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骑兵 - 第499章 政治责任 最权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第499章 政治责任

    求订阅,求月票。谢谢。

    ※

    孙泽生和穆格林亲王会谈结束的时候,穆格林亲王突然向孙泽生提议,希望和孙泽生签署双方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文件。

    穆格林亲王向孙泽生表示如果孙泽生有什么新产品、新科技、新成果需要向外推广,沙特阿拉伯愿意成为坚定的支持者和优先使用者,而孙泽生在进行相关研究或者投资某个项目的时候,如果缺钱的话,沙特阿拉伯愿意向孙泽生提供优惠贷款。

    单个项目,一亿美元以下,免利息,一个亿到十个亿,年息百分之三,十个亿到二十个亿,年息百分之三点五。单个项目可贷款资金的上限,沙特阿拉伯给出了一个很高的数额,多达五百亿美元,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数字。

    穆格林亲王的态度非常的认真,显然不是仓促的决定,他事先应该是得到了国王陛下的授权,可能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强化沙特阿拉伯和孙泽生之间的联系。

    因为石油出口的原因,近些年,沙特阿拉伯每年的财政收入都在两千多亿美金,多的时候,超过三千亿。除掉开支之外,每年的财政盈余更是高达一千多亿美金。随便拿出来一点,低息或者免息提供给孙泽生使用,对沙特阿拉伯来讲,根本就是毛毛雨。

    沙特阿拉伯这次是看准了孙泽生在太空产业、高新产业等方面的巨大潜力,所以愿意做这个投资。

    孙泽生没有马上答应穆格林亲王的要求,而是表示他会慎重地考虑这个要求,另外,孙泽生还请穆格林亲王向他提交一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的详细文本,方便他进行研究。

    送走穆格林亲王,孙泽生马上召集自己的一干贤内助、心腹、亲信等,对这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的文本进行研究。

    对是否签署这份文件,靳媛媛、宋嘉依、荣晶莹、徐云津、张立还有武汉阳等人反应不一,有的赞同,有的否认。

    靳媛媛的态度是倾向于反对的,最近国内对自家男人的舆论压力很大,政治环境也显得有些恶劣,就连军方也对孙泽生颇多微词。靳媛媛担心如果孙泽生和沙特阿拉伯签署这样一份文件,会让周边环境变得更加的恶劣。

    毕竟,和沙特阿拉伯这样一个主权国家签订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样的文件,在人们的印象里,通常应该是一个对等的主权国家。孙泽生如果签署这样一个文件,很容易会引人诟病,指责他有“不臣之心”,闹独立。

    靳媛媛的意见,获得了宋嘉依和武汉阳等人的支持。

    荣晶莹则是赞成孙泽生签署这份文件的中坚力量,支持她的主要有徐云津,臧永晨、邹家顺等人。

    双方可谓是势均力敌,谁也说服不了谁。

    孙泽生综合了一下众人的意见,发现反对派主要顾虑的是政治方面的影响。

    要真的说起来,像这种企业向某个地方进行战略性投资的事情,在以往的新闻报道中不是没有,但是一方面企业的影响力无法和新星空公司相提并论,另外一方面的,和企业签署协议的常常是地方政|府,像孙泽生这样,是和沙特阿拉伯这样一个外国的主权政|府签署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样的文件,几乎可以说是没有。

    孙泽生也不想刻意地去撩拨国内民众的神经,他把太空飞船卖给沙特阿拉伯,还可以说是出于商业上的考虑,但是这种不该是一个企业来做的事情,他还是表现出了谨慎的态度。

    沙特阿拉伯王室的表示,对孙泽生还是真的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他即便是现在坐拥数家极为赚钱的公司,但是并不是说他就高枕无忧了,一旦他需要调集大量的资金,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他还是无法找到能够为他提供强力臂助的依靠。

    有茂新银行的前例在,孙泽生对国内的银行持保留态度,真需要钱的时候,他是不会选择向国内的银行贷款的。而冀南银行目前规模还小,吸储能力有限,也无法向孙泽生提供足够的资金。而通过发行公司债券向全社会募集资金的方式,也无法频繁操作,而且通过这种方式募集到的资金,也是有上限的,一旦规模超大,投资者未必会买账。

    有鉴于此,沙特阿拉伯愿意主动提供超大额的低息贷款,对孙泽生来讲,简直就是送上门的馅饼,让他放过,他又怎么可能甘心?

    经过慎重的考虑,孙泽生决定综合靳媛媛、宋嘉依、荣晶莹、徐云津、张立等人的意见,协议还是要和沙特阿拉伯签署,但是一方面协议的名字不能用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样容易引起非议的名称,另外一方面,孙泽生希望和他签署协议的,不是沙特阿拉伯政|府,而是沙特阿拉伯王室。

    沙特阿拉伯是君主制国家,国王是国家元首,也是掌握着宗教和世俗力量的强势人物,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沙特阿拉伯王室就是沙特阿拉伯政|府,但是两者又不能划上严格意义的等号,还是有着不少区别的。

    这样,就可以回避孙泽生和一国政|府签署协议,而可能引发的非议,同时又能得到实质性的好处。

    孙泽生这样的改动,得到了宋嘉依、荣晶莹、徐云津、张立还有武汉阳等人的一致支持,即便是靳媛媛,也改变了态度,以支持为主,但她多少还是表露出了一定的顾虑。

    她最怕就是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可是她也知道沙特阿拉伯王室对自己丈夫的支持有多么的重要。这个世上,绝大部分问题都是用钱可以解决的,而沙特阿拉伯王室恰好是全世界最用钱的一小撮人,自己的丈夫虽然有钱,但是距离沙特阿拉伯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

    一致通过。

    孙泽生马上让荣晶莹以新星空公司的名义和穆格林亲王取得联系,将这边的改动意见提了出来。

    沙特阿拉伯王室那边对双方的协议叫什么名字,持无所谓的态度,至于签约的双方,为沙特阿拉伯王室和新星空公司,他们就更没有意见了。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穆格林亲王正式向孙泽生发出邀请,邀请孙泽生访问沙特阿拉伯。

    这次的协议对孙泽生极为重要,而且目前国内的舆论,对孙泽生还不是太有利,孙泽生觉得还需要继续展现一种姿态,继续往国内的那些反对派身上施加看得见的压力。

    于是,孙泽生不顾其他人的强烈反对,决定出国,访问沙特阿拉伯。

    离开华夏,到国外去,这对孙泽生来讲,绝对是个雷区。他呆在国内,几乎没有人敢动他,但是他一旦离开华夏,甚至是不用走出国境线,仅仅是离开大陆,飞到空中,或者来到大海上,他的人身安全就有可能受到极大的威胁。

    但是再危险,有些事情该做还是要做。

    孙泽生决定乘坐希望号太空飞船前往沙特阿拉伯,但是这样,还是无法完全保证他的人身安全。靳媛媛见无法阻挡丈夫,就找到了自己的妈妈,在妈妈面前哭诉,当然,她不是希望夫人能够以丈母娘的身份出面,阻拦孙泽生,而是向夫人哭诉孙泽生在自己的国家,竟然都没有足够的安全感,身为一号首长唯一的女婿,竟然会有这种感觉,这该是多么大的一种悲哀。

    夫人陪着靳媛媛掉了一会儿眼泪,然后找到一号首长。两人结婚数十年来,夫人第一次指责自己的丈夫,言辞之激烈,前所未有。

    一号首长沉默良久,他对孙泽生举动背后的意义,洞若观火,一清二楚。总体来讲,他对孙泽生这个女婿,还是相当满意的。如果说他是国内的政治领袖,那么孙泽生女婿绝对当得起商业领袖这个称呼了。

    他以前因为自己的身份,不愿意轻易表态,但是当孙泽生真的受到某种程度的威胁的时候,他如果还是袖手旁观,那就真的成了一个冷冰冰的只会考虑政治利益的政客了,况且,就算是孙泽生没有他女婿身份这层关系,也绝对不能够让孙泽生出事,别的不说,孙泽生在,新星空公司在非洲的子公司,就控制在孙泽生手中,可是一旦孙泽生死了,只怕眨眼间,它们就会被人瓜分。

    一号首长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总政治部部长常洋的电话。常洋跟一号首长的关系并不密切,他是前前任一号首长在军方中的代表,目前国内这场针对孙泽生的舆论宣传,跟前前任一号首长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常洋也是主要推手之一。

    一号首长很干脆地告诉常洋,孙泽生要出国访问,保证孙泽生这样富有名望的优秀青年企业家的人身安全,是一项不容有任何疏忽的政治责任,一号首长决定把这件事交给总政治部负责,一旦出事,常洋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常洋心中一紧,暗暗叫苦不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