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知新 - 第8章 冲冠一怒 我在天庭收废品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呼!

    呼!

    拳风猎猎作响。

    赵信都没想到打拳会这么爽。

    那种力量宣泄的快感,让他都感觉有些痴迷。

    又打了几十拳。

    赵信缓缓将双拳收回,坐在长椅上轻抿了一口月桂茶。

    “小友。”

    就在赵信休息时,穿着中山装的九爷走了上来。

    “您好。”

    赵信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

    “我可以在这里坐一下?”

    “当然可以。”

    公园的椅子是公共财产,赵信挪动了一下就让出不小的位置出来。

    “小友刚才打的那套拳……”九爷朝着赵信竖起大拇指,诚心称赞。

    “哈哈,胡乱打打。”赵信咧嘴笑了笑,“老爷子也来打拳?!”

    “打打太极,锻炼锻炼身子。”九爷笑着,“人一老了,什么病就都找上来了。”

    赵信轻轻点头抿了一口月桂茶。

    芬芳的香气从保温杯中飘出。

    在嗅到这香味的瞬间,九爷就跟着怔了一下。

    “来一口?!”

    言语间,赵信就用在杯子盖上给九爷倒了一盖子。

    “小子。”

    九爷身边的中年人有些愤怒。

    “住口。”

    在中年人还未开口之前,九爷就瞪眼将中年人压了下去。

    旋即,他就死死的盯着赵信杯盖上中的月桂茶。

    要是他没有感觉错。

    这茶中有灵气。

    “真的可以么?”九爷试探性的询问着。

    看到这一幕的中年人瞬间愣住了,他跟了九爷四十几年,从没看九爷跟谁如此客气过。

    就一杯茶,还要如此小心翼翼的询问。

    “这有什么不行的,请。”

    茶香扑鼻。

    殷九也没在迟疑,将月桂茶一饮而尽。

    “好茶。”

    从殷九的神情中看的出他很享受。

    赵信笑着将盖子接手中,这杯中的茶乃是广寒宫外月桂树落下的桂花,以月宫晨露烹煮。

    茶好毋庸置疑。

    他会给殷九来一口。

    纯粹就是觉得他有点病恹恹的。

    尽管他外表看上去精神矍铄,可能是赵信实力的提升,感觉到了他精神矍铄下隐藏的病痛。

    要是这口茶能对他有效果。

    权当做了善事。

    就在这时……

    守在殷九身边的中年人突然皱眉。

    殷九闻言朝着他看了一眼,将赵信的杯盖放在椅子上就匆匆离开。

    赵信莫名的看着离开的两人。

    “奇怪。”

    又抿了一口月桂茶。

    打了两套拳。

    看着已经沉下来的天,赵信抓着外套就也从公园离开。

    行径在回学校的路上。

    “言姐。”

    朝着远处望去,赵信就看到他家以前的邻居,正在被一个男人纠缠,貌似碰到了什么麻烦。

    “柳言。”

    “我在问你最后一遍,到底答不答应。”

    拎着公文包男人歪着脑袋,神情已没有最开始的善良和耐心。

    “我们公司领导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只要你给他伺候好了,他给你五十万,我也能升任公司副总!第一次,五十万,很高了!”

    “实在不行,我再给你贴二十万!”

    言语间,男人还用力松了松领带,歪头眼中尽是威胁。

    “李智,我真想不到你会是这种人。”听着男人的话,柳言摇头,“我是不会答应的,你放弃吧。”

    柳言的脸上伴着惨然。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他的前男友。

    在大学那时候柳言是校花,追求她的不在少数。

    她没有接受那些富二代的追求,最终选择了这个从小地方走出来,家境也很差的李智。

    就是他当是真的很体贴,很温柔。

    本来他们是想着毕业之后结婚的,谁成想……

    毕业之后李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为了钱和地位。

    不择手段。

    哪怕是将她送给自己的领导。

    “臭婆娘,你别给脸不要脸!”

    李智抬手就朝着柳言挥出手,就在这时赵信一把将他抓住。

    “赵信。”

    看到来者是赵信,柳言愣了一下。

    “你是谁!给老子撒手。”李智瞪眼,旋即看着柳言嗤笑,“你找的也够快的,咱俩这才刚分几天,就找到个新的?看着比你小吧,你喜欢吃嫩的?”

    “去你吗的。”

    赵信甩手一拳打了出去,将李智的眼镜都打落。

    “你再说一句。”

    “老子给你嘴撕了!”

    柳言对赵信可以说是恩人。

    自从他的爷爷离开之后,柳言就像是亲姐姐似的一直照顾着他。

    在她上了大学之后。

    还会给赵信打生活费,直到赵信上了大学。

    说了好多遍他可以养活自己之后。

    柳言才没有再按月打。

    可是逢年过节,以后会给赵信发不小的红包。

    看到柳言被欺负,说的话还这么难听。

    赵信眼睛都红了。

    “让你说!”

    “老子让你说!”

    左手摁住李智的头,膝盖定在他的胸口。

    赵信的拳头就死命的要下落。

    “说!”

    “给老子再说!”

    几拳下去,李智的脸就已肿的不行。

    嘴角不住的往外淌血。

    看到这一幕的柳言赶忙将赵信抓住。

    “赵信,别打了。”

    “小崽子,我警告你,以后要是再敢来我姐麻烦,我他妈打死你。”又不解气似的朝着他狠狠的踹了一脚,赵信被柳言拽走。

    进到冷饮店。

    柳言给赵信打了一盆水,给他将手洗干净。

    “赵信,你干嘛打他呀。”

    “他就该打!”

    赵信红着眼睛,眼中怒火不减。

    欺负他姐。

    打死他赵信都不解气。

    “姐,他没打到你吧。”

    “没有。”感受到赵信的关心,柳言笑道,“倒是你,看看你这手,打他打的都出血了,疼吧,姐给你吹吹。”

    一时间,赵信的眼眶都有些湿润。

    柳言姐真的是把他当亲弟弟对待。

    “那个杂碎。”

    赵信左手握拳,千万别让他逮到了,逮到一定要再好好收拾他才一顿。

    “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赵信笑道。

    “你不是在上学嘛,想着等你放假了再跟你说。”柳言笑着开口,赵信看了眼冷饮店,“这是你的店。”

    “嗯。”柳言点头。

    “等我回去之后给你好好宣传宣传。”赵信道。

    “好。”柳言笑道。

    感觉到柳言笑容中的勉强,赵信开口道。

    “姐,你怎么了。”

    “小信,姐姐害怕李智找你麻烦。”柳言有些忧虑,好歹以前也是男女朋友,在没有分手的时候,他多少也知道李智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他……”赵信不屑道,“还入不了我的眼。”

    “可是。”

    “姐,你放心吧。现在没有人敢欺负我,有我在,也没有人能欺负你。”赵信笑着伸了个懒腰,“姐,我有点口渴,给我来杯饮料杯,我要姐姐牌满怀爱心的饮料。”

    “好,姐给你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