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莹 - 第50章 幸福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那她就非得看到本子上有名了才相信是吧?我们都拿起房产局了,她还担心什么?真是小家子气!典型的认房不认人!要不是看在我大孙子的面上,我能让她对我们梁家这样蹬鼻子上脸?”何静气得放下筷子说道。

    梁雯看梁鑫一直板着脸,心里觉得应该不只是办证日期这么简单,不过那个死女人不回来最好,省的一见她就倒霉。

    梁鑫最近几天都留在宋茜那里,让她过足了正室的瘾,尝到甜头后她就更不想放手了,今天好不容易趁梁鑫晚上要加班,她自己偷偷约了梁雯,探听情况。

    “雯雯,今天我姐已经给我明确的答复了,留一个名额给星火。”宋茜看着梁雯,得意的说道。

    “太好了,宋茜,我发现你真是我的贵人。”梁雯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那你那边进展得如何呢?”宋茜喝了口咖啡问道。

    梁雯马上殷勤的把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抖落给宋茜,从梁鑫离婚,到文君怀孕还有房产证的事情都一字不落。

    听完后,宋茜想了想,说:“你父母这么急着想把她接回来,也就是舍不得孙子,如果……让他们觉得……这个孙子不是梁家的,你觉得会怎么样?”宋茜边用小勺子搅拌杯子里的咖啡,边看着宋茜说道。

    “我怎么没早点认识你?”宋茜也笑了。

    李绅这几天除了公司和医院两头跑之外,就是忙着联系律师的事情,梁雯去他公司找了几次,都没碰上,今天她特地先打了电话,说有要事要找他,但李绅说没时间,以后再说就挂了电话,梁雯哪肯罢休,直接去到公司堵人。

    “你们李总在吗?”梁雯进来就问前台的妹妹。

    “梁小姐,您来晚了几分钟,李总刚去医院了。”前台殷勤的说道。

    “医院?他去医院干嘛?受伤了吗?”梁雯紧张的问道。

    “不是,李总最近经常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每天都去,我们有好多文件有时来不及批示,秘书还要亲自带去那里让李总签字。”

    “哪个医院?”

    “市医院,听秘书说,好像在三楼的妇科。”

    “妇科?病人是个女人?”梁雯皱着眉头问道。

    “恩,好像……姓遥。”前台想了一下,说道。

    梁雯的脸一下子就青了,她暗暗握紧了拳头,走出星火公司,梁雯坐在自己的车里,越想越气,最后她发动汽车,朝市医院开去。她倒要看看这个遥文君到底能有多大的魅力,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博取李绅的同情。

    上了医院的三楼,梁雯问护士站的护士:“是不是有个叫遥文君的在这楼住院?”

    护士查了一下名字,说:“是的,在303号房间,你是她什么人?”

    “我是她家属,我想问一下,她现在什么病情?”

    “报告上说是出现早期流产预兆,所以要留院观察一周。”

    “好的,谢谢你。”

    梁雯离开护士站,心情不错,马上给李绅打电话:“李总,又是我。”

    “有事吗?”

    “有,而且我就在你附近,能见一面吗?”

    “你在哪里?”

    “病房门口”

    李绅挂上电话,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文君,说:“我出去洗一下手,等我回来。”

    文君点点头,接过苹果。

    李绅走出病房,就看到梁雯站在走廊上。

    “梁小姐,找我什么事?”李绅问道。

    “好事!你打算让我在这里说吗?”

    李绅看了看走廊,把梁雯带到走廊边的阳台去。

    “什么事,说吧。”

    “你就不能对我温柔点吗?我可是一直为你们公司的事情跑断腿呢”梁雯故意撒娇的说道。

    “梁小姐,谢谢你一直对我们公司的关注和支持,这是公事,请不要和私事混为一谈。”

    梁雯走近李绅,踮起脚,贴着他的耳朵暧昧的说道:“是吗?那如果我告诉你,我能给你一个大正公司永久优质供应商的名额,你愿不愿和我谈谈私事呢?”

    文君吃完了苹果,找不到垃圾篓,以为放在门口了,就起身走出来丢果核,走出门口,四下找不到垃圾篓,转身一看,看到李绅和梁雯正站在走廊的阳台上,从她的角度上看过去,走廊上的两人正亲密的贴在一起说悄悄话。这暧昧的一幕被文君看到眼里,她手上的果核掉了下来,心里忽然很难受,堵得慌,她不想再继续看下去,转身回了病房。

    李绅听完后,往后退了一步,和梁雯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说:“梁小姐,谢谢你的好意,星火公司会接受大正的正规筛选考核,如果我们实力达到了,大正和我们就是强强联合,如果我们还达不到,我也不想拖大正的后退,你的好意我先谢谢了,就不劳烦梁小姐了。”

    看李绅回绝她,梁雯心里虽然有些恼怒,但还是忍住了,继续说道:“李总先别把话说得这么早,优质供应商意味着什么,我想李总比我清楚得多,我先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你可以考虑一下,我的心意已经告诉你了,等你想好了,记得告诉我。”

    梁雯给李绅一个飞了一个吻,消失在走廊尽头,李绅摇了摇头,往病房走去。

    李绅推门进了房里,看到文君盖着被子,身子背着他,好像睡着了。他看了看表,想了想,拿出笔,给文君留了个字条,又帮她把被子往肩膀处掖了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李绅刚走,文君就转过身来,看了一下旁边的小桌子,上面有李绅留给她的字条“文君,好好休息,我先回公司,晚上再来看你,保温壶里有你喜欢吃的鸡丝馄饨,你睡醒了记得吃。绅”

    文君拿着字条,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心里很乱。其实文君的心里很明白,她一直在自欺欺人,当李绅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文君的心里就已经发生了变化,只是她一直刻意回避,她心里清楚,她和梁鑫之间不可能回到过去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李绅回来找她的那刻,她的心就乱了。不管她承不承认,她的心里一直留着李绅的位置。

    文君气自己不争气,看到李绅和别的女人如此亲密,心里就觉得很不是滋味。自己现在还没离婚,也不是李绅的谁,但为什么心中就是这么难受?她想控制自己的情感,但感情这东西,根本不受她的控制,所以她索性用装睡来避开李绅,逃避有可能会在他面前会表现出来的情绪。

    晚上李绅开完会,听说孕妇吃猕猴桃很好,就赶到超市去卖了一篮进口的新鲜猕猴桃,拿过去给文君。来到门口,发现里面的灯已经灭了,他轻轻的扭开门锁,看到文君已经躺下睡了,李绅看了看手表,才晚上七点多,但一想孕妇是需要多休息,就把水果放在桌子上,走到床头,看了看文君,给她拉了拉被子,才慢慢离开。

    李绅刚关上门,文君就睁开了眼睛,心里有事,让她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

    梁鑫回家吃饭,何静心里挂挂着自己的孙子,看儿子今天心情还算不错,赶紧问道:“儿子啊,你……最近忙吗?”

    “还成!”梁鑫扒了口米饭。

    “那,如果不忙的话,你抽空去看看我孙子呗!”

    梁雯的一口饭都要喷出来了,说:“妈!你至于吗?现在还没形呢!”

    “你妈她说得没错,要经常去看才有感情,去多了也可以顺便劝劝文君嘛,让她早点回来安胎,也好让我们放心啊。”

    “是啊,那边的条件哪有我们家好,我可不想看我孙子受罪!”何静翻了翻白眼。

    梁鑫低头吃饭,说:“我有时间就会去的,你们不要老叨叨的了!”

    “不用去了,她现在在市医院妇产科,有人天天给她送吃送喝,她现在春风得意得很!不缺人照顾。”梁雯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何静吓了一跳:“她在医院?不会……不会是我的大孙子有什么事情吧?”

    “我看过了,孩子没什么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大人为了自己的目的,故意住进医院去的!”

    梁鑫停下筷子,说:“你什么意思?”

    何静和梁正森也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哼,她现在啊,好得很,有个姓李的男人整天给她献殷勤,哪有时间理我哥啊!”

    “你不要乱说!”梁鑫火了,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文君和李绅的事情,自己的老婆和别人好上了,他觉得丢人!

    “我没有乱说,遥文君现在在医院里,那个男人天天跑前跑后的伺候左右,两人都不知道有多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夫妻俩呢,也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这么上心,你说这遥文君一个嫁过人的中年妇女,她何德何能,能让一个王老五为她鞍前马后?除非……”梁雯故意吊起了语气。

    “除非什么?你倒是说啊?”梁正森急了。

    “除非……他和遥文君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关系!”梁雯拖长了音调,让大家听得更清楚些。

    “啪”梁鑫把碗筷一把拍在桌子上,指着梁雯吼道:“梁雯,不要以为你是我妹就可以满嘴乱说,今天当着爸妈的面,你给我说清楚,如果你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你说的话,那你以后就不要再叫我哥!”

    梁雯也站了起来,毫不示弱的说道:“这还用得着证据吗?在度假村的时候,你不是也已经看到他俩在卿卿我我了吗?他们回来后,一直就没断过联系,那李总条件多好的一个人啊,想要找什么样的女孩不行?凭什么要和遥文君在一起?不就是遥文君用肚子里的孩子来做筹码,强迫着人家吗?你等着看吧,如果你一和她离婚,她铁定要逼李绅娶她,不要脸攀高枝的事情她最拿手了,不然她那穷酸样,当年怎么能进得了我们梁家?”

    “你给我闭嘴!”梁鑫朝梁雯吼道,他不想再听下去,在父母面前,梁雯这样揭他的短,他觉得脸面都被遥文君给丢尽了!

    “雯雯,这个事情你真不能乱说,这传出去,你哥还要做人吗?”何静半信半疑的数落起女儿来。

    梁雯撅了撅嘴,说:“我只是实话实说,不想看你们被遥文君再继续骗下去!”

    “够了!不要再说了!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你不要再提这件事!”梁正森铁青着脸对梁雯喝道。

    梁鑫站起来,拿起袋子就往外走,他觉得不能再在家里多待一分钟了,那种沮丧和挫败感让他觉得没有脸面对父母,他走了出去。

    “儿子,你这是上哪啊?”何静在后面追问道。

    梁鑫一言不发,头也不回的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梁鑫不想去深思梁雯的话,但是他的多疑让他越不去想,心里就越纠结,他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八点多,他改变路线,朝市医院驶去。

    刚到医院的停车场,梁鑫就看到李绅从医院里出来,他的车就停在梁鑫车旁边。

    李绅打开车门,刚想进去,一个男音在后面叫住了他。

    “你就是李绅?”梁鑫站在他后面,阴沉着脸问道。

    李绅转过头,看到一个瘦高的男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我是,你是谁?”李绅不记得认识这个男人。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是谁!”梁鑫话音刚落,上去就给了李绅一拳,李绅没有防备,肚子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他吃痛的弓下腰,用手捂住肚子。

    “我是遥文君的丈夫,我告诉你,你以后离我老婆远点,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梁鑫指着李绅威胁道。

    李绅慢慢直起腰,擦了擦嘴,说:“你就是她的丈夫?呵!好,很好!”李绅慢慢握起拳头,一步步朝他走过去,梁鑫看着高大魁梧的李绅不停逼近,不由得步步后退。

    后面就是停车场的围墙,已经无路可退,梁鑫硬着头皮对着李绅,他心里明白,如果要真打起来,应该不是眼前这个肌肉男的对手,刚才自己是趁他不备,占了先机而已。

    “你想怎样!”梁鑫也豁出去了,大不了缺条胳膊少条腿,只要他不死,他就有机会回来报仇,就算他死了,也要拉李绅做垫背!

    李绅一拳打在墙上,离梁鑫的脸只有五厘米,墙皮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梁鑫心里一惊,吓得闭上了眼睛。

    “你娶了文君,为什么不好好对她?为什么要伤害她,让她伤心?”李绅双目圆睁,对梁鑫吼道。

    “她是我老婆,我对她好得很!我们的事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来管!”梁鑫嘴硬的说道。

    李绅冷笑一声,说:“好得很?好得很她额头上为什么会有伤疤,她又怎么会收到你的风流照?她真心想和你好好过日子,你却这样伤她心?”

    梁鑫想离开李绅的钳制,但没成功,只能夹在李绅的双臂之间,用话语来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你还来问我?我告诉你,这都是因为你,是你,你自己离了婚又回来找她,明知道她已经有了新的家庭,还不停的引诱她,不是因为你,我和她能到这个地步吗?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这第三者还有脸来质问我?”梁鑫大声恼怒的喊道。

    李绅没想到梁鑫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闪神,梁鑫趁机挣脱他的束缚,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指着有些恍惚的李绅说道:“你们以前的丑事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文君是我老婆,你离她远点,下次我再看到你在她身边晃悠,我就对你不客气!”

    梁鑫说完直接上车走了,李绅站在原地,想着梁鑫刚才的话。他原以为在旁边看着,不去接近她,她就可以开心的生活,没想到自己的回国,又一次带给文君这么大的痛苦和伤害,李绅心乱如麻。

    第二天,梁鑫一个早上都在煎熬中,好不容易到了午休时间,他飞也似地朝市医院奔去,宋茜叫他都没听见。

    一进病房,他就看到文君穿着医院的衣服,披着头发,在吃医院提供的午餐。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