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知新 - 第2185章 不甘的妥协 我在天庭收废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一个响指。

      此话,对秦香而言不知道有刺耳。

      “不信么?”穿着着燕尾服的男人微微一笑,旋即就好似个颜艺工作者般,一面说着话一面做着表情,“就boom,你的王国将化作废墟。”

      他瞪大着眼睛,将双手的五指都放开。

      比划出个大爆炸的动作。

      “喔,感觉不太对。”

      沉吟片刻,男人突然手杵着桌面托着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窗外摇头。

      “我不擅长火系,那种天火陨石的画面不适合。我觉得,应该是瞬间的灭亡,悄无声息。”呢喃中,男人又凝眸看向秦香,“其实,这样应该也不错是吧,至少你的子民们他们不会感受到痛苦。”

      咯吱。

      清脆的握拳声从桌下传来,摇晃着酒杯的男人微微一笑。

      “声音很脆。”

      他举着酒杯轻了一口,

      就将酒杯放下,从胸前的口袋中取出手帕很是绅士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好了,我们也许不需要这样试探。”男人将手帕叠好重新放到胸前的口袋,“我没有兴趣灭了你的王国,而我也不想你去影响我的子民。早在咱们第一回碰面,其实咱们就应该达成了共识。”

      “但,你现在破坏了!”秦香冷声道。

      “有么?”

      男人故作不解的眨眼。

      “也许,确实吧,但我若是说那个罗斯,他并非是我的下属,你会怎么想?事实上,他也确实不是我的人,他是我曾经一位算是朋友的代言人,我的那位朋友还在半苏醒的状态,由他来处理魔族的一些情况。”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没兴趣。”秦香道。

      “不,你有!”

      却不想,男人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他凝视着秦香低哼了一声。

      “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我讲话的节奏,要是我真的发火,刚刚说的响指是真的会出现的。这并非是威胁,而是一种警告。”

      “你无需用这种眼神看我,就算咱们互换。”

      “我能够让你在的这个王国从世界上抹去,可是我在地窟中还有着数不尽的子民。也许,你可以去一直追杀他们,哪怕是杀光。但,你的这个国度依旧没有办法变成原来的样子。”

      “我可以放弃我的子民,你能么?”

      淡淡的质疑声,让秦香放在桌子上的手死死的摁着桌子越来越用力。看到这一幕,男人只是眉眼噙着笑容。

      “从一开始,咱们就是不平等的,你割舍不了,但,我可以。”

      “如何,现在你有兴趣听了么?”

      话锋骤转,坐在椅子上的秦香反复吐了数次气,强行将心中的愤怒压下,紧紧的咬着牙。

      “说!”

      “那我就继续了?”男人噙着笑容继续说道,“你知道的,我所在的区域是西方,你们东方的事儿我懒得管。之前,我出面跟你谈判,也是看在了我那个伙计的面子上,不想在他还没复生前,自己的子民就死没了。”

      说到此处,男人顿了一下。

      “你可以讲话,没有必要害怕触怒到我而话都不敢说,你也是个圣人,如此谨小慎微,说出去多让人笑话。”

      秦香面色微变。

      这种被死死拿捏住的感觉,真的让她厌恶到了极致。但,她却不得不按照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去做。

      很简单,眼前的男人就是西方魔族复苏的魔祖。

      拥有着圣人的力量。

      就如他说的那般,一个响指,他能够让整个龙国的百姓们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也答应了,不是么?”

      深深的吐了口气,秦香按捺着心中的怒火。

      “按照你说的,龙国和他们那些魔族都不派仙境出战,我也按照约定不离开龙国境内半步。你还想我怎么呀,索尔,就如你说的,我也是个圣人!”尽管秦香在竭力的抑制心中的怒火,可愤怒却依旧在他的言语中尽显。

      “喔~”

      索尔对此就是轻应了一声,看的出来他并没有特别在意。

      “秦香,我的老朋友。你不该将这些愤怒发泄在我的身上,我做了什么错事呢,我西方的魔族对你东方秋毫未犯,我说到底也就是做个中间人。你国境内魔族破坏了约定,那你们不是也有人紧随其后了么,你并没有损失什么。”

      “那,封印是什么!”

      秦香砰的一声拍桌,直接站了起来对着索尔大嚷。

      “你真当我不不知道么,你封锁了那片空间,那就是你做的。索尔,你不要跟我说那不是你,我知道你修的是空间系!”

      “这,确实是我做的,我不否认。”

      索尔未曾反驳,还顺势用手盖住了杯子。

      “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秦香缓缓坐到椅子上,冷眸望着他,“咱们之间又有什么好聊的,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秦香老友。”

      索尔又露出笑意,开口道。

      “我这样做并非是想要干涉你们东方区域,人族和魔族之间的争斗。我会出手,其实是因为……那几个来自外域的人。”

      却不想,秦香冷嗤一声。

      她扭了下头,眼中的不屑丝毫不做掩饰。

      “想到这种蹩脚的借口来敷衍我,还真是要对你说一声感谢。”

      “不管怎么样,有借口总比没有的好吧。”索尔倒是也不在意被戳穿,“我也是为了给你一个台阶下,总是一直僵持在那有什么意义呢?你的心都被你的子民们牵扯着,其实不管我做再怎么过分的事情,只要我没有灭族,你都是可以接受的不是么?用几个仙人,换你一国的命,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很划算。”

      “你觉得你抓住了我的命门。”秦香神色一凛。

      “也许——”

      砰!

      还没等索尔话说出,就看到秦香双手摁着桌子站了起来,整张脸几乎都贴到了索尔的脸上。

      她的眼睛就凝视着索尔的双眼,凝声开口。

      “别太自以为是索尔,你用国人来威胁我,好,我可以接受。可,你也不要一次次的触碰我的底线,在我们龙国有一句话,是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你也该知道的,在圣人的眼里,凡人的性命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重。”

      “如果我真的放弃了他们,也许,到时候遇难的就不是你的子民。”

      秦香的手指轻轻的戳在索尔的胸口,她的那双眼眸中更是迸发出摄人的杀意。这种纯粹的杀意,让索尔沉默了片刻,旋即就像是投降似的举起双手,脚下一蹬,椅子就向后滑出了半米左右。

      “嘿!”

      “你这是做什么?”

      “我就是个中间人啊,而且你不是也说了,有再一再二,那现在这也就是第二次,应该还在接受范围之中,对吧?”

      言语间,索尔就双手撑着椅子站了起来,走到桌前将杯子举起一饮而尽。

      秦香一直保持着手臂撑着桌子,双眼凝望着索尔。

      “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索尔眉眼中噙着笑意,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秦香并没有去握手。

      索尔的手就这样一直举着,眼中伴着悻悻。

      “别这么不给面子吧,真的,请你相信我,这绝对就是最后一回了,如果再后下次,我绝对不会再帮他们的。”

      此时——

      秦香的内心决然是复杂的。

      她做了个决定,那就是放弃甄行、澹台浦、许雯以及其他三个仙域的仙境强者。

      没错。

      她其实在心中已经答应了。

      但,她不想握手。

      如果她的手放上去,就好似是她屈服于了魔族对她的威胁。可,如果她要是不握,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家伙,突然在龙国境内发起疯来——

      “合作愉快。”

      沉默良久,秦香到底还是想手伸了上去。

      “哈哈哈,这可真是个让人雀跃的消息。”索尔突然说出一句很莫名的话,握着秦香的手上下摇晃了两下,“那以后还请多多照顾了,你在东方龙国,而我在西方魔族,这也是个不错的分局。”

      “哼!”

      秦香并未多想,他就权当索尔又再犯病。

      将手从索尔的手中抽出。

      “你该走了。”

      “好的好的,那我也就不多打扰了,有兴趣可以来我魔族作客,我绝对会用最高礼仪盛情款待你,我的朋友。”

      话落,索尔的身影就瞬间从办公室中消失。

      还有他桌上的酒杯。

      在索尔离开后的瞬间,秦香就咚的一声坐在了椅子上,双手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眼中尽是难以言喻的疲惫。

      “爹,娘,我这样做真的对么?”

      “我真的好累啊。”

      双手抓着头的秦香低声呢喃不止,在她长发的遮挡下眼眶都跟着泛红。

      咯噔!

      突然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响,秦香几乎是瞬间收敛好情绪,被她抓的凌乱的头发也瞬间变得被打理的井井有条。

      “谁?”

      “统帅,是我。”门外走进名面容可爱的女子,她怀中抱着文件低声道,“刚刚许诺统帅致电,说想要预约您的时间,有事情要跟你商谈。”

      “许诺。”

      秦香的脸色顿时微变了一下,旋即凝声道。

      “跟许诺统帅说,我有事情要处理,有什么事儿等下午的时候再来说吧。”

      “可,许诺统帅好似很着急。”

      “那也下午!”

      “是。”

      抱着文件的女子缓缓退出办公室又将门给带好,秦香也又重新瘫坐在椅子上低声呢喃个不停,隐约间好似能够听到一个人的名字。

      赵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