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六十三章口舌侍奉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少女的樱桃小嘴几乎快要被完全撑开,檀口之中勉强能够容下皇上本钱雄厚的龙首。那坚硬无比的龙首就像是一柄攻城锤,带着势如破竹般的气势,直接逼到了元春柔嫩的喉头边。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服侍龙根,可在禁欲训练中已经很久没有吞吐过如此粗壮的男根,一时之间元春竟如那初次开苞嘴穴的宫女般有些不知所措了。

      “哈…唔…”好在元春在这方面也算是身经百战,强忍住喉头有些想要呕吐的难受感觉,一面让自己身体更加迅速的适应这久违的肉棒深喉,一面拼命用镶满舌珠的柔嫩小舌舔舐皇上雄壮的龙根。

      之前还雍容华贵的贵妇俏脸此时却如同窑子里的暗娼一般,细嫩的脸颊软肉时不时地收紧吸吮,用自己檀口之中柔软湿滑的嫩肉更加用心的侍奉好肉棒。那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粉嫩芳唇男人一下比一下更深的粗鲁抽插之下磨得有些红肿,发出一阵阵淫靡的水声。可贵妃娘娘却引以为傲,目光盈盈地望着皇上,反倒是更加卖力地吮吸着皇上坚硬火热的龙根。

      “哦…对…就是这样,用舌珠去蹭朕的龙根…”舌珠的冰冷混杂着香舌的温热,给敏感无比的龙首带去冰火两重天般的极致快感,那坚硬与柔软的奇异触感几乎快要让皇上泄了身子。男人强行压下有些躁动不安的精关,耐心地引导着空有屠龙之技而不知该如何施为的贵妃娘娘。

      “唔…唔…嗯…”一双美目俏生生地嗔了皇上一眼,那玉面实在是美艳万分,哪怕那檀口之中还插着一个与之大小完全不想符合的丑恶性器,却令人有种一颦一笑皆堪怜的莫名情愫。

      元春温驯的轻轻摇动自己的螓首,美目顾盼流转之间娇嫩的香舌飞速地在男人的龙根之上律动着,丝丝晶莹湿滑的香唾涂满了这根粗壮的性器,而男人敏感至极的龙首更是贵妃香舌的重点照顾对象。

      按照叁十六天罡排列整齐的舌珠只消少女轻轻舔舐一下,十几颗舌珠就会依次或轻或重的拂过那颗硕大无比的青紫龟头,那种极度的酸麻快感一阵阵的涌上皇上的大脑,实在是登上了不可多得的极乐之境。

      “好了爱妃,该整根吞下去了,让朕见识一下过了这么久爱妃的深喉技术是不是有所退步了。深喉的时候舌头也不要闲着,要好好舔舐朕的下阴。那训美司的舌头改造术可不是随意一个嫔妃都能有幸接受的。”皇上拍了拍元春肿胀的脸颊,不耐的催促道。

      他可不会告诉这位兢兢业业为其口舌侍奉的贵妃,之所以要她深喉时因为现在自己的龙首已经有些受不了那一颗颗舌珠从上面飞速划过的极致快美。

      “呜啊…哈…”一双美眸氤氲着情动时的水汽,哪怕自己的敏感部位并没有被直接接触到,紧紧依靠着娇躯轻微的摇晃,便能连带着叁只小巧玲珑的金铃勾动着敏感之处的快慰。

      伴随着阵阵略有杂乱的铃声,元春乖巧的塌腰献臀,螓首微微昂起与喉穴形成一条笔直的直线,娇嫩的喉肉在自家主人的命令下无可奈何的分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粗大肉根的顺利进入。

      即便不是第一次深喉,甚至可以说元春深喉的经验应当已经是足够丰富了,但这样粗壮的龙根直接插入还是让贵妃娘娘感到有些窒息。再加上她修长白皙的玉颈上还有着内径极小的颈环拘束,本就呼吸不畅的她一时间喉肉竟然无节律地痉挛起来。

      她美眸一眨,不由得有些大惊失色,却瞧见皇上一脸享受的模样,相比是在喉间嫩肉的吸吮蠕动中尝到了不少甜头,连贵妃娘娘口舌侍奉中控制不住喉肉的失误都没有察觉出来。

      元春有心想要补偿男人,在适应了一下深喉时更加稀少的空气进入以后,她的俏脸已经完全被缺氧的病态绯红所晕满。喉间嫩肉开始更为频繁的痉挛抽搐,可贵妃还是微微倾下自己的芙蓉美面,一点点把粗长的龙根完全吞入自己的喉穴之中。

      她一边迷恋般地深深嗅着男人胯间那种特有的腥臭气味,让她有着一种极其强烈的被征服感;一边从龙根之下伸出经过改造以后极其细长的香舌,竟是能够直接舔舐到男人那两颗沉甸甸的囊袋,连上面每一处的褶皱都一丝不苟地舔舐干净。

      看着自己粗长坚硬的龙根就这样慢慢消失于那张小巧玲珑的檀口之中,这般视觉上的强烈反差给皇上带去极大的心理快愉。男人微微眯起双眼,尽情地享受着贵妃娘娘那狭长紧窄的湿滑喉穴。

      比起少女那湿滑软糯的檀口嘴穴以及那一根镶满了坚硬舌珠的粉嫩香舌,元春的喉穴虽然没有那么强烈的刺激感,且胜在快感的细水长流。嘴穴与喉穴相较之下,紧窄程度都是差不多的,只是那努力夹吮之下覆在敏感龙首上的嫩肉在质地和湿滑程度上则是各有千秋。体会起来,自然是别有一番风味。

      顺着男人侵略性的目光往下看去,却见碧色佳人婉转郎膝上,如同一株清新高雅的的荷花于炎炎夏日之中兀自开放,清淡的花香只萦绕于花蕊的四周,稍微隔远点就闻不到了,或许它本来就不想让太多人知晓它那动人的魅力。可若是你细细把它拿在手心品玩欣赏,便一定能够体会到那股沁人心脾的馥郁淡香。

      耀眼夺目的金丝笼里,贵妃的一双洁白藕臂正被禁锢其中。在金丝笼的拘束下连手指的简单活动都是不可能坐到的事情,纤巧的玉掌依然保持着最为严谨完美的祈祷合十姿势,直到这位贵妃薨逝都会一直如此,仿佛她时时刻刻直到死去都要在地府里为她的夫主祈福祷告。

      皇上忍不住拨弄了一下那十根相向并得极紧的手指,元春小巧的琼鼻里突然传出一声令人脸红心跳的嘤咛,一直被禁锢住的小手传来一股说不出痒麻还是疼痛的奇异感觉,让这位贵妃娘娘有些放慢了口中不断吞吐的动作,目光盈盈的望向端坐着的皇上。

      “爱妃现在的手臂还是有些感觉吗?等这金丝笼再戴得久些,爱妃的手臂就会彻底失去知觉。到时候你就会忘记自己还有一双手臂,它们就真正意义上成为了爱妃的附属品。一对用来展示皇室颜面的附属品。”皇上温柔的抚摸着元春僵硬的手臂,就像是在抚摸一件绝世的珍宝一样,或许又只是在其中重温一下那种皇权之下绝对的严苛秩序。

      “吐出来吧。爱妃身上还有其他的妙处,朕可是要好生把玩,可不能把龙精就这般浪费了。”感受到龙首之上的美妙触感越来越弱,皇上从追思之中清醒过来,也有些玩腻了贵妃的如兰小嘴,不免命令道。

      “嗯…”早就被调教得乖顺无比的贵妃没有丝毫疑惑的神情,温柔地膝行退后几步,那粗长可怕的龙根就那么一点点地从小巧的檀口之中缓慢抽出,像是从剑鞘中抽出的一把狰狞宝剑。

      上面还沾满了贵妃晶莹的点点香唾,在宫灯的辉映之下反射出淫靡暧昧的水渍,元春轻轻舔了下红唇,眉宇之间似乎有着些难耐的情欲之色。禁欲已久的她始知肉味,即便是不能高潮都忍不住多吸吮一下男人的味道,填补住内心的空虚寂寞。

      “爱妃的这对奶子倒是丰腴至极,不若便用它们来代替爱妃的小嘴儿吧。若是表现得好,朕许你放乳。”

      听得这话贵妃娘娘如闻天籁,她的这对玉乳每天都是胀满的状态,其中刺痛酸胀的难受简直不足言表,只有元春自己才能深刻的体会到。一想到待会儿可能会有放乳的舒畅滋味,元春连忙膝行几步,乖乖的昂起螓首,带动着自己那一对挺拔浑圆的酥乳,把男人紫黑粗长的硕大肉根完全夹在一道深邃的沟壑之中。

      “呵,这么丰腴肥大的奶子就是应该用来夹住朕的龙根,之前倒还是浪费了。”男人一边享受着柔嫩乳肉的轻柔挤压,一边轻轻拨弄着双乳之上那两朵尽情盛开的玫瑰花蕊。

      元春俏脸上满是怯雨羞云之婉约神情,娇喘连连,桃腮如染,可那一对修长的柳叶梢眉却是微微蹙起。那蓄满乳汁的双乳哪怕是寻常走路坐卧之时都是难耐的胀痛,又哪里经受得住这般剧烈的夹紧揉捏。每一次的动作贵妃娘娘都感觉自己的双乳像是要爆炸开去的剧烈疼痛,可她却始终是言笑晏晏,温柔而乖顺的用自己的孕乳满足男人的一切需求。

      她这对孕乳不仅轮廓极美,是那种浑圆饱满的水滴型,那两朵盛开的玫瑰花蕊就是水滴的尖头。那白皙若雪的乳肉像是在长期的禁乳之中那玉乳之内的乳汁渗出了一般,表面上像是涂上了一层极其轻薄的乳汁似的,摸起来手感极佳,龙根抽插之中更是妙不可言。

      皇上慵懒地合上双目,眉宇之间满是舒爽之色。元春那丰腴的双乳之间在他大手的挤压之下形成了一个柔软而不失紧致的乳穴,与之前享受过的嘴穴、喉穴不同的是,双乳之间的乳穴柔软至极,但在饱满乳汁的配合之下又能够为龙根带去该有的紧致吸吮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