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五十四章各怀心思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啊...皇上...臣妾...”

      那压抑至极的媚叫萦绕耳畔,皇上可以看到孕妇的丰腴女体仍然纠结于疼痛与高潮的快慰之中无法自拔。为了方便眼前男人的亵玩,元春的两只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往外尽力张开。那嫣红妖冶的孕妇花穴里面,层层迭迭纵横交错的媚肉还在不断的蠕动着,掀起一片淫靡至极的粉色肉浪。

      虽然元春没少被皇上开宫,寻常侍寝的时候只要有幸能用到这只花穴,皇上是定然要享受宫交这更为紧致的包裹滋味的。

      只是那个时候都是情深所至以后水到渠成的开宫,并没有太多的疼痛感。如今那宫颈口撕裂般的剧痛,让元春忽然又想到自己第一次侍寝时被皇上叁穴齐开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也是这般毫不怜惜地轰开了自己的宫口。只是那一次却没有如今夜一般,把自己已经怀孕了的圣洁子宫完全张开。还在孕育尊贵龙嗣的胞宫却是要忍受着男人滚烫到犹如实质般的目光。

      皇上的呼吸都凝重了几分,鼻腔里呼出来的都是火热的气息。颤抖着一直空闲的右手,慢慢伸进了元春门户大开的花穴之中。顺着光滑的花腔一路深入下去,通过被撑开的可怜宫颈,男人的手指轻轻拨弄着娇嫩敏感的子宫内壁。

      柔软多汁的宫腔嫩肉是何其敏感的地方,哪怕是在男人的轻柔拨弄之下,也是如同痉挛般地不断抽搐着。可元春俏脸上的那股温驯媚态却是让男人的心头一荡,他忍不住伸手抚摸那个已经初具人形的胎儿肉球。

      顿时,原本还比较安静的宫腔立马抽搐痉挛得更加厉害,那颗粉红肉球一下便挣脱了男人还在不断作恶的手指,浸泡在乳白色的孕妇女汁中上蹿下跳着。那种无助的样子似乎在寻求着母体的帮助。

      “啊...皇上...别捏啊...小心伤着皇嗣...”

      腹中胎儿被男人手指轻轻拂过,那种疼痛简直不足为外人道也,比宫腔嫩肉被指甲掐过还要难以忍受。元春本来还可以借着高潮的余韵压制一下痛苦,但在极端的疼痛之中,那甘霖般的余韵如潮水般飞速退去。

      已经六月怀胎的身子,此刻却被男人无情的亵玩着,这种心理上的巨大落差带着女人难以自容的极度羞辱。而那娇嫩宫颈、细腻子宫内壁出来的剧烈疼痛更是让元春苦不堪言。

      但疼痛一旦通过了某一个限制的阈值后,却诡异般变成了一种可以为女体所接受的快慰。这是元春在训美司长期的训导之下学会的一项本能,把疼痛和快感挂钩,便可以让女人在疼痛之中也能感受到难以自拔的快感。

      说起来元春的这项本能反应得倒是有些迟缓了,之前只消皇上拿鞭子抽几下便能投入其中,如今得玩弄起她的孕妇子宫以后才能有所感觉。或许这便是女子怀孕以后,生理机能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衰退。

      不过对皇上的爱意却使得元春能够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孕妇子宫奉献出来,完全交由皇上亵玩欣赏,忍受着常人所无法忍受的剧痛来取悦君王,一直撑到了疼痛突破了那个阈值。

      “爱妃无妨,有了朕的帮助,想必日后爱妃定然能够诞下一个龙精虎猛的皇子...”

      元春丰腴的娇躯微微颤抖着,檀口微张,吐出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哀婉娇啼。可是她已然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小巧足踝,把自己股间那朵粉嫩娇怜的阴花完全呈现在男人的眼前。任由皇上肆意地玩弄她的孕妇花宫,那种低眉顺眼的乖巧神态,更加是勾起了皇上强烈的淫虐欲望。

      只是他毕竟不是桀纣一般的暴君,到底还是考虑了一下元春的感受。知道少女毕竟是重身之体,受不得过长时间的刺激,便熄了想要在此花腔之中大开大合抽插几番的念头。

      当即是运足内力在丹田一沉,手中动作加速间腰身一阵熟悉的酥麻传来。皇上也是不再忍耐,瞪着通红的双眼大吼一声,胀痛的龙根终于是满足的释放出来。

      一番云销雨霁之后,元春赤裸着娇躯躺在宫床上,腰肢间垫了两叁个枕头。香软嫩滑的花穴还是疼得不住颤抖着,衣服却是没有穿上,以便满足男人的视觉享受,反正皇上的寝宫里四季如春。

      虽然已经上了顶好的宫廷秘药,可那不过是让女子肌肤恢复如初,却并不能那钻心的疼痛在一瞬间之内突然消失。若真想要这般,宫里并不是没有这样的秘药。只是那种药或许对女子腹中的胎儿有恙,元春便没让皇上用。

      平心而论,在众多妃嫔中元春或许才是他最为满意的。温驯听话懂事乖巧,虽然说之前还会耍些小性子,但随着年岁的渐渐增长,为人处世觉变得更加成熟。心理上稚气已脱,可这幅娇弱的身子却还是如同处子般让男人爱不释手。

      既能让皇上体会到世家大妇那种独有的柔婉神情,又能让他感受到妖媚娇妾那引身折腰的万种风情。

      既能让他享受到女人柔情似水的美妙娇躯,又能毫无顾忌地把自己暗藏多年的邪恶欲望全部发泄到这具诱人的女体之上。实在是男人床上不可多得的人间尤物。

      念及此,纵使皇上再怎么铁石心肠,也不免心中怜惜不已。反正不过是一个弱质女子,又能翻起怎样的大浪来呢?

      皇上抚摸着元春隆起的小腹,温柔地问道,“爱妃,朕玩起女人来是不是太过粗暴了。”

      “是有一点儿...”许是因为疼痛,元春虚弱的说着,声音微如蚊吟。

      “是一点儿吗?”皇上不置可否的笑了一声,“朕刚才可是玩弄了爱妃的子宫,爱妃难道不怕吗?”

      “不怕。为皇上奉献自己的全身心,是为人妃嫔的本分。这又有什么怕的呢?”元春含情脉脉的望着面前的男人,温柔而坚定的说着,又沉默了一下,接着补充道,“其实臣妾还是有些怕的,怕伤了腹中的龙胎。”

      皇上的心头一阵剧烈的颤抖,进入贤者模式的他此刻保持了极其理智的清醒。他以绝对的理性审视着这么些年自己对元春的所作所为,不由得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愧疚。

      对自己如此爱怜乖顺的女人,自己不但肆无忌惮的玩弄虐淫她的娇躯,还要不择手段地利用她反过来对付她的母家。这简直是卑劣无耻到了极点。

      但那昙花一现的内疚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那踌躇满志的勃勃野心。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不趁他病,要他命,如果不把那四家武勋宗亲给彻底铲除,朕又何时才能彻底掌握那至高无上的帝王权柄呢?

      更何况是,元春既已入宫,生是皇家的人,死是皇家的鬼,与其前朝的母家再也没有半点关系。从她进宫那天起,她便只会有一个家,便是尊贵的皇家!

      皇上俯下身去,双手捧住元春还有些绯红的俏脸,在她额角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痕,语气平淡的说道,“爱妃,对不起。”

      这句毫无动作根基的“对不起”听起来格外的虚伪单薄,可这却也是皇上唯一能为贾氏说的一句道歉。

      元春自以为皇上是在为刚才的粗暴行径而感到抱歉,哪里又会想到男人在说出这句话以后就做出了一个对她来说极其残忍的决定。或许多年以后,她会啼笑皆非地回忆着这句并没有多少歉意的“对不起”。

      少女热切地回应着夫君,以微凉柔软的唇瓣,柔声说道,“皇上何出此言。元春是皇上的嫔妃,是皇上的女人,取悦服侍皇上是臣妾的本分。这些疼痛臣妾都还可以忍受,只能皇上高兴便是。只是臣妾有个不情之请,皇上还是要顾念着臣妾腹中的龙胎。臣妾受些苦头都算不得什么,左右在训美司的时候都已经喜欢了。可若是伤了龙胎,臣妾便是万死难辞其咎的罪过了。”

      男人的手掌落在隆起而不失柔软的小腹上,感受着里面蓬勃的生命力,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抚摸着元春的俏脸,说着,“日后朕或许如这般粗暴的玩弄爱妃的机会恐怕就不多了。”

      元春柳眉一挑,患得患失地说道,“皇上玩腻了臣妾的身子了吗?之前有段时间也是如此,皇上很久都召唤臣妾侍寝了。皇上难道忍心见臣妾独守空房吗?”

      皇上摇头道,“爱妃此言差矣。娶妻娶贤,纳妾以色。等爱妃安全诞下龙子之后,位份定然水涨船高。在这后宫之中,可能只会居于皇后一人之下。到了那个时候,爱妃又岂能同那些以色侍人的嫔妃相提并论。若是召爱妃前来只是为了简单肉欲,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元春这才放心下来,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怯生生的说着,“臣妾明白皇上的意思了。只是那些嫔妃们没怎么受过调教,若是服侍不好皇上那可如何是好呢?不若臣妾再在那人面前为皇上表演一二,皇上可还喜欢?”

      那人,便是元春一直以来羞于提及的忠义亲王。皇上自然明白元春的意思,心里又是轻轻叹了口气。最难消受美人恩。那种柔情似水的力量足以击穿一切坚硬刚强,他不敢再拖下去,他怕再拖下去自己就真的不忍心对贾家下手了。

      “怀孕的女子身子不太方便,今夜爱妃便在朕这里歇息了吧。”

      虽然皇上更多的给不了元春,但一些小恩小惠还是可以给予她的。就这样,贾嫔达到了宫里从来没有任何一位妃嫔达到的成就——侍寝后能与皇上同床共枕。

      同床共枕,在民间可是夫妻之间才会有的行为。在皇上深深的歉疚之下,连皇后也未曾拥有的殊荣在今夜被元春轻而易举的获得。

      同一张宫床上,在只有咫尺的距离之中,两个人各怀心思地睡下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