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猫条 - 01在未婚夫面前被强暴 失贞(np)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温莱双手捆缚在后,眼睛蒙着黑布条。

    她被人粗暴地推搡着,不知走了多远,才停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臭味,以及一点淡淡的血腥气。

    有谁将她推倒在地,扯掉了眼上的布条。温莱眨了眨酸痛的眼睛,看清周围的景象。

    这是一间被落地玻璃分割开来的地下审讯室。头顶的吊灯摇摇欲坠,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玻璃后面放着一把铁椅,有个身着军服的年轻男人被锁在椅子里,往常梳理整齐的黑发凌乱地散落着,遮住光洁的额头。

    他有一双浓郁而冰冷的眼睛,恰如温莱脖颈间的黑钻石。

    温莱下意识张嘴呼唤:“兰切……”

    “兰因切特·伦纳德。”另一个玩世不恭的男性嗓音抢先叫出了囚犯的姓氏,“西捷第一王子运气真差,带着未婚妻巡视边境,都能受袭被俘。”

    温莱扭头,尚未看清身后男人的容貌,便被对方揪住了发根。一只坚硬的军靴踩在后腰处,仿佛要碾碎她的肚腹,把里面的脏器挤烂成汁。

    在男人恶意的拉拽下,温莱不得不昂起头颅,露出脆弱的天鹅颈。

    “瞧瞧你的未婚妻,多么可怜。”他轻笑着,贴在温莱的耳际呵气,湿热的吐息钻进耳道,轻佻又狎昵。“这可是传闻中的西捷之花,所有的游吟诗人都在夸赞她的美丽,所有肮脏下贱的男人都想尝一尝她的味道。兰因切特,你觉得,我把她扔到军营里怎么样?出了这间审讯室,外面全是图索人,叁个月来他们没碰过一个女人,已经饥渴得能和自己的刀鞘做爱。”

    坐在铁椅子里的兰因切特,闻言只是抬了抬眼睛。

    西捷第一王子是个冷淡又傲慢的人。即便沦为囚犯,依旧脊背挺直,面无表情。只有嘴角的青肿,昭示着之前遭受的暴行。

    “你想要什么?”

    他问。

    温莱身后的男人笑了笑,用力扳起她的下巴,将一根手指插进唇齿间搅动。

    这动作格外粗暴,几乎扯伤了温莱的嘴角。她想躲开,但对方变本加厉,直接揪住了不安分的舌头,开始模仿抽送。

    “唔……放开……”

    温莱口齿不清地说着,白玉般的脸颊渗出羞耻的血色。唾液不受控制地溢出来,顺着下巴落在起伏不定的胸脯上。

    “我要风霜山脉的领地,以及安略堡。”凌辱她的男人漫不经心地说,“也没多少嘛,殿下送给我,我自然放你们平安回国。”

    温莱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她当然知道,这些地区是边境险要关卡,如果让出去,邻国赛拉贡就可以长驱直入,吞吃西捷大量的土地和子民。

    可是,如果兰因切特不肯答应,她就要沦落到最凄惨的境地。被凌辱,被虐待,被吃得什么都不剩——

    然后她听见兰因切特平静而又淡漠的话语。

    “不可能。斯特莱尔,你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东西。”

    温莱的呼吸停止了。

    她感觉手脚的温度在不断降低,承受着重压的腹部一抽一抽地痛。

    审讯室内响起一阵肆意笑声。名为斯特莱尔的男人抽离手指,不再戏弄温莱的舌头,而是用力扯烂了她的衣襟。

    包裹着胸脯的布片,轻薄得不堪一击。

    被撕烂以后,小巧柔软的乳肉便暴露在阴冷的空气中,嫩红的乳尖瑟缩着,颤抖着,看上去好不可怜。

    温莱低低叫了一声,想捂住自己裸露的胸。

    但她的双手还绑在腰后面。

    “别……别这样……”

    她声音止不住地颤抖。审讯室里只有两个人,被锁在椅子上的未婚夫兰因切特,以及正在施暴的斯特莱尔。

    她看不见斯特莱尔的长相,只能感觉到他用刀刃把自己的裙子割成一绺一绺的破布。而玻璃窗后面端坐的未婚夫,始终拿平静冷淡的眼神注视着她。

    “兰切,兰切!”温莱浑身都在发抖,“救……”

    只发了一个音节,就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身后的斯特莱尔分开了她的腿,把她弄成跪趴的姿势。锋利冰冷的刀刃沿着亵裤的缝隙钻进去,轻轻一挑,可怜的几片布就荡然无存。

    白炽的灯光在头顶摇晃。照亮温莱腿心的景象。粉嫩饱满的两瓣花唇微微被扯开,里面颜色略深的肉一缩一缩的,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啊,真可爱。”

    斯特莱尔毫不走心地称赞着,刀柄滑过她紧张的后穴,分开颤抖的粉唇,对准穴口狠狠插入。

    撕裂般的痛楚自腿心传来。

    温莱喘不过气,牙齿咯咯打架:“兰切……”

    她也不知道为何要呼唤未婚夫的名字。呼唤没有任何意义。

    是里面这个人放弃了她。又观看着她被侮辱亵渎。

    “啧。”

    斯特莱尔骂了句什么脏话,“竟然还是个处女。”

    他拔出只插了一半的刀柄,解开腰带,粗长的肉棒跳动着拍打在温莱的腿上。

    这时刻,铁椅上的兰因切特才抿紧了唇角,一动不动注视着玻璃窗外的暴行。他的未婚妻有着白蔷薇般纯洁美丽的容貌,铂金色的长卷发永远盘成一丝不苟的发髻,穿天蓝色的绸缎大摆裙。漂亮得像是大理石雕塑的脖颈锁骨处,只带一枚镶了银边的黑钻。

    因为黑钻石是他的瞳色。

    如今她的头发被撕扯得凌乱不堪,胸乳可怜巴巴地压在地上,像最廉价的妓女一样翘着屁股。复杂荷叶边的裙子堆迭在细腰上,白腻的大腿被斯特莱尔握着,合也合不拢。

    在惨白的灯光下,他看得清敌国皇储脸上残忍的兴奋。斯特莱尔是赛拉贡帝国的皇储,拥有英俊的五官和金子般的发色,因其出色的战争能力,被称之为帝国的雄狮。

    现在这头雄狮将要奸淫他的未婚妻。

    用粗长的、布满青筋的可怕肉棒,一寸寸捅进温莱尚未对任何男人敞开过的穴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