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南花 - 03 夏日战役(青梅竹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祝蔚杭买的是动车票,车程两个小时左右。

    梁乐走后,他坐在沙发上看有没有剩下余票。祝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小乐要一起去?”

    祝蔚杭“嗯”了一声。

    祝妈妈:“刚好两个人一起有个照应,她在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要记得多照顾她。”

    祝蔚杭没说话,觉得他妈想得太理所当然太不了解梁乐了。

    初中那次梁乐跟着他一起回乡下,也是人生地不熟。可只经过短短的一个月后,梁乐就已经将那个小村摸熟摸透了,交的朋友比他还多。

    离开的那天,梁乐将整个村都串了个遍,他问去干嘛了,她说跟朋友告别。

    待梁乐提着一个行李箱下楼的时候,祝蔚杭已经站在门口等她了。

    她笑嘻嘻地走到他面前,“走吧。”

    “你病真的好了?”祝蔚杭狐疑。

    梁乐挺了挺胸,“好了好了,都拆线了。”

    祝蔚杭移开自己的视线,朝着楼梯挪了挪唇:“走吧。”

    梁乐率先下楼,走到一半的时候,脑袋被人压了一下——

    祝蔚杭给她戴了帽子。

    外面的太阳很大,梁乐正好没来得及擦防晒。

    心里认为这帽子是及时雨,嘴上却一点都不饶人:“帽子洗没洗啊,怎么有一股味儿?”

    “臭死你算了。”祝蔚杭在她身后说。

    两人坐在出租车上前往动车站。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他们俩一眼,问:“情侣出去旅游啊?”

    “不是。”两人异口同声地否认。

    语音一落,两人对视,见怪不怪地瞪了对方一眼。

    梁乐解释道:“我们不是情侣,只是邻居而已。”

    “不是邻居。”祝蔚杭纠正。

    “哈哈,我看你们俩倒是蛮般配的。”司机开着玩笑。

    “他配不上我。”梁乐也跟着打着哈哈。

    祝蔚杭抬眼看向窗外,嘴角微微勾起,哼了一声后说:“嗯,我配不上她。”

    司机见这一对活宝这么有意思,笑得合不拢嘴。

    将他们送到动车站后,梁乐嘴很甜地和司机告别。

    祝蔚杭拉她下车,“赶紧拿行李。”

    “催命呢?”梁乐乜他一眼。

    祝蔚杭很无奈地插着腰,站在路边看她,叹了一口气后又抬头望了望天,嘴里嘟囔着什么。

    梁乐:“骂什么呢?”

    “暑假不好过了。”他皱着眉头看她,似乎已经开始在惋惜自己的暑期了。

    梁乐笑得开心:“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好好相处,共同进步。”

    ……

    两人在动车上的位置是分开的。

    梁乐旁边坐着一个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儿,梁乐同她笑了笑,她也羞赧地笑了一下。

    车还没开,祝蔚杭突然出现在两人旁边,他问那个女孩儿能不能和他换一下位置,说他和梁乐认识,想要一起坐。

    女孩突然被这么一个男孩搭话,愣了片刻,急忙地说:“当然可以。”

    梁乐愣了,待祝蔚杭坐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猛地凑过去问他:“你是不是暗恋我?”

    祝蔚杭瞥她一眼:“有病?”

    “不喜欢我干嘛跟她换位置?想要跟我坐?”手指拨弄着餐板,等着他的回答。

    祝蔚杭似乎又被气到说不出话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旁边坐着的那个女生,感觉有点麻烦。”

    “……”

    梁乐不想接话了,她这么调侃是为了让他难堪,而不是让他来炫耀自己的异性缘很好。

    动车开两个小时,梁乐估摸睡了快一个半小时,醒来是因为太饿了。

    从祝蔚杭手中抢了点薯片啃啃,吃了便又睡了。

    车停的时候她才醒,发现身上多了条毯子。

    祝蔚杭见她醒了,自然地拿起那条毯子,还给乘车员。

    梁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讪讪站起身子,跟在祝蔚杭的身后去拿行李箱。

    下了动车之后,梁乐就依旧跟在祝蔚杭身后,刚睡醒还有些迷糊,但是她不需要操心什么。以前也跟他出来玩过几次,在他后边当跟屁虫他就会安排好好的。

    祝蔚杭走两步还回头看看她有没有跟上。

    行李箱在水泥地上滚过,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终于,祝蔚杭在一辆老旧的公交车边上停下,回头看到梁乐不怎么晴朗的表情,他嗤笑一声:“怎么?后悔了?现在回去也来得及。”

    “没人后悔。”梁乐率先上车。

    司机用夹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跟她说笑,梁乐也热情地同司机聊天。

    祝蔚杭放好行李后才一屁股坐到梁乐身边,司机看了他一眼,笑着问:“你们情侣去旅游啊?”

    “不是。”祝蔚杭率先开口,梁乐瞪他一眼,他又补充道:“我配不上她。”

    梁乐倒还觉得自己省了力气澄清,便没说话,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

    可今天碰到的两个司机都很八卦热情——

    “吵架啊?你们小年轻就这样,嘴上不饶人,心里爱得要死。”

    祝蔚杭闻言,似乎是觉得可笑,竟也没再立刻反驳,反倒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不受控制地勾起。

    梁乐瞪他一眼,“笑什么?”

    “爱得要死……”祝蔚杭重复道,“现在的司机怎么都这么会想象?”

    他靠近她,压低声音,像是怕被司机听到了。

    梁乐皱了皱眉毛,思索片刻:“电视剧看多了?”

    “……有可能。”

    司机看两人低着头窃窃私语,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开车出发了。

    两个人坐在公交车上摇摇晃晃地往祝奶奶家赶过去。

    在离村口几百米的地方,公交车停下,将两人放下。

    祝蔚杭想起什么,对梁乐说:“我们家房子二楼租了一间房出去。”

    “那我们住哪?”梁乐问。

    祝蔚杭:“奶奶住一楼,我们住叁楼。”

    “租房子的人是来旅游吗?”

    “好像是在附近工作,我妈也没说清楚,但说是一对情侣。”

    梁乐点点头,没太当一回事。

    时刻接近傍晚,天色渐晚,村子静谧。

    天际的柔云连成一整片,天空昏沉下来,形单影只的电线杆孤零零地立在小道的边上,草木丛围簇在小道旁。

    梁乐只听得到两人行李箱的声音和风刮过树木的声音。

    跟着祝蔚杭步入那条弯弯长长的小路,远处渐亮起几盏橙黄的豆灯。

    梁乐突然扯住祝蔚杭的衣角,祝蔚杭回头看她。

    她眉飞色舞:“我闻到海的味道了。”

    “心理作用,海在村子的另一头。”祝蔚杭毫不留情地否认。

    梁乐松开他的衣角,继续盯着他后脑勺骂:“你就没有一点浪漫情怀吗?”

    “没有,赶紧走吧,待会儿天黑了,草丛里的动物都会跑出来。”

    梁乐听此,没再说话,脚步都加紧了。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

    祝奶奶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坐着等二人,看到远处走来的身影,她站起身子,往前探了探身子。

    梁乐跑上前亲昵地问好。

    祝奶奶还记得她,笑着说她漂亮了。

    梁乐被夸得有些害羞,脸热得不行。

    “在奶奶这里好好玩,想去哪里就让他带你去。”祝奶奶指了指在后面拖行李的诸位杭。

    “他可没那么好差使。”梁乐吐槽道,收到祝蔚杭的一记眼光之后,讪讪地闭了嘴。

    “哎哟,他就是嘴上不肯,心肠很好的。”祝奶奶笑着帮孙子说话。

    梁乐点头答应。

    跟着奶奶进了屋才发现餐桌上摆了好几道菜。

    祝奶奶特地为她们准备的。

    梁乐和祝蔚杭两人奔波一天,此刻倒真的饿得不行,洗过手后就在餐桌边坐下,等奶奶动筷了才开始吃。

    吃到一半,院子里传来声响。

    脚步声渐近。

    梁乐看向大门,一对男女走了进来。

    比他们大了几岁的模样,男人带一个黑框眼镜,看起来憨厚老实,女孩个子小小的,齐肩长发,瘦削娇俏。

    见到梁乐和祝蔚杭,两人愣了一下,女人开口问祝奶奶:“奶奶,这是你孙子孙女?”

    祝奶奶说是。

    祝蔚杭看梁乐一眼,随口叫道:“妹妹?”

    “你才是弟弟。”

    情侣二人看他们顶嘴,笑了笑,便往楼上走了。

    “这就是租房的人?”梁乐问祝蔚杭。

    “嗯。”祝蔚杭点头,他问奶奶:“他们平时会打扰到奶奶吗?”

    祝奶奶摆手:“他们在附近工作,我们家正好空着,我就租给他们住了。小两口白天出门,晚上才回来,也不经常见。”

    吃完饭,祝奶奶问二人这段时间打算做什么。

    梁乐笑嘻嘻地说:“玩。”

    祝蔚杭:“我要找份工打。”

    梁乐一愣:“这么上进?”

    祝蔚杭瞥她一眼,“嗯,比某人上进。”

    *

    两人收拾了一下叁楼的房间就各回各屋了。

    期间梁乐去了一趟他的房间还他帽子,他正在铺床,让她把帽子放在桌上就行了。

    梁乐随口问了句:“你明天真要去找工作?”

    “嗯。”

    “这里会有暑假工给你打吗?”梁乐总觉得不切实际,若是说在城市里就罢了,可这里是乡下,虽然这几年这里因为靠海发展了些旅游业,可规模并不大,还是不好找些什么体面的暑假工。

    “找找吧。”他直起身子看她。

    顿了顿,梁乐斟酌:“你真是因为跟你爸吵架……才被赶到乡下的?”

    祝蔚杭皱眉,走近她。

    在梁乐正灼灼看着他的时候,他伸手拿起帽子,往她脑袋上拍了拍:“说什么呢?没那么狼狈。”

    “是就是呗,还不好意思了?”她拍开帽子,笑着调侃。

    “太久没回来了,想回来看看奶奶,刚好又跟我爸吵了一架而已……不是被赶回乡下。”最后四个字他故意咬字很重,像是在澄清。

    想了想,梁乐继续问:“你爸真的不让你报首都?”

    祝蔚杭掀起眼皮看她一眼,继续忙着收桌上的东西,“我也不一定报首都,他不希望我跑得太远。”

    梁乐笑着:“不会是要跟着顾小姐一起报上海吧。”

    “有病?”祝蔚杭骂她。

    “怎么了?说起顾小姐,踩着你尾巴了?你真喜欢她啊?”梁乐像是抓到了他的把柄,激动地问。

    祝蔚杭把手上的帽子往她脸上盖了过去。

    她大叫一声,推开他的手,

    见他一脸正经,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狠狠地打了他两下才解气。

    祝蔚杭抓住她的手腕,盯着她愤懑的眸子,静静地看着她:“你呢?你跟刘公子怎么样了?”

    “什么鬼刘公子?我跟他可没什么关系。”梁乐挥开他的手。

    祝蔚杭笑了一声,继续低头整理,“没关系?整个年段都知道你们在天台私会,老师不都找了你们几次。”

    梁乐气急:“什么私会啊?我们只是正好一起上去吹风透气而已。”

    书本一本本堆好,被他推到角落。

    他说:“前几天,我还在楼下看到他了,你没让他上楼?”

    “……我怕我妈误会,他就是来送个毕业证书。”

    “我还以为是专门来看你的。”祝蔚杭终于将桌上的东西整理好,直起身子。

    “不要用你那肮脏的脑袋揣测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梁乐笑得冷漠,“我前几天看到顾小姐的朋友圈,好像在思念某人,是不是你?”

    “你不洗澡吗?”祝蔚杭没有回答,反倒这么问。

    “别转移话题。”

    “我去洗了。”说完,祝蔚杭就扭头走向行李箱。

    “我先洗!”梁乐着急地跑了出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