好的怎么能当纨绔?

    景西:我没错,也没开玩笑。

    他看向渣爹,你总偏心小俊,所以我每次考试都比他考得好,希望你能夸我。后来我发现无论做什么你都不会看我,就发誓等将来能进公司,就想办法把公司抢到手,让你们后悔。

    这像是句实话。

    三个人一齐盯着他,等着后续。

    景西在脑域问:我平时怎么称呼女主的闺蜜?

    系统:小惠。

    景西便转向弟弟:你知道吗,我喜欢小惠,可她喜欢的却是你。

    乙俊顿时惊讶:什么?

    景西的眼中带起一丝痛楚:你果然不知道,她其实喜欢你很久了,但怕打扰你们,一直不敢说。

    乙俊抿了一下唇,没有开口。

    只是毕竟年轻,藏不好情绪,那种为难和得意的神色透了点出来。

    景西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继续说:所有我喜欢的,都不喜欢我。我今天走到一座桥上,感觉整个世界都弃我而去,想着要么跳下去,要么就回来和你们同归于尽。

    三位塑料亲人从短暂的爱与不爱中抽离,被他的话重新勾走,听他紧跟着说了句这时我遇见了一个人就停了,等了几秒,不约而同问:谁?

    景西:我不认识。

    三人组:

    不认识你停顿什么!

    景西无视他们的目光,感慨说:我如果早点认识他就好了,他是个智者,听完我的抱怨,对我说这世上所有的困难和求而不得都能用同一个办法解决,学会了,这辈子都会过得很快乐。

    乙总和真爱这次没有搭话。

    乙俊则没能忍住:是什么?

    那就是放弃,景西说,放弃了,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在说给你们听,大家一起共勉。

    三人组:

    这有什么可共勉的!

    景西一脸轻松:我在那座桥上豁然开朗,多年积压的情绪都得到了释放,因此决定当一个纨绔,你们不用劝我了。

    他认真看着三位塑料亲人。

    三人组沉默地看着他。

    他便勾起嘴角,给了他们一个释然的笑。

    三人组:

    他今天真的从上到下都不对劲。

    乙总对他向来没什么耐心,今晚是破天荒听他说这么多,结果听来听去得到一堆废话。他对此半信半疑,依然扔了句随你,吃完饭把餐具一放,率先离席。

    真爱给儿子使了一个眼色,也跟着走了,餐厅只剩一对塑料兄弟。

    塑料兄弟一直相看两相厌。

    原身讨厌他总能得到父亲的关爱,乙俊则是因为这哥哥学习好,总是讨爷爷的喜欢。

    不过这点小情绪早已随着爷爷的去世而烟消云散,他在哥哥面前的优越感也渐渐增多,问道:你真要当纨绔?

    景西:真的。

    乙俊半句都不劝,巴不得这优秀的哥哥能自甘堕落。

    他很快又想到了小惠的事,犹豫几秒:小惠有没有说别的?

    系统顿时跳出来上眼药:你看他在意这事了吧?知道女朋友的闺蜜喜欢他,他心里肯定高兴,男人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满足,他早晚偷吃!

    景西看着便宜弟弟这别扭的模样,回道:没了,她一个女孩子对我坦言喜欢你就够害羞的了,不会多说。

    他心平气和地劝,小惠不让我告诉你,你就当不知道。以后你们该怎样还怎样,快订婚的人了,专心和弟妹过日子。

    乙俊想起娇软漂亮的女朋友,飘出去的一丝心思立刻收回,认真点头。

    系统急了:你劝他干什么?这种渣哪配得上女主,你应该让他和小惠多处处,抓到他出轨的把柄,不然再有半个月他就和女主订婚了!

    景西充耳不闻,说了点掏心窝子的话,羡慕他年轻有为又讨女孩喜欢。

    乙俊第一次觉得他顺眼,没有急着走,而是得意地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他分享经验。景西便进入正题:我以前只知道读书,这方面一窍不通,但我是要当纨绔的人,身边肯定少不了妹子,该怎么办?

    好办啊,乙俊痛快说,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他们都很会玩。

    景西感激:好。

    他把约人的事交给弟弟,上楼回房去星网买了一堆东西,并写好了送达时间。

    转天一早,乙总他们就见家里的AI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往里走,一问得知是新晋纨绔买的,漠不关心地进了餐厅。

    早饭吃到尾声,他们这才见纨绔过来。

    乙俊猛地睁大眼,真爱的动作顿住,连正离席的乙总都停了停。

    一晚过去,S级基因带来的改变彻底显露。

    昨晚景西还刻意端着原主冷漠的神色,今天便随着纨绔宣言而放飞了。

    三人组齐齐盯着他,餐厅落针可闻。

    头发?可能吧不再梳好,而是抓乱弄了造型。

    衬衣扣子?也有可能他以前是都扣上的,现在解开了两颗。

    化了妆?更有可能不然他以前是长这样吗?

    眼前的人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牛仔裤,步伐优雅从容,神色却很懒散,透着一点勾人的漫不经心。也不知是因为没那么严肃死板了,还是由种种细节带来的改变,他好像一瞬间就变得耀眼了起来,且存在感极强,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乙俊瞠目结舌:你怎么

    景西挑眉:嗯?

    乙俊收敛表情:没什么。

    他说着又看了看对方。

    以前乙舟的成绩虽然好,但没他帅。现在他们两个人站一起,但凡长眼睛的就能看出是乙舟帅,难道这就是精心打扮的成果?可他也不是没打扮啊!

    他顿时觉得身上的衣服难看了。

    经过这一打岔,剩余两人都回了神。

    真爱没在他脸上找到化妆的痕迹,迟疑问:小舟这是用了微整形的仪器?

    景西张嘴就来:是啊。

    乙总听得皱眉,怒斥一声瞎折腾,去了公司。

    真爱和乙俊要忙着筹备订婚典礼,很快也撤了。景西一个人吃完饭,去车库里挑了辆跑车,开着到了小惠那里。

    小惠接到消息出门,就见他正从车上下来。

    大长腿、比例完美的身材、领口若隐若现的锁骨以及足以蛊惑人心的长相,她不由得失神了一瞬。

    景西打量她。

    女主的闺蜜是清秀甜美的长相,属于能激起人的保护欲的类型。

    小惠被他这么看着,不知为何心跳有些快,紧张说:你今天

    景西开门见山:我是来道歉的。

    小惠愣怔:道什么歉?

    景西叹气:我一直都知道你喜欢小俊,昨天没注意就告诉了他。

    小惠啊了声:什么?

    景西发挥胡说八道的本事,告诉她昨晚是一时失言,并重点突出便宜弟弟模样纠结。

    小惠的眼神微微一闪:他有说什么吗?

    没有,就看着挺意外的,好像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景西说,我让他当作不知道这件事,反正他都要订婚了,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小惠苦笑:也是

    景西语气温柔:你也别想他了,你这么优秀的女孩,适合更好的人。

    小惠脸颊一红,羞涩地低下头,见他不再说话,似乎在等自己回应,便抬起来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他重新上了车。

    好了,我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景西把门一关,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启动跑车,呼啸离去。

    小惠:

    系统见他终于肯干活了,声音欢快:他们这层纸捅破了,咱们下一步干什么?

    景西:玩,帮我盯着那群狼的位置,别让他们搅了我的兴致。

    系统:你就不管了?让他们两个自由发展?

    景西:看着就知道了。

    系统于是看着他逛了三个有名的景区,傍晚才回家。

    景西已经和乙俊约好,便拉着他去和他的朋友们玩闹,几个小时下来,基本摸清了他的秉性,笑着说:我这弟弟是容易感动的类型啊。

    系统:所以?

    景西点开小惠的头像和她闲聊,说他们今天撞见了一出戏女孩家里遭逢巨变,太痛苦走不出来,而男人是她生命里唯一的光,是她的神,只要远远地看着就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了。她演得很浮夸,只会装可怜,小俊竟在旁边一脸动容,肯定是脑子不好眼神也不好。

    他缓和语气,委婉地表示小俊不值得托付终身,最好早点忘掉。

    然而小惠不关心这个,她只知道该怎么对症下药了。

    景西心满意足结束通话,吩咐系统盯着他们的动静,继续去当他的纨绔。

    就这么玩了一个星期,这天晚上他突然听见系统亢奋地说小惠要自杀,而乙俊惊慌失措地赶了过去。

    她爸妈今晚不在家,她准备晕倒在浴室里!系统说,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八成要出事,咱们通知女主抓奸吗?

    景西:这多没意思,再等等。

    系统:等到什么时候?

    景西正要回答,就听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

    他按了接通,得知是研究院的科员,要和他约时间商量隔离的事,在脑域说:查查段池的激素水平。

    系统比他关心这个问题,早已随时监控,回道:一直在正常范围内。

    景西嗯了声,对着电话说:我最近没空,过几天再说,他可以的。

    那边静了静,一阵窸窸窣窣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似乎能直接敲在耳膜上。

    我不可以。

    第6章

    景西骤然听见这个声音,微微顿了顿,语气不变地说:段总太谦虚了,全星域都知道你厉害,别说一个星期,再来一个月都没关系。

    段池:这和厉害程度不成正比。

    科员收到他的视线,凑过来科普:是的,这种事与异狼的体质没有太大的关联。

    我没说体质,我的意思是我对段总有足够的信心,景西说,你查查他的手环,我觉得肯定挺健康的。

    最近一直都有在记录激素的科员干咳:还是有些波动的。

    他说着转回先前的话题,询问对方什么时候有空。

    景西倒也爽快:现在有空,就这样聊吧。

    科员无奈:不行。

    景西:理由?

    科员解释:我们需要现场看看段总见到你时的激素变化,以便给个合适的建议。

    景西call了人工智障,得知确实如此,有时还需要双方签个协议什么的,便哦了声:这容易,我上次抽的血没用完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