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兽 - 第二章 赌约 都市绝品神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林旭东大为光火,一个要饭的叫花子居然敢对自己出言不逊,还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三秒男,简直岂有此理!

    林旭东正要发作,林婉蓉却一本正经的问苏铭:“你真的是医生?”

    苏铭刚刚和林旭东的一番言语,林婉蓉貌似听出一些门道,但她依然有点难以置信。

    见林婉蓉还是一脸质疑的神色,苏铭微微摇头:“信不信随你。”

    苏铭打小研习医术,是为医道高手,甚至连很多大医院的老中医都没他手段高超。

    奈何世人总是以貌取人,年老的就比年轻的会治病?

    若是被别人三番两次的质疑,苏铭早就掉头走人。

    但林婉蓉不同,他之所以来到此处,并不是因为钱,而是来报恩的。

    遥想当年,那一饭之恩!

    见林婉蓉似乎相信了眼前这个乞丐,林旭东气不打一处来。

    他看着林婉蓉,怒喝一声:“林婉蓉,你要找个叫花子给爷爷看病!行,我同意,但我警告你,他要是治不好老头子,这间寰亚公司你也别想要了!”

    林旭东原本就不打算给林老爷子看病,早死早超生,大家各分遗产,不是美滋滋?

    毕竟那么多大医院都束手无策,连主治大夫都说,这老爷子的病情最多撑一个星期。

    花那冤枉钱干啥?

    “如果我治好了林老爷子的病,你怎么说?”

    苏铭反问林旭东,脸上依旧不阴不阳的笑着。

    林旭东冷哼一声,满脸鄙夷的说:“就你这德行会治病?你真治好了那个老头子,我跪下跟你叫爸爸!”

    苏铭哑然失笑:“我可不想有你这么个蠢儿子,到时候你给林小姐下跪赔礼!”

    “哼,走着瞧!”

    林旭东心中暗笑,一个像要饭的叫花子,能治好老头子的病?

    天方夜谭!

    虽然林婉蓉也是将信将疑。

    但是如今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死马当成活马医。

    看着苏铭,林婉蓉无奈说道:“那就请你跟我去爷爷家吧……”

    苏铭却闻声未动,他一脸玩世不恭的坏笑说道:

    “别急,治病可以,但是有条件!”

    林婉蓉一怔,有些好奇看着苏铭:

    “你说吧。”

    苏铭耸耸肩,冲着林婉蓉挥挥手。

    林婉蓉微微靠近,一脸认真的看着苏铭。

    顿时一股清香渗透进苏铭的鼻腔。

    用手扶在林婉蓉的耳边,苏铭轻声说道:

    “条件只有一个,如果我治好了老爷子的病,你陪我睡一觉……”

    “你……”

    林婉蓉玉面含怒,又气又羞。

    苏铭却毫不在乎,依旧是吊儿郎当的,满脸笑意,看着林婉蓉。

    林婉蓉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方才的那几分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但为了救活爷爷的姓名,她也只能忍辱答应。

    林婉蓉长出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

    用力咬咬牙,漠然答道:“我答应你!但是你要是治不好!”

    林婉蓉一瞪眼:“到时候有你受的!”

    苏铭点点头,侧身上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朝着林家,快速开去。

    林家位于江州富豪别墅区,这里寸土寸金,只有身份显赫的达官显贵才有资格在这里休憩。

    跟着林婉蓉进了林家,院子里黑压压的站满了人,大多都是林家的亲朋,来送林老爷子最后一程。

    然而这些人也都是各怀鬼胎,各有打算。

    与其说是来给林老爷子送行,不如说是来抢遗产的,分钱的事,谁甘人后?

    一进院子,林旭东就大摇大摆的跟众人打招呼,对着身后的二人冷嘲热讽:

    “咱们林家可是出了个孝顺的好孙女,以后二十四孝得叫二十五孝,林婉蓉,你给大家说说,你给爷爷请来个啥样的医生?”

    林旭东的话一出口,林婉蓉顿时秀脸泛红。

    也难怪众人侧目,苏铭穿着实在是太寒酸了,在人群里显得太过扎眼,简直是个丑小鸭。

    “蓉蓉,孝顺爷爷没问题,但是你找个要饭的来糊弄大家不太好吧?”

    林家的一个女人浓妆艳抹,一脸鄙视的看着苏铭。

    “我早就说过了,就不能让林婉蓉来,她就是个扫把星,克死自己的爹妈不说,现在又要克死爷爷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

    林婉蓉一直低着头,眼圈泛红,含着眼泪。

    她刚记事的时候父母就先后过世。

    从那以后,在林家,她仿佛一个局外人,处处受排挤遭冷眼,亲情为何物,自己早就多年未见了。

    爷爷对她还算不错,但老爷子重男轻女,林婉蓉在他眼中没什么地位。

    现在,林婉蓉只是想略尽孝道,她不想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爷爷死去,然而这群人依然这么冷漠。

    见林婉蓉面带悲伤,脸上淌下滴滴泪珠,这群人非但没有任何同情,反倒变本加厉起来。

    一个远方堂姐,径直走到林婉蓉面前,指着鼻子大骂:

    “林婉蓉,我看这就是你在外面勾搭的野男人,趁着爷爷病危想来林家分家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你们这对狗男女,有多远就滚多远!”

    林婉蓉泣不成声,娇柔的肩膀不住的抖动着。

    “不滚是吧,非要我找人轰你们滚,告诉你,爷爷的家产没你的份,葬礼你们也别想参加!”

    说着,这个女人就要动手推人。

    苏铭抢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冷声说:

    “你敢动她一下,我让你死无全尸!”

    先前玩世不恭的苏铭此时异常威严,看着令人生畏。

    堂姐着实吓得不轻,又唯恐在众人面前丢人,强忍着疼痛说道:

    “你……”

    “你什么你!”

    苏铭一把甩脱她的手腕,怒喝一声:

    “林老爷子还没死,你们就在这儿准备分家产了,你还是人吗?还有,就算你喷十斤香水,也盖不住你身上那股子狐臭味!”

    “睁开你的瞎眼看看,谁都不愿意挨着你站着,还不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谁都受不了你身上那股熏天的臭气!”

    狐臭是这个女人最大的心病。

    即便做过手术依然反复发作,气味恼人。

    所以每次出门,她都要在身上多喷一些香水,以为能掩盖住身上的恶臭。

    自欺欺人罢了。

    今天被苏铭当众戳破,堂姐又气又恼,满脸通红,哇的一声哭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