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六十二章再侍寝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一眨眼的时间,半年又过去了。乳阴之处的酥麻酸痒依旧无时无刻不在挑逗着元春的情欲,但这种程度的刺激已经完全无法影响她的举止仪态了。她可以面不改色的在下阴的瘙痒之中迈出一次次不差分毫的标准步长,在乳尖的胀痛中把那想要喷薄欲出的温热乳汁憋回自己的玉乳里。

      元春这时候要接受更为严苛的高潮训练,这个时候训练的就不是皇贵妃单纯的忍住自己的高潮了。而是要让她的高潮能够收放自如,毕竟皇上可不想玩一个连高潮都毫无动静的女人。

      嬷嬷会用各种手段和方法挑动起元春的情欲,令她在规定的时间内自行恢复到正常状态。然后再次勾动元春的情欲,再让她冷静下来。如此往复下去,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元春的情欲在一步步的积累过去,直到到达那危险的边缘。这一步的要求是触碰到高潮边缘以后在最快的时间之内摆脱掉情欲的支配。

      元春第二步需要做到的便是在皇上的命令之下,任意的达到或者禁止住自己的高潮快感。为此嬷嬷还找来了一个声线与皇上十分类似的男人,他的全身都笼罩在黑布之下,在元春的面前永远处于跪着的状态。

      元春对他的了解仅限于他那一口模仿皇上足够以假乱真的声音,当她第一次听到男人说话的时候,她还以为皇上真的就出现在面前。但男人佝偻卑微的模样显然不会是一国之君的气质。

      这也是高潮禁止训练之中最为复杂且痛苦的过程。如果只是单纯的忍住高潮在时间的磨砺之下随便一个女孩也能达到皇室的要求。但是在夫主的命令之下做到对自己的高潮收放自如,把自己原始的欲望当做一件礼物奉献给自己的夫主,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在很大程度上考验着女人的自制力。

      嬷嬷还是会先把元春的身体挑逗到最为危险的高潮边缘,这个时候元春的注意力在压制体内欲望的同时还要时刻关注男人的话语。如果他说的是“放”,那嬷嬷就是停止对元春的一切刺激,美妇就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达到那极致的高潮快美。

      如果他说的是“止”,嬷嬷就会加快手上挑逗的动作。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她,元春同样只能依靠自己身体的力量去压制住那躁动不安的情欲。

      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每一次失败,嬷嬷都会毫不留情地用金针刺穿那暴露在空气中毫无遮蔽的挺拔阴蒂。用那直冲脑海的剧烈刺痛感,来强迫贵妃娘娘的身体去记住如何在恰当的时候止欲和放欲。

      元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通过着令人不堪回首的残忍训练的,只知道到了最后“出师”的时候。男人轻念一个“放”字,元春的娇嫩胞宫就开始自然而然地收缩律动起来,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能达到令女体浑身颤栗的高潮。

      而男人说出一个“止”字以后,元春的膀胱就会以诡异的节律不住地颤抖着。几乎就在一瞬间便能打破膀胱麻木的境地,用那膀胱内壁的剧烈疼痛来强行压制住即将逾越红线的快美情欲。

      ...

      夜色渐深,对于劳碌了一整天的皇帝来说,正是到了好好享受的时辰。

      元春所经历的这些改造对于皇上来说是最为满意的,现在皇贵妃被征召侍寝的机会比她身为嫔位要大得多。皇上对她更加饱满丰腴的酥胸、严格束缚住的手臂,完全失去声音的檀口都很感兴趣,这天刚刚沐浴完毕的皇贵妃又应征侍寝。

      迈着轻巧灵动的步伐,元春缓缓走进已经无比熟悉的寝殿。为了更好的欣赏元春足下小脚的淫虐姿态,皇上还特许她侍寝之时可以走着进来,而不是如其他嫔妃般必须做牝犬状一路爬行过来。

      这位皇贵妃穿着一袭碧绿底绣花的宫裙,如花般的美颜上那从檀口深处悬在耳畔的两条金链略有突兀,但丝毫无损女人的娇媚高贵。那修长的柳眉淡若烟柳,一双美眸里氤氲着贵妇特有的那种高傲神色。

      叁千如瀑般的青丝随意的梳了一个发髻,晶莹的珍珠点缀在两旁,一只凤凰于飞的金簪斜斜插在中间,金簪尾部还垂着各式各样的宝石,在宫灯的照射下散发出耀眼的珠华。

      可那足下却是踩着一双鞋跟极细极尖的水晶高跟鞋,那双被丝袜紧密包裹住的小脚只能落下一道道又轻又柔的步子,那娉娉婷婷走近男人宫床的样子有如仙子行云,让人莫名生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惭愧之情,惹得皇上不禁心头一跳。

      走到皇上身边后,少女优雅地转了个圈儿,随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站到了男人的身边,任由那道火热滚烫的目光从她全身上下各个角落扫过。皇上感到下身的肉根迅速肿胀起来,为接下来的激烈性爱做好准备。尽管是他设计的,但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碧绿宫裙的胸口开了一个大小被精心设计了的洞口,有些狭小的洞口被元春丰腴挺巧的雄浑孕乳撑得快要裂开,随着少女的动作一对形态优美的椒乳在宫裙内微微晃动。中间一道沟壑极深的乳沟之间坠着一只不大不小的玉坠,把贵妃娘娘本就细腻雪白的肌肤映衬得更加美艳。

      正如她本人就是一只被囚禁在奢靡皇宫中的金丝雀一般,她的洁白玉臂被一只金质的笼子固定在背后锁死,手掌合十做祈祷状,看起来像是专属于贵族的极端优雅。

      再往下面看去,便知道这件宫裙根本不可能随便穿出去让外人瞧见,它只能作为闺阁之内取悦夫主的淫靡艳服。裂衣欲出的酥胸之下,是大片大片的白到亮眼的雪腻肌肤,下面的面料采取了极为透明轻薄的材质,在暗色的灯光之下,透出贵妃娘娘在紧身胸衣约束之下纤细瘦长的平坦小腹。

      束腰在肚脐的位置还开了个小孔,露出了里面一只晶莹雪白的脐环。玉胯附近的布料却是反常般的加厚了一些,遮掩住少女下身的旖旎风光,却又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异样风情。

      修长裙摆之下一双白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伴随着主人不安的心情轻轻晃动着,可双腿之间却始终保持着极为紧致的状态,腿缝严丝合缝得似乎一根针都不会掉下去,可以想见当男女交合之时,这双美腿会给男人带去怎样刺激的体验。

      “原来爱妃穿上这般淫靡放荡的艳服都能表现得如此高贵优雅,真不愧是豪门大族里出来的嫡女。”皇上戏谑地调笑一声,感到胯下龙根已经肿胀到有些生疼了。

      按理说这个时候侍寝的妃嫔应当说些助兴的淫话,但元春的香舌在植入舌珠以后便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因此现在这位雍容华贵的贵妃娘娘只能在男人火热的目光之下,尽量露出一个符合宫廷礼仪的微笑。

      “爱妃还是先为朕展示一下那经过改造以后的娇软香舌吧,朕可是有些忍耐不住了。”男人指了指胯下那一大团鼓囊,话语间都是难耐的情欲之色。

      娇软香舌?元春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镶满舌珠的小舌,美眸里飘过一丝茫然。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的她已经基本上适应了舌珠在自己舌面上的那种不适。她还并不了解这柔软之中略带冰凉的刺激感,对男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过到底是把服侍皇上当做自己为妇的本分,元春不免美眸含情嗔了男人一眼,随后踏着小巧而优雅的贵妇步伐走到男人早就张开的双腿之间。

      为了方便接下来的口舌侍奉,男人取下系在少女舌尖的两根金链挂到了两只小巧可爱的耳垂上。元春跪倒在男人胯前,没有双手的她自然要换一种方式打开男人的亵裤。丝毫没有对男人跨间的腥臭气味有所反感,一张桃花般美艳的小嘴熟练地叼开皇上的亵裤一角。

      男人那粗壮青紫的硕大龙根便欢呼跳跃着拍在了贵妃美艳如花的俏脸上,元春没有丝毫的嫌弃之色,反倒视若珍宝般微低螓首,两瓣鲜润的樱唇张开含住了男人敏感的龙首。

      “真棒啊,爱妃,你的口技是越来越精湛了。”像是在抚摸一只正在吃食的温驯猫儿,男人的一双大手轻柔地抚摸着元春高高竖起的美人髻。聆听着螓首之上那清脆悦耳的香舌,元春开始更加热情卖力地吸吮夫主的龙根。

      男人从上往下望去,可以看到她洁白如玉的粉颈透着动人的红晕,柔润的耳下坠着小巧的祖母绿宝石坠子,随着她的动作轻柔地摆动。

      她脚上虽然踩着五寸长的水晶芭蕾细高跟,可却像如履平地般身形没有丝毫晃动,一张盈盈袅袅的香臀把身上的碧丝绣宫装撑出一道诱人的轮廓来,晶润的足背绷得笔直,和一条玉腿连成一道毫无分袂的直线,而这浑然一体间元春似乎已经把这种能讨皇上欢心的器物化作身体的一部分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