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骑兵 - 第002章 两难的前途 最权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第二章两难的前途

    新书上传期间,急需大家的支持,恳请大家收藏并投出宝贵的推荐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骑兵会努力写好本书,回报大家的。

    ※

    “儿子,你还饿不?要是不饿,你就先躺会儿,妈去找你的主治医生说说去,看看能不能宽限咱们两天。”冯月英没有觉得求人有什么丢人的,如果这时候还讲脸面,儿子就要被赶回家了。

    躺在病床上的孙泽生暂时没有任何能力和办法改变一家的窘境,他只能暗中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再让冯月英夫妻为钱发愁,要让他们过上富足安逸的生活。

    冯月英去找医生去了,孙泽生闭目躺在床上,一边养神,一边思索着他的未来。

    他好歹也是个双料博士,无论是生物基因研究,还是近现代科技史,都有极深的了解。随便从中摘取一点出来,就足以得到金山银海一般的回报了。

    何况,他还有一个在未来都让无数人竞相追捧的专利,想挣到大钱并不难,问题是在这里,在他重生的这个年代,挣大钱安全吗?

    他之所以会重生,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他被身为太|子|党的程先生逼得活不下去,哪怕他有万贯家财,还是抵抗不住程先生动用家族庞大的关系网之后,利用官方的力量,对他形成的全方位迫害。

    除了程先生之外,在开办公司过程中,他不乏跟所谓的公务员打交道的经历,吃、拿、卡、要的现象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他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来打点方方面面的官老爷们。

    如今,他虽然重生在了一个相对来讲,对他比较远的时代,但是他的国籍并没有变。在这个神奇的国度,单纯的商人,不管是大还是小,都是生存比较艰难的一个群体。

    远在汉武帝时期,全国最富有的一批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商人,汉武帝一张诏令,他们就不得不从全国各地迁徙到长安定居。

    明太祖朱元璋时期,全国首富,也可以说是当时的世界首富沈万三因为他出资修筑的城墙,比官方修筑的城墙还要坚固,让朱元璋大丢脸面,后来找了个理由,把沈万三砍头抄家。

    本朝太祖时期,商人是走资派,是着力打击的对象。改革开放之后,保守的论调始终没有消失过,加入wto之后,国进民退的现象更是时有发生。

    做为大学生的孙泽生还生活在象牙塔中,但是通过各种媒体,其遗留下的记忆中,也有几件非常现实的事情。

    他一个同学的叔叔搞了一个产品,专供某国企,利润非常不错。不久之后,国企派人过来,要求将他同学叔叔的公司买下来,要是不同意,就停止采购该产品,他同学的叔叔被迫同意。

    在最大的直辖市,某新西兰籍华裔夫妻在该地拥有一栋住宅,靠出租房屋收取租金,过着很不错的生活。结果当地政府要对此地进行商业开发,给出的拆迁补偿少的可怜,根本就比不上此夫妻收取的租金。

    这对夫妻不同意,甚至准备了汽油瓶来对抗拆迁队,结果没坚持多久,就被当地警方控制,一夜之间,父辈传下来的房屋被夷为平地。这对夫妻黯然神伤地离开生他养他的国家,远赴异域,发誓再也不会回国。

    类似的事件很有很多,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公权力的无限放大,公民的自由经商权、人身财产权利都得不到充分的保证。也就难怪本朝的亿万富翁们有了钱,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移民,一家老小连带家产,一分不剩全都搬到国外去。

    孙泽生相信如果他肯把他掌握的专利拿出来,无论是要求到哪个国家定居,对方都不会拒绝。但是他并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国家,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如果条件允许,他还是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事情的。

    当然,孙泽生也清楚一点,他掌握、了解的很多专利、科学技术,超过当代太多,随便哪一种都能够给他带来巨额的财富,外加轰动的社会效应,想不引人主意,实在是太难。如果再碰到几个类似于程先生的太|子|党,借着国家的大义或者家族的势力,朝他伸手,他想保全自己和家人,将会非常的艰难。

    从内心深处来讲,他是不甘于平凡的,更不想白白为他人做嫁衣裳,尤其是那种仗着祖辈的余荫,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而为己谋私利的人,更是为他所不齿。他可不愿再做一次牺牲品了。

    如此一来,如何能够让自己的才华有施展的机会,如何能够有效保全自己的知识、技术、科研成果,就是一个他不得不认真考量的问题了。

    孙泽生感觉现在他就需要一个能够将各条道路,连接在一起的十字路口或者立交桥,能够让他拥有顺畅进入各条通天大道的机会。但是这个十字路口或者立交桥究竟在哪里,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找到的。

    被他占据身体的孙泽生的家庭非常的普通,祖辈、父辈都是普通的工人,能够给他提供的帮助,基本上等于零。

    就在这时,门外的走廊传来脚步声,随即停在了他所在病房的门口,敲门声紧跟着响了起来。

    孙泽生还以为又是医生或者护士来催缴住院费的,也没睁眼,只是不耐烦地说道:“催什么催呀?我妈不是已经答应去筹钱了吗?”

    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靠着门站好,他职业性地先在病房里面扫视了一圈,这才道:“小姐,没有发现有威胁,你可以进来了。”

    孙泽生听着有些不对劲,连忙睁开了眼,就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大美人款款地走了进来。

    此女脸上带着一副墨镜,留着披肩长发,头发乌黑油亮,不做美发广告实在可惜。她穿着一身印着白花的绿色连衣裙,雪白的小腿露在外面,皮肤白皙细腻,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孙泽生挑了一下眉头,从他继承的记忆中,他知道这个大美人是谁,正是被他这个肉身生前所救过的校花殷仙儿。

    说起来被他取代的孙泽生跟殷仙儿的渊源还挺深,两个人在初中的时候,就是同班同学,在那时候,懵懂的少年就有些喜欢如一朵鲜花的殷仙儿,到了高中,好巧不巧,两人又在同一个班,甚至有一个学期,两人还做了同桌。

    悲催的是同桌一个学期,孙泽生跟殷仙儿说的话,全部加起来,满打满算,不超过五十句,平均下来,一个星期不到三句话。

    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孙泽生为了还能够跟殷仙儿在同一个校园里,甚至是同一个班级里学习,他想方设法地打探到了殷仙儿的志愿,然后毫不犹豫地跟殷仙儿填报了同一所院校,同一个专业。

    但是天不遂人愿,孙泽生高考的分数稍差一些,虽然如愿跟殷仙儿进入了同一所院校,但是学校把他调剂到了另外一个专业。于是,孙泽生和殷仙儿的缘分到此戛然而止,后来,孙泽生又想了很多办法,试图重新跟殷仙儿联系上,但是始终不能如愿。

    前段时间,他在火车站广场让人捅了一刀,那次已经是高考结束后,他跟殷仙儿距离最近的一次了。孙泽生生前不是不知道他跟殷仙儿之间巨大的身份差距,但是他就是不能压下自己对殷仙儿的仰慕和喜欢,最终为了她,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后世重生过来的博士也不得不赞叹一声,殷仙儿确实是个万中无一的大美人,双十年华,正是女孩向女人转变的中间段,身上既有女孩子的清纯,也在逐渐地释放出成熟女人的魅力。

    不过孙泽生也就是赞叹一声而已,他可不想再和此女有什么交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那里有时间去谈情说爱。

    “是你?请问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孙泽生的话客气而又疏远,语调非常的平淡,似乎是在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话。

    殷仙儿一愣,她没想到这次见面,两人会是这样一个开场白。长期以来,她不是不知道孙泽生对她的迷恋,但是孙泽生这个人很没情趣,出身普通不说,人也木讷,不爱说话,没有什么特别的专长,也就是学习成绩凑活一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入得了她的法眼,成为她的真命天子?

    孙泽生从来没有给她写过情书,递过纸条,送过花,甚至两个人有机会面对面说话,孙泽生都是连忙低下头,不敢看殷仙儿的眼睛和绝美的容颜。可以说孙泽生的存在,对殷仙儿一点影响都没有,故而在知道了孙泽生的暗恋之后,殷仙儿只是一笑置之,并没有在意。

    然而殷仙儿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木讷又没有生活情趣的男生,在自己任性的非要脱离保镖的视线,偷偷坐火车回家,遇到小混混骚扰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为她争取了时间不说,还被人捅了一刀,差点丢命。

    殷仙儿不是冷血动物,对孙泽生救她的举动,她还是心怀感激的,不过也仅仅局限于此,她对孙泽生的看法并不会因为此事的发生而出现太多的改变。

    殷仙儿本以为这次会面,孙泽生会一如既往的木讷,见了她,连话都说不利索,却没想到孙泽生却表现得如此生疏。

    “孙泽生,不管怎么说,你都救了我一次。你住院这么多天,我今天才过来看你,实在抱歉。”殷仙儿的声音很清脆,悦耳动听,有一种动人的韵味在里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