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猫条 - 06去他妈的兰切 失贞(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回到安略堡后,温莱拒绝了仆佣的服侍,独自把自己关在盥洗室里,一遍遍清洗身体。

    她没有聆听兰因切特如何和骑兵队解释生还的问题,反正那个人向来聪明冷静,总会找到合适的理由。

    西捷和赛拉贡长期对立,两国的皇储更是视对方为死敌。比起兰因切特,斯特莱尔性格更张扬,而且喜欢出其不意。就像这次突袭,谁也想不到斯特莱尔竟然会带着一队精悍人马,从中心城一路潜入边境,把兰因切特打个措手不及。

    这种计划很危险,稍有不慎,突袭的斯特莱尔也会折损在此。

    温莱站在雾气腾腾的花洒下,用力抹了一把脸。

    赛拉贡的皇储是个极具攻击性的疯子。他带来的人并不多,完全是靠着地形优势,把安略堡的骑兵队耍得团团转。在审讯室里和兰因切特谈判,侵犯她的时候,也许骑兵队就在不远处的地面上逡巡。

    斯特莱尔不能杀兰因切特,否则无法顺利撤退。

    但他也没能拿到风霜山脉和安略堡,所以用伤害她的方式,尽情侮辱兰因切特的脸面。兰因切特不会大肆追击他,因为审讯室发生的一切,成为了他们之间的交易和妥协。

    谁也没遭到太大损失,除了温莱。

    她拧紧水龙头。金色的开关旋钮被打造成雏菊形状,摸上去滚烫又硌手。温莱的掌心被压出浅淡的红痕,但这痕迹就像沾在手上的温度,很快就消退了。

    她没有穿鞋,赤脚走到外面的换衣间,对着镜子打量自己。

    镜中的人还很年轻,年轻到了有些稚嫩的地步。被水浸湿的长发像海藻垂落腰间,亮晶晶的水珠滑落下巴,聚在凹陷的锁骨处,或者顺着乳房流至顶端,缀在樱红的小肉粒上,要掉不掉。

    这是一具纤细窈窕的身体。腰细腿长,胸乳小巧,肌肤透着朦胧的白。像油画里躺在绸缎中的少女,山泉边捧着水壶的精灵。

    总之,不会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性。

    但偏偏就是这样看似纯洁的躯体,被斯特莱尔粗暴地压在地上,抱在怀里,不知肏弄了多久。她的乳尖还有些肿胀渗血,腰腹印满了青紫的指痕。手肘和膝盖更可怜,彻底磨破了皮,泛着血丝的破损处被热水浸泡得发白。

    温莱抿紧花瓣一样的红唇。

    她久久凝视着自己,镜子里的自己也用一双湿濛濛的蓝眼睛看她。

    “温莱·卡特。”

    她轻声念出一段文字,“卡特家族的千金小姐,费尔曼公爵的女儿,第一王子的未婚妻。曾被斯特莱尔强暴,后来依旧如愿嫁给兰因切特。在兰因切特成为西捷皇帝之后,她顺利当上皇后,但备受冷落,没有得到过一次温存。”

    “半年后,卡特家族覆灭,温莱皇后服毒身亡。”

    这是刚才搓洗身体时,她眼前浮现的文字。

    温莱垂下眼睫,想笑又笑不出来。

    她的脑子里装满了沉甸甸的陌生信息,这些东西压迫着神经,让她心口发闷,呼吸不畅。

    想要把它们全都梳理清楚,是件浩大繁琐的工程。温莱暂时没有这个能力,只能一点点消化吞吃,并借助偶尔呈现的文字进行理解。

    她似乎活在一本书里。

    这本书名为《被宠爱的伊芙》,讲的是贵族私生女伊芙过尽了贫穷的苦日子,一朝被接回家里,进入格尔塔魔法学院,凭借美好的品质和不服输的毅力,逐渐赢得众人的喜欢。与此同时,伊芙踏入上层贵族的交际圈,和许多优秀男人产生了复杂的感情纠葛。

    总之,就是个谈恋爱的故事。

    在学院进修的时候,伊芙被学长喜欢,被第二王子追求;参加舞会的时候,又能惊艳所有人,吸引第一王子的注意力。出去逛个街,做个冒险任务,就会认识受伤的斯特莱尔,开展一段强制爱。

    温莱默默算了算,和这位伊芙小姐爱来爱去的男性,大概两只手都数不完。

    ——然后他们竟然没有一个是男主角。

    对,包括温莱的未婚夫在内,这些家伙全都被称之为男配。

    男主角要到很久很久以后才登场,他是……远居在海洋另一端的精灵至高王。

    这都什么鬼。

    温莱生平第一次骂了脏话。

    骂出口的同时,长久以来压在她身上的精神桎梏仿佛消失了。

    做什么完美千金,保持什么优雅体贴,贵族风范……全都失去了意义。她看着狼狈的自己,泛红的眼睛渐渐弯起弧度,嘴唇张合,吐出沙哑坚决的话语。

    “去他妈的兰切。”

    ------------

    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兰因切特是走向火葬场,活在火葬场,最后不一定能回收。

    总之看剧情走向吧,现在不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