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七章再见皇后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一切稳妥后,她把手贴在元春的胸膛上,笑着引导道,“深呼吸,享受你最后几次随意呼吸的机会吧。”

    元春深吸了几口气,压下自己紧张的心神,对她点头致意。

    吊环猛地上升,将这可怜的少女双臂吊起,两只玉足几乎离开地面,只能靠穿着4寸细高跟的尖锐脚尖轻轻点地,她浑身轻微颤抖着,像是一个被恶魔吊起来准备蹂躏的受虐天使。

    元春本就纤细的腰肢因为重力的作用又消瘦了几分。这是给她穿束腰所必须的过程,这样可以让她的身体尽可能的完全伸展,从而允许腰部最极限的收缩。

    嬷嬷把那件束腰穿在元春的腰上,然后立刻开始残忍的勒紧。她的双手仿佛拉锯般用力拉拽着胸衣束带,受难的淑女随着她的动作发出低声的呻吟。在这样强力的拉束下,元春感觉腰部的压迫感越来越大,像是要把她纤细的腰肢勒断一样。

    束腰很快就在她腰身的两侧深深地凹陷进去,让她的内脏器官全部被压榨的移位,并且残酷地压榨着她的肋骨,她的胸腔也被挤压的越来越小,这给她带来了剧烈的疼痛和窒息感。经过半小时努力,元春的腰部达到了惊人的17寸。这对于初次束腰的元春来说已经表现很好了。

    腰部被死死地束缚着,元春只感觉感觉五脏六腑都挤压在了一块。不需要去看她都能明显感觉到腰部细了一圈。她感到一种前未有过的软弱和无助,嬷嬷仍然没有停下她手上的动作,束腰束缚得越来越紧。

    这剧烈的勒束极大的压制了她的呼吸能力,她的肺部被鲸骨支撑的束腰死死地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窒息感非常强烈。她只能小口地喘着气,并且很快就到达了让宫妃们又爱又恨的晕厥点。一阵难受的心悸后,元春一翻白眼几乎要昏迷过去。

    但嬷嬷地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嗅盐,给她闻了一下。元春被嗅盐辛辣的味道刺激得苏醒过来,被迫地继续承受着这无休止的痛苦折磨。

    嬷嬷扣上暂时的锁结,给元春喂了一杯温水下去,“女史,请原谅我的粗鲁。事实证明,您的腰肢非常适合穿上紧身胸衣。只可惜你是贾家的女儿,没有在幼年时期就开始进行紧身胸衣的训练。”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的一句话甚至模糊到完全无法听清。但很快嬷嬷的话语就恢复了正常,她抚摸着元春纤细小巧的腰肢,好像有些迷恋,“女史,接下来我要继续开始收缩紧身胸衣,我谨代表皇室,想要看看你第一次束腰的极限在哪里。”

    “但是在我动手之前我必须提醒你,无论接下来你多么的痛苦、多么的难受,都要保持住自己的优雅与沉默。因为任何过激的运动都有可能会造成致命的危害,您的内脏会被肋骨或者紧身胸衣上折断的鲸骨刺穿的。”她善意的提醒着,笑意盎然,”但只要你保持温顺的淑女仪态,就不会发生任何事情。“

    元春呼吸极度困难,几乎无法说更多的话,只能保持住自己微弱的呼吸。

    嬷嬷看着这样美丽娇嫩的少女被迫穿上足以压制得她不能呼吸的紧身胸衣,被束腰挤出的丰满胸部一直在上下起伏着,修长的美腿痛得无助地颤抖。这样的画面让她原本冰冷死寂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她忽然想到自己曾经被母亲强制束腰的时候也是这样痛哭流涕。

    现在轮到她来给这样一个与当时的自己同龄的少女束腰,这样把一个楚楚可怜的少女蹂躏得痛哭流涕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嬷嬷再也不能忍受心里如同海啸般的快感,张开双手用最大的力量拉拽着束腰后面的系带。元春只能美眸含泪的看着黑袍笼罩之下的女人,现在她的紧身胸衣被束得如此紧,异常严酷地挤压着她那被摧残后脆弱的腰肢。

    但嬷嬷之前说的话让她明白在这规矩森严的后宫里求饶是没有用的,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但此时元春只能把樱唇咬出血来,忍受着身体被束腰无情剧烈地挤压。

    嬷嬷继续牵拉着元春背后的束腰带,她的双手就像一把铁钳一样逐渐地收紧。腰间继续加剧的阵痛使得元春有些神志不清,恍惚间她十分憎恨这种痛楚,但同时却又慢慢喜爱上这种几乎被切为两半而几乎晕厥的感觉。

    “我会变成多么有女人味的女史啊,皇上一定会爱上我的身体。”她心里又冒出了嬷嬷之前给自己穿上细高跟时说的话,“痛苦越大,女人味越浓。”

    吊环不知何时被放低,当听到细高跟触地的清脆响声后,元春才明白自己已经完成了对自己束腰极限的测试。从嬷嬷的口中她知道自己的腰肢已经约束到一个从未想象过的腰围。

    但紧致到极致的16寸束腰,全身的麻木和四寸的尖头细高跟令她几乎难以站立,被束腰勒出的饱满美乳让她连自己的脚尖都看不见了,如果不是一旁的嬷嬷及时扶住她,她一定会摔倒在地。然后束腰上坚硬的鲸骨会无情地刺穿她的内脏。

    元春的双手还被捆在吊环上,让她可以借力休息一下。嬷嬷开始装点她光洁裸露的上身,还在给她腰间系了一根洁白的丝带来凸显她腰肢的纤细。而她细小得几乎可以一手握住的腰部轻微摇曳着,勒得紧紧的鲸骨发出吱吱的恐怖声音。

    束腰上附带的蕾丝乳托把元春被乳铐锁住的饱满乳房高高地托起,粉色的乳头在蕾丝花边里若隐若现,乳托的钢圈更是将元春美丽的双乳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让它们更加的丰盈圆润。

    嬷嬷望着元春满意的点点头,训练有素的婢女把元春搀扶着回到最开始的那个房间。虚弱的少女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只能任凭她们服侍着自己穿上没有网眼的睡眠长袍,在一片黑暗之中陷入了她入宫以后的第一个夜晚。

    -

    在一个比元春的房间还要巨大宏伟的宫殿里,她见到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尽管她的模样掩映在朦胧的面纱之下,元春还是能够感觉出来,她就是当年来到贾家的那位贵人。

    一直以来不与朝中任何势力打交道的皇后却反常的与自己的母家关系匪浅,元春心里有些疑惑,但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被皇后娘娘身上的装饰所吸引。

    皇后娘娘的嘴里盛开着一朵美丽的牡丹花,花朵艳丽的背后暗藏着一颗足以填满女人小嘴的口球,确保了皇后不会在漫长的休息过程中发出一些与她地位不相匹配的噪声。

    她修长的如瀑秀发柔顺地从床头垂下,满是香料的发包确保它一直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气。不过与美丽的头发相比,皇后娘娘身体的其他地方让昨天已经经历过一场酷刑的元春都有些心悸。

    她的脖颈被一只小型的紧身胸衣所束缚住,就像是塞进了一个狭窄而逼仄的管道。皇后的侍女们每天晚上都必须把它系紧到极致,强迫女人始终直视前方,保持着如同天鹅一般的高贵。

    还有她的手臂,也被紧紧地束缚在两只极细的皮革手套之中,从手腕到肩膀都不能有丝毫的寸动。而且并非元春昨晚睡觉时所采取的双手背后的姿势,而是曾经王夫人给她做过示范的可怕的反向祈祷。

    女人的双腿也被紧密束缚住,双腿之间贴的极紧。不过她的双足仍然包裹在一双无根的高跟鞋里,强迫她的双脚从足趾到胫骨是一条笔直优雅的直线。元春曾听母亲说过,宫里有些位分高的妃子因为自家的高跟鞋鞋跟实在太高,就是睡觉的时候都要穿着这种样式的晚间鞋,以便晨起以后能够较为轻松的穿上自己极尖极高的宫鞋。

    但这与最终的限制来讲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在她的腰间,穿着一件已经紧缚到极致的紧身胸衣。她比元春现在身上穿着的这件要纤细得多,女人纤细的腰肢粗略看去可能最多不过15寸。在这样的束腰中睡觉显然很不容易,元春可以清楚地看到女人被束腰挤出的那一大抹雪腻的丽色随着她每一次的呼吸而轻微起伏着。

    皇后在极致的束缚之中沉睡,她不能说话,不能使用自己的手臂,更不能像普通女孩儿一样放开脚步地四处闲逛。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像是一尊高贵的雕像,向所见者表现出皇室的完美仪态。她是皇家女子无助与驯服的最好标准,也是天下女子需要学习的共同典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