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八佰 - 第四章 且慢! 仙帝姐夫不能惹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司徒墨下山之后,毫不停顿的开车走了。

    他没有选择回家,而是去了华海赫赫有名的'医仁堂'!这里不但看病救人,而且还能买到华海最好的药材。

    司徒墨现在从零开始,必须借助药物的力量来达到九重帝王决的第一层。只有达到了一层,才能让心中踏实。

    医仁堂门口的人络绎不绝,买药的,求医的,排起了长长队伍,还未走到跟前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药香。

    司徒墨停好车子走了进去,直接来到药房位置,在他前面至少有七八人,生意火爆。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陆陆续续走了一半,只剩下三人。

    这时突然在后面走来一男子插队在司徒墨前面,或许别人有急事,或者等着拿药。

    司徒墨没有吱声,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反正自己也没重要的事,多等一会也无所谓。

    谁知过了一会却出现了端倪,只见那人一只手悄悄摸向前面女子的挎包。

    司徒墨嘴角荡起淡淡的微笑,轻轻拍了一下前方男子的肩膀,“兄弟,你这么做不太地道吧。”

    此话一出,女子反应过来,隐约间看到一只手在自己腰间快去撤回。

    女子刚想开口呵斥,男子阴狠一笑小声嘀咕:“别乱说话,不然等会出去,老子整死你。”

    果然,女子受到威胁,眼神中露出怯意,躲躲闪闪,转过身去没有计较,只不过把挎包抱在了胸前。

    “小子,你多管闲事?”男子转过身恶狠狠道。

    “偷东西还不能说了?”司徒墨淡定面对。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想死不成?”

    “你在威胁我么?”

    “是又怎么样,今天你耽误了老子赚钱,等会搞死你……”

    话未说完,司徒墨星眸闪过一道寒光,接而出手,干脆利落。

    跳起来对着他的狗头就是一巴掌,速度快如风,痛快淋漓。

    那人当即被扇倒在地,脑袋昏昏沉沉,很长时间未清醒过来。

    随着男子倒地,周围的人为之侧目,距离比较近者急忙闪躲一旁。

    而之前差点被偷的女子则匆匆离开了,连药也没拿,估计怕惹事上身。

    现在的世道啊,真是世风日下。被帮助的人连声谢谢都没有,出了事情溜之大吉。

    “你……你他妈敢打我?”男子清醒过来恶狠狠道。

    “啪!”司徒墨毫不客气又是一巴掌,当即那人脸上浮现五根清晰的手指印,“这下不用质疑了吧,我确实打了你。”

    “好!好!好!”那人连说三个好字,捂住脸随之站起身来。

    “干什么呢?这里是药堂,是给人看病拿药的地方,在此打架像什么样子,要打请你们出去。”两名医仁堂的年轻人走过来呵斥道。

    那名连被扇了两个大嘴巴子男子,对着司徒墨露出恨意的目光,冷哼一声,继而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之时,那人扭头头不甘心道:“小子,你给我等着,今天不收拾你一番,老子就不姓李!”

    “你姓什么关我何事,难道你是杂种。”司徒墨撇其一眼淡淡道。

    “哼!”那人没有过多争辩,甩手而去。

    “小伙子,你也老实一点,不要大动干戈,医仁堂毕竟不是打架的地方。”

    “好,我知道了。”

    医仁堂的两人也没再说什么,调头去忙别的事情了。

    经过刚才的事件摩擦,人都散开了,司徒墨前面没有人,直接上前拿药。

    “小伙子,刚才那个年轻人我认识,是这一片的混混。刚才你出手,肯定那家伙又惹事了吧?”柜台前的老者笑呵呵道。

    “偷人东西的小贼罢了,适当给他点教训。”司徒墨随意回应道。

    “小伙子你等会出去要小心一些,好像他有点小势力。”

    “没事!”

    “对了小伙子,你想要什么药材?”

    “花叶草,柴胡根,九寒花……”司徒墨张口说出几味草药的名字。

    “咦?你说的这些药材搭配起来好像形不成什么效果啊,老夫抓药将近三十余年,从未听说过这样的药方,小伙子你是不是记错了?”负责抓药老者善意提醒道。

    “没事,按照我说的抓就好。”

    “那……好吧!”

    短短时间,司徒墨要的草药全部配置完成,共分成七包。

    “一共七千八百块!”老者报出价格。

    “这么多?”司徒墨傻眼了。

    因为他身上没带那么多钱,也可以说他没有那么多钱。

    昨天打算和前女友求婚,买了颗钻戒花了小半年工资,卡里最多还剩五千块。

    “那个……”司徒墨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

    “老伯,我可不可以先付五千,剩下的两千多我三天之后再来还可好?”

    “小伙子,我也不是掌柜的,这个……做不了主。”老者话中意思很明白,有钱就拿走,没钱还是算了吧。

    这本是人之常情,相互之间又不认识,谁会选择信任?给了药材不来还钱怎么办?此等事情不是没有,简直太多了。

    若是这样下去,医仁堂有再雄厚的资本也经不起折腾啊。

    就在司徒墨刚要开口之时,门口匆匆进来五六个人,清一色黑西服红领带,穿着十分正式。

    在这群人中围着一位美妇,观其穿着打扮定然是富贵人家,身边的这些人极有可能是保镖。

    在美妇的怀中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脸色苍白,昏迷不醒。

    “刘神医,快来看看囡囡。”美妇急的满头大汗,慌忙喊道。

    “怎么回事?”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人家走了出来。

    此人名叫刘胜海,是华海有名的神医,一身医术来自家传,号称华海仁医,也是四大名医之一。

    他的医术远近驰名,多年以来闯出不小的名头,比一些大医院高学历的专家教授还要厉害,同时也是这家医仁堂的掌柜。

    “刘神医,快看看我女儿。”妇人急忙把怀中的女孩放在一张病床上。

    刘胜海上前检查,简单把了一下脉,继而问道:“囡囡是怎么昏迷的?”

    “囡囡今天在家玩的好好的,突然间就开始上吐下泻,哭着喊着肚子痛。发觉不对,我们就立即赶往这边,昏迷是在赶来的途中。”女子焦急道,说话间声音有些发抖,想必是因为太过紧张女儿了。

    “早晨没吃什么特殊的东西吧?”

    “没有!仅仅只是一些寻常食物。”

    “这倒是奇怪了!”刘胜海皱着花白的眉毛,沉思不已,“你所说的表现特征,很明显是食物中毒的迹象。但观其脉象混乱,体温正常,又不太像。”

    “那该怎么办,刘神医你想想办法啊。”美妇焦急不安,眼眶中含着晶莹泪珠。

    “老夫先按照食物中毒之法针灸一下。”无奈之下,刘胜海只能尝试一番。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且慢,针灸只会让病情越来越严重,而且你的判断大错特错,她根本不是中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