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骑兵 - 楔子 玉碎 最权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维多利亚大酒店不是某市最高的建筑,也不是外观造型最奢华的建筑,但却是本市最有名的销金窟,只要是你能够想到的消费,在这里都能找到。

    也许昨天还在巴黎的t型台上走秀的世界顶级名模,第二天一早就玉体横陈在维多利亚大酒店总统包间的床榻上,等着某位恩客宠幸。

    也许在某个房间内,正在举行每局都是上千万美金的赌局,也许随便在这里点一杯酒,就可以让某个小康之家破产……

    在酒店门口停放着大量的世界顶级豪车,加长林肯、劳斯莱斯、宾利、兰基博尼等随处可见,在楼顶,还停放着两架无旋翼直升机,在数十里之外的国际机场,还有维多利亚大酒店专属的支线客机。

    在数里外的海岸线上,还有一家专属于维多利亚大酒店的专属码头,那里不仅仅停靠着豪华游轮,甚至还有能够深潜入海的观光潜艇。

    这些豪车、直升飞机、支线客机,豪华游轮、观光潜艇等等都是酒店用来迎送客人的专用交通工具。只要客人打来电话,哪怕客人在千里之外,酒店都会派出根据客人的要求,派出相应的交通工具进行接送。

    据说,维多利亚大酒店应客人的强烈要求,准备引进小型的星际飞船,做为酒店的新招牌。

    能够在维多利亚大酒店消费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士,而拥有一张维多利亚大酒店会员卡,也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这里的会员卡分为多个等级,最低级的是银卡,最顶级的是钻石卡。

    即便是最低级的银卡,也至少得是一市之长或者有亿元资产的富豪,而最顶级的钻石卡,据说在全世界一共发行了不到五十张,持卡人有一半其个人资产在全世界排名在前一百名之内。

    这里拥有着世上最训练有素的安保人员,有全世界防守最严密的安保措施,确保每一个会员在这里能够享受到安全、舒心、舒适和全方位的服务。

    只是这一天,维多利亚大酒店在外围所设的哨卡处,传来了一阵骚动,两名身着制服,精明强干的保安有些无奈地拦住了一个要硬闯维多利亚大酒店的人。

    这个人三十多岁,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隐藏在镜片后面的眼袋有些浮肿,发黑,眼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血丝,他的脸泛着不太健康的白,显然身体不太好。

    “博士,你现在已经不是这里的会员了,请你不要让我们为难。你要是再继续这样纠缠下去,我们只能采取强硬措施,将你驱离了。”一名保安说道。

    维多利亚大酒店的保安都拿着高额的薪水,薪水之丰厚,连很多跨国企业的白领都要眼馋。酒店待他们不薄,他们也都很忠心。

    如果换成是一般人要硬闯酒店,哪怕是前会员,早就被他们驱离了,但是眼前这位,维多利亚大酒店的保安们更多的还是同情和怜悯。

    在维多利亚大酒店,只要是稍微知道一点内情的人都知道眼前这位看起来很文弱的男人,也曾经是一位轰动一方的人物。

    这位博士的经历是非常辉煌的,在二十九岁的时候,就取得了古代科技史和生物基因研究的双料博士学位,学问之渊博,学术之专精,就连导师都赞不绝口。

    他曾经协助导师编纂《世界近现代科技史》一出版之后,甚至获得了联合国有关方面的嘉奖。他古代科技史的博士学位,就是在协助导师编撰这本书的时候,捎带着拿下来的。

    博士的智商高的有点过分,在协助导师编撰书籍的同时,顺着近现代科技的蛛丝马迹,竟然搞起了发明,研究出一种新型的技术。

    这种技术能够以一种比较低廉的成本,促使植物快速生长,有效地缩短生长周期。这种技术是无公害的,不但能够充分保留植物原来的属性,比方说口感、药性等,而且还没有任何药物残料,安全而可靠。

    在取得研究成功之后,博士就迫不及待将消息告诉了导师。导师为他高兴之余,鼓励他申请专利,并开办公司,专门从事这项技术的推广和销售。

    博士感念导师对他的悉心栽培,在申请了专利,成立公司的时候,把导师设成了第二股东,将整个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无偿地赠送给了导师。

    那时,博士聪明的脑袋瓜子万万不会想到,就是他为了报答导师的栽培之恩而做出的举动,成了日后埋葬他的祸根。

    公司成立之后,异常的火爆,迅速占领了海内外市场,博士更是一夜成名,成为举世闻名的企业家、科学家。

    美国科学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正在审核他的成果,有很大的可能选他为新一年度的诺贝尔生物学奖获奖者。来自欧盟、俄罗斯、南美、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邀请函都快把他给淹没了。

    就在博士踌躇满志、书生意气风发的时候,一场大祸悄然袭来,让他尊敬无比的导师竟然将黑手伸向了他。

    他的导师也算是国内有名的教授了,但是他还想更进一步,评上国家科学院的院士,成为国内举足轻重的重量级学术专家,但是导师的资格稍微欠缺了点,最重要的是没有拿得出手又能够让人信服的研究成果。

    如果博士能够在申请专利的时候,捎带着把他连署上,说不定他就够资格了。但博士只给了他股份,并没有跟他分享专利的发明权。这位导师日后出卖博士,埋下了导火索。

    这时候,一位祖辈在国内官场拥有着非凡影响力的太|子|党找上了门,开出了让他的导师无法抵抗的条件。

    这位太|子|党看上了博士的公司,想把这只能够下金蛋的母鸡控制在自己手中,据为己有,攫取生长素带来的亿万财富。

    他告诉孙泽生的导师,只要能够协助他得到博士的公司,那么导师想评选上科学院院士,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导师在得知太|子|党家族背景之后,毫不犹豫地屈服了,选择投向这位太|子|党,出卖他的学生。

    导师先是瞒着孙泽生,将博士赠给他的股份高价转让给了那位太|子|党。然后在太|子|党的指点下,劝博士以鼓励员工积极性的名义,将他手中的股权拿出来一部分,奖励给员工。

    那时的博士太容易相信人,对商界的游戏规则虽然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却意气用事,一厢情愿地相信导师。何况,这种将股份奖励给员工的做法,在很多企业中都是通行的。

    博士没有太过慎重地考虑,就决定听导师的。于是他手中的股权迅速地减少,最后只剩下了三成一,依旧是公司最大的股东,如果和导师联合起来,依然能够占据公司股权的半数。

    导师当着他的面,信誓旦旦地表示在公司重大事项的抉择上,一定会站在他这边。转身就和太|子|党弹冠相庆,喝起了香槟酒,庆祝暗算博士成功。

    之后,太|子|党迅速出手,以高额收购相利诱,同时又以其在官场上的势力相威逼,把那些持有公司股份的员工挨个过了一遍,把他们手中的股票全都卖了下来。

    太|子|党利用关系,第一时间履行了股权变更手续,然后召开了董事会会议,堂而皇之的坐在了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上。这时候,博士才蓦然发现众叛亲离,他一手缔造起来的公司成了别人的东西。

    太|子|党还不肯放过博士,毕竟博士还掌控着公司三分之一的股权,翻盘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他利用家族在官场上的影响力,罗织罪名,他还暗中指使人在一个谋杀案的现场,留下博士父亲的指纹、脚印等线索。

    当地的警察部门乃是太|子|党家族的势力范围,自然是全力配合,迅速将博士的父亲逮捕,并散播对博士父亲不利的言论。

    之后,太|子|党以博士家人的性命相威胁,要求博士把他手中剩下的股权低价转让给他。

    博士书生意气迸发,抵死不从,四处告状,还聘请了律师为父亲辩护。

    太|子|党心狠手辣,马上安排人,在监狱中,将博士的父亲活活打死,又让人在博士母亲的饮食中投毒,将博士母亲毒死。

    博士报警,那位太|子|党利用家族的关系买通相关人员,将博士父亲的死因定为心脏病突发猝死,又将博士母亲的的死定性为食用未知野生菌,食物中毒而死。

    博士上下奔走,向媒体呼吁,雇人在互联网上发帖子喊冤,但是在太|子|党家族的强力干涉下,这些举措都石沉大海,一点效果都没有。

    与此同时,太|子|党利用他在公司股权上的优势,明目张胆地将公司优质的资源转出,转到一家他完全控制的公司中,准备将博士创办的公司掏空,让博士手中剩下的股份变得一文不值。

    博士心灰意冷,彻底对未来失去了希望。

    在栽培了他,又毁了他的导师的劝说下,他忍着无比的心痛,将公司的股权悉数转让给了那位太|子|党。按照市值,他手中的股权价值数十亿,但是太|子|党出价仅仅只有一百万不到。

    他为了给父母喊冤,借了不少外债,太|子|党给他的钱连填这些窟窿都不够。于是,曾经风光无限的博士沦落到了穷的叮当响的地步。

    顺理成章的,博士就失去了进入维多利亚大酒店的资格。当初,他得到这里的会员卡,还是那位跟他称兄道弟的太|子|党引荐的。转眼间又是这位口蜜腹剑的太|子|党狠狠地朝着他心窝捅了他一刀。

    “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为难的,不会强行冲关的。我现在所占的位置是你们所设的警戒岗哨的外面,是公共用地。我在这里站一会儿,应该不违反你们的规矩吧?”博士说起话来,细声细气,文质彬彬,听不出来有多少的愤怒和哀伤。

    那几位保安都同情博士的经历,也相信博士是个富有教养的人,就道:“只要博士不让我们为难,你在岗哨外面站多久都没关系。只是,博士,我们劝你还是放弃吧。你斗不过程先生的。凭你双博士的学问,以及远超常人的聪明才智,你只要潜下心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东山再起。你又何苦跑到这里堵截程先生,跟他一较长短呢?”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了一次经历,我还敢开公司吗?”博士淡淡地道。“跟你说,你也不懂……”

    “博士,你就算是不开公司,也可以出国呀。凭你的学识,在国外肯定能够混出名堂的。麻省理工大学不是请你过去当教授吗?”那位保安苦口婆心地劝道。

    就在这时,博士的身后响了喇叭声,他回头一看,是一款限量版的法拉利敞篷跑车,那位夺去他公司的太|子|党就坐在车里,司机是家族给他配的保镖。

    跑车距离维多利亚酒店还有数十米远,博士毫不犹豫地朝着跑车跑去,张开双臂,站在了路中间,挡住了跑车的去路。车停了下来,保镖从车上下来,气势汹汹地冲向博士。

    博士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取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像是一枚手雷,朝着跑车里面就丢了过去。

    那位训练有素的保镖骇然,毫不犹豫地朝着手雷扑了过去,他本来是要用脚踢的,但是孙泽生扔出的方位实在是刁钻,正好让他踢不到,只能用扑的,希望能够用他的血肉之躯,挡下手雷,用他的命来换取那位太|子|党程先生的逃生机会。

    博士为了这一刻,早已秘密演练了不知道多少次。他倏然而动,在太|子|党坐到驾驶位,发动汽车之前,抢先跑到跑车一旁,一把抱住了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太|子|党。

    “刚才那个手雷是我买的玩具,假的,是用来唬人的。这个才是真的。”

    博士使劲用胸口顶了太|子|党一下,在胸口他绑了自制的炸药,这种炸药在专利库中搜寻不到,是一种新型的烈性炸药,是博士自己配的方子。这种炸药甚至连维多利亚大酒店的安保系统都发现不了。

    在炸药印信触发的瞬间,博士看见在副驾驶座位上,有个看起来很眼熟的银色盒子,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松开了一只手,朝着那个银色盒子抓了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一朵黑色的蘑菇云腾空而起。

    在蘑菇云中间,有一个隐隐的黑洞,里面隐隐有吸力传出来,在蘑菇云消失的时候,黑洞也消失不见了。

    博士、太|子|党还有那辆法拉利跑车,顷刻之间化为乌有,原地出现了一个方圆十米,深达三米多的大坑。

    扑通一声,一个西瓜大小的头颅连着小半截身子,抛飞在了维多利亚酒店门口保安们的眼前,只见太|子|党程先生的双目圆瞪,充满了恐惧、不甘和不信。

    至死,太|子|党都不相信生性柔弱的博士会选择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惨烈方式,与他同归于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