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五十八章束颈与穿环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乳房的表面泛起一丝丝若隐若现的淡青色脉络,似乎预示着里面的乳汁已经饱胀到快要接近极限了。两只淡紫色的乳头上却悄然盛开着两朵金色的玫瑰花。玫瑰通体都是由黄金制成,绽放在少女圆润的乳尖上显得格外淫靡。

      而花蕊的部分却是一个透明的乳头罩,与乳环一同作用,死死地夹紧了少女的乳根。两只因为强烈刺激而坚硬如石子般的乳头便是最为娇艳的花心,花心处原本小巧到微不可查的乳孔在嬷嬷之前的刺激之下大大的张开。

      本能般的想要把少女椒乳内鼓鼓囊囊的乳汁排出去,可由于乳头根部被乳环和乳罩的双重禁锢住,使得那令元春痛不欲生的饱满乳汁是一滴都流不出去。在宫灯的辉映之下,元春的玫瑰乳环配上她丰腴饱满的白皙玉乳,倒真是显示出一种优雅的贵气。

      嬷嬷又噼里啪啦地准备了一会,手上捧着一大堆东西走过来,神色凝重地对宛若一尊雕像般的元春说道,“接下来我会给你戴上颈环。它会极大地限制你的呼吸,让你变得更加柔弱,你确定可以接受吗?”

      元春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她的内心却莫名地有些渴望真正变成一个标准的皇贵妃。

      嬷嬷拿出一个金色的颈环,颈环的两边分别有一个小扣环,显然是要用来拉牵引绳的。在最中间有一个银质的铃铛。但最可怕的是这个颈环看下来极为狭小,元春大概估摸了一下,大概只有自己玉颈的叁分之二宽。

      她的这点小动作自然瞒不过嬷嬷的眼睛,嬷嬷心里暗道一个淑女怎么可以随便动用自己的手臂呢,待会儿一定要让她尝尝单手套的滋味。

      嬷嬷把颈环打开,分成前后两个半环。先把后半环卡在元春的玉颈上,元春只觉得自己的后脖颈好像被人用手掐住了,但这样的疼痛她还可以忍受。

      她又把前半段颈环用力套在元春的玉颈上,这令元春的喉咙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冰冷。这时候两个半环还没有合紧,中间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只是简单地卡在了细腻的颈肉上而已。

      嬷嬷等待了一会,让元春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就猛地将两个半环一合。元春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紧锢感自玉颈上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不小的窒息感,喉咙的地方仿佛有一只铁钳死死地掐住。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心里有些害怕了。

      “不要太慌张,叁分之二规格的颈环对一个您这样的皇贵妃来说完全没有问题,只是您的心理作用而已。”嬷嬷循循善诱地安慰着她,待她神情稍有放松后,立马使出全身的力气把两个半环用力一按。

      只听得“咔嚓”一声脆响,颈环完全的闭合了。这种几乎是上吊般痛苦的压迫感几乎要让元春昏厥过去。她痛苦地颤抖着,嘴里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这细若半指的颈环死死地勒住她的玉颈,深深地陷入娇嫩的肌肤里。

      元春受到这样的痛苦本能地想要娇呼出口,但极度的窒息感让她说不出任何话来,只能努力的张大嘴巴如痉挛般急促地呼吸着空气。她不停地流着眼泪,一对玉手下意识地想把颈环从脖子上扯下来,可她似乎却忘记了自己的双手已经在背后永久性的固定住了。而且这只颈环已经深入玉颈一圈的嫩肉里,只能是徒劳无功。

      也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感慢慢减退,只有压迫感永远存在,元春渐渐开始适应玉颈被压缩得只有原来叁分之二的微弱呼吸。

      嬷嬷按了颈环上的一个机关,元春突然感到颈环所在的一圈嫩肉传来一阵剧痛。这痛楚元春十分熟悉,有点像乳环锁死时细针入肉的感觉,只是被放大了许多倍而已。

      随着嬷嬷的解释,元春渐渐明白。原来颈环的内部有着无比精细的机关结构。一旦机关被启动,里面潜藏的无数银针就会毫不留情的刺穿使用者的颈肉。这些银针长有叁厘米左右,上面长满了细细麻麻的倒刺。一旦伤口长好,血肉与银针融为一体,这个颈环就再也不可能被取下了。它将成为元春身体的一部分,永远跟随着她,直到她迈入皇陵。

      “这实在是太紧了,嬷嬷,我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坚硬的束腰把她本就纤小的腰肢箍得越来越细小,让她感觉肺里面的空气都要被挤光了。再加上这个死死勒紧柔嫩颈肉里的颈环,元春现在只能微弱地呼吸着。她的小脸愈发的苍白,紧紧地咬着嘴唇,似乎随时都会昏厥过去。

      “放轻松,贵妃娘娘。颈环的设计刚好可以使你呼吸微弱的空气而不至于感到窒息,您现在是太紧张引起的呼吸加速而已。”嬷嬷摸着她脖颈上的银环意味深长地笑道,“当然,如果和皇上做一些激烈的运动的话您可能会昏过去。不过男人们都喜欢女人可怜柔弱的样子。一个皇贵妃没有被颈环和束腰折磨得昏过去的话,就会被认为不淑女的。”

      元春努力使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她的上身微微的摇曳着,带着不自然的颤动,似乎随时都会从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处折断。那颈环死死地扣进她的肉里,只给她一点维持呼吸的空气。她轻轻呼吸着,脸色慢慢变红。这不是健康的红色,而是因为窒息所浮现出的红色。

      嬷嬷拿来一个带着白色蕾丝的束颈给元春看,并说道,“男人们一般不喜欢女人东张西望,对女人来说这也是一件很丑陋的事情。一般的嫔妃有着厚重的黑袍加以遮蔽,但对于本就应该展现在众人面前的皇贵妃而言,她的脸上是没有任何遮蔽的,所以一件束颈对您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元春微微低头看了一眼,疑惑地说道,“我还以为您会用钢铁制成的束颈,这种蕾丝材质的真的有用吗?”

      “钢铁太过粗暴了。它的内侧是密密麻麻的一圈针口。”嬷嬷把束颈翻过来给她看里面的银针,“说起来贵妃娘娘可能不会相信,与坚硬冰冷的钢铁相比,这样的束颈或许还更为有力。”

      嬷嬷优雅地把束颈放回桌面,“这就像训狗一样。只要它还是吼叫,你就对它一阵毒打。这样持续几个月下来,它只要看见你拿起棍子就会比石头还要安静。”

      “贵妇娘娘,您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越是复杂麻烦的事情,或许就有着越简单直接的方法来解决它。”嬷嬷淡淡的说道,“束颈里面没有机关、没有药物,只有简单的一圈银针,让所有佩戴的淑女像训狗一样惧怕那种针刺感。这样束颈的任务就完成了。”

      元春听得后背发凉,嬷嬷的话让她毛骨悚然,这是比45cm的束腰和叁分之二规格的颈环还要让人窒息的事实。历朝历代的皇上把他们的女人看做什么东西?所谓的最为宠爱的女人,皇室竟然用训狗的方式让她们保持这种精致的美丽。而这美丽的表面之下,是贵妃们泪流成河的痛苦。

      但随着呼吸逐渐的趋于平稳,脖子上死死地收紧感却又让她感觉到一种真正的被奴役、被具物化的屈辱。可她并不太反感这种屈辱,甚至下体泛起了一阵阵潮湿的感觉。

      这让她不禁在想她是否因为接受了长期的礼教教育从而在侍奉皇上的过程中表现得异常羞涩。但实际上她在骨子里是一个看似纯洁实则淫荡的女人,一个看似尊贵实际上非常渴望皇上鞭打虐待她的下贱淫妇。

      元春的呼吸有些急促,在束腰和颈环允许的范围内小口呼吸着。腰部和腹部仍然感受着剧烈而痛苦的压力,脖子上美丽的颈环让她感到心悸而难受。但她不知何时保持着优雅端庄的贵妃仪态,手脚都是一动不动,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对于贤德皇贵妃来说,简单的口中花似乎不能满足皇室对于她的要求。现在她在这座后宫里的地位是如此的尊贵,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要超过凤藻宫的那位中宫之主,所以她的小嘴所要受到的拘束自然是要更加的严苛。

      嬷嬷接过宫女捧着的一只金钳,在几位宫女的帮助之下,她打开了元春的小巧檀口,用钳子夹住这位贵妇的舌头。元春经过训美司改造了的香舌又长又软,甚至展平以后可以垂到自己的下巴。

      然后,令这位尊贵的娘娘大吃一惊的是,嬷嬷拿出了一件用纯黄金制成的奇怪物品。它的制作极其精良,形状有点像扁平的腔管,一头悬着一根同样金质的铰链。

      嬷嬷把这件奇怪的腔管打开后,绑在她的舌头上,嘴巴外面那侧随着铰链咔嗒的一声便牢牢卡死元春的香软小舌,不然它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到处乱动。

      随后嬷嬷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根略粗的金针,即便她没有说明,元春也能从那隐隐反射着刺眼光芒的针尖感受到一种可怕的滋味。

      元春想要摇摇头,束颈上锋利的针尖立马毫不留情地刺进她娇嫩的玉颈细肉里去,贵妃吃痛之下一双美眸含满珠泪,只能用哀婉的眼神恳求着。

      但嬷嬷只是笑着说:“娘娘切莫害怕,这对您来说是莫大的荣幸。”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