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猫条 - 118名为绝望的戏剧「pо18hub.cоm」 失贞(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市面上最昂贵的治疗魔药,并不能快速而彻底地治愈贯穿伤。及至目的地,左胸绷带下方的血肉,仍然在叫嚣疼痛。最里面的肌理血管已经愈合,但外层的脂肪、皮肤还呈现割裂状态。

      温莱给自己按了个白魔法治愈术。因为亲和力不够高,召唤光元素要比暗元素艰涩得多。

      她派随从敲门,以温莱·卡特的名义要求与红房子的主人见面。门内的仆人犹豫了很久,顾左右而言其它,就是不肯传话。

      温莱整理衣裙,亲自下车,微笑着捏造来意。

      “克里斯先生昨晚去我家做客,落了件重要的物品。这东西实在太贵重了,我不放心交给别人,所以亲自来见他。”

      “我本来要去皇宫,与殿下商谈一些事情。总归是顺路,把东西交给他,我就走。”

      她拿出人鱼之泪,攥在手心里,只漏出一点璀璨的银光,在仆人面前晃了晃。

      “你看,我们在这里耽搁了很多时间。如果延误了我和殿下的会面,恐怕殿下会怪罪克里斯先生了。”

      “通传?不必了,浪费时间……”

      “我直接进去见他。”

      守门的仆人被唬得满头是汗,显然已经相信了温莱的说辞。可是他似乎还在顾忌什么,摆出一副要哭的表情,磕磕巴巴解释道:“现在这个点儿,主人还在休息,您进去不方便……”

      麻烦。

      温莱轻轻皱眉,干脆抬起下巴,骄矜而又恼怒地呵斥道:“你有什么资格阻拦我?又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话?我想进就进!”

      她一挥手,身后的随从闯进门来,动作迅速地捂住仆人的嘴。温莱快步进门,身后跟着五六人,遇见阻拦的仆人就上手。短短一段路,愣是杀出了强盗的气势。

      进红房子,登旋转楼梯,排查楼上的房间。每个地方都没有斯特莱尔的踪影,目之所见,皆为色调沉重的家具。深红的绸,乌黑的铁,空气中弥漫着浑浊咸腥的味道。

      在仆人哆哆嗦嗦的指引下,温莱来到克里斯休憩的主卧。她推开那扇沉重的红门,踩着厚实的地毯走了几步,望见里间的景象,蓦地抬手制止了随从的步伐。

      “都出去!”

      温莱声音发冷,“把门关上,谁也不要进来!”

      房门闭合的刹那,她重新迈步,走向里间的床。

      这是个被红色浸染的世界。

      墙壁的底色是红的,四周悬挂着鎏金边框的油画。每幅画里的内容,都是赤裸稚嫩的少女。她们有的跪坐在地,脖颈间套着铁圈;有的仰躺在海水里,开肠破肚,脸庞依旧带着虔诚迷蒙的表情。画的色调呈现出晦涩朦胧的白,所有细节充满了性暗示。

      床帐也是红的。绣着金丝雏菊,半遮半掩落在床周。

      而那张宽大松软的床,同样铺着深红的绸布。衣服凌乱的男人躺在中间,眼睛空洞,表情带着僵硬的茫然与怒气。他的心口破了个洞,血水正在汩汩外流,裤子半褪,腿间的性器已然血肉模糊。

      破烂的衣裙随意扔在地上。东一件,西一件。

      温莱移动视线,望向卧室角落。伊芙赤身裸体蜷缩在阴影里,双手死死攥着一柄尖锐的冰锥。装冰的铁桶倒在脚边,融化的冰块和红酒泼洒在地毯上,其间混杂着破碎的玻璃片。

      滴答,滴答。

      淡红的血水顺着伊芙的胳膊流下来,在肿胀的腿弯勾勒出扭曲纵横的线条。即便光线模糊,温莱依旧辨认出了许多斑驳交错的伤痕,它们遍布躯体,难以遮掩。

      “伊芙小姐。”

      温莱试图靠近她,“你还好吗?”

      “……谁?”

      伊芙歪头,警惕而又迷茫地望向温莱。她似乎没有认出人来,紧张地举高冰锥,将染满碎肉的尖端对准前方。

      “别过来。别碰我。走开,走开……”

      温莱止步。

      披头散发的少女犹自喃喃诉说着,嗓音破碎难听,吐字艰难:“走开,不要碰我……我不要这样的爱,好疼,这不是爱……”

      温莱从未见过伊芙这种模样。

      在《被宠爱的伊芙》里,女主角被描绘得善良又坚强,吸引了许多优秀的男性,因此招致了不少同性的不满与嫉妒。但就算遭遇欺凌挑衅,也没有真正落到狼狈的境地。

      而现实中的伊芙,同样获得了众多爱慕。骑士团的名声为她阻挡了绝大多数欺凌事件,她的学院生活过得更顺利安心。由于剧情偏离轨道,她没能和兰因切特陷入爱河,也没能及时拯救落难的斯特莱尔——可是剧情再怎么跑偏,她也不应该变成这样。

      “邪术”,不能保护伊芙吗?

      这与温莱的认知截然不同。

      皇家舞会的时候,塔吉娜的兄长试图伤害伊芙,然后受到“邪术”影响,不仅态度很好地道歉,而且还爱上了她。

      学院图书馆内,某个高年级男生纠缠伊芙,刚刚表现出暴躁的倾向,就因伊芙的抗拒而变得愧疚。

      她理应不被异性伤害,不是吗?

      「很好奇?」

      陌生嘶哑的怪声突兀响起,贴着温莱的耳朵桀桀而笑。「好奇小伊芙为什么受伤,为什么看起来好像杀了人?」

      温莱倏然回头,抬手释放黑雾丝线!

      她的攻击落了空。

      不知何时,房间内已经盘踞着浓重庞大的黑影,它扭曲着膨胀着,迅速凝结出人形的头颅与肩胸,而腹部以下的躯体如同怪异的巨蟒,游动爬行。

      「为什么伊芙杀死了这位英俊的男士?」

      「为什么做爱的场景会变成凶杀地点?」

      「为什么小伊芙看起来这么的……这么的惹人怜爱?」

      它张开双臂,用咏叹般的腔调唱道,「爱是体贴,是保护,亦是欲望,是自私的表演!是虚伪动听的谎言,是精心编织的陷阱,是杀戮与破坏,控制与伤害!」

      大概是很满意这段台词,它笑得乐不可支,腹部的裂口也伸出了样式怪异的胳膊。

      温莱后退一步,踩到了湿冷的酒水和冰块。

      面容阴森如骷髅的魔鬼俯下身来,怪声怪气地说话:「我这段台词表演,比起蒂达怎么样啊,婊子小姐。」

      温莱没有被它的称呼激怒。

      她忍耐着空气中可怖的压迫感,反问道:“你是笼的守卫者?”

      居高临下的魔鬼再次发笑,巨蟒躯体在地毯上盘来绕去,尾梢打落深红的床帐。

      「正是,正是!」它夸张地行了个鞠躬礼,「吾乃▇▇▇▇,负责看管肮脏疯癫的巴托伊修德!」

      晦涩而冗长的姓名,以一种古老复杂的发音方式读出来。温莱无法尽数理解,只能勉强拼凑几个简短的音节。

      “费查……斯特斯?”

      魔鬼眯了眯眼,表情变得阴冷又狰狞。

      「别呼唤我,小姐。除非你想和她一样,与我签订灵魂契约。」

      它靠近温莱,额前的畸角几乎要戳到她的面颊。速度太快,温莱来不及躲避,丝丝缕缕的寒气钻进鼻腔,带来作呕的反胃感。

      「你要与我签订契约么?」

      它嬉笑着,忽而又满面厌恶,「巴托伊修德的圣女,味道真恶心。哪怕你主动祭献灵魂,我也懒得吃一口……」

      新的称呼出现了。

      温莱掩下怪异的感受,朝伊芙看了一眼。伊芙还缩在角落,对房间内发生的一切置若罔闻,嘴里喃喃念叨着混乱的话语。

      “她和你签订了契约。”

      温莱说,“拥有极其强烈的渴望,才能召唤魔鬼。而你,给了她魅惑的能力?”

      「是被爱的能力。」

      费查斯特斯并不吝惜答案,「所有种族的雄性,只要与小伊芙接触,就会对她心生好感。至于好感多久能转化为爱意,取决于对象的性格、喜好、习惯以及灵魂韧度——但无论如何,只要时间足够,哪怕是几乎没有感情的精灵至高王,也会将他的目光投向惹人怜爱的少女。」

      原书的剧情从未提及这个能力。

      《被宠爱的伊芙》只是个冗长的恋爱冒险故事。没有魔鬼,没有契约。它更像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美梦,忽略了皇室与贵族之间的斗争阴谋,无视了真实的牺牲与悲欢。

      魔鬼在温莱耳边喋喋不休。

      「小伊芙本可以过得很幸福。是你破坏了她的幸福,抢走了愚蠢的小王子,干预了她和另一位王子的恋情。瞧啊,她多可怜,被你的巴托伊修德伤到嗓子,好几天发不出声音,像只流浪的雀鸟躲进克里斯的怀抱,却被这男人的爱意伤得疯疯癫癫……」

      「你要看吗?你想看吗?看看她这几天过得多么凄惨……」

      温莱又往后退了一步。

      脚后跟撞到了铁桶,它骨碌碌滚到床脚,发出刺耳的声响。这声音刺激到了伊芙,伊芙猛地尖叫起来,嘶声喊道:“走开,走开!”

      温莱的耳朵嗡嗡作响。

      她有些喘不过气,左胸的伤口叫嚣疼痛。疲惫的大脑神经簌簌跳动着,针扎般的痛楚贯穿整个脑袋。

      攻击魔鬼显然是不明智的举动。好在它看样子也不打算伤害她。

      没有再作思考,温莱捡起地毯上散落的裙子,打算给伊芙披上。

      然而这个动作并不能安抚伊芙的情绪。混乱间,尖锐的冰锥划过温莱手背,与此同时,后面的魔鬼伸出利爪,拢住温莱的头颅。

      「你必须看。」

      重重迭迭的怪声,刺入温莱疼痛的大脑。

      「来吧,尊贵高傲的蒂达公主,害人的刽子手。」

      「敬请观赏这场绝望而美味的戏剧。」

      免费x影视:「pо18hub.cо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