玊生非 - 第四章心理与生理的双重折磨 红楼憾梦:元春篇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好了,今天已经足够紧了。”王夫人的心头一紧,命令抱琴停下手头的动作,系好单手套上面的丝带,把元春的手臂的位置固定好,然后把她搀扶到梳妆镜前。

    元春看着镜中的自己香汗淋漓,双臂被单手套反在背后,从正面看过去,似乎她完全没有了手臂。她突然有种感觉,这是区别于叁从四德、女戒女训以外的一种异样的柔美优雅、谦逊温驯。

    少女感受到手套的效果越来越强,自己的手臂似乎正在失去知觉。她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臂,但在单手套的禁锢坚韧而牢固,她非但不能舒缓单手套带给她的酸痛难受,反倒引起了身后母亲的注意。

    “元儿,这的确有点痛。但你一直都是很坚强的孩子。”王夫人抚摸着女儿新生的“手臂”,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会慢慢适应这种疼痛。等到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时,这种痛苦将会不复存在,你也会习惯失去手臂的感觉,并能够从容的散发出皇室所喜爱的那种无助到极致的优雅。”

    元春在母亲的话语中明白,对所有事情表现出无能为力是皇室所钟爱的一种荣誉。

    “何况这是很常见的事情。几乎所有豪门贵胄都会要求自己的妻子戴上单手套,甚至还有更甚者要求女人将自己的手臂反过来。她们把这样的姿势称为反向祈祷。”王夫人笑着给女儿普及关系单手套的知识,“小时候母亲和你一起去庙里上过香,你还记得你祷告的姿势吗?同样的,在你背后做出来。就叫反向祈祷。”

    反过来?!那怎么可能!

    王夫人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她的疑惑。她脱下一层外套,露出一双保养得很好的玉臂,接着便在元春惊异的目光中完成了反向祈祷的动作,“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文官世家那边最喜欢这一套。他们满口的之乎者也,张口仁义、闭口道德,其实都是些衣冠禽兽,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货色。娘和那群人打过的交道不少,最清楚他们的嘴脸。”

    元春看到母亲的手臂不断上移,双手忽然向内划过一个诡异的折角,手掌便不可思议般靠在了脖子后面,同时肘部并拢,掌心与掌心相对。就像是在佛前默默祈祷的香客一样,母亲在女儿的面前做出了看似不可能的反向祈祷。

    这个动作显然要比元春现在的姿势痛苦数倍不止,王夫人只一瞬就放下了手臂,自有侍女上前轻轻按捏。对着元春的目光,她叹息着说道,“娘当年嫁进贾家之前也没少吃苦头,没成想进门以后,日子根本没有想象的那样休闲。贾家武勋出身,正是缺管家的人物。过去你也瞧见了,天天府上大大小小的事物都得娘一手操持,哪来的功夫戴这劳什子单手套。”

    “不过想想也是。就你叔那些粉头油面、上不得台面的玩意,贾家要是指望他们早就喝西北风去了。还不是得靠咱们这些女人家,又哪里能够戴上单手套,舒舒服服做自己的阔太太呢?”

    王夫人恨铁不成钢的说完,把身处于单手套禁锢之中的元春带了出去。令她惊讶的是,她的一众妹妹们就聚在她的房前,好奇地望着自己姐姐现在看起来有些奇怪的装束。对于她们这些小女孩来说,她们只能看到单手套的漂亮优雅,却注意不到其背后的紧绷压力。

    正当元春感觉有些难为情的时候,王夫人开口缓解了她的尴尬。她告诉这些连及笄都还没有的小女孩儿们,现在发生在大姐身上的一切。

    她们瞬间向元春投来艳羡的目光,在这个时代,女孩最好的归宿就是嫁给一个最好的男人。天底下的男人还有比天子更好的吗?她们都开始羡慕元春的好运气,而与之一步之遥的二春则是有些懊恼自己的庶女身份。

    接着王夫人继续告诉她们,元春手上戴着的漂亮的单手套并不是她一人独有。等到她们及笄以后,每个人都要戴上习惯单手套的感觉。虽然她们以后不一定会嫁到文官家族,而有可能嫁到对此并不过多看重的武勋世家,但为了她们在京城中良好的闺誉着想,单手套也将成为她们的必修课。

    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丢下一颗石子一样,小女孩们有些慌乱,又有些莫名的兴奋。但毕竟是小孩心性,当她们各自的侍女开始呈上甜美可口的点心以后,她们就恢复了这个年纪弥足珍贵的纯真。女孩们竭力保持住得体的仪态,在不慌不忙的交谈之中交换着略有涟漪的话语,侍女们小心翼翼的换下一迭又一迭吃完的甜点。

    元春当然也可以品尝美味的甜点,但失去手臂的她只能完全依靠抱琴的服侍,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婢女们精心喂养的日子。现在已经到出嫁年纪的她却依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几乎一切事情都只能依赖抱琴。

    但元春不知道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等到宫里来人接元春进宫的时候,元春已经戴了一年多的单手套。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慢慢明白了那天母亲所说话语中的含义。她的身体已经意识到她是不应该做任何事情的,因为她的双手在所有情况下都不会出现最开始戴上单手套时层出不穷的下意识反应。

    之前难以忍受的痛苦也随之消失了。因为在一天中的大部分时刻她的手臂都失去了知觉。唯一可能放松的时刻就是晚上沐浴的时候,那个时候单手套会被短时间的取下。侍女们负责按摩已经僵硬至极的手臂,随着血液的渐渐流动,知觉也渐渐恢复,麻痹的剧痛也随之而来。

    所以抱琴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协助元春完成沐浴的全部环节,然后立刻把刚刚恢复知觉的双臂重新放回到单手套的禁锢之中。只要失去了知觉,就不会有太大的痛苦。元春深领其意。

    但唯一令元春有些接受不了的是一件平日里绝对不会注意到的小事。在单手套的束缚之中,想要进行简单的排尿动作都必须依靠抱琴的辅助。而在贞操带守护的少女禁地内,不洁的尿液只能通过贞操带前栅格的开口排出。哪怕抱琴每次都会清洁得非常干净,但元春还是有些难为情。

    肉体的折磨可以咬牙忍受,心理的羞耻却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终于一天晚上,元春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她泪流满面地跑出自己的闺房,哭着跪在母亲面前,请求母亲允许自己在这样私密羞耻的事情上可以短暂地放开单手套。

    “元儿,这样的话以后可不能再说了。”王夫人伸手拭去女儿俏脸上的泪珠,“抱琴从小和你一起长大,与你情同姐妹。她就像是你的另一双手臂一样,服侍你出恭解手也是她分内的事情。难道你会在用自己双手出恭的时候感到羞耻吗?”

    母亲的话让元春感到有些惭愧,她连忙垂下头用最诚恳的语气道歉。但母亲的眼里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今天的事情。她微笑着拥抱自己的女儿,元春的双臂仍然反在背后,她只能回报性地蹭一蹭王氏的脸颊。

    王夫人瞧着女儿几乎快要完全合为一体的双臂,对元春这一年来的飞速进步十分满意。自己当年达到这种程度可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她还不忘提醒元春道,“元儿,虽然每晚沐浴的时候解开单手套来按摩双臂是非常痛苦的,但它却是你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尽管你再也不需要使用你的手臂,但它们仍然属于你身体的一个装饰品。如果它们长期处于单手套的极致束缚之中,它们就可能会长出你从来都不希望看到的坏疽。”

    女人一面注意着少女有些害怕的脸色,一面又接着说道,“对于宫妃来讲,单手套下的双臂就像是世俗中女子绣鞋下的小脚一样是不能轻易为外人所见的。当然她们自己的夫君除外。如果皇上哪天来了兴致,看到单手套包裹之下本应是洁白美丽的手臂上面却是一片难看的斑斑点点,那无论是对元儿你,还是贾家都不是什么好事。”

    “那为什么不直接剪掉我的双手,让我更加有女人味一点?”元春赌气地说道,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不应该是一个贾府嫡女说的话。

    “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但对于即将进宫的你来说,你的父母已经是寿仁宫的那位,而你的一切都属于那位天子。他喜欢温驯的美,怜弱的美,却并不喜欢残缺的美。”王夫人顿了顿,又继续补充道,“而且现在朝堂上有这么一种声音,认为类似于单手套的这些东西有伤天和。还有一些人谏言女孩长大以后不应该急着嫁人,可以试着自食其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