瓷话 - 第9节 我我我讨讨厌你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忽然教室后门传来熙熙攘攘的嘈杂声,恰逢男生们打球结束回来。前桌任嘉凯热汗朝天,仰头灌完一大瓶冰脉动,察觉后方气氛不对,连忙拧盖。

    “哎女神,你不开心啊?”

    季姝仪:“还不都是因为司谣。”

    “她干什么了?”任嘉凯第一反应是哄女神开心,跟着开玩笑怼,“哎司谣你怎么能惹我女神生气啊?那我多心疼……”

    ——“刺啦”!!

    椅子被猛地一下拉开,在地上划出一道刺耳的声响。

    司谣突然站起身,动静大到将全教室都吓了一跳。

    “卧槽……”

    “怎怎么了司谣?”任嘉凯完全出乎意料,从来没见过司谣发脾气,“真生气了?哎哎哎你等——”

    司谣头也不回,直接摔门出了教室。

    .

    屏幕上对局激烈,游戏正打到最紧张的团战时刻,司谣快速地接连点着鼠标,操作游刃有余。

    工作日的下午,网吧里上机子的人寥寥无几。就三两个人,闲散将腿脚架在桌上,边抽烟边打扑克。

    只有角落里的少女神情专注,游戏打得异常认真。

    熟悉的校服反穿,熟悉的草莓牛奶。

    花臂大哥进来,一眼就注意到了她。

    “哎唷小孩!居然又碰上你了。”司谣的后背陡然被拍一记,听见道浑厚男声,“好几天没来了吧?”

    司谣:“唔。”

    “又打游戏呢?”

    “……嗯。”

    “逃课来的?啧,你这小屁孩小小年纪不学好啊。”花臂大哥见她那股两耳不闻的专注劲,乐不可支,拉把椅子也在旁边看,“行行行,打吧。”

    别说,打得还真挺好。

    司谣猛足劲儿发泄情绪,少女白皙纤细的手指在键盘和鼠标上灵敏操作着,击杀数在不断上涨。

    花臂大哥旁观得入迷,忽然门口飘进一阵七嘴八舌的吵嚷声,玻璃门哐哐当当响,一群人正从外边进来。

    “操,吵什么吵!?”花臂大哥暴躁。

    这群人被吼得一懵。

    他一抬头,才发觉不对。

    “再操一个试试?”门口进来的警服人群中,为首的老警察差点被气笑,“你们还挺嚣张。”

    司谣操作一抖,也抬起头。

    “查黑!你说吵什么吵?”警察喊,“那女小孩!对!就是你!成年了吗?”

    屏幕一灰,团战死了。

    警察:“行了,你们几个,都跟我们走一趟吧。”

    “……”

    .

    真正的倒霉,不是跟同桌撕破脸的时候被不明真相的智障拉偏架。

    ——而是第一次翘课打游戏,正正好撞上文化局来查封黑网吧。

    司谣人生第一次被拎进了派出所。

    做笔录,拍照,警察挨个教育了半天,最后还说要给她的家长打个电话。

    司谣攥着手机,极为紧张:“我,我可以,自自己回……”

    “那不行,没有家长来接,我们不放心让你走。万一你又跑去什么地方怎么办?”警察问,“你妈妈电话呢?”

    司谣:“她,她不在。”

    “妈妈不在?那你爸爸呢?”

    “也不,不在。”

    “……”

    警察看出司谣的慌张:“小朋友,你呢也别怕,等下叫你家长来接,不会怎么样的。”

    司谣抿唇,执拗摇头:“没,没有。”

    “父母都不在?”警察也无奈了,“你爷爷奶奶呢?哥哥姐姐有没有?”

    家长不来接,就不放人。

    周围的交谈声混杂,司谣孤身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低头翻着手机通讯录。

    盯着“妈妈”两个字,第一次感到了莫大的无措。

    司桂珍晚上要出去吃饭,她不想在这时候给她找事。

    怎么能,这么倒霉。

    这一周堵着的烦心事悉数涌上脑海。

    好烦好烦好烦——

    继续划下去,司谣停在一个名字上。

    她对着眼前的“狐狸精”停顿了好半晌,划下去,又犹豫地翻回来。来回十几次。

    终于鬼使神差地,拨过去。

    一颗心提到了顶。

    拨通的嘟声不紧不慢响着。她心里的小气球也紧绷到了临界点,只消别人再稍微戳一下……

    接通。

    那边,男生极为好听的声音响在耳畔:“喂?”

    ——就完全戳破了。

    司谣使劲捏紧手机,一开口,哭得抽抽噎噎,委屈到仿佛世界末日的天塌了。

    “哥,哥哥……”

    她哭得几乎是糊了满颊眼泪,鼻音深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救,救,救救我呜呜呜呜——”

    作者有话说:

    警察叔叔:别的小朋友都被接出派出所了,司谣哥哥什么时候来接她啊

    .

    谢谢小天使们的雷和营养液,鞠躬比心!

    第5章 大白天见鬼

    在派出所等了快一个小时,司谣哭湿了大半包纸。

    “嘿哟这小孩,多大点事儿。”一旁的警察忙着训话小地痞打架斗殴,抽空拿纸杯给她接了杯热水,“你说你哥哥要来接你是吧?亲哥?”

    “……嗯。”

    “行,下回可别再去那种地方了,多不安全。”

    司谣鼻音闷闷:“好,好的。”

    一团纸巾还捏在手里没丢,她抽抽噎噎正想扔,面前伸下来一双修长漂亮的手,拿过去说了句“给我吧”。

    黑色球鞋停在面前,司谣愣愣一抬头,就和男生垂下的视线正正好对上。

    简言辞也不知道是不是刚从课上过来的,正单肩背着包,很是随意,在鱼虾混杂的办公厅里一下引起了注意。

    “唷大帅哥——犯什么事儿了?”不远正交罚金的红发女人热情抛了个媚眼,“姐姐替你把钱交上,等会儿咱一起吃个饭呗。”

    “严肃点,还想被拘留!?”

    居然真的来了。

    司谣脸上还挂着泪痕,刚才哭得抽抽,现在脑袋还是懵的,看了简言辞足足有十秒钟才反应过来——

    他他身上还穿着四中的校裤!!

    警察:“你是……”

    “他就就,就是,”司谣一下笔直站起,妄图挡住简言辞的破绽,紧张扭过头给他使眼色,“我的哥、哥哥。”

    四目相对。

    简言辞丝毫没她这么紧张,男生那双桃花眼的眼梢弯起点儿,模样明净:“您好,我是司谣的哥哥。”

    “嗯。”司谣乖乖点头,憋出两个字,“哥哥。”

    “她哥哥是吧。”好在警察没太注意,指指垃圾桶里的一团纸巾,“可总算来人了,瞧你妹妹哭的。”

    简言辞看了一眼她:“出什么事了?”

    “不是什么大事,小孩就是去网吧打游戏。”警察说,“你们大人平时最好看着点,别让她一个人往外跑,安宁巷那片地方多乱啊,我们一天都能接好几起报案的……”

    司谣站旁边默默听训。

    此刻简言辞身为她的“亲哥哥”,受到牵连,连带听了一番教育。

    “本来呢还要写保证书的,但看在小孩认错态度挺好的,就算了。”

    司谣悄摸松了一大口气。

    她的语文不好,别说写保证书,就连平时考试被强制写议论文也掰扯不到八百个字。一个意思来来回回掰成无数段重复版本,能拿一半分就不错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