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八佰 - 第五章 中邪! 仙帝姐夫不能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此话一出,引起一片哗然。

    是谁敢质疑刘神医的判断?这人疯了吧?要知道一些专家教授见了刘胜海都恭恭敬敬的叫一声神医,对其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居然有人质疑他对病情的判断!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只见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小伙子,纷纷表示不屑。

    “这小子是谁啊,咋这么能装逼。看样子最多也就二十岁出头,大学还没毕业吧?”

    “现在的年轻人太自以为是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马虎不得。换作平常装个逼也没什么,现在的情况关乎着人命啊。”

    “依我看呐,这小子分明什么也不会,不懂装懂。大专家都佩服刘老的医术,一个毛头小伙子知道个屁。”

    “搅局的,肯定是!”

    众人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开口说话的小子就是装犊子。

    其实也怪不得众人对司徒墨的看法偏激,属实太年轻了。即便学医,最多也就是个刚毕业的实习生,所见所闻,资历,各方各面差的远。

    ……

    刘胜海闻言,并没有因为耽误他施针而生气,反而波澜不惊好奇问道:“这位小友,为何如此说法?”

    “刘老,你翻开小女孩的眼皮看一下。”司徒墨走上前轻轻一笑。

    还未等刘神医动手,美妇便神色难看,皱着一对细细的柳眉不满道:“刘神医,我相信你的医术,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别因为他指手画脚而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这位夫人,刘老的判断并非正确,针灸只会要了孩子的命。”司徒墨坚持己见,“再则说我又不动手,只是让他多检查一下。”

    “你……!若是因为你耽误了囡囡的救治,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美妇怒气威严道。

    这个女人出门便带几名保镖,可见她的身份并不低,绝对在华海有一定的地位。

    司徒墨摇头苦笑,不打算跟她一般见识,一个妇道人家而已。

    刘胜海趁这一会功夫,轻轻翻开了小女孩的眼皮,顿时惊呼一声。

    “怎么了刘神医?”美妇听到呼声紧急问道。

    “这……”

    “到底怎么了!”

    “刘老,你看到了什么?”司徒墨淡定问道。

    “眼睛猩红,没有黑白之分。”刘胜海半眯双眼,声音有些颤抖。

    “嗯!她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什么意思?”刘胜海再次问道。

    “中邪!”司徒墨肯定道。

    “什么?不可能吧!”

    听到这里,美妇更加生气,前胸跌浪起伏,“胡说八道,简直一派胡言!牛鬼蛇神不过迷信,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还用这种手段骗人,真是卑劣。”

    “是啊!这小伙子之前就出言不逊,现在居然明目张胆的胡说八道。”

    “报警吧,将他抓起来。”

    “绝对是个骗子,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当骗子我就呵呵了。”

    “呸!这么年轻就不学好,坑蒙拐骗。”

    众人一阵狂喷,个个鄙视不已。

    “随便你们怎么说,不信就算了,反正我与这个小女孩无亲无故,生死也不关我事。”司徒墨耸耸肩无所谓道,随之准备离开。

    人家不领情,再多说也无用!

    “这位小友请留步,如果真的是中邪,你可有解决的办法?”刘胜海阻拦问道。

    “刘神医,你什么意思?难道听他胡言乱语?”美妇不怒自威道。

    她本身就是个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世上会有一些鬼魂邪术之类的东西。

    而刘胜海不同,经历的奇事较多,很多东西无法解释。家族祖籍上面的医学记载也有对这方面的涉及,只是很少的部分。

    “王夫人,世上很多东西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囡囡目前的病情到目前为止我无法准确判断。”刘胜海郑重其事道。

    “那我可以去别的地方,实在不行就去京城。”美妇坚持己见固执道。

    “我可以告诉你,依照你女儿现在的情况,等到了京城,性命早已不保。”司徒墨提醒道,随之摇了摇头,“这件事本不关我的事,见刘老要行针才好意出言阻止。”

    “我先走了,最后再说一句,最好拿个绳子绑住小姑娘,一会要发疯的。”

    说完,司徒墨向外走去。

    刘胜海本心还想挽留一下,但想到美妇的坚决态度也不好多说什么。

    司徒墨刚刚走到门口,床上的小女孩怪叫一声突然坐起身来,睁开眸子的一瞬间吓坏了在场所有人。

    通红一片,没有任何其他色彩,像是邪魔一般恐怖吓人。

    接而开始发狂,张牙舞爪,抓住人就咬,完全没有意识可言。

    “哎呀,救命啊!”

    “我滴妈呀,原来那个小伙子说的都是真的,快跑。”

    “魔鬼啊!”

    刘胜海见其不妙,立即命人大呵道:“赶快制住她!”

    小女孩毕竟只有几岁,两个成年人想按住她不是难事。小女孩面目狰狞,依旧奋力挣扎,可怕非常。

    “刘神医,囡囡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啊!”美妇此时都急哭了,她不是害怕女儿的模样,而是担心病情。

    “老夫也不清楚。”刘胜海摇摇头,随之转过身对着司徒墨道:“这位小兄弟,你看如何是好?”

    “别人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多管闲事反遭人烦,还是早点回家的好。”司徒墨耸耸肩,继续向外走去。

    “小兄弟请留步!”美妇急声喊道。

    现在事实已摆在眼前,由不得不信。

    “怎么了?”司徒墨没有转身,语气平平。

    美妇脸色顿时红润起来,十分尴尬。刚才对人家出言不逊,现在却求人家,面子能挂住才怪了。

    “求你救救我女儿!”

    “免了吧,我之前都是胡言乱语,不值得信任。”

    “不!刚才的事……对不起,我在这里向您郑重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求先生救救我女儿。”美妇急的眼泪都掉落下来。

    “只要您能救我女儿,多少酬劳都没问题。”

    “人命是用钱来衡量的吗?”

    “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美妇紧张担心,说着说着又流下了眼泪。

    “报酬不需要多,等会帮我买几副药材吧。”

    “行!需要什么您尽管说,我一定照办。”

    司徒墨点点头,迈步朝小女孩走去。

    “放开她吧!”司徒墨吩咐道。

    “这……”几名保镖看向了美妇和刘胜海。

    “一切听先生的!”美妇开口道。

    “是,夫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