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南花 - 06 夏日战役(青梅竹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吃完葡萄干,梁乐有些犯困了。

    祝蔚杭见她闭上,笑了一声,“你要睡在这里?”

    梁乐睁开疲倦的眼睛,狠狠地瞪他一眼后,一点都不留恋地起身离开。

    祝蔚杭在她走后,又在躺椅上坐了一会儿。

    走之前,他将碗底最后剩的一粒葡萄干吃了。入口的那一瞬间,他就皱了眉毛。

    甜得有些齁。

    他不爱吃蜜饯这一类的东西,不懂梁乐却为何热衷于此。

    但梁乐和他背道而驰的地方又不止这里,他爱做的事几乎都是她讨厌的事。

    但很奇怪,无论怎么吵架,他们都没有分开过。

    两人似乎都已经接受了“对方会在自己的人生里捣蛋到最后”的这件事。

    祝蔚杭将装葡萄干的碗拿到一楼去收拾。

    奶奶正打算去休息,见他拿了碗下来,突然问他:“今天去找工作了?”

    祝蔚杭点点头:“找到了。”

    “做什么的呀?”

    “奶奶,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祝蔚杭没正面回答奶奶的问题。知道她是关心他,只说了让她放心。

    因为他找的工作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一份好工作——

    他脑子很好,电脑方面也很熟练。但乡下地方很小,需要用到智力的工作机会不多。

    他还是刚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今天是找了几个公司,对方一听他是来打暑假工的,二话不说就拒绝。他打听了一阵,才发现乡下其实是有不少高中生去打暑假工,只是他们都是去鞋厂、电子厂帮忙。

    高中生正处于最健壮有气血的时候,工厂最喜欢这样的年轻人。

    他最终也还是去厂里应聘了。

    虽然有些不甘,但也总比没事干来得好。

    不肯跟奶奶说是怕她担心。

    至于梁乐……她没必要知道这些。

    跟厂里说好明天去上班,一周能休息的时间并不长,他想了想,还是跟奶奶说:“奶奶,我明天就去上班了,梁乐……麻烦您看着点。”

    奶奶听此笑开颜:“哎呦,她一个快二十的人,奶奶我可照顾不来,奶奶只能保证让她吃饱喝足了。”意思是她没办法陪梁乐玩,又说:“你陪着人家来的,你去工作,也不能把她晾一边吧。”

    祝蔚杭皱起眉毛,被奶奶这么打趣一下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故意撇开眼神,低声嘟囔一句:“其实她应该可以自己找乐子的。”

    奶奶笑着看他,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们从小玩到大,你放心吧。她能好好的。”

    祝蔚杭这才放心下来,准备上去休息的时候又被奶奶叫住。

    奶奶低声问:“你和你爸吵得凶吗?”

    祝蔚杭上楼的脚步停住,顿了顿,才转头看奶奶:“奶奶您别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祝奶奶看着孙子镇定的脸,突然觉得他似乎真的长大了,却只能无奈地扯起一抹笑容:“奶奶只希望你能开心。”

    祝蔚杭放柔声音:“奶奶放心。”

    *

    梁乐第二天起得早,正好撞见祝蔚杭。

    他已经收拾妥帖,正准备出门了,却被刚起床蓬头垢面的她喊住。

    梁乐:“你去哪?”

    祝蔚杭压低自己头上的帽子:“打工。”

    梁乐:“真找到工作了?”

    祝蔚杭点头。

    梁乐又问:“做什么的?”

    祝蔚杭见奶奶不在身边,才跟梁乐说实话:“厂子里,具体做什么的还不懂,应该就是搬搬货什么的吧。”

    梁乐一愣,锁眉:“你做这个?”

    祝蔚杭说:“这里找不到工作。”

    梁乐想了想,换了表情,上前走他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也不赖,你这幅小身板去锻炼锻炼,对身体好的。高中叁年只知道坐在教室里死读书,养得这么白白胖胖,做点苦力活才知道生活的艰辛。”

    祝蔚杭瞥她一眼,不打算和她辩解什么,说:“走了,要迟到了。”说完便抬脚离开了。

    转身的那瞬间,终于压抑不住嘴角的弧度,微微向上扬着。

    他从来没担心过梁乐会因为他找一份这样的工作而取笑嫌弃他。

    两人虽然平时什么事都吵,但却也只是吵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

    如果他做了什么比较大的决定,她从来不会泼他冷水,虽然说的话不是很好听,但总是支持他的。

    这是两人十几年的默契。

    他一直都知道两人并不是仇人。

    他觉得他们是两只小小的刺猬,拥抱的时候也会刺伤对方。

    *

    祝蔚杭走后。

    梁乐洗漱吃过早饭,跟奶奶打了声招呼就去找许俏楠玩去了。

    许俏楠记得她说想去看海,提议要带她去看海,梁乐却毫不犹豫地拒绝。

    许俏楠疑惑。

    梁乐也在那一瞬间怔住,花了几秒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拒绝,想了想,她说:“天气好热。”

    许俏楠:“整个暑假都这个温度,我们可以等太阳下山了再去。”

    梁乐又说:“我没准备好呢,下次吧。”

    许俏楠笑:“需要准备什么,我带你去堆沙子,抓小螃蟹。”

    梁乐搪塞了几次,最后只说:“下次吧下次吧。”

    许俏楠只能作罢。

    两人聊了一会儿,梁乐听到许俏楠说起许多次“刘宥”这个名字,便问他是谁。

    许俏楠说:“你忘了?以前他和祝奶奶的孙子很好的。”

    梁乐:“和祝蔚杭很好?”

    许俏楠:“嗯,我记得他们俩以前总是踩着自行车在整个村子晃悠。”

    梁乐皱眉回忆,然后醍醐灌顶地想起来:“跟祝蔚杭骑自行车的那个!我记起来了!”

    当初有一段期间,祝蔚杭每天都早早出门,太阳下山了才回来。不过那时肯定不是去打工或者做正经事,问清楚了才知道他原来是跟一个男孩儿天天去运动锻炼了。

    梁乐在某一天起得很早,拦住他不让他走。祝蔚杭没办法只能带着她一起出去了,她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祝蔚杭虽然车技还行,可村里的路不怎么平坦,一路过去,梁乐还是觉得颠得快要吐了。

    祝蔚杭终于在村里的一个庙前停下,梁乐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看到一个男生,跟他们差不多年纪,那男孩儿看起来却比两人都“野”上许多——

    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眼睛却亮得不行,嘴角甚至有一个不小的伤疤,看起来有些唬人。

    那人见祝蔚杭带着梁乐,眼睛变得更亮,快速地跑过来,盯着两人看,对祝蔚杭调侃:“你女朋友?”

    祝蔚杭快速否认:“想多了,朋友。”

    梁乐跳下车,也跟着否认:“你想多了,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就是要比祝蔚杭说得多一些。

    那人笑得贼兮兮,目光在两人脸上又转了几了几个来回,被祝蔚杭的眼神盯得收敛,正色问祝蔚杭:“我们今天不是要去爬山,她也跟着?”

    祝蔚杭转身看梁乐,询问她的意思。

    梁乐看了看头顶的艳阳,耷拉下脸快速拒绝:“这么热爬山?”

    两人异口同声:“嗯。”

    “那你们俩自己去吧,我回去啦。”梁乐向他们摆了摆手,识时务地告别。

    梁乐走了没几米,突然停住看身后的两人。

    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开玩笑地扭打在一起了——

    祝蔚杭气得耳根子都红了,刘宥正盯着自己看。

    她皱眉,一下便察觉到他们是在说自己的坏话,正打算回去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两人有默契地松开对方,快速地骑上自己的自行车跑了。

    气得她在原地跺脚,吃了两根冰棍才消气下来。

    后来祝蔚杭回去了,她问他们当时说了什么,祝蔚杭却怎么都不肯说。时间长了,她就也忘了这件事,只是之后,刘宥很经常来家里找祝蔚杭出去玩。刘宥每次见她都一副笑脸,但梁乐很清楚,他的笑并不是那种友善亲近的。

    她问过祝蔚杭几次,祝蔚杭只是淡淡瞥她一眼,然后跟她说:“别理他。”

    之后见面的次数少了,梁乐就真把他忘了。

    现在经许俏楠一提醒,她倒想起来了,多问了一句:“刘宥现在在哪儿呢?”

    “好不容易把高中上完了,现在在鞋厂打工呢。”

    梁乐挑眉:“也是厂子啊?”祝蔚杭也是去的厂子,不知道两人是不是在同一家?

    “嗯,我们这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是去厂子里打暑假工的。”

    梁乐多问了一句:“为什么说他好不容易把高中上完了?”

    许俏楠小声说:“他读书差,又不怎么安分,差点在高考前夕被学校开除。”

    梁乐咂舌,对祝蔚杭的这个好朋友的认识又深了几分。

    另外一边,第一天上班的祝蔚杭碰见了已经上班十天的刘宥……

    傍晚时分,梁乐和奶奶等着祝蔚杭回来吃晚饭。

    梁乐在大厅转了好几圈,对着门口也望了好几次,看第十次的时候,看到从远处驶来的一辆小摩托。

    开车的人她看不清楚,但绝对不是祝蔚杭,可那辆小摩托却朝祝家的院子里驶过来。

    梁乐眯起眼睛看,等那车进了院子里,她才看清摩托车后座坐的那人就是祝蔚杭。

    开车的那人黝黑瘦削,她觉得眼熟,当那人对她展开和当年同样的笑容时,她才猛地反应过来——

    是刘宥。

    刘宥开着摩托车载着祝蔚杭回来了。

    她发现大家都长大了不少,至少刘宥已经把那辆硌屁股破破烂烂的的自行车升级为使用汽油的摩托车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