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男 - 第010章 “坐实”功劳 修仙高手在校园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窗外,黄中天的劝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教室里安静的只能听到秦朗大口大口喘息的声音。

    “你……你把他打死了?”白无瑕从刚刚那一幕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吃惊的望着秦朗,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似弱小的小男生,竟然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击杀了一个失去理智的强壮歹徒。

    偏偏她在秦朗的脸上除了看到疲惫,却看不到一点儿杀人以后的不适,就好像一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般,收割人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狠人呐!

    白无瑕前所未有的对一个男人,产生了强烈的畏惧感。

    “不打死他,难道让我看着他去侵犯你?再等着外面那些警察冲进来,然后他开枪和你我同归于尽?”秦朗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击杀赵铁柱,本就是他蓄谋已久的想法,刚刚那种情况,如果他还不出手,除非他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白无瑕被糟蹋。

    换做一个小时前,也许他会对赵铁柱的兽行无动于衷,毕竟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不值得他强行出手。

    但是和白无瑕发生了亲密行为以后,向来不沾女色的他,内心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连他自己说不清楚是什么,他只知道这是他碰过的人,那么别人如果再碰,就是对他的亵渎。

    就好像一个成名的画家,不会允许其他人在自己的作品上乱涂乱画。

    难道让我看着他去侵犯你?听到这样的话,白无瑕的心弦被拨动了一下。

    她忽然想起刚刚秦朗挥拳时曾说的,老子碰过的女人你也敢碰的话。芳心好像被灌下一壶美酒般,俏脸生晕。

    她默默想着,是啊,他那么凶狠暴力,不也是为了救我么?我一直期待的意中人,不就应该是这样一个为了我敢于和天下人为敌的盖世英雄么?

    这样想着,再看向秦朗时,白无瑕眼中的畏惧感消失了,变得迷离,秦朗的形象在她眼里,突然变得高大伟岸且英武不凡起来。

    “你好像喘的很厉害,是不是受伤了?”看到秦朗撑着膝盖,大口喘气疲惫至极的模样,白无瑕立刻关心起来。

    “不碍事,就是用力过度了,身体有些不适。”秦朗摆摆手。

    刚刚他是强行出手,力量的蓄积才不过七成,距离勉强爆发还缺一步。他担心不足以干掉赵铁柱,遭到反扑,所以集中了身体了身体所有的力量在瞬间发作,现在力竭之后,身体的虚弱感就变得十分严重,脑子里一波波的眩晕感又变得强烈起来。

    还真是孱弱啊!秦朗暗暗叹了一口气,对现在这具身体的表现,失望之极。

    窗外已经有几分钟没有听到那些警察任何动静了,秦朗瞄了瞄地上赵铁柱的尸体,强打起精神走了过去。

    “你……你不会像虐尸吧?你已经杀了他,何必再这么做?”白无瑕显然误会了秦朗的举动。

    虐尸?

    秦朗对这个女人的想法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杀人对他来说虽然是家常便饭,但他还没有变态到杀完人后再去虐尸的地步。

    “外面那些警察一会儿进来,你猜他们看到赵铁柱这副模样,会不会以为你已经遭到了侮辱?”秦朗指了指赵铁柱的尸体,朝白无瑕似笑非笑的问道。

    “啊!”白无瑕惊呼一声,立刻意识到秦朗所指的是什么了。

    赵铁柱虽然死了,但是在死前他已经解开了裤带,脱下了裤子,这副模样落在外面那些同事的眼里,就算她自身清白,可又怎么可能不会留下让人诟病的话柄?

    “谢谢你。”白无瑕感激的望着秦朗,心里跟吃了蜜似的甜,这个小男人太为她着想,连她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但他却已经提前帮她想到了。

    秦朗手脚利索的帮赵铁柱的尸体穿回裤子,扣上腰带,做完这些,他才朝白无瑕道:“对了,有个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你说。”白无瑕连忙点头。

    “一会儿外面那些警察要是进来,你不要告诉他们,赵铁柱是死在我的手上,就说是你做的。对于你来说,想必这也是一桩大功劳。”秦朗道。

    “不行。”白无瑕下意识的就摇起头来,刚刚走上警察生涯的她,还是本能的去遵守职业操守。

    不过话一出口,她就察觉到不妥,这个小男生奋不顾身的救了她,还那么为他着想,更重要的是,她和他还有过那么亲密的行为,现在连这点儿要求都去拒绝,是不是显得太绝情了?

    于是,她连忙补救道:“不过你放心,赵铁柱罪有应得,就算你杀了他,也不会有任何麻烦。谁要是找你麻烦,我会帮你摆平。”

    说到最后,白无瑕显露出强大的底气,她确实有那个底气,别说秦朗杀了该杀的人,就算秦朗真杀了人,她也有办法让秦朗不受法律制裁。

    “真的不行?”秦朗皱起了眉头。

    他倒不是在乎世俗的法律,只是不愿意因为这件事,被警察或者一些不相干的人盯上。

    现在的他,还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做任何事,都必须要谨慎一些。

    “这……真的不行。”白无瑕纠结的回道。

    “呵呵,那恐怕就由不得你了。”秦朗忽然淡淡一笑,举步走到窗边,用袖子包裹着手掌,拾起了那把掉落的枪,稍微打量了一番后,又走回到白无瑕的身边。

    “你……你要做什么?”白无瑕紧张起来,秦朗的举动让她看不明白。

    “呵呵,还能做什么,既然你不肯答应我的要求,那我只好替你把这个功劳给坐实了。”秦朗手指隔着衣袖的布料,扣在了扳机上。

    手枪的保险早就被熟悉枪械的赵铁柱打开了,只要扣动扳机,这把枪就能发射。

    “嗯?”白无瑕一怔。

    就在她脑子还没转过弯儿来的时候,枪响了。

    砰!

    秦朗扣动了扳机,虽然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界的热武器,但身体原主人留给他的那些记忆中,却有无数影视画面可供参考,所以他还不至于连枪都不会开。

    这么近的距离,以秦朗修行者的底子,很轻易的就把子弹送入到了赵铁柱的脑袋里。

    不过手枪强大的后坐力,震得秦朗差点没能抓稳,一枪之后,整个手掌都麻掉了。

    地上,赵铁柱被开了瓢,红的白的流淌了一地。

    白无瑕完全懵了,傻傻呆呆的看着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虽然曾被警校拉去看过枪毙犯人的场面和各种死亡现场的照片,早已经习惯了各种尸体的视觉冲击,但眼下,她心里头还是有种恶心的感觉。

    秦朗搓搓发麻的手,趁着白无瑕发呆的功夫,走到她身后,一拧绳结,轻轻一抖,绳子便松散开来,被他轻易的抽走。

    接着,他再用衣袖包裹着枪柄,把枪塞进了白无瑕的手里。

    做完这些,看到白无瑕还是没回过神来,秦朗不禁摇头,就这点素质也能当警察,难怪外面那些警察一个个全是饭桶。

    他在白无瑕身后蹲了下来,熟练的用绳子给手上打了个结,便默默计算着警察冲进来的时间。

    窗外,清脆的枪响之后,所有的声音全都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黄中天原本正在和高峰焦虑的商量着办法,赵铁柱放出话后,突然十几分钟没有动静,这让他不得不去担心,失去理智的赵铁柱,会不会真像他说的那样,对白无瑕做出侮辱的举动。

    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在俩人都无计可施之下,黄中天咬咬牙就打算下达不顾一切突破的决定,反正横竖都是要掉帽子,还不如拼死一搏,也许在赵铁柱没有伤害白无瑕前,就顺利击毙赵铁柱呢!

    可是就在他要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枪声突然响了。

    听到这个声音,黄中天的身子顿时一僵,脑门子上的冷汗跟泉涌似的往外冒,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冲。”反应过来的黄中天,对一旁同样愣住了的高峰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声,竟是当先穿过警戒线朝教室那边跑去。

    快两百斤的身子,被他跑的健步如飞。

    高峰举着枪紧随其后,其他的警察在反应过来以后,纷纷提枪跟了过去。

    警察在往前跑,而那些围观的师生在听到枪响以后,却下意识的往后退。

    一下子场面出现了失控的迹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