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南花 - 01. 夏日战役(青梅竹马)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梁乐从记事起就没和祝蔚杭好好相处过——

    他们一见面就互呛,背地里互相说小话,知道对方喜欢什么后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抢走……

    本以为会势不两立一辈子,七老八十了见面都会互相吐口水,但之后两人的发展明显出乎她的意料了。

    不知道这段不甚友好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总之,等到梁乐意识到的时候,他们似乎已经走到了一起。

    故事开始于2021年的暑假。

    那个夏天,她和祝蔚杭高中生活正式结束,18岁的两人正准备迈进大学的大门。

    梁乐以为高考完后她会无拘无束地像只小鸟,自由地飞往自己想去的地方。

    她制定了一个完美的计划,甚至拿出自己的攒了几年的零花钱,准备去海滨城市大玩特玩个半个月。

    可高考后的第二天,计划被一位不速之客打乱——

    她晚上洗澡的时候,摸到了胸上的一颗硬块。第二天她妈就带她去医院了,彩超检查说是乳腺纤维瘤。

    医生说她的情况不算严重,只是这东西留在她身体里也没任何用处,于是在她妈的坚持要求下,她还是在一周后被推入了手术房。

    一周后。

    她刚做完手术,麻药退去,胸口开始隐隐作痛,手臂也麻酥酥的提不起什么劲。

    她妈在一边对她嘘寒问暖,问她吃不吃苹果,想不想喝鸡汤。

    梁乐眨了眨疲倦的眸子,哑着嗓子说:“我想喝水。”

    她妈点头,出去给她倒水了。

    边上病床躺着的是一个二十八岁的姐姐,听说比她严重一些,正虚弱地躺在床上挂点滴。

    她盯着被擦得干净的玻璃窗户看,正是盛夏,太阳格外大,病房外的树木被金灿灿的阳光照得都精神许多。

    全世界都很快乐,除了她。

    跟她约好一起去玩的闺蜜因为退不了机票,只能“含泪”抛下她前往海滨城市,指不定现在正在沙滩上玩水堆小人呢。

    越想越觉得悲哀,梁乐觉得自己像是一朵即将被晒瘪的花朵。

    就在这时,身边传来男孩儿的声音,很熟悉。少年独有的清朗嗓音,带着点沙哑,又似乎被晒得有些疲,声音都倦倦的。

    “做完了?”他问。

    这问的是什么问题?看不出她脸色苍白吗?

    梁乐头都没扭,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想要装死,可这男的就像看不懂眼色,靠近了她几步,就站在她眼前,又问了一遍:“怎么样了?”

    “没死。”梁乐没睁眼,只挪唇。

    病床边的椅子被他一勾,他稳稳当当地坐下。

    拿起桌上的苹果,问她要不要吃。

    梁乐不作反应,“闲着没事干啊,谁让你来的?”

    她终于睁开眼睛看他,说的话并不好听,但是语气虚弱,倒有一种脆弱的感觉。

    “是挺闲的,我自己来的。”祝蔚杭抬眼看她,边说边拿起桌上的削皮刀,低头开始削皮。

    梁乐没什么力气,只觉得手臂麻得厉害,胸口的伤口也有些烦疼,见到他这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又觉得烦,索性不看他,闭着眼睛休息。

    “吃吧。”他突然开口。

    察觉到面前的气息,她睁眼,是一双白净纤长的手,指甲修建得干净整洁,手指捻着一颗被削得干净的苹果递到她的眼前。

    她皱眉说:“我不吃。”

    “为什么不吃?”

    “手疼。”她咬牙切齿。

    “……”

    梁妈妈端着热水回到病房时,看到一副十分古怪的景象——

    祝蔚杭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抓着一颗苹果往梁乐的嘴里塞。

    而梁乐眉头紧锁,被迫咬了一口,眼底愠怒,似乎在发作的边缘。

    她赶忙上去打圆场,叫道:“蔚杭你怎么来了?”

    祝蔚杭听此,讪讪收了手,苹果终于离开梁乐的嘴。

    梁乐垂眸,似乎看到了一条和苹果连着的涎丝,虎躯一震,急忙去看祝蔚杭,他似乎也看清了,眼里是化不开的笑意。

    脑中炸开一颗炸弹,她恼羞成怒:“哪来的回哪去,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

    “哎,你怎么这么说话!”梁妈妈见自己女儿开始发怒,担心祝蔚杭面上挂不住,急忙劝阻道。

    梁乐早已习惯这种妈妈做老好人的场景,转开视线不再说话。

    祝蔚杭也像是习惯了,轻车熟路地说:“没事的,阿姨,她刚做完手术。”

    意思是不想让梁乐太动气。

    梁妈妈这才觉得奇怪。

    梁乐做这手术,她和梁乐的爸爸谁都没告诉,也不知道祝蔚杭是怎么知道的,她低声呵斥梁乐:“你这孩子,让你别到处说你做手术,怎么还让蔚杭知道了?”

    说到这里,梁乐便更加来气,“我没说,他自己偷看我手机!”

    梁妈妈一脸疑惑,但这俩孩子从小就这样打打闹闹,哪个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都不能信。

    梁乐郁结心中,也在苦恼为什么这么凑巧就让祝蔚杭知道了自己生病的事——

    这还得追溯到五天前。

    那时候她刚摸到胸中肿块,慌张地查了百度,在引擎栏里输入“胸内有肿块”这几个字,看了半小时后,眼睛都开始花了。

    那些专业术词让她有些恐惧,看了最差的结果,她便在担忧是不是“乳腺癌”。

    就在这时,祝蔚杭开门而入,两人都没有敲对方门的习惯,转了把手就打开,然后被对方骂了一顿后,也死不悔改。

    梁乐一般都锁门的,只是今天有些惊魂未定,便忘记了锁住门。

    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他,她愣了一瞬,脑子依旧是关于乳腺癌的东西,怔愣得竟忘了骂他。

    祝蔚杭则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狐疑的眼神逐渐收敛,他僵了片刻:“你哭什么?”

    哭?

    梁乐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掉眼泪了,胡乱地擦了两下。

    祝蔚杭已经移动到她的眼前,她还没反应过来,手机就被他拿走。

    她着急忙慌地擦着眼泪,站起来想要抢回自己的手机,他却不肯给她,将手机里的东西翻阅了差不多后,才还给她。

    祝蔚杭皱着眉头,盯着她还是猩红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抿唇:“你胸里长东西了?”

    “你才胸里长东西了!”她反应过来,红着眼睛赶他出去。

    推着他出门之后,她将门反锁。

    祝蔚杭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敲敲门,她让他滚。

    祝蔚杭进不去,她也不肯开门,便给她发了消息——

    去医院检查一下,应该是没什么事。

    梁乐看见这条消息,丝毫没觉得被安慰到,心烦意乱地关了手机。

    第二天去医院看了医生才些微放心下。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又正好碰见祝蔚杭,他靠在她家门口,看见梁乐和梁妈妈之后直起身子,对梁乐说:“有些事要问你。”

    “我不想说。”梁乐没那个心情,虽然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可是一想起要做手术,她还是觉得烦躁。

    “哎,蔚杭,她今天心情不好,你就别惹她了。”梁妈妈少见地开始帮梁乐说话。

    “好。”祝蔚杭点头。

    待梁乐和梁妈妈进屋之后,他才拿出手机又给梁乐发短信。

    发了好几条,问她医生怎么说之后,她才懒懒地回他一条:小瘤,割了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又发:最近没空跟你吵架。

    在梁乐看来,这其实是一条暂时休战消息。

    好在祝蔚杭不算笨,也没有故意来找她麻烦,接下来的好几天都没来烦她。

    她也因此有了一个还算清净的养病环境。

    可她没想到,她一做完手术,他就跑来病房找她。

    时间又拨回当下。

    站在她面前的祝蔚杭挑挑眉,“看你精神这么好,我就不在这里碍手碍脚了,祝早日康复。”说完迈开腿就打算离开。

    潇洒的背影看得梁乐恨得咬牙,过来这样羞辱她一通后就想要跑?

    她还担心他会到处跟人说她生病的事,说不定之后所有人都知道她胸里长了东西。

    她可不信他,于是她叫住他。

    祝蔚杭一愣,扭头看她:“怎么了?”

    “跟你说件事。”梁乐白着嘴唇,对他招了招手。

    梁妈妈一脸狐疑,属实是没见过两人这么亲密的模样。祝蔚杭见她不方便起身,便很体贴地凑过去,弯腰,听她在他耳边说悄悄话。

    五秒后,他直起身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冷笑。

    跟梁妈妈礼貌告别后离开,一点都不留恋。

    梁妈妈觉得奇怪,问起梁乐。

    梁乐笑得鸡贼,轻声说:“秘密。”

    她说的是——

    “你十四岁去割包皮的事,你要是乱说,我也保不准到处宣传你的童年事迹。”

    果然,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灰溜溜地离开。

    这一战,她赢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