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南花 - 04 夏日战役(青梅竹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乡下不像城市那般吵闹,除了公鸡会在叁点多偶尔叫两声,梁乐几乎听不到任何嘈杂的声音。这里静谧得像是世外桃源,祝奶奶也不像家长那般天天督促着他们早睡早起。

    所以她睡得很好,第二日起床的时候已经日上叁竿。

    打开门后发现对面的祝蔚杭似乎已经出门了。

    他床上的被子迭得整齐,整间房间都收拾得很是干净。

    无趣地拿着毛巾在空气中甩了甩,她去洗漱了。

    下楼发现祝奶奶准备好的早餐原封不动地放在餐桌中央,她跑到院子里去找奶奶,太阳正大,奶奶头戴一顶草帽,拿着工具准备出门。

    见到她,奶奶笑着问她:“醒了?”

    梁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问奶奶要去哪里。

    奶奶指了指对面的那片树林,“我去摘点葡萄,晒点葡萄干给你们吃。”奶奶准备出发干劲十足的模样,梁乐也不好再打扰,跟奶奶告别后回去吃早饭去了。

    发了短信问祝蔚杭哪去了。

    他只回复:找工作

    梁乐嘁了一声没再回复。

    二楼那对情侣也出去工作了,偌大的房子只有她一人在,觉得无聊,便躺在摇椅上休息。

    想去海边玩玩,无奈太阳太大,她就只是躺在客厅里便觉得有些热了,去海边还要走很长的一段路……想想她便觉得恐惧。

    而且……祝蔚杭不在,没人陪她,她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

    猛地觉得无聊,她回忆起当年的经历,突然从摇椅上坐了起来,上楼去祝蔚杭的房间里拿了帽子之后,往外面走去——

    她要去找她初中那次来认识的朋友。

    她记得她那次来交了许多朋友,但此刻的记忆却有些模糊,唯一记得的只有那个用红色皮筋绑头发的女孩儿。

    她记得她叫许俏楠,依稀记着她家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

    梁乐就凭着脑中仅存的记忆,在附近绕了二十分钟,终于找到了记忆中的屋子。

    除了外墙多刷了一遍漆,许俏楠的家并没什么变化。

    梁乐摸了摸自己已经发热汗湿的脸,整理了一下自己,才踏入她家的院子。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儿端着一脸盆的水从屋里走了出来,瞅见梁乐站在自家的院子里,她愣了一下,浓黑的眉毛皱起,刚要问梁乐是谁,梁乐便摘了头顶上的帽子,将自己被晒红了的脸袒露出来。

    梁乐笑着问:“你是俏楠吗?”

    面前的女孩愣了一下,慢慢点头,似乎在脑中搜寻着有关于梁乐的记忆。

    她盯着梁乐看了几秒,倏地瞪大了眼睛,“……梁乐?”

    “是我。”梁乐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

    许俏楠也跟着笑开,扭头在门口放下手中的水盆。

    梁乐注意到她脑后的皮筋依旧是红色的,很鲜艳,很明亮。

    ……

    女孩儿的友情其实很简单。

    碰面之后,梁乐和许俏楠相处起来就像是从来没分开过那般,两人在许俏楠家里聊了一下午的天。

    许俏楠前几年也去城市里上高中了,这个暑假父母依旧在外务工。今年高考结束了,她便回来陪陪自己的爷爷奶奶。

    许俏楠问起梁乐最近的日子,梁乐吐了吐舌头,“背得要死。”

    许俏楠:“我当初记得你是跟着祝奶奶的孙子一起来的,今年也是吗?”

    梁乐:“嗯,所以我才说我背。”

    许俏楠想起什么,突然压低了声音,盯着梁乐问:“你们俩在一起没啊?”

    梁乐吓了一跳,吃惊地反驳:“你说什么呢?”

    许俏楠见她反应这么大,便知道两人并不像她想象中已有了进展,于是笑了笑:“我还以为都已经高考了你们肯定在一起了。”

    “我们不打起来就算好了,怎么可能在一起。”梁乐心烦气躁地澄清。

    “我们当时都在说你们会在一起。”

    梁乐:“初中的时候?”

    许俏楠点点头:“对啊。”

    “胡说什么呢,当时我还那么纯洁,你们就在瞎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许俏楠只是笑,眼睛弯弯的,“那时学校里都有好多对情侣了。”

    “那也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是纯洁的敌对关系——你死我活,鱼死网破。”

    “好好好,知道了。”许俏楠见梁乐急得脸都红了,便没再多说了。

    太阳西落,到了晚饭时间,梁乐才和许俏楠告别。

    跟着夕阳悠悠地晃回家里,院子里已经停着一台电动车了,估摸着是二楼的情侣回来了。

    她走进屋里,以为会看到消失了一整天的祝蔚杭,却只看到祝奶奶。

    她正在准备碗筷,梁乐赶上去帮忙,奶奶问她今天去哪了。

    梁乐说:“找了一下以前的朋友。”

    “许家的孙女?”

    “对。”

    “我记得你们当时玩得挺好。”

    “奶奶记性也太好了吧。”梁乐嘴甜地夸。

    发现奶奶只拿了两副碗筷,梁乐问:“祝蔚杭不回来吃饭?”

    “刚才他打电话说是晚点回。”

    梁乐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却开始在心里猜测祝蔚杭到底是去哪里鬼混了。

    吃完饭后又陪着奶奶看了一会儿电视,期间二楼的女孩下楼,找奶奶借一点沐浴乳。

    梁乐自告奋勇爬到叁楼将自己的沐浴乳借给那个女孩后,女孩问她叫什么。

    “梁乐。”

    “我叫唐玫珍。”

    唐枚珍又对梁乐说了声谢谢,“我待会儿洗完就拿上来还你。”

    “好,没事。”梁乐笑着说。

    又回到一楼坐着和奶奶一起看电视聊天。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就到了九点,可祝蔚杭还是没回来,奶奶有些担心,打了电话给他。

    开的免提,梁乐听见电话里的他说:“马上就回了。”

    梁乐对着电话问:“找工作找了这么久?”

    “嗯,不怎么好找。”祝蔚杭回答。

    “我估计是去玩了。”梁乐小声反驳,又嘟囔:“出去玩也不带我。”

    奶奶见两人又要开始吵架,赶忙对着祝蔚杭又交代两句:“赶紧回来,没这么晚还在外面的道理。”

    祝蔚杭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梁乐又坐了一会儿就上楼洗澡去了。

    洗到一半才想起自己的沐浴乳借给唐玫珍,但她还没还回来。

    只能将手移向祝蔚杭的沐浴乳。

    洗完澡和头,她打开浴室的门,正好撞见祝蔚杭。

    他应该是刚回来,一脸疲倦,见到她终于出来,轻飘飘地问了一句:“洗完了?”

    梁乐拿着毛巾擦自己的头发,冷漠地说:“废话?”

    他看她一眼,准备进厕所。

    和她擦身而过的时候一顿,低头看了她一眼,又迅速移开自己的视线。

    梁乐回自己的房间吹头发了,头发还没完全干,湿淋淋地往下滴水,落下许多水渍,将柔软的睡衣都洇湿。

    吹干的时候,睡衣也已经半湿了,冰凉地贴在皮肤上。

    她换了件睡衣才出门。

    对面的门开着,她转头看向浴室,开着灯,祝蔚杭似乎在里面洗澡。

    她想了一会儿,敲了敲门。

    室内的水声停下,祝蔚杭的声音传出来:“怎么了?”

    “你吃饭没啊?”梁乐问。

    “吃了。”

    “哦,我刚才用了你的沐浴乳。”梁乐低头闻了闻手臂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清冽又带着点花香。

    “用完了才说?”

    “那你不在,我怎么说?洗一半给你打电话?”梁乐一点都不逊色地回嘴。

    祝蔚杭没说话,室内又传来水声。

    梁乐在门口翻了个大白眼后走了。

    浴室内的祝蔚杭抹了一把脸,刚才和她擦肩的时候就闻到了自己沐浴乳的味道,本想调侃她两句,却没说出来。

    她柔软的睡衣被发尾打湿,软趴趴地贴在皮肤上……

    他闭了闭眼睛,对着莲蓬头又洗了把脸。

    整日跟大魔王一样娇蛮,却在这些地方大大咧咧,一点都不懂的保护自己。

    傻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