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男 - 第011章 回家 修仙高手在校园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澎!

    教室大门被猛地撞开,一群穿着防弹衣的警察,裹着一道矮胖敦实的身影冲了进来。

    “不许动!举起手来!”

    十几把手枪和微冲,透过防暴盾牌露出了黑森森的枪口。

    白无瑕如梦初醒,急忙伸手指着地上的尸体道:“不要开枪,赵铁柱已经死了。”

    话一出口,她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上居然握着一把枪,而身上的绳索也已经不翼而飞。

    转过头,秦朗正在她身后蹲着,低着头,手上绑着绳子,一副毫无反抗之力的人质模样。

    这时候,她要是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可就是真的蠢了。显然,秦朗之前的种种举动,就是在为她“坐实功劳”。

    “真是老天保佑。”看到白无瑕安然无恙,黄中天憋在嗓子眼的一口气,总算是吐了出来。

    眼下的情况,在场的每个人都不会怀疑,是白无瑕在关键时刻夺过了赵铁柱手里的枪,将其击毙。

    黄中天自然也是这么想的,暗道一声,老子的乌纱帽总算保住了。

    他也顾不上白无瑕的枪口还在举着,排开人群就大步走了过去,脸上挂着真挚的诚意,关切道:“无暇同志,让你受惊了,这是我这个局长的失职,我要向你道歉。另外,这次你以身试险,临危不惧,击杀劫持者赵铁柱,救出人质,我一定会为你请功。”

    局长就是局长,“以身试险,临危不惧”八个大字,马上就为现场定了性,不仅肯定了白无瑕的功劳,也抹掉了之前白无瑕被赵铁柱劫持,连配枪都被夺走的失误。

    “哦,不……”白无瑕刚想辩解,但是看到黄局长那张关心的有点夸张的胖脸,还有围拢过来的同事,她就知道,自己恐怕怎么解释都没有任何作用了,就像秦朗之前说的,这已经由不得她了。

    白无瑕很快就成了主角,被她的同事团团包围起来,各种嘘寒问暖,各种褒赞夸奖,扑天盖地而来。

    甚至连接到消息的记者,也凑起了热闹,一进教室就争着抢着要把话筒递给白无瑕进行采访。

    这间不大的教室,一会儿功夫就变得人声鼎沸起来,连弥漫的血腥味都被冲淡了。

    秦朗在人群后面默默的看着,他已经完全被忽视了,但这正是他所要达到的效果,他并不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更不想让那些警察知道,干掉赵铁柱的人是他。

    梅语嫣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着进了教室,看到医护人员正在处理赵铁柱的尸体,她脸色一白,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一边走,泪珠子一边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铁柱哥,对……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呜呜呜呜,对不起!”在赵铁柱的尸体旁,她捂着脸痛哭起来。

    医护人员已经替赵铁柱的尸体盖上了白布,遮盖住了令人作呕的脑袋。看到梅语嫣这样一位美女哭的如此伤心,其中一位男性医护人员心生怜意,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

    赵铁柱的尸体很快被抬上担架运了出去。

    梅语嫣蹲在地上,哭的像个找不到家的小女孩儿。

    “梅老师,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离得不远的秦朗,轻声喊道。

    梅语嫣抬起头来,俏脸梨花带雨,望之惹人生怜。她哽咽了几声,总算止住了眼泪,在脸上抹了几把,吸吸鼻子站起身走到秦朗面前,愧疚道:“秦朗,连累你受了惊吓,真是不好意思。”

    “也算不上什么惊吓,何况,这是赵铁柱自己造的孽,跟你无关。”秦朗摇摇头,跟这位身体原主人的暗恋对象离得这么近,他心跳不受控制的加速起来。

    强压住失去控制的心跳节奏,秦朗问道:“能麻烦你帮我把绳子解开么?”

    “啊?”梅语嫣这时候才发现秦朗的手上还绑着绳子,心里头更加愧疚,连忙点头,“好,我替你解开。”

    绳子很快被解开,秦朗站起身来。其实这绳子他自己完全可以解开,让别人来解,只不过是为了装装样子。

    梅语嫣心里过意不去,便道:“秦朗,这次的事情,梅老师应该很大的责任,如果你需要什么补偿,我一定想办法满足你。”

    秦朗摇摇头,有些突兀的拍拍她的肩膀道:“我不需要什么补偿,你也不用过意不去,更不要把赵铁柱的死看的太重,向前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收回手时,秦朗才恍然想起,自己现在的学生身份,对一个年长于自己的老师做出拍肩膀的动作,实在是显得老气横秋了一些。

    不过被悲伤情绪左右着的梅语嫣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更没有意识到往日里跟他说话结结巴巴,且智商低下的秦朗,什么时候思维语言都变得这么清晰流畅起来。

    “谢谢你。”梅语嫣黯然的点点头。

    “对了梅老师,还得麻烦你帮我跟学校请个假,我身上有些不舒服,想回家休息一下。”秦朗道。

    他现在身上确实很不舒服,脑子里面的眩晕感一直没有消失,非常疲惫,恨不得能立刻找个地方大睡一觉。

    “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正好救护车就在现场。”梅语嫣也看出秦朗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用不着上医院,我只是精神紧张过度,有些累了。”秦朗摆摆手。

    梅语嫣还想再劝说一下,谁知道钱大兵恰好在这个时候冒了出来,看到她立刻像苍蝇似的黏上了,缠着她说话。

    秦朗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走,一会儿等那些警察缓过神来,他恐怕就走不了了。于是,立刻抓住这个机会,悄悄的溜入人群,很快就消失不见。

    等到梅语嫣摆脱钱大兵的纠缠,再想找秦朗的时候,已经找不着人了。

    白无瑕在应付完同事和记者以后,也抽出目光四处寻找秦郎的身影,遍寻不见以后,她不由嗔恼的想:这家伙把功劳推到我身上,自己却溜的这么快,哼,要不是看在你救我的份上,本姑娘才不会替你兜这个烂摊子。

    ……

    离开学校以后,秦朗循着记忆来到了距离学校不是太远的南陈巷。

    南陈巷的周围都是老式的平房,和新式的住宅区比起来,虽然少了很多现代化的元素,但却多了一种人文情怀。

    秦朗目前就住在这里,当然,确切的说,这里只是他的另一个家。

    自从他父亲,也就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父亲发家以后,就在平安市的高档小区里买了一栋别墅,一家人都住在那里。

    南陈巷的这套老房子,是他父亲未发家之前和他的生母所住的地方,已经十几年没住过人。

    由于以前那个傻秦朗和后母一起生活的时候,受到诸多刁难,心里不顺,在高三的时候,借着学习为借口,就一个人搬到了这套老房子里来。

    他的父亲本不同意,但拗不过秦朗的傻劲,再加上这套老房子离秦朗上学的地方确实比较近,最后才点了头。

    一开始,他父亲还专门为他请了一个保姆,但却被傻秦朗给赶走了。因为在傻秦朗的心里,这套房子承载了太多他对亡母的思念和儿时的回忆,所以他不容许任何外人驻扎进来,亵渎这个心中的圣地。

    好在傻秦朗虽然智商不高,但还没有傻到连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事实上,傻秦朗小时候父亲生意很忙,那时候他还没有后妈,也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亲人,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自己照顾自己,许多生活技能也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

    他父亲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默许了他的行为。

    现如今,这样的安排,对于取而代之的秦朗来说,却是一个意外之喜。

    因为他本就喜欢清静,一个人住无论做什么,都不用顾忌。

    况且,他刚刚占据这具身体,有很多方面都没有理清楚,甚至还没能完全认同这具身体,是以现在还不是和原主人的亲人接触的时候。

    吱呀一声!

    老朽的院墙大门被秦朗推开,露出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种着一颗大槐树,槐树下面还有一张石桌,以及两条石凳。

    这是一个类似于四合院一样的住宅,只不过比传统的四合院要小了许多,建筑特色也明显带着地域色彩。

    合上院门,秦朗直奔正中那间屋子走了过去。

    进了屋,秦朗也没有心思去仔细打量周围,此刻的他已经疲倦到了极点,似乎随时都能睡不过去。

    他迷迷糊糊找到床的位置,一头栽倒下去,就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睡,直到半夜时分,秦朗才再度清醒过来。他是被饿醒的,存在他脑海中的唯一念头就是吃。

    循着记忆打开冰箱,里面堆得满满的都是食物。他也顾不上去做饭菜了,抓起能直接吃的就是一顿胡吃海塞。

    等到他满足的拍拍肚子打起饱嗝的时候,冰箱里凡是能直接吃的东西,几乎都被吃的一干二净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