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 - 分卷(2) 在系列文里修bug(穿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景西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如果不是脊背渗了一片冷汗,它都要以为他没有痛觉神经。

    系统:基因从B级升到了S,再高身体就承受不住了。

    景西嗯了声。

    一人一机在脑域对话极快,现实中只过了几秒钟。

    两只异狼站着没动,紧紧盯着面前的猎物。景西同样没动,平静地看着他们,呼吸放到了最轻。和野兽对峙,背对他们是不明智的,最好直面。

    双方相互打量,在剑拔弩张里蓄势待发。

    手环的嗡鸣一声连着一声,越发尖锐。

    街上的路人纷纷看过来,等发现是个二对一,不禁惊讶地啊了声。

    这声音像一道惊雷,刹那间撕裂凝固的空气。

    两只异狼绷到极点的神经啪地断裂,一齐冲向景西。

    景西后退半步,身体一侧一矮,利落地躲开他们的攻击。

    同时系统在脑域把整条街的地图铺开,为他标注出几条路线。他扫一眼,冲向最近的商店,轻松一个跑酷翻上屋顶。

    身后的脚步顺着风声紧迫追来。

    景西头也不回,落地后以左脚为支点,右腿抡了大半圈,一脚踹向跟随他跃上来的一只异狼。

    这一脚用了十成的力道,正中下巴,异狼闷哼一声仰头倒飞,轰然砸上街道。

    景西在围观群众嗷嗷乱叫的背景乐里抬手一架,及时卡住了另一只狼的脖子。他的神色平静如初:开催眠声波。

    系统急忙干活。

    声波基本是无声的,需要配合精神力使用,越高越有效。

    景西的精神力自然高得可怕,他直视对方充血的双眼,笑着蛊惑:去打一架,你们谁赢了,谁就有机会独占我。

    异狼专注的眼神一阵恍惚。

    这时旁边闪出一道人影,是先前摔下去的同伴卷土重来了。他倏地看过去,露出了明显的敌意。

    那只狼刚跳上来站好,猝不及防又被撞了下去。

    二人摔在地上,紧接着滚作一团,把这场抢食从看谁吃得快变成了谁能吃独食。这战斗摧枯拉朽,四周的物件像豆腐渣一样成了牺牲品,围观群众再次嗷嗷乱叫,迅速散了干净。

    系统:咱们走吗?

    不走,景西活动手腕,感受一番刚才的力道,他们人身和狼身的实力不对等?

    系统:嗯,狼身更厉害,人身和人类的S级差不多。

    景西看着战局:怎么还不变身打?

    因为手环上有药,当检测到异狼的激素发生变化,就会自动给他们注射,主要是抑制变身,另外有一定的镇定作用,只是剂量小,镇定效果不太明显,系统科普,上面还有报警和定位功能,警察大概快来了。

    景西哦了声:那今天这事是你的锅。

    系统震惊:为什么?

    景西:既然知道这具身体特殊,你第一件事应该就是连网查这些异狼的位置,让我能及时避开他们。如果是我拿到故事线,肯定不会出事。

    系统提醒,要不是你贪那一口吃的,咱们根本遇不上他们好吗?再说我之前找你汇报,是你说的不急吧?我得把故事线先给你,才能听你安排后面的事,你又没给我开自主抉择的权限。

    它也想当个没得感情的工具系统,直接把资料弄成数据传输给景西,平时待机就行,可管理局不让,非得让它口述,还要时刻盯着景西,它也很绝望啊!

    都怪景西以前太浪,要不是作孽太多,管理局何至于这样?

    景西充耳不闻:我要给你打差评。

    系统嗷地又哭了:我的锅,是我的锅,你别打差评。

    景西很满意:报告里自己主动交代清楚,顺便抨击一下这规则太无理取闹。

    系统领悟了他这一出甩锅的用意。

    它握着他的能量权限,每次动用都要给管理局反馈报告,以便他们知道景西又干了什么事,所以景西便想借机让它诉苦,看来他本人也不喜欢这堆条件。

    景西听见它老实地应下,继续观望两只狼的实力,问道:警察多久到?

    系统:他们开飞行器过来,五分钟。

    景西一边估算时间一边活动四肢。

    剧痛结束,身体渐渐适应新的改变,他从天台一跃而下。S级的好处,三层楼的高度,跳得毫无压力。

    系统见他朝那两只狼走去,警觉问:你干什么?

    景西:想试试。

    他不等系统嚎叫,咬破了食指。

    有六条线的bug待处理,显然要在这世界停留很久。他不确定后面能不能避开所有异狼,不如打打看。

    血腥味在空气迅速蔓延,两只狼同时一僵,一点点扭头看向他。

    景西挑起一个笑,用带血的手指对他们勾了勾。

    两只狼顿时眼冒红光。

    先前隔着一层皮肤,他们就已经受不了了。如今遭到这番刺激,他们简直想疯,那点催眠顷刻瓦解,又一齐冲向了他。

    景西不退反进,正面对上他们。

    他在力量上有些吃亏,但实战经验实在太多太多了,二打一完全不落下风。

    远处的人群遥遥看着这一幕,卧槽了一声。

    明明在屋顶等着他们自相残杀就行,他竟主动加入了战局,还隐约有反杀的势头,怎一个牛字了得!

    尖锐的嗡鸣在人们的惊呼中由远及近,警察终于到了。

    景西看准时机扯掉一只狼的皮带,把两只狼的爪子绑到一起,快速拉开距离。

    这点束缚压根不够看,两只狼用力就挣开了。

    不过这几秒的空隙已足够警方发挥,只听砰砰两声,二人各中一弹。

    警方的麻药比手环上的厉害,加之亢奋期的血液流速快,身体五秒钟就麻了,先后倒地。

    飞行器降落,警察冲了下来。

    景西调整呼吸抹了把额角的细汗,见两只狼挣扎地往他这边爬,觉得挺感人,站着没动。

    感人的两只狼努力爬过来抓住他的裤腿,颤抖地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一口,其中一只哽咽说,我就舔一口。

    警察同时赶到,七手八脚按住他们,合力拖走。

    不!二人爪子抠着地,绝望大叫,就一口!一口啊啊啊!

    景西:

    系统:

    景西目送他们被塞上飞行器,在脑域问:你们那位男主也这德行?

    才不是!系统说,我们男主家教森严,是理智的类型,哪怕对女主的血着迷,也没往前凑,特别克制!

    景西:克制到最后就结了婚?

    系统:那是因为他喜欢上了人家。

    景西跟着警察坐上飞行器:我懂,毕竟有个血勾着,想离也离不开。

    系统作为穿书部门的员工,是这些故事的铁粉。

    它讲道理:你不能因为这两只狼的表现就对男主有那么大的意见,这么说吧,哪怕是你这具体身体的原身先一步和男主相遇,男主最后还是会和女主在一起

    景西扣上安全带,在它长篇大论前吩咐说:连网查这座城市的异狼位置,时刻监控。

    系统道声是,搜索一圈看着这个数量,有点发愁,万分担心景西会搞出事。

    咱们以后能避就避吧,它苦口婆心地劝说,系列文的意思是你在这条故事线遇见的人,将来还有可能遇见。要是在这条线造成不太好的事故,或许会影响后面的剧情,请一定注意。千万别浪了!

    景西放松地靠着座椅闭目养神,扔给它一个哦。

    系统想到他毕竟曾是S级的任务者,又是主动让它监控的,便有一点放心了。

    几分钟后,它这颗心重新提了起来:不,你不能下去,有一个异狼马上要到警局!

    景西坐在人家的警车上,诚恳地询问人工智障:这是我能决定的吗?要不我把这几个警察解决掉,咱们开着飞行器去流浪?

    系统:只打晕不行吗?

    景西一听便知下面的人恐怕不是路人甲,立即睁眼。

    然而飞行器的速度太快,眨眼间安全落地,两侧的门唰地掀开了。

    同一时间,一辆悬浮车在警局停稳,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迈了下来。

    他长得极其英俊,虽然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因强大的气场而带了点生人勿近,但还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黏在他身上。

    他下车站好,紧接着看向了景西。

    景西:这谁?

    系统绝望:段池,银垒财团的掌舵人,男主的小叔叔,是他最大的金手指咦?

    它察觉铃声没响,翻出原文设定,你的血对大部分异狼都管用,难道他恰好属于那一少部分?

    景西打量眼前的男人:应该不是,不然他不会盯着我。

    系统:我知道了!

    它简直扬眉吐气,他这个人意志力极强,不喜欢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左右,他一直也是这么教男主的,你看看,是不是很优秀!和那两只舔一口的一点都不一样!

    景西收回目光,在它嘚瑟的声音里迈进警局,被塞了一杯温水,安静地坐在了椅子上。

    警方核实完他身份,满脸不可置信。

    B级基因,18岁的人类,他到底是怎么在两只异狼的口下存活的?

    他们正要问,现场的视频就传了过来。

    段池同样收到了助理发来的视频,垂眼看完,和几名警察一齐看向受害人。

    景西握着杯子回望,整个人无害又无辜。

    双方对视了两秒钟。

    下一刻,一道熟悉的铃声从段池的手环上呼啸地响了起来。

    第3章

    警局气氛僵硬,没人开口。

    所有声音都仿佛虚化的背景,只剩尖锐的嗡鸣,清晰地敲在每个人的心头上。

    响到第四声时,几名警察猛地回神,纷纷掏枪对准段池,却没有扣下扳机。

    星域的这些种族,只有人类按照基因等级做了划分,其余都没有严格的标准,因为他们不需要借助仪器,仅凭天性的直觉就能分辨出对方的强弱。

    也因此,各族一些名人的实力如何,基本是公开的秘密。

    银垒财团的段池,异狼身份,在天狼族里几乎是头狼一般的存在。

    没人说得清他究竟强到了什么程度,万一他们贸然开枪,没打中反而刺激到了他,那他们加一起可能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这次出勤的小队队长盯着他,声音紧绷:段先生,请后退。

    段池对周围这些东西视若无睹,目光越过了挡在他面前的两名警察。

    警察挡得很严实,这个角度只能从人缝里看见一只握着杯子的手。他看着这只手不急不缓地抬起来又放下,知道某人在这种气氛里淡定地喝了口水,眼中顿时露出一丝明显的兴趣。

    队长头皮发麻,再次说:请后退。

    段池喉咙里挤出一声略带轻笑的嗯,站着没动。

    景西把嘴里的水咽下去,同样没动地方,一边观望局面一边在脑域问:自制力强?

    系统:

    景西:不会被左右?

    系统:

    景西赞道:果然优秀。

    系统连哭的念头都没了,确认地看了一下时间。

    三十四分钟。

    从它陪着景西来这个世界做任务,到现在只过了三十四分钟。

    它已经不止要崩溃了,而是想直接死机。

    景西:吱个声,别装哑巴。

    系统自主学习的功能里如果包括脏话这一项,怕是要忍不住爆粗口了。

    它开始反省是不是44的编号太不吉利,以至于摊上这种事,丧气问:干什么?

    景西:给你这男主的小叔叔来个评价。

    系统终是哭了:你先别说话,让我缓缓。

    银垒财团的生意遍布星域,掌舵者发生意外,影响的不仅仅是这条故事线的男主,还会牵扯各方的势力。这个点要是崩了,就会蝴蝶效应似的扩散,鬼知道会朝哪个方向发展。

    可想让这点不崩谈何容易?

    就景西这性格,段池落到他手里能有个好吗?

    它只觉未来一片灰暗,穷途末路地说:段池是男主的金手指,不能出事!您是来修bug的,不是来玩的它越说越想哭,景西你发誓你会好好修bug!

    景西没有半点同情心,下意识想回一句不一定。

    但转念想想以前那群被自己逼辞职的系统,他暂时不想这么快换搭档,说道:我尽量。

    系统:现在怎么办?

    景西又喝了口水:这得先看他是什么反应和态度。

    段池没反应,仍盯着那只手。

    队长腮帮的肌肉绷了绷,正要说第三次,只听熟悉而爽朗的笑声突然从门口传了来,正是他们分局的局长。

    段先生来了吧

    局长说着猛然看清这对峙的画面,后面的话自动咽了回去。

    他今天和段池有一个饭局。

    因为段池的侄子和两个小辈要来本市上大学,段池也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而由于异狼的不稳定性,出了事少不了要麻烦警局,段池便和他约了饭。他们当时正通着电话,他这边就收到消息有两只异狼触发了警报,段池恰好在附近,就想过来看看是谁,只是没想到,事情竟会发展成这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