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徽因 - 第6章 拿钱砸死你 第一财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林阳仔细注视着屏幕上的蓝色球,但是,镜头原因,他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尾巴。看起来像1也像7。

    “本期的蓝色号码是——”

    当主持人要说出蓝色号码的时候,林阳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主持人将蓝色球放在手中,“——7!”

    “成了!!成了!!嗷嗷嗷嗷嗷!!!”

    林阳兴奋地上蹿下跳!

    那晚,林阳没有丝毫的睡意。

    躺在那张床上,激动地一点儿都睡不着!

    想当年,在冯真真和孩子的葬礼上,他哭得跟个傻逼似的,趴在那坟头上痛哭流涕,可是,冯家人却将她们的死因全都归咎于他!

    不等他哭太多,那些人直接将他从墓园里拖了出去。

    重活一次,冯家人的脾性终究是不可能改变的。但是,冯真真是自己的妻子,她对冯家人是有愧疚的。这次,一定不能让老婆伤心,要将所有的亏欠都弥补过来。

    还有,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找到陷害自己的凶手!

    揪出那个将自己虚假照片给冯真真看的贱人!

    ——

    第二天一大早,轰动真个彩票界的新闻就爆了出来。

    某男子单张彩票,64倍,掏空奖金池2.7亿资金。

    在去除百分之二十的税后,剩余2.16亿!

    所有的人都质疑这是不是内部操作,但是,所有的程序都是符合程序,并有公证人员进行公证的结果。根本就不可能悔改!

    林阳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一点儿都不担心,带了个面具从省福利中心办完手续后,当即离开!

    从福利彩票站走出来的时候,讲真的,他并没有感觉到一种亿万富翁的兴奋。

    反而,有种钱来的太过简单的不真实感。

    可是,眼前省城的景象实在是太真实了。

    前世的时候,他就是在这个省城上学,并认识了自己的初恋、后来的老婆冯真真。

    再后来,为了守着冯真真和孩子的坟冢,他从县城来到了这个省城打拼。

    最后成立了金融投资企业,也曾身价过亿,但是,没有了妻子和孩子,那些钱也变得没有了意义似的。而后,便回到了那种酗酒度日的状态,最后,在一次醉酒之后,被人陷害,坠江而死。

    他看着这熟悉的城市,便在琢磨到底是谁害死了自己?

    算了,不能揪着以前这些事情了,这次先把老婆搞定再说!

    ——

    当天上午领完奖,中午吃了个便饭,便去银行提钱。

    那时候没有什么手机银行之类的,只能提出现金来。

    提了一百万之后,银行的业务员都傻眼了似的。因为,他们看到这个穿着破破烂烂、头发跟鸟窝似的男人,银行卡里竟然有两亿之多!?

    林阳从银行出来,便直接打车去了奔驰4s店。

    08年的奔驰款式,他看上去时还有种买二手车似的感觉。

    感觉自己这样买上奔驰太高调,意义不大。

    于是,又去了大众,当成交易了一辆桑塔纳之后,开着就回了县城。

    其实,林阳原本不想要回县城的,但是,他想搞清楚一件事情——到底是谁安排人那个老黑给自己拍艳照的!

    当初将自己灌醉拍照的时间,就是今晚!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的时候,老黑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晚上有空么?”老黑问。

    这句话,跟当年一模一样。

    “黑哥,你是要请我吃饭吗?”林阳嘴角挂笑问。

    “对,老子请你吃饭!晚上六点,豪客来酒店!”老黑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老黑这口气,简直就是不把自己当人呢。

    但是,为了找到那个凶手,自己还得忍忍。

    ——

    六点半,豪客来酒店,林阳故意晚到了半个小时。

    走进去之后,便是熟悉的六个人。

    除了老黑之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身穿超短裙,打扮如同站街女的女人了。当年,就是跟她拍的床上照片!

    再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林阳心里的火气顿时就升腾起来,那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火气。

    原以为自己已经原谅,可是,真见到这张脸时,仍会禁不住地想上去挒一拳头!

    “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老黑笑着抬了抬手介绍说:“这是咱们县出了名的煞笔,林阳,外号林狗!”

    没错,当年老黑就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但自己不可能反驳,因为当年太无能了,还掏空心思想着从老黑那要点儿工程活干。

    可今天不一样了……

    “黑哥,瞧你这话儿说的?”林阳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特意买的中华烟,自己点上一根之后,直接将剩下的扔了过去!

    老黑条件反射地一把抓住,看到是华子,当即皱了皱眉头,“呵,怎么?最近开始贩假烟了?”

    “哼……”林阳转头盯着那女人,“美女,怎么称呼啊?”

    “哦,叫我阿梅就行!呵呵。”女人有些鄙视地看着他,脸上的笑显得异常的假。

    老黑见状,赶忙打住两人的聊天,看向服务员说:“行了行了!服务员,赶紧上酒!”

    服务员上了两瓶二锅头。

    “草!”林阳当即不乐意,“就不能上点好酒?”

    “我说林狗!你今天犯病还是怎么的?老子请你吃顿饭就不错了,你哔哔什么?”

    “哈哈!黑哥别生气,这顿饭怎么能让你请呢!?我还想着你能给我个工程干呢!服务员,换酒,今晚这桌算我的!”林阳转身说。

    他很清楚,老黑的酒量根本就不行。

    今晚找了好几个男人来陪自己,明显就是想要灌醉自己。

    “你请?你有钱?”老黑问。

    “一顿饭钱而已,下一步还指望黑哥带我赚钱呢!哈哈!”林阳打着哈哈说。

    都倒上酒之后,便开喝。

    中途,林阳出去,给了服务员二百元,让她在自己瓶子里掺水,而那些人则继续灌酒。

    那些男人都是老黑叫来的,都没见过什么世面,见有好酒好烟的,哪儿会不抽不喝?

    就连那个女人都忍不住喝了两杯!

    ——

    见他们都快醉了的时候,林阳走出房间,拨通了大壮的手机。

    “喂?”大壮没好气的接起电话。

    “我要还你钱,你在哪儿?”林阳问。

    “在外面喝酒呢,你给我送过来,正好我还有事儿要问问你!”大壮说。

    “你的事儿等等,我这个事儿比较急。我在豪客来,你赶紧过来。你放心,我给你钱!”

    “给我多少钱?”

    “一万!不打人,就吓唬吓唬!”林阳说。

    ——

    跟大壮商量好之后,林阳便回到房间,继续演戏。

    “不行了,我喝醉了……”

    林阳故作醉态,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手里,还故意攥着六七百块钱结账。

    “抬,抬到三楼客房!阿梅!赶紧跟上!事成之后一人三千!哈哈,真没想到这个煞笔这么值钱!快点儿!别待会醒酒了!”老黑指挥着说。

    几人将林阳驾到三楼客房,进了门之后,就让阿梅脱衣服。

    阿梅脱得那叫一个干脆。

    而后,又将林阳脱得差不多后,便开始拍照。

    林阳故作醉酒,翻动着身子,对那个女的搂搂抱抱,任由他们拍。

    “好了好了!撤撤撤!”

    老黑说着,因为喝了太多酒,一头栽在地上,马上又被同伴扶起来。

    那个同伴也喝了很多,等他扶起老黑的时候,林阳也穿好了衣服,悄悄地跟上了两人。

    两人摇摇晃晃进了电梯之后,林阳直接走楼梯下去。

    两人从电梯里出来之后,摇摇晃晃往门外走。

    林阳见大壮还没来,便有些着急了!

    刚忙跟了出去!

    “砰砰砰……”大厅台阶下面,传来车门关闭的声音。

    林阳转头看过去,便见大壮带着几个人赶来了。

    “大壮!就他俩!”林阳指着老黑说。

    老黑微微有些醒酒了,见大壮带人过来,本能就要跑!

    “过来吧你!”大壮一把将老黑撕住。

    “三楼客房!”林阳走过去,没好气儿地说:“我尼玛…还他妈敢给老子拍艳照!?待会不说出谁指使你干的,老子拿钱砸死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