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鲤鱼 - 第66章 顾家臣服 我能召唤无数神级绝学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嗯?”

    顾人雄皱眉向苏曜看来。

    “古烈,这是你的人?”

    “敢对家主不敬,还不跪地认错!”

    两侧,顾家族人冷喝道。

    嗒--

    苏曜踏步走了出来,摘落头上帷帽,环视顾家众人,淡然道:“谁想让我跪地认错,不妨来试试。”

    “放肆!”

    两位顾家侍卫口中沉喝,跨步踏至,手中铁枪混裹着剧啸,向苏曜交叉刺来。

    只是,铁枪还未刺至,两位侍卫整个人已旋转飞出,撞在墙上,又砰然倒地,昏厥不醒。

    “什么?”

    见此情景,顾家之人,神色都不由为之一凛,他们,都没能看清,苏曜如何出手,又如何震飞了两位侍卫,这意味着,眼前的苏曜,很可能是位宗师级的存在。

    “你,到底是什么人?”

    宝座上,顾人雄也已意识到,苏曜不太可能,会是古烈的跟随者,他眼眸微凝,如同鹰隼般,盯着苏曜,沉声问道。

    苏曜看向顾人雄,道:“我就是你口中,那位不堪大用的紫金级仙门令持有者,你不是想用我的人头,去向仙门岛证明,仙门令的发放,是一桩错误,一件蠢事吗?现在,我人已来了,就想看看,你怎么取我的人头?”

    说话间,苏曜已步伐踏出,一步步,向着宝座上的顾人雄,踏步而去。

    “你想做什么!?”

    “敢胆在顾家放肆,想死吗?”

    铿鸣响彻,两侧,顾家众人悉数拔出兵刃,向着苏曜涌来。

    “想死的人,该是你们才对。”

    王翳、南疆七子,及古烈也都是扯落外袍,迎向了顾家众人。

    兵刃交击。

    火光四溅。

    交战中。

    苏曜已踏落在高台前。

    看向顾人雄。

    “说你无用,倒也有些胆量,敢来我顾家撒野,得了枚紫金仙门令,你该不会真将自己,当成人仙了吧?”

    “不知天高地厚!”

    顾人雄轻蔑冷笑,猛地震开四周侍女,右手五指一张,旋即握住了一杆铁矛,随着他气息释放,铁矛上,缭绕起一丝丝闪电般的气焰,散发出炙烈气息,如同狂潮弥散。

    嗖!

    顾人雄掷出铁矛,向着苏曜疾射而来。

    冰冷的铁矛,缭绕闪电气焰,如狂蛟游转,在高台台阶上,撕裂出一道深刻裂痕,转瞬间,射杀至苏曜跟前。

    顾家家主顾人雄,武道修为,也已然达到了一品鼎盛之境。

    面对疾射而至的铁矛。

    苏曜神色平静,身后,一座石门浮现,苍龙刻印,身上,也是散发出古老,而又苍莽的龙气,右手五指一张,铁矛砰然碎裂,下个瞬间,他的五指,已按落在顾人雄面门上。

    “什么!?”

    顾人雄骇然,但不等他反抗,苏曜手掌按落,按着顾人雄的脑袋,撞在了宝座上。咯吱--,玄铁铸成的宝座,都被撞得凹陷变形,浮现裂痕。

    “你……”

    “想死!”

    顾人雄怒吼,双手五指戢张,闪现阵阵气焰。

    但换来的--

    又是一记猛撞。

    顾人雄每挣扎一次。

    又多一次,撞落在宝座上。

    砰然声,在厅堂里不停响起。

    整座厅堂,已变得沉默、噤然,顾家众人看得心悸,如同坠落冰窟,感到无比寒冷。

    终于。

    顾人雄再也无力挣扎,颓然坐倒在宝座上,白发散乱,整张脸,遍布血污,如同野兽般不停喘息,盯着苏曜,嘶吼道:“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可知道,你今天挑战的,不仅仅是我顾家,而是整个太虚海,七大家族。若是今天的事传出去,其他六大家族,也绝不可能坐视不理,也绝不会容你一位外人,在太虚海撒野!”

    “到时,就算仙门岛,也保不了你!”

    “都到了这种地步,还能这么嚣狂吗?”

    苏曜冷冷看了顾人雄一眼,“你还真当自己是国主,生杀予夺,只能你取别人人头,别人就不能杀你?坐在这张宝座上,你都不知吸食了多少民众血汗,盘剥,压迫,镇压,奴役,你这一岛之主,双脚踏的,只怕都是无数人的汗水,鲜血,乃至生命,像你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嫌多。”

    “你……”

    “不能杀我……”

    “我乃太虚海七大家族,一族之主!”

    看着苏曜清冷的眼神,顾人雄心中一凛,神情变得惊惧、惶然,开始慌乱。

    “为何不能?”

    淡然言语中,苏曜双指,已落在顾人雄眉心之上。

    嗤!

    剑气一闪。

    顾人雄身躯猛然一僵,眼眸中,满是惊骇,及不可置信。旋即,他跌落宝座,从石阶上,一路滚落,扑倒在地上,潺潺鲜血,从眉心淌出,染红地面,再也没有了声息。

    太虚海七大家族之一,顾家家主顾人雄,就此身死。

    整座厅堂,也随之变得无比静寂。

    顾家众人不敢相信。

    一切,如同噩梦降临。

    苏曜在宝座上落座,看向顾家众人,道:

    “从此刻起,鹰山岛,由我来管。”

    “你们--”

    “谁赞成?”

    “谁反对?”

    顾家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顾家,就这么改换旗帜了?这变故,来得太突然,太匪夷所思,一时间,让人如置梦魇,不能接受。

    “我反对!”

    一位顾家族人,猛然喊道。

    只是,此人话音未落,一根乌鞭已如闪电袭至,穿透了他胸膛,带起一阵鲜血,飚射洒落。

    顾家族人倒在了地上,就此身死。

    王翳将缚仙索收回,看向顾家众人,冷冷道:“还有谁,对公子不服,不妨都站出来。”

    顾家众人默然,空气都仿若变得沉重、凝滞。

    “拜见……”

    “新主。”

    终于,一位顾家族人单膝跪地,垂落头颅,恭声道。

    随着一人臣服,如同引发了系列反应般,很快,一位位顾家族人相继屈身垂首,跪在了地上。

    顾家臣服。

    ……

    同一时刻。

    仙门岛。

    广袤的岛屿上,白雾缭绕,一座座山峰,或清奇,或险峻,或雄伟,又或飘逸,在云雾里若隐若现,又有瀑布垂泻,宛若银龙,不时有白鹤飞掠翔舞,整座岛屿,如若仙境。

    一座崖台上。

    “根据情报,最近,又发生一起针对仙门令持有者的恶性事件,白家的人,故意设套,安排人员,挑衅一位仙门持有者,将他打成了重伤。”

    “截止至今,至少有十多位仙门令持有者,被挑衅、针对,甚至出现了伤亡。”

    两道身影,正在交谈。

    言语中,带着忧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