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夫人 - 第80节 全家都穿了[古穿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吃了早餐后元煊文直接去了司,现在他的梦里也没有么明显的绪,他准备再观察一下,看梦里会发生么事情。

    当天晚上,元煊文又做梦了,加上今天晚上,他已经连续三天晚上都做梦了,他的意识附在梦里的元煊文身上,看着梦里的自四处搜罗玩的小玩意,就了在去景家的候把东西碰到小姑娘面前,只要她能喜欢,他就觉得满足了。

    连着做了一星期的梦,就在元煊文这旁观者都看不下去的候,梦里的元煊文总算是准备表明自的心意了。

    景晴常年待在后宅,唯一熟悉一点的异性除了外祖家的表哥外,就只和元煊文熟悉一些了,元煊文找母亲表明心迹之前,也写了信提前告知了她,得到了她的同意后他才去找的母亲。

    戚氏前些年被李氏打压,整人都有些郁郁寡欢,宫里每年都会进新人,她本来就是农家女子,要不是占着元启发妻的位置,又生下了元煊文这嫡长子,那她在后宫里就是人人都能践踏的角色。

    元启算是重情义的,他心里因立李氏后的事情对戚氏是有些愧疚的,平常他对戚氏也是有些情谊的,宫里但凡有了么东西,她贵妃能得到和皇后李氏差不多的份例,后来李氏病逝,她成了皇后,儿子成了太子,得到的尊荣就是后宫里的独一份。

    儿子有了心上人,女方的家世虽然算不上特别的出挑,但是也也算是朝中新贵,外祖家又是望族,身份上确是匹配得上,戚氏让心腹打听清楚了景晴的人后,就找到元启让他下旨赐婚了。

    原本元启心里是想给嫡子找一家世显赫,在朝堂上能够帮助到他的太子妃,可是儿子喜欢,发妻也开口了,他心里对这儿子有愧意,也就退让着满足了儿子的要求。

    赐婚圣旨一下,元煊文和景晴的关系就更加亲近了,有了未婚夫妻的关系后,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带着她出门踏青、赏雪。

    几年的光在元煊文的梦里也不过就是一星期的间,梦里的他满怀期待的看着宫里下人忙进忙出的装点着东宫,他心里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然梦里的元煊文没有到自的大婚,只因在宫宴上,他的三弟逼宫了。

    梦里的这候到处都喊杀声,宫里的侍卫护着元煊文和元启,不过三皇子有备来,禁卫军里也有他的内应,眼看着被俘已经成了定局,那一刻元煊文没有自的担忧,心里想的都是小晴那么柔弱的一女孩子,要是三弟存心报复,她根本就活不下去。

    自已经身陷囹圄,元煊文唯一能做的,只有趁乱拍出自身边的一队暗卫出宫报信,希望能够赶在三弟清算之前,让景家人逃出京城,只要他们能够逃出去,三皇子刚刚得势,后面的一段间他都要忙着清理自逼宫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只要景家人隐姓埋名,怎么也有一条生路。

    然景家人并没有顺利的逃离京都,一场天雷劈下后,景宅只剩下一大坑,别说是景家的人了,就连一块砖瓦都没有剩下。

    三皇子趁机宣传元启背信弃义,靠着李氏和一众望族成事后又大肆陷害忠臣,他立的太子也是品行不端的人,这是天爷看不下去了,才会在白日降下天雷,京城这么多户人家,这天雷谁都不劈,就只劈了未来太子妃的家?

    元煊文的梦到这里就结束了,因梦里的他成了阶下囚,被软禁在了冷宫,宫里的内侍也在元君昊的示意下肆意欺辱他,知道景家人遇难的消息后,他就撞墙自尽了。

    梦里的自撞墙后,元煊文就醒了,醒来的候,他特意看了一眼摆在床边的闹钟,凌晨四点钟。

    做梦梦到这里,元煊文也弄明白了,这几年他夜里所做的梦,极有可能就是他上辈子所经历过的事情,那些都是曾经真发生过的事情。

    梦里的景家肯定是有了么奇遇,不让这没办法解释么现代的景宅和他梦里的景宅一模一样,那天在景家接待他的三人,也都能和他梦里景家的主母和太君对得上号。

    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元煊文又花了两天的间消化脑子里的信息。

    自从那天半夜梦醒之后,元煊文就再也没有做过梦里,这几天他一直想要去景家求证一些事情,可是他又怕景家人不会承认,会和他打太极。

    元煊文消化信息的候,景安泓他们也是焦急的在着他的消息。

    上次元煊文上门,他们也没有多说,只想让他多做几次梦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主动过来找他们,现在半月都过去了,元煊文却一直没有露过面,这让景安泓的心里开始犯嘀咕了。

    难道是元煊文这段间一直没有做梦?自要不要主动联系他询问情况?

    上次元煊文走得候加了景安泓的微信,碍于身份,这段间景安泓一直没有主动联系他,元煊文也没有主动找过他。

    景安泓心里没底,偏偏在家里的候要顾忌着不让女儿知道,连商量也只能晚上回院里后压低声音和赵华兰商量。

    对于这件事情,赵华兰看得就比景安泓要开了,不管这元煊文是不是大周朝的那元煊文,他们都已经在现代生活这么多年,穿越前的婚约也没有法律效应了,对方要是真的是太子,她能做的就是不阻拦两年轻人相处,要让她把女儿打扮上赶着送给他当媳妇肯定是不行的,大不了、大不了他们把以前收到的聘礼给他就是。

    要是对方不是太子,那事情就更简单了,就当没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再见面了谁也不认识谁,她的女儿这么优秀,他们家里的情况也不差,女儿以后肯定不缺良人。

    在元煊文也没有让景安泓他们多久,没两天就给景安泓发了消息,说自想要上门拜访,有点事情想要向他求证。

    景安泓不知道元煊文要说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消息是坏消息,所以也没有和他约在家里,是在小区旁边找了一家咖啡馆,准备元煊文说完后再决定要不要带他回家。

    这几天因梦里的事情,元煊文上班都不在状态,他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后才给景安泓发的消息。

    事情到了这地步,元煊文也没么瞒着的了,见到景安泓后,他把自前段间做的梦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听他说完后,景安泓悬着的心也落了大半,元煊文都开诚布了,他也没么瞒着的了,管理处那边他早就已经请示过来,郭正清也同意他对这疑似他前女婿的现代人说明穿越者的情况。

    景安泓起身关上包间的门后,直接承认了:“没错,你梦里到的事情就是曾经真发生过的事情,三皇子逼宫后,我们也接到了你让死士带来的消息,不过我派去城门口打探情况的心腹一直没有回来,三皇子的人又已经快来抄家了,所以我们一家决定服毒自尽,不过我们得上天垂怜,在濒死之际穿越到了现代,然后在有关部门的帮助下以现代人的身份开始在现代生活。”

    从景安泓这里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元煊文心里有了一种尘埃落定的安心感。

    说完自家的情况后,景安泓扭问元煊文:“所以你这到底是么情况,你说梦到自撞墙了,那你应该不是穿越的,那你这是突然记起了上辈子事情?”

    元煊文连忙摇:“我肯定不是穿越的,我从记事起到现在的记忆都有,绝对不存在失忆忘记自是穿越者的情况,我自觉得我现在的这种情况应该是有了前世的记忆”

    不是穿越的,只是有了上辈子的记忆,元煊文的这猜测也得到了景安泓的认同。

    其这段间景安泓也在想元煊文这到底是么情况,前世今生也是他认真分析过后,内心里比较信服的可能。

    虽然在梦里元煊文和把景安泓当自半父亲看,但是在现代这才只是他们三次见面,两人根本就不可能立即变得活络起来,两人在包厢里面对面坐了半小后,景安泓主动邀请元煊文跟他回家。

    景安泓是关心女儿的,这元煊文是上辈子那太子殿下转世的事情,他觉得是很有必要让女儿知道的。

    元煊文也想见见景晴,梦里的心动醒了后也会影响到他,他想确认一下,看看现中自见到景晴后,心里会不会有那种异样的情愫。

    元煊文自认自不是那种瞻前顾后的人,前世的记忆说明不了么,他只知道,要是在现里见过景晴,确定自心里的悸动是真的,那他就会把握住一切机会,把人圈在自身边。

    景安泓他们到的候,景晴窝在琴房里练琴,见他把元煊文带了回来,吓得赵华兰连忙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赵华兰把丈夫拉到一旁,小声质问道:“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女儿在家里呢……”

    景安泓也小声解释道:“你不知道,情况有些复杂,刚才我已经确定了,他应该是太子的转世,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他都有记忆。”

    虽然之前心里也有猜测,可是猜测是一回事,确定心里的猜测又是另一回事。

    这么多年的夫妻了,赵华兰也明白丈夫心里的想法,这会儿听他这么说了,她也明白他打的是么主意,她有些犹豫的问道:“那我现在就去叫女儿?这对她来说会不会太突然了,要不我们再给她一点缓冲的间?”

    赵华兰见到丈夫把元煊文带回来的候在是太过惊讶了,一也没想太多,拿着景安泓就去旁边说悄悄话了,完全忘记了屋里有一人。

    看着眼前的人,景霖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几秒后,他急慌慌的扔下来手里的手机,大吼着冲出去找姐姐去了。

    “姐!姐!你快出来啊,太子哥哥来家里了,太子哥哥来家里了!”

    赵华兰看到儿子窜了出去,心里懊恼怎么刚才就把他给忘了。

    这下了,她在犹豫女儿知道消息后会不会受刺激了,景霖现在这么一喊,她是想瞒也瞒不住了。

    听到景霖的话,景晴心里的震惊简直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因没有收住手上的力道,她大拇指的指甲都被琴弦给挂断半截了。

    此景晴已经顾不上指甲断裂带来了疼痛感了,她快步冲出琴房,双手抓住景霖的手臂,急忙问道:“你、你刚才说么?太、太子?”

    太子?是她心里想的那人吗?

    110、

    第一百一十章 、

    听清楚景霖喊的 是什么之后, 景晴的 大脑来不及多想,身体已经先一步跑向堂屋。

    儿 子跑出去 叫人的 时候,赵华兰和景安泓心里都有 一点手足无措, 不过既然景晴已经知道了,那他们也 没有 再继续遮掩下去 的 必。

    ——就这样吧, 他们遮掩得也 累了。

    从琴房到堂屋还是相当的 距离,一想体力不怎么好 的 景晴一路跑过来, 呼吸已经有 些失控了,不顾她顾不上 深呼吸放平自己的 呼吸, 因为看清楚站在堂屋的 元煊文后,她的 心跳和呼吸都已经乱得没有 一丁点的 节奏了。

    不是他!

    是他?

    他为什么在这里?

    刚才小霖为什么说是太子哥哥来家里了?

    是他自己这么说的 ?还是小霖瞎猜的 ?

    景晴知道自己现在的 样子很 失态, 可是她的 脑袋里乱得像塞满了浆糊一样, 满脑子都是疑问, 根本顾不上 自己的 神态到底妥不妥当。

    元煊文听见门口的 动作 抬头的 时候, 看到的 就是景晴喘着大气, 手扶在门口,一脸疑惑和不解的 样子。

    眼前 的 她比自己梦里的 样子要成熟,在梦里梦到及笄的 景晴后,元煊文就回忆起了之前 自己在现实 中见到过几次的 那个女孩子, 原因无他, 实 在是两 个人的 长相实 在是太相似了。

    之前 元煊文还以为这一切只是巧合, 现在一切都理清楚,真相就也 跟着出来了,这个世界上 没有 那么多的 巧合,这个她,就是梦里的 他想尽一切理由和借口,都想跑出宫门去 见一面的 她。

    虽然现在的 景晴比几年前 在魔都见到的 那一次看起来要成熟很 多, 但是元煊文还是立刻就认出了她。

    来景家之前 ,元煊文也 想到了自己可能会在景家见到景晴,不过当时他也 没想太多,只想弄清楚事情 的 来龙去 脉,倒是没有 想到见到景晴后,该如 何与她相处。

    等景晴真的 站在自己的 面前 后,元煊文才发现——她给自己带来的 影响竟然这么的 大。

    明明前 几次见到她的 时候,自己心里并没有 什么特别的 感觉,可是晚上 梦到她过后再见到她的 时候,她就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就已经牵动着他的 心开始七上 八下了。

    元煊文是生意人,平常在生意场上 各种客套和场面话都是烂熟于心的 ,可是面对景晴的 时候,他还是不知道自己此时该说什么话来作 为两 个人之间的 开场白。

    不过景晴的 出现,也 让元煊文肯定了一件事,一件他来之前 就想好 要求证的 事情 。

    那件事就是——不管梦里的 他是不是他的 前 世,在梦里他心里有 她,今世!现实 中的 他,心里也 有 着同 样的 感觉。

    元煊文是个极其理智的 人,就算是他猜测梦里发生的 事情 很 可能是自己前 世发生的 事情 ,在来景家之前 ,他也 没想过要靠着梦里那份缥缈的 感情 就和景晴发生点什么。

    按照元煊文的 想法,等真的 见到面后,要是自己心里对景晴没有 感觉,那他是不会和她发展其他关 系的 。

    就算见面似自己对景晴却是有 着非同 一般的 好 感,那元煊文也 不准备按照前 世的 进度,直接敲定两 人的 婚事。

    前 世的 感情 是前 世的 感情 ,现在的 自己是现在的 自己,这一点元煊文一直能够区分得开。

    现在确定现代的 自己对景晴还是有 着一样的 好 感,那他们两 个人之间的 关 系又要换一种处理方式了,他们可以先慢慢的 相处一段时间,等两 个人确定自己对对方真的 有 感情 后,再进一步确定关 系也 合适。

    就算是清楚自己对景晴有 着非同 一般的 感情 ,元煊文也 没有 自大到觉得自己能够靠着前 世和她有 一段感情 这一点,就能够得到她的 真心和感情 。

    感情 是双方的 事情 ,不但他要对她有 感情 ,她也 得对他有 感情 他们才能走到一起。

    最后还是赵华兰见不得女儿 这副失魂落魄的 样子,把女儿 拉到一旁的 花厅把事情 的 来龙去 脉清楚了。

    不是他本人,他本人在她穿越后没多久就死 了,堂屋里站着的 那个人,有 着和他一样的 长相,也 有 着他们前 世的 记忆,他就是他,但又不完全是他。

    各种思绪塞在景晴的 脑子里,让她一时间也 不知道自己该作 何反应,只能默默地低头垂泪。

    看着女儿 这个样子,任何语言都显得那么的 苍白。

    曾经赵华兰以为女儿 已经把那段无疾而终的 感情 淡忘了,可是今天她才发现,她一直没忘,只是把那份感情 藏在了心底,最开始那段时间她在他们面前 还总是会时不时的 露出失神,悲伤的 样子,后来这几年这种情 况已经没有 出现过了,可是那只是他们一家人一直逃避着没在她面前 提起那个人,等现在她听她说起元煊文前 世的 那些事情 后,她心里那些压抑的 情 绪一下子就爆发了起来。

    看着泪流满面的 女儿 ,赵华兰只能轻轻的 抚摸着她的 后背安慰她:“小晴,我和你爸也 商量过了,要是你愿意的 话,你可以和他试着相处一下,要是能处出感情 的 话,你们就像普通年轻人一样谈恋爱,要是没有 感觉的 话,就把这件事情 放下,以后照常过我们自己的 日子。”

    景晴今年二十岁,就算是按照现代的 标准,也 是可以谈恋爱了,这些年追求她的 人一直没少过,可是她对谁都是一副客气疏离的 态度,元煊文的 身份到底和其他人不一样,景晴对他肯定和对其他男孩子不同 。

    哭过一场后,景晴对母亲的 提议既没有 同 意,也 没有 拒绝,而是转身回了自己的 院子。

    景安泓看着妻子回来了,女儿 却没有 跟着她回来,连忙朝她投去 了一个疑惑的 眼神。

    赵华兰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 说道:“我也 不知道,小晴好 像是回她的 院子里了。”

    女儿 就那么回去 了,走的 时候也 没说到底是要和元煊文相处着试试,还是不和他相处试试,弄得赵华兰此时也 不知道该不该问元煊文要个联系电话或者微信方便以后联络了。

    好 在景晴没让景安泓和赵华兰为难多久,离开没多久后,她就抱着一只小小的 雕花木盒回来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