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南花 - 58. 夏日战役(青梅竹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 58

      梁乐和祝蔚杭已经回家叁天了,如她所想那般,两人就像地下党一样在长辈眼皮底下“偷情”。虽然刺激,但也实在考验两人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

      因为两人在小区了住了十几年,半个小区居户都认识他们俩,所以他们明明离得近,却只能去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约会。

      这叁天,他们在离小区叁公里的公园里亲了几次,回去的时候却都要错峰开来,生怕被熟悉的长辈碰见了。

      除了每天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如何和祝蔚杭贴贴,梁乐觉得生活似乎一点变化都没有。

      哦,但也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发生了——

      祝蔚杭的父母离婚了。

      似乎在他们回来之前,他们就已经办好手续了。

      梁乐是怎么知道的——

      她妈在饭桌上警告她,不准在祝蔚杭和祝妈妈的面前再提起祝叔叔。

      梁乐戳了戳碗里的饭:“知道了。”过了半响,她又问:“是离了吗?”

      她妈用筷子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小孩子家家别问这么多。”

      梁乐捂着脑袋,反驳:“我就要上大学了,能别这样随随便便便对我了吗?”

      她妈一听,气得都笑了,拍了拍她爸:“你听,你女儿说不能再这么随随便便对她了。”

      她爸难得一次向着梁乐:“嗯,要尊重爱戴,毕竟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梁乐也没想到她爸这次居然帮着她说话,大惊大喜,她妈倒是被气得差点掀桌子,丢下一句:“姓梁的没一个好东西。”

      虽然她妈没告诉她答案,但是梁乐大概也猜到他们是离婚了。祝蔚杭也没跟她提起过,似乎是因为根本不将这事放在心上,她也没再多想。

      只要祝蔚杭和祝妈妈能过得自由愉悦,户口本上的那一页其实一点都不重要。左右祝叔叔这几年除了拿点钱回家,并没有给这个家带来点任何的情感慰藉。

      *

      录取通知书纷纷送达,梁乐的邮件比所有人都快,因为她考上的那所大学就在离她家五公里远的地方。

      早晨九点,她就被邮政投递员的电话吵醒,说是要本人签收。她起床气没消,眯着眼睛,穿了个外套就趿拉着拖鞋去楼下了。哈欠打了叁个,眼里都水汪汪的,到楼下的时候,她看见祝蔚杭正在跟邮政员聊天。

      听到身后的拖鞋声,他看了她一眼,对邮政员说:“她来了。”

      梁乐推开他,签了字后,跟邮政投递员说谢谢。

      投递员年纪不算小,略带笑意的眼神落在他们两个身上,揶揄着问:“有没有考上同一所大学啊?”

      梁乐一愣,脸红着摆摆手:“考不上考不上。”

      祝蔚杭在她身后笑,拉了她的帽子:“走了。”

      邮政投递员利落地拉上他的包,似乎还有其他许多通知书要去派送,骑上电瓶车走之前还对他们说:“祝你们大学顺利,未来可期。”

      梁乐被祝蔚杭扯着帽子,几乎是被拖着走的,于是翻了个身撞到他身上,他这才讪讪松开手。

      梁乐问他去哪里了,怎么起这么早。

      祝蔚杭皱眉:“早吗?这都九点了。”说完,伸手去碰她的眼角,湿漉漉的,都是刚才打哈欠流出来的眼泪。

      梁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退:“脏不脏啊!”说完还窘迫地往四周看了一圈,确定没人后才放心下。

      祝蔚杭垂头看她,慢慢开口:“我又不嫌。”

      四个字轻轻的,钻进梁乐的耳朵里,她耳朵发烫,拍了一下他的手:“赶紧回去洗洗吧,我去回笼觉了。”

      刚转身帽子就又被祝蔚杭扯住,依旧是轻轻的几个字。

      他说:“直接去约会吧。”

      梁乐想骂他来着的。

      她脸没洗,牙没刷,还穿着拖鞋,去哪里约会?去他家吗?

      谁知道身后的祝蔚杭来了一句:“去我家。”

      梁乐惊恐,以为他会什么读心术,扭头看他,他依旧那副吊儿郎当痞痞的模样,很欠揍,但是真的还挺好看的。

      “阿姨呢?”她问。

      “出去了,过几天才能回,我刚才就是去送她了。”祝蔚杭边说边推着她往楼上走。

      于是,梁乐就被半拐骗半强制地押进了祝蔚杭家里。

      他家也可以说是她的第二个家,她对这里十分熟悉。厕所里甚至有给她准备的牙刷和毛巾,于是她便直接在他家洗漱了。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

      情侣约会,在外面还能是逛街看电影,在家里约会不就是贴贴吗。两人还是热恋期,也都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尤其是在尝到一点甜头之后,那些热烈昂扬的躁动很难抑制住,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们。

      祝蔚杭对这种看得到吃不到的日子很是厌烦,但梁乐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比起他,她好像更喜欢睡觉或者是吃饭。所以今天他才不肯放她走,他要让她知道——

      他比电视更需要她。

      梁乐从厕所出来后,就被他抱着了。

      他毫无预兆地从她背后环住她的腰肢,脸贴着她的脸,轻轻地蹭了几下:“想我没?”

      梁乐:“怎么想?楼上楼下,天天见面,还需要怎么想?”她就是改不来和他顶嘴的臭毛病,但祝蔚杭似乎挺喜欢她这点的,也不生气,反倒笑了笑:“我很想你,就算天天见面,也很想你。”

      梁乐的脑子飞快地运转着,感觉到他手的动作,她眨了眨眼睛,侧头看他:“想我什么?”

      祝蔚杭又笑,胸膛轻轻地震了一下,手指抚摸到她的柔软,问:“怎么没穿,内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