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南花 - 57.neverend 夏日战役(青梅竹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57.

    梁妈妈的电话一天一个,梁乐被催得屁股冒火,最终还是决定了回去的日子。

    离开的前一天,几人决定再聚一回。

    许俏楠因为是送别宴也没有推脱了,出乎意料的是许露却没来。

    依旧是太阳快要落下的时候,一望无际的海的尽头是紫色的云朵。几人轻车熟路地借了烧烤炉子,甚至还搬了一箱啤酒来。

    梁乐笑着推推许俏楠:“许露怕你,所以没来?”

    许俏楠瞪眼:“我怕她还差不多。”随即嘟囔道:“我猜她是跟刘宥吵架了……”

    梁乐看向不远处蹲在滩涂处的两人,两个一米八几的身影蜷成一团,趴在地上不知道在挖些什么。

    梁乐刚想吐槽,那两人就争先恐后地站了起来,然后朝她和许俏楠这个方向跑过来。

    梁乐和许俏楠同时皱起眉毛,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对方。

    梁乐眯起眼睛看向祝蔚杭——

    他似乎正抓着什么东西。

    不过几秒,他到她面前。她看清楚了,他手里是一只还在活蹦乱跳的小螃蟹。

    他献宝一样地拿到梁乐面前,脸上带着笑容,头发被海风吹得有些乱,眼睛被发丝盖住一点却依旧很亮,他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可爱吧?送你当宠物。”

    梁乐在嘴边的吐槽顿时又收了回去,她看着他这一副邀功翘尾巴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去泼冷水,于是她捧出双手。

    祝蔚杭将小螃蟹放到她掌心里,可那小螃蟹一落进她手掌里就缩成一团,像是死了一般。

    她疑惑地抬眼看祝蔚杭。

    祝蔚杭还没开口,在他身后的刘宥“噗”的一声笑出来,指着那螃蟹:“死了死了,被你捻死了。”

    梁乐低头看那螃蟹,有些于心不忍。

    刘宥把刚才挖到的贝壳拿到她面前:“拿我这个吧,我这个漂亮,还不会死。”

    祝蔚杭地夺过那片泛着珠光的白色贝壳,随手丢到一边去:“有病?要送,送你女朋友去。”

    刘宥踢他一脚,踢完就跑到一边的沙滩上找宝贝一样把那贝壳寻回来。

    二人像是在表演小品,梁乐和许俏楠在一边看得呵呵笑个不停。

    大概垫了垫肚子,四个人都喝了点酒。

    不过这次没有美女来搭讪祝蔚杭,因为梁乐几乎要粘到祝蔚杭身上了。她喝晕了便有些不管不顾,脑子钝钝的,扯着祝蔚杭的胳膊当枕头一样抱着。

    祝蔚杭很乐意,许俏楠却看不过去,伸手将梁乐扯了过来,她一下又跌到许俏楠怀里。梁乐在许俏楠的肩膀上蹭了蹭,说:“你好香哦。”像动物一样耸了耸鼻子。

    许俏楠眼睛亮亮的,拍了拍梁乐发热的脸:“醉了?”

    梁乐嘴硬说没有。

    两个女孩知道明天就要分别,都有些伤感,虽然不说话,却抱在一起怎么都不撒手了。

    祝蔚杭和刘宥自觉地留了点感性空间给她们。

    录取结果昨天就出来,四人都很幸运地被第一志愿录。许俏楠如愿地被本地最好的大学录取,今天本应该是出来庆祝的,两人却因为即将的分别而情绪恹恹。

    梁乐平时不是这幅模样的。她大大咧咧,看起来铁石心肠,事实上也是如此,高考结束的时候她都没体会到离别的悲伤。可能是喝了酒,又或者是许俏楠对她来说太过特殊,她也不懂,只是觉得情绪充盈在她的心尖,眼眶热乎乎的。

    两人抱了一会儿,什么肉麻煽情的话都没说。

    只是在分开的时候,许俏楠对她说:“明年暑假见。”

    是一场夏日限定的友情。

    只要夏天如期而至,她们的友情便会一直延续下去。

    *

    他们订了第二天中午的车票。

    梁乐昨晚喝得有些多,早上起来还是懵懵的,在床上根本起不来,哼哼唧唧地说头疼。

    祝蔚杭站在床边捏她的鼻子:“人菜瘾还大。”

    梁乐踢他一脚,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时间,离动车出发时间不过两小时了,想起自己还没收拾东西,她一下从床上跳起。

    睡得多了,神智也有些不清楚,混沌之间,她听到身后的浅浅的笑声。回头一看,祝蔚杭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在椅子上玩手机了,似乎在等她醒。

    她没空搭理他,下床趿拉着拖鞋,走到衣柜边,打开一看,却发现东西已经被收拾干净了。

    祝蔚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她身后了,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带着揶揄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公主,都收拾好了,你去刷牙洗脸就可以出发了。”说完,握着她的肩膀让她转了个方向,推着她往厕所里走。

    梁乐面上理所当然,心里却忍不住翻起酸酸甜甜的波浪::“谢谢小杭子咯。”

    两人提着两个行李箱下楼。到了一楼去没看到奶奶的身影,餐桌上却放了一个装得满当当的红袋子。

    两人走到院子里,才看到奶奶戴着草帽,又在院子里晒着葡萄干。

    见两人已经收拾妥当了,奶奶直起身子,指了指桌上的那个袋子:“给你们准备的葡萄干,都爱吃吧。”太阳有些大,奶奶的笑容被阳光照得更加耀眼。

    梁乐跑进屋去拿葡萄干。

    祝蔚杭盯着奶奶看,心口翻腾着许多情绪,喉咙一阵阵发紧,最后却只是张口说了句:“奶奶,对不起。”

    祝奶奶一愣,之后便立刻皱起眉头来:“对不起什么?”像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祝蔚杭刚想解释,祝奶奶便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赶紧走吧,天待会儿会更热,梁乐又要喊了。”

    梁乐提着葡萄干出来,见爷孙两人气氛古怪,却也识相地没问话,只是乖乖地站在一边等着。

    祝蔚杭微微叹了一口气,扭头对梁乐说:“走吧。”

    行李箱的轮子在坚硬不平的石板路上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和来的时候一样。梁乐走到一半,回头一看——

    奶奶站在门口,目送着二人。

    她恍惚,觉得一切好像都没变。眼前蓦然浮现出她和祝蔚杭来时的场景,画面戏剧般地重合,奶奶当初也是在那个位置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的。

    夏天真的结束了吗?

    梁乐不知道。

    但她知道没必要悲伤,因为它会再回来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