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知新 - 第2184章 半个时辰,一个响指 我在天庭收废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圣人!

      哪怕是在蓬莱、仙域,圣人也是众生仰望的存在。

      韩韵的低语声让所有人都心头一凝,甄行和澹台浦更是不禁对视,眼中都笼罩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圣人,你是说我们龙国境内么?”

      “这很抱歉,我无法给你准确的答案。”韩韵轻声摇头,道,“对圣人的气息,我们也就只能偶尔一瞬感知到,但根本无法确定具体的位置。我和宋江祥大概确定的方位,就是在你们这里。”

      “这样么?”

      甄行微微点头低语,没有再多说其他。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那位圣人能够出手的话,咱们的拖延就是有意义的。但,如果那位圣人没有出手,也许咱们可能要一直被困在出处。”韩韵凝声道,“而且,我感觉未必我们能够坚持太久,当时我们来到凡域时,曾经还在一处魔族的境内感受到了圣境的气息,若是那位圣境来此,咱们可能就要跟世界好好做个告别了。”

      “魔族圣境,魔祖么!?”

      甄行大惊。

      “这谁知道呢?”韩韵苦笑道,“我们对凡域这面的情况本就不是特别了解,而且当我们来到这里时,凡域给我们的冲击感也很强烈。这里,跟我们想象中的凡域是有着很大区别的,而且这里的感觉好似要比我们仙域和蓬莱更为混乱。”

      仙域被魔族入侵,至少是被控制在下五重。

      百姓们依旧能安居乐业。

      简单来说,仙域那里魔族的入侵并未对仙域有太大的影响,顶多就是相对而言百姓们生存的环境变得更拥挤了一些。

      但——

      仙域的核心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五重天之上。

      资源亦是如此。

      丢失了五重天的属地,对仙域来说就是失去了仙民们生存的领地,而这些仙民们也可以再重新被安排到其他重天。

      从战略意义上来讲,战略物资的获取区域依旧保存的很好。

      凡域就并非如此。

      韩韵他们在刚刚来到凡域时,面对的是海域。他们有发现,凡域的海域范围内凶兽横行。

      而且,由于海域面积过于庞大。

      在来的途中,韩韵在深海范围内好似感知到了大罗境的凶兽,这种凶兽哪怕是放在蓬莱的十万大山和无尽海域也是霸主级的凶兽。

      此时,它却诞生在了凡域。

      对凡域而言,这将是多大的灾难。

      并且韩韵也有注意到,海域和凡域之间的战争好似还并没有彻底爆发,但就是这种情况下,凡域人族栖息的领土内,却是已有魔族活动。而且,魔族的位置并非是偏执一隅,而是就扎根在人族腹地。

      魔族和人族之间摩擦不断,若是这时候海域之难再爆发。

      后果不堪设想!

      故而,她才会觉得,凡域的处境要比仙域和蓬莱混乱的多,相对而言不管是蓬莱还是仙域都太和谐了。

      仙域面对是的魔族,蓬莱面临的是海兽。

      凡域!

      面对是两者之间的结合。

      “我师尊很多年前就有对我说,未来的凡域会变得很混乱。”甄行凝声低语,“师尊的原话是,久安必乱,乱必治!就算现在的凡域确实局面动荡,看上去内忧外患,可解决这一切都是时间的问题。现在凡域真正进到武道时代也才数年,若是再给凡域一些时间,这些问题,我相信都能够得到解决。”

      “此话倒是没错。”

      韩韵也笑着微微点头。

      “害,说这些干嘛呀,我想活呀。”许雯咬着嘴唇嘀咕道,“我姐还等着我回家吃红烧肉呢,我才十九岁诶。”

      “啧啧啧,刚刚还嚷嚷着对不起我们,现在就开始想活了?”霍磊嘀咕。

      “那我还想死啊!”

      许雯顿时瞪大了双眼恼火道。

      “表达一下歉意就得了,你还真指望我哭天抹泪的给你们咣咣跪地磕头是不是。哪儿来的傻帽啊?”

      “哈哈哈——”霍磊大笑。

      他刚才那么说纯粹就是想故意气气许雯,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责怪许雯的意思,相信韩韵和宋江祥也是如此。

      理由很简单,他们的关系实在是太铁了!

      过命交情!

      如果没有试炼之地,他们这些人可能根本就不会碰到一起。韩韵是仙域之人,霍磊和宋江祥虽都出自蓬莱,但俩人走的路却是截然不同。至于许雯,她更是凡域之人。从环境上就不会有交集,而且就算真能碰到,境界上的差距也会让几人无法多做接触。

      仙人,其实是很少交心的。

      都在忙着自己手上的事,哪怕碰到一些道友,也都是君子之交。君子之交淡如水,想要真有极深的交情。

      很难!

      但,恰恰就是试炼之地,让他们没有了境界上的差距,都能够拿出最赤诚的心去结交对方。

      如此,才能有用现在的这般友情。

      “希望那位圣人是龙国的,赶紧来救救我吧。我是十九岁的金仙,未来我会有大出息的。”许雯望着虚空不停的碎碎念着。

      “咱们,应该不会死。”甄行开口。

      “喔?”

      看到甄行那么自信的话,许雯有些来了精神。

      “怎么说?”

      “我来的时候卜了一卦,卦象的结果是生。”甄行轻声解释道,“我这卜卦是跟我师尊学的,百用百灵。”

      “想不到剑神还会卜卦。”

      “略知一二。”

      “看到了吧?”韩韵微微朝着霍磊努嘴,“想要成为剑神的第一要素,就是会卜卦。纯阳老祖,也会卜卦。”

      “我学!”

      霍磊狠狠的握拳,盯着宋江祥的背影。

      “到时候我拜宋哥为师,跟他学算命,等我学成了之后我再跟剑神拜师,成为这世间第三剑神。”

      “你为什么不直接拜甄行为师啊?”

      许雯突然间幽幽低语,“甄行他是剑神,也会卜卦,你干嘛还要分俩人学,要是大叔算的卦跟甄行不一样,那你不是白学了?”

      “这——”

      好似,不无道理。

      沉吟片刻,霍磊又眼神中涌动着狂热。

      “师尊,您收了我吧!”

      “这位上仙,我才疏学浅真教不了你,要不您要是到别的地方看看吧。”甄行轻声回绝,霍磊却是不依不饶,“您就教教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许雯和韩韵就默默的看着霍磊在那哀求,对视一笑后许雯低语。

      “韩韵姐,咱们应该会吉人天相的喔。”

      “肯定会的。”韩韵眉眼中噙着笑意,许雯也用力的点头,又仰面抬头朝着龙国境内的方向眺望,“圣人老祖,您快来救救我这个受困的少女吧。”

      在这期间,澹台浦一直都未曾参与其中。

      言及此处,他感觉已经不是他能够参与议论的了。这种感觉很无力,但又像是一种预告。

      他,应该开始渐渐的淡出最一线的争端了。

      不管是他的年岁,亦或是实力,都已经失去了继续停留在前锋的竞争力。

      ‘不服老,不行啊。’

      心中感叹一声,澹台浦的眼中却是没有丝毫落寞之色,反而神色慈爱的望着许雯,听着她祈祷心中萦绕着笑意。

      他是老了!

      也许,该离开这个硕大的舞台。

      但——

      老一代的离去总会伴随着新一代的出现,就好像在二十年前,他毅然决然的向老一辈们下了战书,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取缔了老一辈的位置。

      二十年后的今年,

      金仙境界的许雯,亦或是那些青年一代的天之骄子们,他们也会取缔他的位置,成为那个带着世界前行的一批人。

      就是,可能这一代的年轻人们要多吃一点苦了。

      他很想替他们分担,

      但,终究他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

      “赵小子,未来一定会有一番成就,就是这小子他到处乱跑,要是他能够定性就好了啊。”澹台浦心中感慨。

      不管他看到了多少天才,十九岁的金仙许雯,亦或是其他的天才少年。

      在他的眼中,赵信依旧是那个最值得期待的人。

      这种想法,

      他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改变!

      在短暂的感叹后,澹台浦就又心神一凝。

      “圣人。”

      “若是龙国境内的圣人,难道说……”

      “是大统帅么?”

      此时——

      统帅大楼。

      硕大的办公室内,坐在办公椅上的秦香眼中伴着难以掩盖的煞气,手掌砰的一声拍在桌上。

      “嘶。”

      “请不要这样大声拍桌。”

      俊逸的面容,勾魂深邃的眼眸,修长的手指,还有浑然天成的五官,一个从头到尾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纤细修长的手指放在办公桌上轻轻的敲击了两下,就瞬间让桌上酒杯摇晃的酒水瞬间停了下来。

      “这是我采摘了百年灵果酿制的红酒,别给我弄洒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坐在办公椅前的人赫然是秦香,她满面怒气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紧紧咬牙,“之前根据商定,魔仙是不允许参战的,你们是想要撕毁这契约么?”

      “喔?”

      男人微微抬眉,瞥了秦香一眼。

      “若是我说是呢?”

      “半个时辰,我们龙国可以让蓝星境内的魔族尽数殒命。”秦香的言辞霸道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啧,半个时辰。”

      听得此话,男人微微一笑,旋即面色骤然一阴,朝着窗外微微努嘴。

      “我只需要一个响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