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猫条 - 116人鱼之泪 失贞(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越强大的法术,越损耗精神。

      之前,温莱对兰因切特下咒,就发生了口鼻流血的症状。历经多日冥想训练,精神韧度强化不少,现在终于能够成功施展夺命咒。

      只是……身体也濒临极限。

      昏昏沉沉躺了不知多久,浑身的痛意变得迟钝沉重。再后来,左胸部位窜起尖锐的刺痛,心脏也一抽一抽地难受。有什么温热柔软的东西拂过面颊,反反复复。

      这触感让温莱产生了错觉。

      她仿佛回到了幼年时期,蜷缩着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卡特夫人守在旁边,抚摸着她的发丝,用柔和而不失冷淡的语调说话。

      你该睡觉了……睡前故事?让母亲劳累耗神可不是淑女的作为。

      如曾经发生过无数次的事实那样,昏睡中的温莱久违地感受到了细微的委屈和失落。

      “妈妈……”

      她嘴唇翕张,挤出破碎微弱的呼唤。

      妈妈啊。

      没有睡前故事也没关系。不能像别人家那样互相拥抱也没关系……

      可是,可是啊。

      别把我留在冰冷的白房子里。

      别将沾满花泥的剪刀,对准我。

      “卡特小姐……”

      “卡特小姐,您在说什么?”

      似曾相识的嗓音穿过梦境屏障,将温莱的意识带回现实。

      她竭力睁开眼皮,在逐渐清晰的视野中辨认出瑞安的面孔。吊顶的灯光昏黄暗淡,映出室内熟悉的陈设。

      这里是瑞安的卧室。

      温莱抬手摸了摸自己胸前的伤。短剑已经被取出来了,伤口被绷带缠裹着。

      “您还好吗?”

      瑞安捏着湿毛巾,忧心忡忡道,“我给您做了紧急处理。抱歉,家里没有快速愈合的高级魔药,您的裙子也被我撕烂了。不过您放心,我处理外伤很有经验……”

      说到这里,他不自觉抿唇,短暂地停顿了下。

      “您一直昏睡着,洒麻醉药拔剑都没有反应。这里太偏僻了,我没法抛下您出去寻找医生,或是联络您的兄长……”

      温莱勉强起身,按住晕眩的脑袋。

      “现在是什么时间?”

      话语出口,她才察觉自己的嗓子变得粗哑难听,像漏风的窗。

      “天刚亮。”瑞安连忙端来一杯热水,喂给温莱,“您需要联络公爵府吗?”

      温莱喝了半杯水,抬起眼帘看向瑞安。

      她的视线很平静,但莫名让人心生不安。

      “怎么了?”

      瑞安轻声问。

      “我想知道,斯特莱尔为什么会特意来杀你。”温莱打量着瑞安略显疲倦的眉眼,“珀西家族理应与塞拉贡没有任何来往。”

      瑞安沉默。

      他将湿毛巾搁置在凳子上,笑了一笑,附和道:“是啊,我和斯特莱尔没有交集。”

      解释因由并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关于他如何遇见斯特莱尔,又如何在地下室施行报复。昔日的魔鬼再次现身,身分不明的少女带走了残缺的男人。

      温莱安静听完,没有流露出多少表情。

      在《被宠爱的伊芙》的世界里,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具备合理性。

      所以,斯特莱尔不是一个纯粹的人类,他体内藏着某种力量。

      而伊芙身边的确有魔鬼,那魔鬼正是多年前致使珀西家族覆灭的元凶。

      伊芙救走了斯特莱尔,如今斯特莱尔被皇家骑兵队追捕,伊芙却滞留在神秘的红房子里。那栋房子……是否与斯特莱尔有关?

      无论如何,只派人守着红房子是不够的。

      必须做出进一步的行动了。

      温莱决定先联络温洛。她启用了蓝宝石项链的感应魔法,随即下床。瑞安阻拦不住,只好服侍着她换上样式古早的贵妇裙,又送她出门。途中温莱瞥见庭院草丛里闪烁的银光,出于某种直觉,她要他过去查探。

      “是项链。”

      瑞安把东西捡起来,递给温莱。“可能是……斯特莱尔逃走时掉落的。”

      温莱端详着掌心里的项链。

      她从未见过这么澄澈璀璨的珠宝,像一颗颗细碎的水滴,盘踞在手中便汇聚成闪亮的湖水。

      “人鱼之泪?”

      的确是人鱼之泪。

      价值连城的珠宝,曾经归属于敌国塞拉贡,后来收藏在西捷国库中。温莱只在珠宝鉴赏历史书里见过它。

      斯特莱尔偷窃了国库的人鱼之泪……所以才被追捕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