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徽因 - 第8章 不太地道 第一财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你呢?你不跟我一起去?”大壮问。

    “不了,县城这边的事情我已经搞明白了。今晚我就去省城了。”

    “哦,是吗……不过,如果按照你说的做了,我想我在这个县城也留不住了。”大壮说。

    “那就去省城找我。不过,你要知道,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你如果去省城的话,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你是给我打工。”林阳说。

    对于林阳来说,他是个四十左右的人,而不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虽然脸上稚嫩,可是本质上,他要比以前成熟得多。

    而且,跟大壮也认识很长时间了,这个大壮虽然做事儿狠厉了些,可那也是工作需要,他本身就是干这一行的,不狠吃不开。

    同时,自己也需要这样一个人在自己身边。

    “我真感觉你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大壮说。

    “你了解就好。”

    “我了解。不过,我真是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了。我借给你的高利贷15万,没想到你竟然能连本带息一次性给我,这是我没想到的第一点,毕竟,现在这个社会挣分钱真他妈的太难了。让我没想到的第二点是,你现在的魄力,跟我认识的林狗,差距太大了。”大壮说。

    “你眼光不错,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我救了你一条命。”林阳说着,转身走向自己的车,说:“行了,想好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去了省城我罩着你!”

    “真的假的?”大壮喊着问。

    林阳却只是摇了摇手,示意再见。

    上了车便往省城进发!

    路上,他想到给大壮说的方法。

    其实,很简单——如果他爱李瑶,就让她自由;如果不爱,那就破坏。

    至于大壮接下来会怎么做,林阳已经不担心了,因为他知道大壮不会再鲁莽地去杀人了。

    这个世界上很多很多的犯罪,都是激情犯罪。

    大壮只要过了“激情”的时间段,便不会再失去理智。

    此刻,想到王国峰那些肮脏的话语,林阳开车时的目光里都是满满的仇恨!因为他真的太爱冯真真了。

    他了解自己的老婆,知道冯真真是什么样的人。

    很多人说,两个人结了婚之后,便不会再像恋爱时那般你侬我侬了。可是,对于他来说,冯真真一直都是自己的女神。

    自己当年的酗酒落魄也好,破产自闭也好,都是因为没能给妻子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而愧疚伤心。

    但是,现在不同了,自己不仅仅是振作起来那么简单,后面还会展开疯狂地追击!

    只是麻烦还是很多的——因为对王国峰不了解。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想到此处,脑海找那个忽然想到前世的一个人。

    于是,马上将电话打了过去。

    “喂,哪位?”

    “黄油条对吗?查人的话,多少钱一位?”

    “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老黄很是提防。

    “我是你女儿黄莉的同学,她推荐我的,你帮我查一下一个叫王国峰的人好吗?这个王国峰二十七八岁,家里非常有钱,我要他所有的信息。”

    “我女儿?那你知道家在哪儿吗?”

    “知道。湖滨路32号,天河家园。”林阳很是熟悉,一口就说了出来。

    “呵,还真知道。”

    “那当然了,不信可以问问您女儿。”

    “行了,不用问,买卖嘛!不做白不做!叫王国峰对吗?明天上午来取吧!”老黄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好的,顺便给你带两瓶你最爱的汾酒。”

    “你怎么知道我爱喝汾酒?!”老黄态度当即变好。

    林阳自然知道,毕竟前世可不是一般的熟,当即笑着回应说:“放心,不仅送你老白汾,还会给你带上南城南郊的特色狗肉。”

    林阳是不吃狗肉的,甚至还有点儿排斥,但是,他知道那是黄油条最爱的肉。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现在就给你查!”黄油条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

    晚上十二点,林阳驶出省城高速口,进入省会。

    这条路走过很多次,但是,唯一没有陪着妻子一起回来过。

    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没有哪个丈夫愿意背负如此一个骂名,一个不被丈人家承认的废物骂名。可是,这个废物之名,林阳已经背负了七年。

    而今,还要看着没有离婚的妻子被丈母娘带着去相亲。

    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同时,对于妻子来说,当年面对的也是异常痛苦的抉择。

    在家人与婚姻面前,她当年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一无所有的自己。

    可是,自己却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直至今日,不得不为了孩子的未来,而向父母略微妥协。

    ——

    找到个简单的宾馆住下,洗了个澡之后,时隔多年第一次睡得那么安稳。只要跟爱人在一个城市,只要两人隔得近一些,便会睡得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早早起来,退了客房之后,便去城南买了狗肉和老白汾,而后径直赶往黄油条的家。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微妙的。

    因为前世就认识黄油条,所以,初次见面聊了一会儿之后,黄油条这个老奸巨猾的人竟然对林阳产生了异常的好感。

    要知道,这种老江湖,可是从来不轻易表露心肺的。

    可是,林阳短暂的接触,便让黄油条喜欢的了不得!

    “你到底多大啊?感觉你的谈吐真不像是个二十多的人呢!倒像是四十多的人!典型的少年老成啊!”黄油条笑着说。

    “行了,黄先生就不要抬举我了。我后面还有很多事儿要请教您这个万事通呢!”

    “啥万事通啊!就是认识的人多了点儿而已!来,我给你看看我昨天晚上整理的资料!我可是整理到晚上两点半呢!快瞅瞅,满不满意!”黄油条笑着将一沓资料递给了林阳。

    林阳怎么可能看?

    如果真的看,那就是对老黄的不尊重啊!

    于是,赶忙将资料装进兜里,说:“你老的资料,我怎么可能不放心?来,这是您的辛苦费!”

    话毕,从工作包里,拿出了两沓钞票。

    “太多了!一沓就够了!”黄油条推辞说。

    “呵呵,您就别谦虚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就不打扰您了!”林阳站起来说。

    “我还想着中午的时候跟你多喝几杯酒呢!你这……你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黄油条笑着说。

    “我是太想留下了。但是……”

    林阳跟老黄寒暄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老黄住处。

    在车上浏览了王国峰的资料之后,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我尼玛……”

    真是人狂必然有人狂的资本啊。

    这个王国峰若是以家底来论的话,绝对是配得上冯真真那家庭的。

    他父亲王建安,手里掌握着接近百亿的资产。而且,就他这么一个儿子。

    王建安是个非常低调的富商,不过,这个王国峰就有点儿过于高调了。

    王家的项目还是以房地产为主的,这也是为什么王国峰会出现在县城,并且以甲方的身份去拿地搞开发的原因。

    只是,没想到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在小县城里做出那么下三滥的事情来。

    王家主要是房地产业务,但是,08年左右的时候,房地产并没有崛起,更多的闲置资金都涌入进了股市里面。

    王家也不是傻子,所以,让王国峰成立了金融投资公司,从事证券交易。

    “那就从这里下手了!金融可是自己的老本行!”

    林阳的嘴角微微翘起,俨然一副嗅到猎物的状态。

    翻过这一页之后,没想到黄油条还给他准备了更为精细的内容。

    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林阳是既开心又惆怅啊……

    “这多少有些不地道哈……不过,兵不厌诈,不恶心他恶心谁呢?”他盯着照片上的美女,自言自语地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