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五章入宫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王夫人冷笑着嘲讽道,“不过是江浙一带世族的喉舌,身后站着的那些人府上不知道养了多少个还没及笄的幼龄女童,也好意思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怪不得老爷常说读书人的脸皮向来都是最厚的。”

    母亲的话语让元春感到有些震惊。从她记事起到现在即将进宫的漫长岁月里,她从未听过有那个姐妹说自己不想嫁人,还向其他人宣扬不要嫁人的思想。这在元春眼里看来是很难理解的,她从小学的一切东西都是为了更好的嫁人,嫁给一个最好的男人。贾家里的妹妹们也同样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嫁人虽然是寻常姐妹玩笑之间羞以提及的话题,但绝不会是女孩想要逃避的事情。

    毕竟除了嫁人以外,她们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元春离家的这天,母亲高兴的告诉她,“元儿,你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受皇上的喜爱一点。”

    “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藻宫女史,这就是你进宫以后的位份。”王夫人扬起的眉角上是掩饰不住的得意,“今晚是你在贾家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明天以后你就要进宫去做凤藻宫的女史。你会和皇上的女人们住在一起,照顾她们的起居,并学着怎样做好一个合格的妃子。”

    元春知道当今的天子在选秀这件事上面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选秀结束后落选的秀女回到自己府上,而所有皇上中意的秀女则会分配给个个皇妃的宫殿里去。先是从最低等的宫女做起,在这期间会有宫人在暗中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表现良好者才有机会正式为妃。

    而女史的起点显然要比宫女高得多,凤藻宫更是皇后的居所,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说元春从一进宫开始就已经远远走在了其他秀女的前面。成妃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一旦成为了妃子,只要有朝一日诞下皇子,更是能直接连跳数级,荣封贵妃之位。到那时便真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拖元儿你的福,宫里送来了不少赏赐,不过现在我们可以不用再顾忌那些清流们的反应了。今晚我们将在府上举行盛大的宴会。”

    “不过你要打扮得像一个真正的淑女,像当年那位贵人一样的淑女。”王夫人神秘的说道。

    这天晚上的确在贾府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但她却一无所知,只能从外面的热闹声中勾勒出这场宴会的轮廓。她被安排坐在自己从未想过的主位上,贾家的长辈们却是恭敬的坐在次位。她们并非是对元春恭敬,而是对已经换上一身淑女装束的凤藻宫女史保持应有的敬意。

    淑女装束,就是当年她在那位贵人身上所看到的那样,她有史以来第一次穿上这样奇怪并且保守到极致的衣裳。她的全身都被这件淡金色的斗篷包裹,甚至包括她那一双美丽的眼睛。虽然这件斗篷在双眼的部位利用精美的刺绣,巧妙的在纹理的间隙处留出了两个可以视物的小孔。

    但对于还未经训练的元春来说,她还并不能如同那位贵人一样,依靠如此细小的孔洞闲庭信步。在从自己的闺房走到主位的路上,她就像一个瞎子一样只能完全依靠抱琴的搀扶。

    在宴会的全过程中,元春都保持着淑女般的安静,默默聆听着大家对自己的祝福。并非是她吝啬到连几句道别的话语都舍不得送给妹妹们,而是身为凤藻宫女史的她,不能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轻易说话。当年那位贵人出宫前就请示了天子,可今日的元春显然不可能为了说几句话而入宫请旨。

    宫规规定,一个合格的宫妃应该在她不该说话的时候始终保持沉默。在从前的一些时候,元春就已经戴过练习所用的口球。它一般是一种两端系有丝带布球,在女孩的脑后固定住。但这样的口球并没有办法让女孩真正保持沉默,只要她想就可以用自己舌头把口球顶出去。并且口球如果长时间浸泡在水中,会严重影响它的稳定性。因此,它注定只能是练习所用。

    元春现在佩戴的就是贵族女性用来长时间保持沉默的口饰,它是一块布满了美丽花纹的白色皮革制品,附着的口球大小按照少女的口腔而量身定做,皮革的外侧用金丝缝制了贾家的家纹,而内侧则是缝制了元春较为隐私的闺名。

    这张皮革几乎覆盖了元春整个下半张脸,把她美丽诱人的樱唇完全遮蔽,两根细小却又无比坚韧的绑带在她脑后系紧,皮革从耳朵到下颌都非常舒适地贴合住,她的脸颊就像是偷食的松鼠一样滑稽地鼓了起来。

    当元春第一次达到如此极致的沉默而优雅之时,她的内心升起一种莫名的骄傲——不但无法使用自己的手臂,就连说话的权利也被剥夺。她正在慢慢成为一名合格的名媛,为自己的前途和家族的命运付出不懈的努力!

    母亲还告诉她,现在的口饰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噪音,一旦戴上以后就是固定死的。但是当她足够幸运能够成为妃子以后,这样还不够淑女的口饰会被优雅精致的口中花代替。不同位份的妃子,只能佩戴与其身份地位相匹配的口中花。地位越高,越是得皇上圣宠,口中花的样式和颜色就越加丰富鲜艳。

    第二天一大早,元春就离开了生养她十多年的贾府。抱琴没有和她一起进宫,因为她还从来没有服侍过宫里的贵人,所以她已经没有资格去做一个准女史的贴身婢女了。

    元春乘坐着一架小巧却不失奢华的金色马车,和昨天晚上一样,她穿着包裹严实的淑女装束,戴着印有贾府家纹的白色口饰。但还多了一种束缚的手段,她修长美丽的玉颈戴着一只小巧玲珑的金质项圈,一条同样黄金质地的链子连在上面,然后从严实的淑女装束中穿出,一直通往马车中央的一根铁柱上锁紧。

    刚开始戴上项圈的时候元春内心是拒绝的,哪怕项圈再漂亮再贵重,但它在贵族眼中仍然是奴隶的象征。更不用说把她这位贾家嫡女如同对待女奴一样所在一根铁柱上。但蒙面的女仆告诉她,这仅仅是为了训练她的服从性。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马车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外面的声音也从熙熙攘攘的街道叫卖声慢慢转变为偶尔的几声大门开启的沉重声响。元春心里忽然有种预感,自己已经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后宫。并且要在此把自己的贞洁献给当今世上最尊贵的男人,以此来为自己和贾家换取地位。

    “贾元春,这是你的名字最后一次在皇宫之中提及。以后别人只会称呼你为凤藻宫女史,或者京城贾氏。不要把自己的名字轻易告诉任何人,你应该清楚,宫妃的贞洁不单单只局限于她们充满诱惑力的身体。”教养嬷嬷告诫道。

    宫女取下她的口饰以后,元春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舌头,“好的,嬷嬷,请您告诉我以后在这里应该做些什么。”

    “很简单,女史。首先,这个房间归你所有,除开服侍皇后娘娘和皇上有幸征召的时候,你必须一直呆在房间里面,绝对不能私自离开。”

    元春环顾四周,这个房间宽敞而又饱含皇室特有的奢华之气,比她在贾家整个阁楼都还要大,让她不禁感慨,凤藻宫的一个女史都是如此,那真正皇后所处的宫殿该是何等的气派。

    房间的中间是一张宽敞到足以容纳四五个人睡下的丝绸宫床,华贵而美丽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房间的地面,精致易碎的瓷器点缀其中。床头的一角,美丽的金丝雀在同样金色的笼子里面纵情歌唱。

    但让元春有些奇怪的是,房间里面没有一个窗户。采光完全依赖于头顶上一个巨大天窗,保持着屋里明亮通风的舒适环境。她又很快明白,这就是皇室眼里一个女人应该身处的完美房间。

    “虽然你是服侍皇后的女史,但你也同样会分配服侍你的婢女。你无需知道她们的名字和相貌,她们都是卑贱之人,远远比不上你高贵的身份。”嬷嬷继续说道,“每天早上会有侍女过来叫醒你,然后给你端来早膳。饭毕后带你去沐浴,然后在穿上你应该穿的衣服。你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服侍皇后的过程中把自己代入到婢女们身上。”

    “我应该穿一些什么衣服呢。”元春问道。

    “贞操带和口饰是必须的,还有一件你现在正在穿着的淑女装束。在服侍皇后时面纱会短暂的去除,一个人的时候佩戴上至少一层的面纱。除此意外你还需要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紧身胸衣。”

    元春听母亲说过宫妃为了掩盖自己倾国倾城的容貌,自己独处时需要佩戴一层面纱,不得不外出时则至少需要佩戴叁层面纱。这显然不是母亲吓唬自己的,但紧身胸衣这个词语让元春感到既熟悉又困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