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六十章鞋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阴蒂罩底部的圆环还伸出叁道细刺,不偏不倚地刺进阴蒂嫩肉,在根部中心链接起来,确保不会有任何外力把阴蒂环拉下来。如果有人想要不通过钥匙取下阴蒂罩,就只能带着阴蒂一同取下。

      阴蒂罩延伸出一条美丽的银链,嬷嬷把刚才取下的银铃重新吊了上去。只微微颤动,便发出一连串清脆悦耳的响声。

      “贵妃娘娘,闺阁之中的弱质女子行走的时候是不是要佩戴禁步吗?这就是您的禁步。若是您仪态端庄,行走无声,那你的阴蒂铃自然不会发出声音。可若你步态散乱,那别人就一定会好奇尊贵的贵妃娘娘怎么身上会有铃声。”

      元春刚才还被阴蒂的又一番折磨疼得小脸发白,现在又觉得深以为然。这阴蒂罩不仅可以是床榻之上取悦王爷的器物,还可以是检验自己贵妃礼仪的工具。实在是不可多的的宝物。

      “试试您的新鞋子吧,只有皇贵妃才有资格穿上的芭蕾高跟鞋。”嬷嬷慢慢扶起元春,又从宫女的手上接过一双尖头的细高跟鞋,递到了贵妃娘娘的面前。

      顾名思义,这双高跟鞋大体上与元春跳芭蕾舞时穿着的芭蕾舞鞋差不多,同样都是采用透明的水晶制成,能让有幸亵玩贵妃娘娘一双金莲小脚的男人清楚的看到里面玉足的情况。鞋尖的部分还簪了两朵金色的牡丹花,尽显高贵雍容之色。

      区别只在于,芭蕾舞鞋是没有鞋跟的,舞者只需要在必要的时刻保持较短时间的足尖垫起。可这双水晶高跟鞋却有着一根又长又细的鞋跟,鞋跟紧紧地贴住几乎笔直的透明鞋底,这就意味着鞋跟的高度完全由玉足的长度来决定。

      虽然元春的一双小脚在长期的禁锢之中保持住了幼女般的纤巧,但毕竟叁寸金莲不过是士人阶级充满着浪漫色彩的幻想,实际上这位贵妃娘娘的玉足却是有五寸的大小。一旦穿上以后,元春就要一直保持着芭蕾舞中垫起脚尖的高难度动作。

      嬷嬷脱下元春脚上现在穿着的高跟鞋,把这一双新的水晶高跟鞋为其穿上。鞋子的大小一如既往的缩小了一些,但或许是考虑到足尖要完全垫起的情况,缩小得还不算太过紧致。仅仅只靠嬷嬷一人便能轻而易举地为元春穿上,而不想之前一样需要好几个宫女帮忙再加上鞋拔的帮助才能穿好一双极其狭窄逼仄的高跟鞋。

      等到元春在宫女的搀扶下站起来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了鞋子里的不同寻常之处。鞋底有些凹凸不平,就像是赤脚踩在了坑坑洼洼的石子上,足心敏感的软肉被强烈刺激着。

      嬷嬷适时地解释了她心里的疑问,“芭蕾高跟鞋里面有很多个细小的玉石凸起,它们的位置经过了精密的计算,对应着娘娘您足底经络中一些催情的穴道。这同样也是您贵妃仪态中的一部分。”

      似乎的确如此,透过芭蕾高跟鞋那透明的水晶鞋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元春的脚趾被挤压成一个漂亮的菱形,看上去非常可爱。而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这根粉嫩的足趾之上,不禁让人升起一种极端的淫虐欲望。

      当这位重获新生的贵妃娘娘开始迈着蹒跚的脚步行走的时候,现在她身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转变,引以为证的就是她身上明显的变化:她的双臂在背后弯曲成永恒的祈祷,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它最开始的作用而知保留了最简单的装饰美感。金色的链子披在她的脸上,她的乳房从乳根出被乳铐牢牢地锁住,形成了一对比妓女还要大的奶子。

      她的下身穿着只为皇上而打开的贞操带,里面还有一道由阴唇和银环金链组成的防线。她的阴蒂也被穿了环,上面罩着一个透明的阴蒂罩,下面还连着一个铃铛。但是在叁个铃铛叮当作响的时候,它们更大的作用可能只是挑动皇上的情趣。她的双足被限制在小上的五寸芭蕾细高跟里,让她永远只能踮起脚尖以最慢的、最淑女的步调小步行走。

      除了露出皇室最标准的笑容以外,她就只能像外人展现出她绝对的优雅和完全的无助,以此来表现皇室的富庶尊贵。她现在不能说话,不能快走,任何一个最简单的事情都要依靠宫女们的帮助,她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

      这时元春忽然想到当年隐匿于一身黑袍之中的皇后,那惊鸿一瞥把她带回了皇宫。或许如同皇后那般尊贵无比的女人,才能真正体会到皇贵妃这层光鲜亮丽的身份背后,那令人心悸的折磨。

      这让她深刻地理解到,她是怎么慢慢地被调教成一种华丽的性玩物,失去一切自我,连自己的性欲和排泄都要听从皇上的命令,仅有的功能就是取悦皇上、反映出他的财富和地位,以及皇室的高不可攀。毕竟没有哪位世家能把自己的大妇调教成这般模样。

      无论是世家还是皇室,男人们对女人的看法并没有什么不同。女人只是用来取悦他们我玩物而已。女人越是作践自己,越是折磨自己,男人们就越兴奋,越高兴,越喜欢这个女人。

      当元春把自己全部的重量都施加到自己的足尖之上时,她是多么的希望自己都再次躺在那张刑床之中,哪怕用各种羞人残酷的姿势都行。玉足在受限制的鞋体里无法伸展开去本就是一种难耐的痛苦,更不用说足尖传来的阵阵钝痛,再加上现在全身上下的穿孔都在传递出一种隐隐的阵痛,元春不免有些慌乱起来。

      从来没有如此长时间的保持足尖垫起的元春,竟如同初次穿上高跟鞋的女孩一样,跌跌撞撞的样子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似的。嬷嬷不得不多叫了几个宫女扶住娘娘纤弱的腰肢。

      芭蕾高跟鞋的立足点实在太小,每一次的落脚真正支撑着身体的不过是还不到铜钱大小的鞋尖与鞋跟。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元春必须要减小自己的脚步,从而在不需要腿环的帮助下便能轻松地保持住比妃嫔步长还要端的步伐。

      但很快地,她似乎掌握了足尖垫着走路的诀窍,在不算小的寝殿里来回走了几圈。唯一的问题出现在门槛上。腰间拘束着的紧身胸衣让她始终保持上身挺直的姿势,芭蕾高跟鞋让她的脚步有些虚浮,而颈环和风纪束颈的存在又让她没办法看到脚下的方位。

      她只能猜测自己的下一个落脚点,在柔软且平坦的地毯上这当然没有什么问题。可当她试图跨过门槛的时候,她猜错了落脚点。这位刚刚学会在芭蕾高跟鞋上走路的贵妃娘娘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好在地面都铺着地毯,并没有摔出什么伤来。

      但腰肢间的压力猛地一紧,像一把铁钳般挤压着元春腹腔里微不足道的一些空气。再加上颈环限制了元春呼吸的强度,在极度的缺氧之中,她一下就昏了过去。

      当元春被辛辣的嗅盐再次无情的唤醒之后,她的俏脸上一直保持着病态的潮红。这并非是因为摔倒后的羞耻,而是无时无刻的窒息感和强烈的痛感一直都在折磨着这位贵妃娘娘。

      元春在宫女们的帮助下重新站起来,嬷嬷为她讲解如何驾驭这双极其拘束的芭蕾高跟鞋,“贵妃娘娘,这双鞋子的穿法可和您之前的高跟鞋大不一样。抬脚的时候要自己主动地把足背绷直,而不是等着鞋跟把它给撑起来。落脚的时候不是像我们一般走路那般脚跟先落地,相反的是,娘娘您应该脚尖先落地,然后脚跟着地。这样才落得稳当,不会轻易摔倒。”

      宽大的寝殿内,一个浑身被拘束到十分极致的女人轻柔地抬起自己的叁寸金莲,又轻柔的放下。按着嬷嬷说过的教导,控制着自己足尖和脚跟落地的先后顺序。

      “哒哒哒……”锋利的鞋跟即便是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也不免踩出一阵阵略显清脆的响声,元春莫名间想到了当年在御花园见到的那四驾女体马车。那八只娇小可爱的黄金马蹄,踩在坚硬的青石板砖上,发出的似乎也就是这般声音。

      ————————————————————————————————————————

      ps:po好像越来越难上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