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猫条 - 02是别的男人在肏你呢 失贞(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西捷与赛拉贡之间的战争,足足持续了二百多年。

    然而现在,两个国家没有动用刀枪,没有厮杀和死亡。单只是在一间狭窄潮湿的地下审讯室里,进行彼此的拉扯和攻击。

    兰因切特放弃了自己的未婚妻。

    而斯特莱尔要用一场施虐性事,完成对西捷的侮辱。

    谁也不会考虑温莱的感受。

    她夹在两个男人之间,抬头就可以看见未婚夫兰切俊朗的面孔,稍微想要并拢双腿,就会被身后的斯特莱尔抽打臀部。

    “别乱动,如果你不想趴着出去给外面的人肏。”

    斯特莱尔有着悦耳优雅的嗓音,但他的措辞下流又粗鄙,简直不像个正儿八经的帝国继承人。

    温莱咬紧牙槽。

    她沐浴在兰因切特的目光里,觉得自己像待宰的羔羊。她看不见斯特莱尔的容颜,也不知晓他正注视着自己的小穴,漂亮的暗金色眼眸微微眯起,仿佛即将品尝一道美味佳肴。

    高高翘起的肉棒,顶端已经溢出了透明的液体。

    斯特莱尔胡乱挺了几次腰,把黏腻的液体涂抹到温莱的大腿内侧。他感受到了温莱的颤抖,干脆一手握腿,一手扶着自己的肉棒,对准窄小的花穴,缓缓没入。

    好痛!

    比刀柄捅进来还要痛!

    温莱不可抑制地发出尖锐的哀鸣,下一刻生理性的泪水溢满眼眶。她再看不清兰因切特的脸,只凭着可怜的尊严,紧紧咬住了嘴唇,不肯再呻吟半句。

    斯特莱尔喘了一声,额角鼓起青筋。

    他只插进去一小半,就感觉再难前进。这女人实在是太紧了,里面无数的软肉褶皱在蠕动,每时每刻都竭力往外推,又拼命要吞吃进去。如果不是他意志力坚定,几乎直接泄精。

    可是兰因切特在看。

    这可怜的、被锁在椅子上的没用男人,一直在看玻璃窗外的媾和。

    斯特莱尔不能认输。他咧开嘴角,对兰因切特露出个挑衅残酷的笑容,腰胯狠狠一顶,一鼓作气破开温莱的穴肉,直抵最深处。

    鼓胀的精囊,直接贴住了柔软的花户。

    “哈……”

    斯特莱尔轻轻喘息着,终于能双手掐住温莱的腰,一次又一次猛烈抽动。进进出出的棒身沾了丝丝缕缕的血,这画面是最好的炫耀。

    “温莱。温莱小姐……”

    他眯着暗金的瞳孔,殷红嘴唇吐出残忍话语,“你摸一摸,现在是别的男人在肏你呢。”

    温莱伏在地上,没有出声,唯独肩膀的颤动昭告着她意识尚存。

    斯特莱尔俯下身来,解开她手腕的绳子,拽着一只手去摸穴口抽动的肉棒。无力的手指刚碰到他的性器,就剧烈挣扎着往回缩。

    斯特莱尔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回望着兰因切特。

    然而这沦为囚徒的王子,始终表情冷淡,眉心微微蹙着,像是鄙夷这场单方面的暴行。

    斯特莱尔的眼底逐渐阴郁。

    他就着这个姿势,将温莱整个儿转过来,面对自己。

    粗硕的肉棒在体内碾了一圈,激得温莱悲鸣出声。她睁着朦胧的泪眼,总算看清施暴者的长相。

    是个英俊得过分的男人。

    微卷的金发覆盖了耳尖,眉毛斜长,眼眸微微挑起,唇色是艳丽的殷红。他有一双野兽般危险明亮的金眸,如今这眼眸里倒映着她衣不蔽体的身影。

    斯特莱尔,帝国雄狮。

    温莱注意到他左耳打着一枚红宝石耳钉。菱形,外轮廓是荆棘缠绕的形状。

    无数陌生的影像瞬间在脑海中炸开,海量的信息接连涌现。成千上万的文字从眼前流过,最终凝聚成几句简短的话语。

    【斯特莱尔是赛拉贡帝国的皇储,这片大陆未来最强的统治者。他性格恶劣残忍,曾经强暴过邻国第一王子的未婚妻温莱小姐。】

    【他从不为自己的暴行悔过。直到后来,他遇见了伊芙,深深被这个女孩儿纯洁美好的品性打动,决意成为她的守护之神。】

    温莱呆愣愣吸收着这些信息。

    她的走神,被斯特莱尔误解为另一种含义。

    “看呆了?”他笑容讥讽,挺腰狠狠向上一顶,性器抵住她柔软的宫口。

    “我比你的未婚夫好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