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盏流苏 - 第142节 云杳录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说情?不对吧,程颐说曹贵妃的举动有些异常,她整日都待在永宁宫不出,怎么会去为昌乐公主求情?”

    历壹铭说着抬眼看向顾云杳,他们都觉出了这件事的蹊跷,明明足不出户,宫外却大肆宣扬曹贵妃为昌乐公主说情奔走的流言,且说的仿佛都亲眼见过一般,又是为何?

    “演戏给人看?”念婷也不傻,立刻猜到了什么,摸着下巴一脸佩服,“咱们这位曹贵妃可真是天生就该在后宫生存的妙人,连晋国长公主都敢算计,不错不错。”

    顾云杳笑了笑,曹贵妃的身份很值得怀疑,若真是跟雪神殿那位叛徒有关,算计一把晋国长公主也不算什么大事。

    “好了,近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不想这个年关还入宫给别人请安道贺。”她伸手在脸上拍了拍,怎么服下药丸后感觉有些疲惫来着。

    念婷和历壹铭应了一声,没人问叶无心去了哪里,那哥们神出鬼没也不是一次两次,他们也都习惯了,比翻墙爬窗还习惯。

    历壹铭又叮嘱了两句,和念婷一道退出了门外,穿过游廊走的远了些两人才站定脚步。

    “都布置的怎么样了?”历壹铭问,早在一个月前,顾云杳就给他们下了命令,所有该动的都动起来,务必在年关之前结束一切事情。

    她把造反说的轻轻松松,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反正这天下以前就是她在掌控,现在拿回来也没什么不对。

    “差不多了,就差文定公府,那位大夫人还真是难缠的很。”念婷咧着嘴心里十分不耐烦,她从来不知道文定公府里的妇人都那般蛮横不讲理。

    历壹铭微微皱眉,“那老东西才是文定公府里的毒瘤,楼主和老文定公见过,当年的事全是大夫人一手策划,只可惜功败垂成,反倒折了府中儿孙及儿媳。”

    顿了顿他垂下眼眸道,“实在不行便绕开她,我不信文定公府里她能一个不漏。”

    “那倒是没有不漏,我找过了,只是这几天还没消息。”念婷咧着嘴笑,她办事效率还是不错的,怎么会碰到困难就退缩。

    两人一路边走边说,出了端王府大门,似乎才意识到竟然是第一次走正门,念婷忍不住就抬头看了一眼,别到时候连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顾云杳一觉醒来已经入夜,睁开眼就看到玉非寒坐在她身边,手中端着一杯热茶,见她醒来便扶了她起身,顺道把热茶喝了。

    “身体如何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手,没那么冰冷,只是看脸色还有些苍白,所以不放心再多问一句。

    顾云杳把茶一口喝完,这才觉得喉咙里的干涩好了许多,听玉非寒问她,不自觉的摸了摸手脚道,“不冷了,不过只是暂时压制,想要根除得去雪神殿。”

    青绡是这么说的,她没有丝毫怀疑,因为以他的能力,根本没必要骗她,且他似乎从来都没骗过他们,只选择说或者不说而已。

    “对了,今日朝中可有什么大事发生?”曹贵妃两面三刀哄了晋国长公主,怕是长公主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昌乐公主如今的凶险。

    既然没人帮着昌乐公主,又有南宫筠推波助澜,这两天内应当会有个结果。

    玉非寒给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好,起身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又拿了一碟点心道,“先吃些垫垫,等会便可以用膳。”

    说完看着她吃下去一块,这才继续说道,“大事没发生,不过有件有趣的小事。”

    玉非寒嘴角的笑很淡,像是不曾笑过的笑,看的顾云杳有点狐疑,就听他说道,“曹贵妃今日不知何故在正殿外晕了过去,朝中众臣纷纷上书让皇帝裁定出个结果来。”

    顾云杳嘴角一抽,这还算是有趣的小事?那什么在他眼里才算是大事啊。

    “果然她知道很多,不过既然肯帮着除掉昌乐公主,看来后宫那位也不算顶聪明的。”如果曹贵妃和那位是一条船上的人,就会知道昌乐公主除去最大获益者,是她和南宫筠。

    顾云杳想不通,一向欲把她除之而后快的那人,为何会帮她,或者她后续还有别的什么阴谋。

    “或许还有别的目的,不可掉以轻心。”玉非寒又拿起一块糕点放在顾云杳唇边,见她若有所思的咬了一口咀嚼,才轻声说道。

    她自然知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天上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往往好处身边都伴随着危险。

    “无妨,昌乐公主此事我不插手,你也不要插手,我倒要看看她们怎么往我身上栽赃。”她如今能想到的便是昌乐公主一死,定然会有铺天盖地的谣言往她身上压。

    但她早就不是初入黎京无权无势的小丫头,如今她的背后有坚实的靠山,想用这么粗劣的手段对付她,简直是痴心妄想。

    一夜好眠,第二日一早便有人传信说了个好消息,昌乐公主在自己的房间内畏罪自杀了。

    顾云杳刚一起床心情就被这消息弄的心情舒爽,畏罪自杀,多好的词汇,用在昌乐公主身上再合适不过。

    她梳洗好出门,外面阳光明媚,竟是这几日少有的好天气,“宫里什么态度?”她身边是从璇玑楼调来的影子,原是叶无心的人,此刻在她身边侍奉。

    “曹贵妃昏迷,据说皇帝寸步不离,或许还不知道此事。”影子恭敬的说,他只说确定的,至于猜测的东西,相信楼主心中有数。

    果然便见顾云杳沿着游廊往前一边走一边道,“怎么会不知,光一个南宫筠还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逼死昌乐公主,否则他也不用大费周章的布置。”

    影子应了声是,无声无息的跟在顾云杳身后,他们这位楼主据说和前楼主的脾性差不多,那他就知道该如何自处,否则还真是麻烦事,毕竟影子对任务是个好手,对侍奉这件事来说,或许还不如府中一个侍卫。

    顾云杳也不多说,一路从后院往前走,既然昌乐公主死了,且被百姓先入为主的认定是畏罪自杀,那想来曹贵妃的昏迷倒是可以真一真了。

    所以说,算计人这也是一门学问,无师自通怎么能比得上她这个出自名师的人。

    移步大堂用早膳,果不其然饭刚端上桌,昭王就准时出现了,不过这次他带了礼物,还十分自豪的说天下绝无仅有。

    当昭王把那只只有脑袋大小的食盒打开时,顾云杳相信了他说的话,能把豆花做成这幅德行的,大概也真的是天下绝无仅有了。

    “昭王最近很悠闲,怎么亲自动手做起豆花来了。”顾云杳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她身子虚弱,这种不知道能不能吃的东西,还是算了。

    玉非墨兴高采烈的把那碗泛着油光的豆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很期待的道,“本王一直都很闲,天底下最闲的大概就是本王,至于这豆花就是一时心血来潮。”

    他说着眨巴着眼睛看着顾云杳,“端王妃要不要尝一尝,本王府中侍婢试吃过,说味道还不错,你也尝尝呗。”

    玉非墨本来是打算给端王吃的,谁知道他一早就不在府中,所以只好先给端王妃吃一吃了。

    顾云杳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不要,我吃这些就足够了,你的豆花还是自己品尝吧,或者你可以留给你九弟。”

    不好意思了玉非寒,吃伤和你面前,她还是选择不吃伤。

    顾云杳心里默默忏悔着,慢条斯理的继续吃着碗里的粥,见昭王还想在说些什么,干脆直接打断先挑了话题道,“听说昌乐公主自杀了,是真的吗?”

    这话一问出,昭王果然不再关注他的豆花,双手放在桌子上很认真的说道,“是真的,父皇今早得到消息,还十分悲痛的亲自给晋国长公主写了书信,八百里加急送过去了。”

    他之所以一早就往端王府中跑,也是想过来问问此事,没想到他们知道的还没他多。

    不过也没关系,八卦不止可以听人说,他也同样可以跟人说嘛,没啥大的区别,“据廷尉府的人说,昌乐公主昨晚就吊死在了房中,门窗紧锁,排除他杀的可能。”

    顿了顿,他摸着下摆一副深思的模样道,“但本王觉得,一国公主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就直接自杀吧,有点不太合理。”

    毒杀曹贵妃就算是她做的,那也罪不至死,毕竟她还是晋国最受宠长公主的女儿,听闻自小就得晋国皇帝宠溺,所以才会这般骄纵跋扈。

    “确实有些不合理,或许还有别的事呢?”顾云杳也帮着分析道,“那件事让她不得不死,所以她才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至于是什么事,也许只有当年问南宫筠才知道,当然,如果他肯说的话。

    “你说的对啊,本王怎么没想到。”若昌乐公主并非为了曹贵妃的事自杀,那事情可就复杂得多了。

    想想也是,从那日酒宴到现在多少天了,昌乐公主一直都十分放松的吃吃喝喝,并没有什么异常,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想不开,确实值得深思。

    第243章 武士

    “嗯,昭王殿下没事多往廷尉府走一走,说不定能知道的更多,到时候别忘了同我分享。”顾云杳一边把碗中的粥吃完,擦拭着嘴角说道。

    玉非墨怎么会拒绝,十分好爽的道,“成,那本王现在就去看看,现在廷尉府那书生以前本王提携过,很容易问出话来。”

    送走昭王,顾云杳起身在大堂里转悠了一会儿,等着念婷回来。

    午时前,念婷从门外走进来,这是她第二次光明正大走进来,心里还是有点激动的。

    “你在等我呀,要出门?”念婷眨巴着眼睛上下看了看一身穿戴整齐的顾云杳,她手中还抱着手炉,看样子就是要出去。

    顾云杳点头,“就是在等你,我们中午去燕子楼吃。”

    她说着抬脚往外走,大门前的侍卫立刻行礼,目送这两人一路远走。

    燕子楼门前依旧门庭若市,进门的时候还等了一会儿,因为前面一队人浩浩荡荡往里入,她们俩一时半刻进不去。

    等那队人走进去,已经是一刻钟之后,顾云杳和念婷随着他们最后两个人一道进入,不经意发现其中一个人腰间的配饰是晋国的武士所用。

    她不动声色再看了看刚才那队人,和念婷一道拐进二楼的包间。

    坐在桌子前,顾云杳还没开口,念婷先一步疑问道,“刚才那些人中有晋国武士,那不是直接授命朝廷的吗?”

    她说着还比了比自己的腰间,位置就是挂配饰的地方。

    顾云杳点头,“不止是武士那么简单,他们中有人的配饰是紫色,应当是晋国长公主府中精锐武士,他们来应该是为了昌乐公主的事。”

    话音落下,包厢的门被人轻轻推开,历壹铭走了进来,一身天青色袍子配玉冠束发,让他本就清俊的容貌更显冷冽。

    “晋国来人了,估摸要住在燕子楼里。”他说着走到念婷身边坐下,被念婷上下打量了半晌嫌弃道,“竟然没带吃的,那你来做什么。”

    顾云杳没说话,盯着历壹铭的脸看,想看看他会不会给念婷来个白眼什么的,但很让人失望,他不过就动了动嘴角。

    “我又不是跑堂的,想要吃的你自己不会点。”历壹铭呛了念婷一句,扭头看向顾云杳,“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他叫人腾出了一个楼给那些人住,与其他客人分开,他们似乎不愿意暴露身份,否则大可以直接去宅子里住。

    但既然是为了昌乐公主而来,不暴露身份又怎么能行事?难道用偷或者抢?

    “暂时不动他们,不过盯紧了,别坏了我们的计划。”顾云杳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其余两人都点头说知道了。

    此事说完,念婷立刻起身出门叫了人来点菜,她也没进来问两人要吃什么,直接站在门口巴拉巴拉说了一堆,然后就催促着小二赶紧去准备。

    顾云杳没在意念婷的举动,偏头看向窗外,“再过几日便是我的及笄之礼,你们的大礼要是落空了,就一道去秋山水牢里转转吧。”

    “你猜到了?”历壹铭没在意她说落空后去水牢,反而是挑眉问她猜到了他们的大礼。

    “我看起来傻吗?”顾云杳轻笑一声,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今日天色不错,但保不齐还有风雪来临。

    三人坐在包厢里等着饭菜上来,其实算算时辰还没到午时用饭的时辰。

    “顾之曦那边进展顺利,如果不出意外,今晚咱们西秦大概就没有顾大将军了。”念婷说,嘴巴一直吧咂吧咂的,像是饿了许久才等到饭的孩子,让顾云杳十分无奈。

    顾之曦这边进展顺利,江南那边李仙林也早早就来了信儿,让她放宽了心,但顾云杳心中却总是有一点忐忑,是上一次大动干戈时留下的后遗症。

    她不说话,念婷或许猜不到她的担忧,但历壹铭这般精明的人,他自然可以看在眼里。

    “上次是个意外,这次只有我们几个人把手主要位置,不管是许家暗卫,还是璇玑楼的人,都若有若无的没有触碰到要害,你大可放心。”

    历壹铭早在第一次询问顾云杳布置的时候,就从她的语气里猜到了这些,所以璇玑楼的任务并不是很重要,且有许家暗卫从中帮忙,师浅雪去璇玑楼养伤可并非只是必要。

    “嗯,但愿不会再来一次。”她意味深长的说,上一次她毫无防备就被自己最亲近的人送上了阎王路,这一次不得不小心些。

    念婷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她的担忧,默不作声的垂了头,上一次明显有漏洞的地方,她都没有察觉,也算是那一次事情的帮凶。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三人的沉默,念婷也一下子跳了起来,开门就夸张的叫到,“好吃的来了,别说了,先吃饭吧,我早上可什么都没吃。”

    色香味俱全的菜鱼贯而入,没一会儿竟然摆了满满一桌,把顾云杳和历壹铭都给看愣了,历壹铭更是气的笑骂道,“你以为不付钱就能胡吃海喝了,告诉你,我这儿的菜敢浪费了,我饶不了你。”

    这都是气话,按照念婷的食量,这一桌子也最多够她一个人吃饱饱的,根本不会浪费。

    “放心吧,这些刚好够我吃,你们俩的饭量基本就是个摆设。”她跟前世还是傅云的顾云杳一起吃过饭,长长的桌子上数十道菜,结果她连一个菜的量都没吃完,竟然说自己饱了。

    顾云杳和历壹铭对视一眼,没有人接念婷的话,默默的拿了筷子夹菜。

    念婷哪里肯落人后,也拿了筷子就夹,三人不过才吃下第一口,燕子楼下大堂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似是有人被打了。

    “我去看看。”念婷立刻起身丢下筷子往外跑,顾云杳实在无力阻止,这姑娘生平最不能耽搁的两件事就是吃饭和八卦,如今看这八卦像是排到第一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