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猫条 - 117克里斯·瓦伦 失贞(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温莱若有所思。

      她收好项链,在城堡大门外等了一会儿。卡特家族的马车很快出现,随从十来个,赶车的人是温洛身边的下属。

      “哥哥呢?”

      温莱问。

      对方摇头,只说温洛昨天去了教廷,一直没有回来。可能是被什么事拖住了。温莱又打听了几句,这才知道温洛早已准备了紧急预案,行动受限时,便会使用魔法石传讯给下属,让下属代为做事。

      “见您平安无事,实在是太好了。”那人说,“您现在要回家吗?”

      温莱登上马车,思忖片刻答道:“不,先去别的地方。”

      她转而望见车旁的瑞安,伸手抚摸他苍白的脸颊。

      “我会让人送药来。”

      瑞安眼睫颤了颤。他被魔鬼攻击,内脏受损,皮肉淤血,整个脊背至今布满紫红瘢痕。

      “没关系。”他注视着她,“谢谢您的关心。我不痛。”

      温莱扯了扯嘴角。

      珀西少爷真的很会博好感。这点儿以退为进的小技巧,并不惹人生厌。而他那些擅作主张的行动,让埋藏在灵魂里的偏执疯狂再也无从隐藏。

      她俯身,轻吻瑞安。

      “这是奖励。”

      温莱微笑,“快回去吧,安抚下萝丝——她昨晚肯定吓坏了。”

      想了想,她又改变主意,“我留两个人帮忙,你们今天尽快搬走。去……杨桃巷。”

      她念了个地址,那地方是前段时间匿名购置的房产,原是为了测试魔法阵准备的,不过一直没用上。

      如今让珀西兄妹入住,听着倒像私藏情人。

      黑发绿眸的青年喉头滚动,唇间溢出缱绻的应答。

      “……好。”

      ***

      头天晚上,温莱乘坐的马车遇袭,侍卫死亡,温莱失踪。为了避免闹出不必要的猜测恐慌,卡特家族压下了消息,暗中寻找温莱的下落。

      而温洛身在教廷,对此一无所知。他的尾戒可以接收温莱的呼唤,知晓妹妹此刻的位置,但无法探听更多情况。

      好在他派来的人不少,可供温莱随意差遣。

      天还没有大亮,城中弥漫着潮湿朦胧的晨雾。温莱坐在马车里,支使随从买药,给家中报备平安。又派人去取匿名信函。

      拿到手的东西着实有些意外。

      一封调查信,内容显示杜勒子爵的女儿和某个供职教廷的魔导师有私情。

      高阶魔法石的来源似乎有眉目了。

      另一封信是日常汇报。

      昨晚瓦伦家族的克里斯前往格尔塔学院观赏戏剧,后来受费尔曼公爵邀请,来公爵府做客。期间,红房子并无人员出入,但半夜时分伊芙突然现身于公爵府外。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来的,总之,喝得半醉的克里斯被费尔曼送出大门,恰巧撞见了徘徊不定的少女。

      克里斯带走了伊芙。

      克里斯与伊芙进入红房子。

      红房子是克里斯的私产。

      温莱喝下一瓶魔药。

      她忍耐着生肌的疼痛,命令马车赶往红房子。

      不知怎的,总有种不太舒服的预感,驱使着她尽快抵达那个地方。

      也许是因为,斯特莱尔有可能藏匿其间。

      又或者……

      温莱闭上眼睛。

      她耳边响起许多琐碎的闲谈。曾经许多个无聊无趣的午后,聚在一起喝下午茶的贵妇人窃窃笑着,用意义不明的腔调讲述瓦伦家族的秘辛。

      那个克里斯啊……的确英俊,人也强壮。但是性格很糟糕……

      他娶过叁个妻子?婚姻都不太好,第一任来自佩罗家族,据说身体一直很健康,可是嫁给他后就开始生病……

      家庭医生告诉我,说是床事不节制……哎呀……

      后来呢?

      后来不知怎么病死了。

      第二任则是得了疯病,在花园里放火自焚。

      第叁任……哪家的小姐来着?不清楚啊,总之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有身份的人也不愿意嫁呀,毕竟他有那种癖好。

      艳丽的涂满油膏的红唇,嬉笑着吐出事不关己的话语。

      ——那种……

      ——虐待少女的癖好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