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骑兵 - 第001章 重生 最权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第001章重生

    新书上传,急求大家的收藏,推荐票。

    ※

    “哦,疼。”不知过了多久,博士觉得自己的小腹那里钻心的痛。鼻端传来医用消毒水的刺鼻味道,耳边还有心跳检测仪的滴滴声。

    博士没睁眼,心里就咯噔一声,心道坏了,难道自己精心筹划的刺杀没有成功吗?那位逼得他家破人亡的太|子|党程先生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自己也没死,而是让警方控制起来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凭借太|子|党的家族背景,还有他的阴狠毒辣,自己到头来,可能想求死都是一种奢望了。

    就在博士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让他觉得有几分熟悉又有几分陌生的声音,这个声音中带着几分惊喜和激动,“小生,你醒了?醒了的话,就睁开眼睛,看看妈妈。”

    “妈妈?”

    博士万分疑惑,他的母亲已经让太|子|党害死了。为了铭记太|子|党的毒辣,他强忍悲痛,亲自把母亲冰冷的遗体送到了火葬场,又亲手把母亲的遗体推到了焚化炉中,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在烈焰中化成了一堆灰烬。

    为什么还会有人自称他的妈妈?是不是有人要施展阴谋诡计害他?套取他其他的发明创造?

    忽然,博士的脑袋一阵刺痛,就像是用人拿什么东西强行往他的脑袋中灌一样,让他头痛欲裂,痛不欲生。

    博士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在他晕过去之前,耳边又想起那个自称“妈妈”的人的喊声,“小生,你怎么样了?不要吓妈妈。医生,医生,快来呀,快来救救我儿子。”

    又不知过了多久,博士再次从沉睡中醒来,脑壳还有些隐隐作疼,却不再是难以忍受。

    他这会儿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竟然遇到了传说中的重生了,还不是重生在幼时,而是重生在一个对他来讲有些遥远的时代,重生在一个跟他无情无故,名叫做孙泽生的在校大学生身上。

    那次痛的让他晕过去的经历,不过是孙泽生生平的经历跟他融合在一起的过激反应罢了。

    相比起他的轰轰烈烈,和重生后的博士融合在一起的孙泽生就显得平凡的多了,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他本人是一个大二的学生,在学校的表现也很普通,学习一般,属于那种六十分万岁,五十九分惭愧的类型。

    这个孙泽生之所以会住院,是因为他难得的男人了一把。

    大二放暑假的时候,坐火车回家,出火车站的时候,正好碰到有人要对校花用强,也不知这个孙泽生是对校花有意思,还是见不到有人欺负女人,头脑一热,就冲了上去,结果推搡之间,让调戏校花的人捅了一刀。

    美人没有救成,自己倒是住进了医院。

    博士苦笑连连,自己一个双料博士竟然重生在了这样一个逊毙了的毛头小伙子身上,也不知是老天垂青他,还是给他开了一个玩笑。

    不管怎么说,能够有重新活一次的机会,其概率,比买彩票中了几十注特等奖还要小得多。

    既来之,则安之,上一辈子的事情就忘了吧。

    上一辈子,父母让人害死,他已经亲手杀死了那个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太|子|党,已经替父母报了仇。至于程先生背后的家族,不是他上一世有能力摧毁的。总体来讲,上一辈子虽然略有遗憾,但自己多少还是能够心安的。

    这一辈子,自己不能辜负了老天的一片厚爱,一定要好好地重新活一次。

    “小生,你醒了?”

    就在博士下定决心要好好地再活一次的时候,有人拎着保温桶,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房门,她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下意识地先看一眼床上的博士,见博士眼睛睁开,乌黑发亮,顿时露出几分惊喜来。

    这个人就是上大学的孙泽生的妈妈冯月英,她还不知道她的亲生儿子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灵魂,这个灵魂来自遥远的一百五十年后。

    博士深吸了口气,想起了前世自己的父母,他们没有因为自己享多少福,反倒是为他,双双搭进了性命。

    博士一想到这个,心中就像用钝刀子割肉一样,痛彻心扉。

    被他取代的孙泽生也是,为了一个不可能喜欢他的女人,不顾父母养育他二十年的恩情,让人捅了一刀,枉送性命。两人倒是一样的把父母的恩情丢到了一边,想想还真是不孝。

    当然,人不是不能救,却要讲究救人的方法,像这种为了救人,反把自己搭进去的行为,在博士看来,是愚蠢而又不值得提倡的。

    “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望着冯月英那张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普通却饱含着不求回报、无私关怀的面孔,博士蓦然想起如果不是自己的灵魂穿越而来,只怕冯月英已经成为了老无所依的失独族了。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占据了冯月英所诞骨肉的身体,而冯月英跟世上千千万万普通的妈妈一样,都是普通而又值得尊敬的,自己有责任替被他取代的孙泽生完成赡养他的父母的义务。

    想到这里,一声“妈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自然而然出口,博士饱含愧意的话是对他前世的亲生母亲,也是对被他取代的孙泽生的妈妈,由心真诚而发。

    “傻孩子,跟妈妈还说什么对不起。以后只要你好好的,我跟你爸就不用替你操心了。小生,饿了吧?妈给你熬了些小米粥,还热乎着呢?妈喂你喝一点。”

    冯月英打开保温桶,从里面舀出来一碗粥,端到床边,先用勺子搅了搅,舀出来一勺,吹了吹,送到了孙泽生的嘴边。

    她的动作轻柔而娴熟,似乎躺在床上的不是她已经长大的儿子,而是还在幼时一到肚子饿,就哇哇大哭的婴孩。

    博士最是受不了这个,让他始终都难以释怀的就是父母的惨死,冯月英跟自己的妈妈一样,对自己的孩子都是无限的宽容、爱护,哪怕孩子做了再多让他们担心、让他们觉得是错的事情,他们都会原谅,都会给他们提供一个随时可以休息的港湾。

    想到这里,博士眼圈就红了。“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一定好好的。这次我挨了一刀,让我明白了许多,以后,我就是一个全新的孙泽生,不要再做让你们担心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

    从这一刻起,博士不再是博士,而是获得了新生的孙泽生了。

    “好了,妈知道了。以前妈说你,你总是不听,这次让人捅了一刀,知道妈妈是为你好了吧?儿子,看看,眼圈都红了,别哭,妈知道你知道错了。再说,你救人是好事,你要是见死不救,妈回来要是知道了也得说你。乖,别哭了。来,喝粥,再不喝,就凉了,不好喝了。”

    冯月英就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孙泽生,喂他吃饭。

    前世,孙泽生都已经三十多岁了,这么大的心理年龄,还让冯月英喂饭,他觉得很是别扭,连忙从冯月英把盛着小米粥的碗接了过来,“妈,我自己吃。你累了吧,先坐下休息会。”

    冯月英看着孙泽生狼吞虎咽地吃着她亲手熬制的小米粥,心头有些泛酸,她能够感觉到孙泽生明显懂事多了。也许让人捅了一刀,有了某种感悟了吧?

    在重生之前,孙泽生已经有很长时间食不知味了,这一次或许是大仇得报,心结已经解开,或许是获得了新生,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不管是哪种原因,他都吃的格外香甜。以至于很多年后,他还把今天这一碗味道普普通通的小米粥,视为生平所吃到的最香甜的饭。

    孙泽生刚刚吃完了一碗粥,一个护士就拿着药瓶走了进来,“二十床,该交费了。再不交费,就给你们停药了。”

    冯月英连忙站起来,“护士,你能不能跟你们领导说说,宽限几天?我们家为了给孩子治病,已经借了不少外债,现在正在四处借钱呢。”

    护士见惯了这种场面,不耐地说道:“你跟我说,没用。我也就是个护士,领导让咋干咋干。”

    护士动作利索地给孙泽生换了输液的药瓶,转身就出了病房。

    “妈,学校不是给我们大学生都办了保险吗?应该能够报销很大一部分。”孙泽生已经融合了大学生孙泽生的记忆,对他身处的社会环境不是一无所知。

    冯月英叹了口气,“是能给你报销一部分,但是咱们还不是得先把钱垫出来。何况,咱们家也不宽裕,我跟你爸每个月就那么点死工资,你上大学开销又那么大。”

    冯月英不想让儿子担心,其实,学校报销完之后,剩下的那一部分,对他们家来讲,也是个不小的负担。

    身为大学生的孙泽生跟很多大学生一样,都不知家中疾苦,不知钱的来之不易,每个月都要开销一两千块钱,没钱了就朝家里伸手要,反正他一个独生子女,也不怕父母不给。再算上学杂费,在大学一个学年的开销都有差不多小两万。

    而他父母的每年的工资加奖金,也就是四万多一点。也就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有退休金,要是双方老人也都要他的父母赡养,早就被压垮了。

    即便是这样,冯月英和她的丈夫仍旧感觉很吃力。儿子再有两年就要大学毕业,找工作,谈女朋友,买房子,结婚,生孩子,这桩桩件件,哪一件都需要钱,都要他们这些做父母的操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