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南花 - 59 夏日战役(青梅竹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 59

      梁乐恼怒:“谁穿内衣睡觉?”咬牙去扯他的手,却没有拉动。

      祝蔚杭闷闷地应了一声“哦”之后就没再说话。

      他专心着手上的动作,捏揉戏弄,甚至顺着她的衣领口溜了进去,毫无隔阂地触摸到她的皮肤,抓住柔软的温热的肉团,像是捧着暖暖的鸽子。

      梁乐真的不喜欢白日宣淫,但两人又实在是太久没又亲热,于是就放任他做下去了。

      靠在她脸侧的唇慢慢往下移动着,顺着她身体的曲线向下,他一口咬住她肩膀上的皮肤,舌尖舔了两下:“宝贝……”

      梁乐想骂他,一到这种时候他就喜欢叫她宝贝,她羞耻得不行,偏偏他又爱捉弄她,她不应他,他就继续叫,一次还叫得比一次腻,黏黏腻腻的两个字落在她的耳朵里,就像蜂蜜一样,黏腻缠丝,却是真的甜。

      他一边吻她,一边摸着她的身体,梁乐晕乎乎地就被他骗上了床。以前经常来他的房间,却没一次是这样被他骗进来的。窗帘没拉,屋内一片光亮,梁乐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去扯被子,将两人都盖起来。

      “我看不清了……”祝蔚杭嘀咕着。

      梁乐瞪他:“需要看清什么?”

      祝蔚杭亲她:“什么都想看清。”

      梁乐推他的脸,他低头在她掌心亲了一下,梁乐收回手,捂住自己的脸:“快些吧。”

      祝蔚杭只是笑,低头在她的身上亲吻——

      从锁骨亲到胸乳,爱戴地舔了舔顶端,又张嘴含住,像是吃什么美味佳肴。

      梁乐全身都蜷缩了起来,能感觉到他的所有动作和意图,身体深处燃起一小股的火,随着祝蔚杭的动作,那火被煽动得越来越烈,几乎要将她自己给烧起来了。在祝蔚杭的手摸到她的内裤的时候,她终于颤抖着出声:“唔……别。”

      祝蔚杭没停下来,用沉沉的目光盯着她看了一瞬,勾着那条柔软的内裤,将它扯下来。

      胸乳已经被他舔弄得湿漉,私处也被他的手掌包裹着,梁乐的脑袋热得不行,想要阻止,却张不开口,只能像落在他手中的一块糖果,任由他舔舐玩弄。

      手指顺着湿热的缝隙滑进去,祝蔚杭屏息,似乎听到了黏腻濡湿的水声。

      从他手下发出的声音。

      他抬眼看女孩儿湿漉漉的眼睛,他亲她,唇摩挲着她的唇:“好湿哦。”

      梁乐咬牙:“闭嘴。”语气却因为她此刻的状态变得柔软娇媚,没有一点震慑作用,反倒让祝蔚杭体会到一点情趣,他更加兴奋。

      “可是真的很湿,梁乐……”他叫她的名字,湿乎乎的唇在她脸上蹭着,无意识地和她贴近,声音愈发低沉:“是不是这里?”

      下一秒,梁乐猛地吸气,眼里氤氲出更多的水意——

      祝蔚杭分开阴唇,一下找到她的阴蒂。

      像是触到了开关,她全身都软了,被踩到了尾巴,她扑腾了一下,又跌回原地。

      她哭着说别。

      祝蔚杭亲她,湿热的气息似乎在安抚着她:“舒服就叫出来。”

      梁乐也不知道那是不是舒服的感觉,她被分成两半,一半叫他停下,一半希望他再更快些。

      修长整洁的手指在她最隐秘的部位勾弄着,快速地拨弄,祝蔚杭看着她逐渐涨红的脸,自己也有一种呼吸急促的错觉,身体像是在积蓄着什么能量,他加重呼吸,加快速度,手臂被梁乐抓得很紧。

      她不肯看他,侧着脸,胸脯一下一下地起伏着,像是濒临缺氧的动物。

      祝蔚杭亲她的耳朵:“听到了吗?”

      水声和娇娇的呻吟声,都是梁乐舒服的证明。

      梁乐眯着眼睛,眼前的世界被白色渐渐占据,她像是被他拖举起来了,越来越高,直到快要碰到天空,可空气也随之变得稀薄。她不再压抑,哭着喊祝蔚杭。

      祝蔚杭就在她的耳边,他说:“我在。”

      猛的一下,快感像是喷泉一样,推着她向上——

      她碰到天空了。

      她轻飘飘的变成了一朵云。

      她颤抖着身体,抱住祝蔚杭,哑着声音说:“讨厌你。”

      祝蔚杭喘息着,脸上挂着薄汗,他亲她一下:“喜欢你。”

      梁乐推他:“那我也讨厌你。”

      祝蔚杭:“反正我喜欢你。”

      高潮过后的梁乐懒洋洋的,也不觉得羞了,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了。祝蔚杭倒是惨了,她不肯配合,他硬得厉害,自己动手试了好久都射不出来,梁乐裹着被子躺在一旁笑他:“手上功夫不是挺厉害的?自己整不明白吗?”

      祝蔚杭过去抱她,亲了好一会儿,软磨硬磨才哄得梁乐用手帮他。

      梁乐不是第一次见小祝,之前也用腿夹过,但动手碰他似乎还是第一次,它比她想象中的难缠多了——

      慢了不行,太松不行,还不能用同一种手法。

      他一边摸她的胸,一边指挥着她的动作。

      直到梁乐的虎口微微发酸,他才推开她,快速地撸了几下,射精了。

      梁乐不好意思看,飞快地裹起被子,滚到床的另外一边去了。

      终于两人都满足了,床单却被两人弄得湿透。

      梁乐翻了个身,不肯收拾。

      祝蔚杭也没有起床的欲望,现在只想把她抱在怀里亲亲摸摸,什么事都不干。

      但梁乐不想和他亲亲抱抱,于是两人就又在床上打闹了一番——

      梁乐的内裤被脱了半边,半个屁股蛋露了出来。她踢他一脚,他正好趴在床边,上身赤裸着,背上有一个刚才梁乐留下的牙印子。

      他支着下巴看着她笑,梁乐骂他有病。

      祝蔚杭正想起来抓她的时候,梁乐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他瞥了一眼,眼疾手快地按下接听键。

      梁乐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她妈比锣还大的嗓门——

      “你拿个录取通知书是去大学老师办公室里拿吗?没刷牙没洗脸的跑去哪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