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盏流苏 - 第4节 云杳录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许靖容这才像是恍然大悟,“四姨娘啊,你怎么大清早的过来了?”她语气还算正常,倒让四姨娘不自觉的脸上也加了笑意,“本也是我份内,夫……”

    她话还没说完,只听许靖容又说,“不过我还要与孩子们用膳,不介意就先在外等着吧,有事等用完膳再说。”

    这一句直噎的四姨娘嘴角直抽,还没等张嘴,许靖容已经拉着顾云杳的手进了屋。

    姚姨娘嗤笑一声转身离开,虽然没把许靖容怎么着,但看着四姨娘这般憋闷,也算是值了。

    四姨娘怔在原地,在庄子上看到的许靖容,可没这般咄咄逼人,怎么不过短短时日,人就变了。

    她不知道的是,许靖容是不喜欢与人犀利,只是回到这里担心自己的孩子们,因为自己与世无争的想法被人欺凌,这才不得不露出了母鸡护小鸡的姿态。

    四姨娘正百思不得其解,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淡淡如春风般的声音,她回头就看到顾云楼朝着她笑,不自觉的她也笑了起来。

    “麻烦让一让。”顾云楼仍是笑,可说出的话让四姨娘的笑僵在了脸上,一种羞辱感噌噌噌的往上蹿,还不得不移动脚步让开路。

    等顾云楼和顾云淆都进了门,四姨娘的脸上显出一股狠厉来,今日这几人给她没脸,来日别怪她不手下留情。

    甩手脚步匆匆的除了枫院,不过是一个刚回府的夫人,纵然有名分压制,也还轮不到她给顾忌,四姨娘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一幕被蹲在顾云杳窗户边儿的念婷看的一清二楚。

    她端着一盘杏仁酥,往嘴里一边塞一边含糊不清的嘀咕,“呀呀呀,这是得罪人了,说不定有好戏看咯。”说完,念婷一脸的跃跃欲试,她好久没捣乱了,手痒呀。

    想这些的时候,她完全忘了不久前才把姚姨娘踢下水,把顾家二小姐的脸上点了七日褪色的颜料,吓得她整整哭了三日。

    第9章 顾家祖宗

    而此刻在屋内的顾云杳则是很享受的吃着许靖容亲手做的糕点和粥,满脸的惬意,虽然比不上御厨的精细与美味,可她仍是很喜欢,因为她看重的是许靖容毫无保留的母爱。

    做傅云之时,她的母妃是个柔弱的人,从来用膳都讲究的是食不言,所以每次用膳,都安静的只能听到布膳人的脚步声。

    自然,更别提这样把东西放到她面前,一脸期待的等她吃完评价,母妃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做饭?她从来都避之不及。

    有时候想想,她心里也很不明白,像她母妃那样温软的性子,也不知道怎么就养出了她的坚韧诡谲来,着实令人费解。

    顾云杳一边把粥咽下肚,一边对着许靖容绽开春风般的笑,“母亲的手艺真好,若是日日都能吃到,杳儿那就是真福气了。”

    许靖容爱怜的摸摸顾云杳的头发,心里有些酸楚,她这话让她想起了那五年都不得见自己女儿的心酸,也不知道山寺上是怎样的生活,让小小年纪的她就这般懂事沉稳。

    “杳儿喜欢,为娘就每日做给你吃,喜欢吃什么,娘就给你做什么。”许靖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宠溺,跟她记忆里母妃的冷淡责备完全不同。

    顾云杳点头,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她忽然有些喜欢这个新的身份,或许,是喜欢这个想把她宠成公主的母亲。

    用完膳,许靖容起身,面色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叹息道,“走吧,去拜见你们祖母。”

    顾云杳挑眉,传闻中严厉不苟言笑的顾家老祖宗?她还为镇国大公主时曾听闻过这个老太太,据说在顾府里那架子比她皇祖母都不遑多让。

    顾云楼率先起身,“是,母亲,不过,既然是觐见长辈,那是否该准备些礼品。”他的礼仪向来周到,即便是在庄子上那么偏僻的地方,也一样事事周全。

    但许靖容皱了皱眉,摆手道,“不必,去看一眼即可。”说完也不管三个子女脸上的疑惑,抬脚往门口走,走了几步又迟疑着回头,“母亲不喜欢她。”

    “好。”顾云淆第一个回答,他只说了一个好字,意思很明显,既然母亲不喜欢,那他也就当是寻常人罢了。

    顾云杳正眨巴着眼睛看许靖容,冷不防有道目光看向她,余光里看到是顾云楼的目光,顾云杳也侧头看过去,“大哥,我可是支持二哥的。”

    这话把顾云楼逗乐了,很自然的伸手在顾云杳脑后抚了抚,“大哥知道,自然也同你们站在一起。”

    许靖容走在前面眼睛有些发红,即便是当年顾之曦那般负她,她如今的子女也足以弥补她的心伤。

    几人披了披风拿了手炉,浩浩荡荡的跟着许靖容往枫院外走。

    一路上不少的仆役侍女,许是得了顾之曦的吩咐,恭恭敬敬的给他们行礼问安,态度算不上恭敬,但比刚昨日好了不少。

    顾家老祖宗徐氏名唤秋云,她此刻正襟危坐,手里一只掐丝珐琅鹤纹手炉,面色淡淡的看着门口,“为何还不见过来,这几年乡下生活,越发没规矩了。”

    徐氏开口,声音威严沉着,除了丝丝老态,倒也显得精神奕奕,只是在场听到的人都嘴角微微翘了翘,看来这老祖宗不喜欢许靖容,十年都未曾改变。

    四姨娘昨个儿的事,心里憋闷了一晚上,这会儿听着老祖宗的话,立刻就附和道,“可不是,老祖宗,虽说她是明媒正娶的正妻,可这孝道也是要守的。”

    “可不是,大嫂出身是显贵,可那也是以前,如今谁又能高的过大哥呀。”出声的是一个年月二十七八的妇人模样女子,她一手拿着帕子微微掩口,样子看起来清新雅致,可说出的话却叫人不怎么中听。

    许靖容走到门口听到的就是这样几句,她的手微微紧了紧,却被一只微凉的小手给轻轻的握住了,“母亲莫气,不过是些不重要的人罢了。”

    许靖容原本心里的气,竟然真就这么淡淡的消散了,她回头看了一眼顾云杳,她脸色淡淡,朝着她温柔的笑,让她的心如沐春风。

    顾家既是有事相求,如今还要摆这副嘴脸,许靖容对顾之曦那一星半点的情丝也彻底给断了个干净,是她当初眼瞎,怎会嫁给这样的人。

    一侧的丫鬟见许靖容看过来,立刻上前把门帘高高的掀起,一行三人加上不知道什么悄然尾随的念婷,一起进了屋子。

    许靖容先一步上前,仪态大方的对着坐在中央的徐氏行礼,一丝一毫礼仪都不差。

    屋子里的人早在门帘掀动的瞬间就都静了下来,这会儿见许靖容只行礼而不开口,才又有些窃窃私语,更有几人还对着她指指点点。

    顾云杳看了一眼两位哥哥,三儿一同上前行礼,行完礼后也都是默不作声,并不打算叫一声祖母,说一声吉祥话之类的。

    这让上座的徐氏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都是教养极好的人。”她这话配上脸上的神色,是个人都知道是反话。

    许靖容可以忍受这位往自己儿子房里送人的徐家长辈对自己的讥讽,但却无法忍受她讥讽自己的子女,当下就拉下脸,不悦的看着徐氏张了嘴。

    只是她话还没说出来,有人先一步说了,“顾老夫人哪里的话,我母亲知书达理,大家出身,自然是教养极好的人。”

    说话的是顾云楼,他一脸的如沐春风,翩翩公子的气质让人见之便眼前一亮,那一身烟青色的长袍罩衫更是衬得他分外脱尘。

    徐氏打一进来就注意到了这位出色的长孙,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跟顾云楼说上一句好话,顾云楼倒是先开口顶撞与她。

    徐氏的脸色越发难看,胸口微微起伏,可额上青筋和瞪大的双眼无不显示着,她已经有些压不住了的怒意。

    可就在这时,顾云杳看到一直坐在一侧的一位妇人突然轻轻把茶碗碰了碰,徐氏立刻收敛了脸上的神色。

    第10章 李氏姨娘

    “好,好,你倒是有个好儿子,罢了,既然是来拜见我的,那便跪下奉茶吧。”黎京规矩,媳妇为婆婆奉茶,那是天经地义,但跪不跪却不是必然。

    可徐氏却是让许靖容跪下奉茶,明摆着是故意的,许靖容心里又哪里不知道,微微一福身道,“原本晚辈与长辈奉茶是天经地义,可我今日不适,想来您也不会为难我的。”

    她出身自世家大族,虽然从小被保护的很好,家宅之中也并没有姨娘姐妹之争,可不代表她不知道这些后院里的明争暗斗,论聪慧心计,她不见得输于旁人。

    许靖容三番五次的拂了徐氏的面子,让徐氏终于忍不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想她许靖容刚进门之时,多乖巧好拿捏,这才出去不过十年,如今都敢这样驳她了。

    “许靖容,你好大的胆子,别说你许家早已覆灭,就是你父母安在之时,也不敢如此对老身说话。”徐氏的声音变得气急败坏,伸手指着许靖容大声道。

    顾云杳微微蹙眉,这老太太怎的这么沉不住气,不过是顶了几句便如此与儿媳大声嚷嚷,这还是传闻中那位顾家老夫人吗。

    许靖容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声音冷冰冰的说,“徐老夫人还请自重,我父母虽然不才,也是官拜一品的大将军,而您……”

    她冷冷笑了一声,意思不言而喻,徐氏彼时还只是一个三品官员家中的长辈,就算她嫁与顾之曦为妻,她的父母也决计不到不敢对徐氏说些重话的地步。

    徐氏一听火气更旺,指着许靖容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来,是了,当年许家算是黎京显贵,许靖容之父乃是大将军,之母乃是世家千金,徐氏确实无法跟他们两位相提并论。

    许靖容不给徐氏进一步发话的机会,这次连俯身行礼都没有,直接丢下一句,“既然无事了,那我们也就不打扰徐老夫人清静,告辞。”

    说完,许靖容率先往门外走,顾云杳等人跟着她,临出门前顾云杳回头望了一眼,看的是那位一直默不作声看着手中珠串的一位妇人,她是谁?

    出了门,许靖容深深吸了一口气,顾云杳看在眼里,上前一把挽住她的胳膊道,“娘,我想晚些与二哥出去逛逛,娘也一起去吧。”

    她原本是不打算这么早说,不过看许靖容这般心情闭塞,也便提前说了出来,一则希望她转移了注意力,二则让她也出门散散心。

    许靖容果然立刻就把刚才的不愉快给抛诸脑后,拉着顾云杳就问,“出门?这才回黎京,你们二人都不熟悉,如何到街上逛?”

    这话是说的没错,若是以前的顾云杳和顾云淆,那肯定是无法独自上街,可她不是,她骨子里是傅云,黎京曾是她家的天下,她又怎么可能没有逛过。

    顾云杳眼珠一转,微微嘟起小嘴,“娘,这不是有你吗,杳儿想去,娘就陪我们一起去吧。”

    许靖容是个不发泄就可以把事一直压在心里的人,顾云杳早在庄子上的时候就摸透了她的脾性,是以才这么说。

    面对宝贝女儿如此说,许靖容怎会不答应,只略微想了想就点了头,“好,娘也许久不到黎京,正好出去看看。”

    那头母子三人一同高兴的出了门,这头徐氏在屋子里把桌子上的茶盏统统扫到了地上,屋子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姚姨娘很后悔刚才二房三房和二姨娘侯氏走的时候她没跟上,这会儿就是有心想走,那也不好直接走了呀。

    摔了东西,徐氏仍是不解气,沉声低吼道,“当初就不该答应这门亲事,看看许靖容这女人,简直反了天了。”

    姚氏心里不由的撇嘴,许靖容娘家当年可是黎京显贵,若不是因为许靖容下嫁给将军,怎么会有如今顾家的荣耀。

    她觉得徐氏如今是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倒是把当初得了许家的好处都给忘了。

    “母亲,切勿气极伤神,老爷把人请回来,自然有老爷的用处,咱们可不能坏了老爷的大事,就算要收拾她,也得等老爷的事情完成后不是。”

    开口说话的是一直坐在徐氏下首位置的妇人,她年约二十五六,梳着一头朝云近香髻,其上一支白玉笄,一朵半开的海棠花,简单之中又衬托的她娇艳动人。

    女子一张粉嫩唇瓣微微一动,“到时候,母亲想怎样,老爷想来也必不会插手。”说完纤纤玉手在唇边虚掩一下,那张娇艳的脸上也带起一丝笑来。

    徐氏听完缓缓坐下,只是眉头依然皱着,她的儿子她清楚,当年既然没有去接了人回来,那便也说明了一切,只是为何现在接人回来,她却是知道的不清楚。

    “之曦到底在计划什么?”徐氏问,作为一个母亲,她竟然还不知道自己亲生儿子的事情,这着实让她有些恼怒,对着身边人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

    李氏李涟儿也是个机灵通透的人,徐氏这语气和脸色,她立刻就猜了七八分,面上不动声色的为难道,“母亲,您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知道,只是猜测老爷把人请回来,必然是有些用处罢了。”

    说完很自然的给徐氏递了杯茶,动作轻柔带着些许关怀,让徐氏瞬间就平息了刚才的懊恼,接了茶碗又反手轻拍了一下李氏的手,“倒是我多虑了,罢了,你也下去吧。”

    李涟儿很顺从的起身行礼退出门外,姚氏自然也立刻跟了出去,走出门口,李涟儿便回头看了一眼厚厚的门帘,“姚姨娘,听说你昨日吃了闭门羹?”

    她看似随意问问,却让姚姨娘心里一惊,昨日的事她早已嘱咐下人不得传出去,可李涟儿还是知道了,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家里,我若想知道,便没什么瞒得住。”李涟儿似是知道姚氏的想法,嘴角一挑,说完便抬脚离开,只留下一脸惶恐的姚氏。

    第11章 莫名被盯上

    顾云杳在街上慢慢的走,身边的许靖容不时跟她说些当年黎京的趣事,她听的仔细,里面也有许多她听过的,可从许靖容嘴里讲出来,却让她觉得似乎不一样了。

    “娘,黎京里有糖人儿吃吗?”顾云杳等许靖容停顿的时候问,她记得黎京有一家专门做糖人儿的小铺子,曾是她当年偷偷出宫时无意发现的,那里做糖人儿的老爷爷,手艺比别处的都好。

    许靖容微微想了想,“有一家,做糖人儿的是位老爷爷,我去过几次,可他总是不把我想要得给我,说是一位姑娘定的,要等她来取。”

    顾云楼和顾云淆都来了兴致,顾云楼问,“娘,什么样的糖人儿还需要预定?”他好奇的是糖人儿,而顾云淆好奇的是,糖人儿片刻就能做好,为何要定好了来取。

    唯有顾云杳明白,老爷爷等的是她,那糖人儿也是专门做给她的,一个故事才换了那么一个,自然不能给别人。

    几人正在说笑着要往卖糖人儿的地方走,忽然顾云杳停住了脚步,她感觉到身后有两道目光,一道冰冷一道探究。

    顾云杳的身世她早就探知的一清二楚,今次是第一次进入黎京,谁会把注意力放到一个山野丫头的身上?

    她心里微微一动,侧目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许靖容,难道是她?

    思索片刻,顾云杳状似不经意的回头看向身后,速度很快扫了一圈,并未看到可疑的人,看来这两人都是老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