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男 - 第004章 菜鸟警花 修仙高手在校园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退入教室的赵铁柱,狰狞的面孔上透着几分惊魂未定的恐惧,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冷汗。

    他谨慎的透过窗户打量着外面的情况,见那些警察没有靠近,狙击手也无法再锁定他,这才狼狈的喘着粗气,松懈下来。

    “原来这家伙也怕死。”

    感受到背后凶徒的身躯,不断地微微颤抖,秦朗心里愈发淡定起来。一个怕死的凶徒,比起一个亡命之徒,要容易对付许多。

    “妈的,这些狗屁警察居然想要我死,老子偏要活着。”赵铁柱神神叨叨地自语了几声,突然拿刀拍拍秦朗的头,“小子,给我蹲下,要是敢乱动的话,老子马上给你放血。”

    秦朗心头一喜,对方肯放开对他的挟持,对他来说,可是好事。

    所以他马上点点头,在对方松开胳膊以后,他没有任何的抗拒,立刻就乖乖蹲下了身子。

    如果这时候赵铁柱细心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一直处于半窒息状态的秦朗,并没有在脖子获得自由以后,大口的呼吸,而是始终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呼吸规律,腹部轻微的膨胀收缩。

    只可惜,赵铁柱看不到这一点。秦朗的顺从,在他的眼里成了懦弱和胆小,而秦朗腹部的胀缩,在他眼里则成了簌簌发抖的恐惧。

    一个弱不禁风,又胆小如鼠的高中生,根本不足以造成任何威胁,赵铁柱哪里还会担心。

    他提着染血的刀,焦虑不安的走来走去,不时的凑到窗户边朝外面看上一眼,然后骂骂咧咧,一会儿骂警察,一会儿骂梅语嫣。

    “铁柱哥,我真没有想害你的想法,就当我求你了,你放过那个学生好不好,或者,我去换那个学生,我给你当人质!”窗户外面突然传来了梅语嫣透过喇叭放大的声音。

    “放屁,臭婊子,你跟那些警察都不是好东西,告诉你们,谁敢靠近这个教室,老子马上就杀人。”赵铁柱一阵大骂,旋即又狰狞的大笑道:“臭婊子,既然你这么想救这个学生,好,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那个奸夫过来,只要他肯过来当人质,我就放过这个学********夫?”

    远远听到赵铁柱的话,现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钱大兵的身上。

    “我?”一直滞留在现场不曾离开的钱大兵,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泡妞可以,但是泡妞泡成人质,随时可能连命都没,那可就是太不划算了,再说,他现在和梅语嫣那是一垒都没上呢。

    梅语嫣眼角的余光瞥见钱大兵的动作,露出一抹鄙夷,她大声道:“铁柱哥,到底要怎样,你才肯相信我。”

    “我说过了,让那个奸夫过来,我就放了这个学生。”赵铁柱的口气无比强硬。

    高队长走过来,拍拍梅语嫣的肩膀,“梅老师,目前赵铁柱情绪激动,你的劝说,恐怕意义不大了。”

    说着,他又瞥了瞥那个已经悄悄钻入到人群中,很快溜之不见的钱大兵,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至于拿人交换,也是行不通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劫持犯放弃挟持人质的想法,交换人质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梅语嫣脸色一黯,苦笑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能救那个学生,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怎么,没胆过来吗?”过了一会都听不到回话,赵铁柱冷笑着喊道。

    “我来吧!”高队长从梅语嫣手里拿过了喇叭说道:“铁柱兄弟,请你不要伤害人质,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能满足的我们一定满足。”

    “什么狗屁要求,老子不会相信你们这些警察,别他妈想诓我。”教室里,赵铁柱扯着嗓子大喊。

    这时,一阵悠扬的铃声从学校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听到这声音,一直乖乖蹲在地上的秦朗,微微一怔,旋即便意识到这是放学铃声。

    他瞄了一眼教室墙壁上挂着的钟,果不其然,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中午11点30分,正是放学的时间。

    “这个点儿应该是吃饭的点儿了。”秦朗琢磨了片刻,目光突然一亮,开口道:“其实你应该提一些要求。”

    趴在窗边的赵铁柱猛地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瞪着秦朗威胁道:“你他妈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小命,再废话,老子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秦朗并没有理会赵铁柱的威胁,有条不紊的说道:“你挟持我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和警察对峙。既然如此,为何不趁机提出一些有利于自己的要求?最简单的,如果你想保持旺盛的精力,首要的就是食物。否则,不等警察动手,你自己就先饿晕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秦朗运用了一些声音上的小技巧,语速不快不慢,保持一定的韵律。

    这种韵律让人有种信服的感觉,能抚慰情绪。

    赵铁柱果然听进去了,甚至忽视了秦朗前后矛盾的表现,自言自语道:“对啊,不吃东西可不行,老子得让这些警察给我送点吃的。”

    话音一摞,他肚子好像响应一般,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一大早赶到学校见梅语嫣,他也没吃多少东西,肚子早就饿了,只是因为情绪一直激动,忽视了这一点。

    赵铁柱揉揉肚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摇头道:“不行,这些警察不可信,他们一定会在吃的东西里面下毒害我。”

    “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不仅是你饿了,我也饿了,所以警察拿来的食物,我可以先尝试,没有问题你再吃。”秦朗提出了合理的建议。

    “有道理。”赵铁柱大为认同,立刻凑到窗边朝外喊道:“你们先给老子送点吃的进来,记住,别他妈跟我玩花样,老子会让人质先吃。”

    秦朗见状,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之所以提醒赵铁柱,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

    换元呼吸法虽然对施术者本身没有特别要求,但它需要过程。秦朗必须要保证在这个过程进行时,不至于让自己受到赵铁柱的伤害。

    警方的动作很快,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一名穿着学校食堂工作服的年轻女孩儿,便提着一袋饭盒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大哥,我是来给您送饭的,我可以进来吗?”

    赵铁柱透过窗户确认没有其他人跟着,这才点头道:“进来。”

    一进门,看到提着刀,衣服上沾染着血渍,满脸狰狞暴虐的赵铁柱,女孩儿似乎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惊慌的举起手中的袋子,“大哥,这是学校食堂给您准备的饭菜,我是食堂员工,警察让我给您送过来的,冤有头债有主,您可千万不要伤害我。”

    说这话的时候,女孩儿眼角的余光却在冷静的打量着教室里的情况,和她那慌张的口吻完全不相符。

    看到那个被挟持的学生蹲在地上,簌簌发抖的模样,女孩儿不禁微微皱眉,露出不喜之色。

    不过女孩儿不知道的是,就在她打量秦朗的时候,秦朗其实也在悄悄地观察着她。

    他发现,对方虽然尽力遮掩,但身上散发的气质,与外面的警察极其相似。当然,如果仅仅如此,秦朗也不能断定对方的身份。可偏偏,秦朗看到了女孩儿那食堂员工的工作服里面,露出了一角被刻意遮挡起来的橄榄绿衬衫领子,分明就是警察制服。

    “这是一个警察。”

    得出这样的结论,秦朗实在是有些恼火。这些警察面对一个疯子束手无策也就算了,现在,现在居然派来一个这么蠢的女警,连换装都不知道彻底点。一旦被赵铁柱发现,马上就会暴露身份,并且激怒他。

    这不是拿他的性命开玩笑么?

    秦朗在心里将那些狗屁警察骂个半死。

    “磨蹭什么呢?赶紧给我拿过来。”闻着饭盒里飘出的香气,赵铁柱的肚子叫的更厉害了,他不耐烦的催促道。

    “是,是,大哥,我这就给您拿过来。”女孩儿慌不迭的点头,战战兢兢的朝赵铁柱移了过去,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大哥,您……您可千万别伤害我。”

    在距离赵铁柱只有两米远的时候,,她微微弯腰,作势将袋子放在地上,手却悄悄伸向了里面摆的最高的一个饭盒。

    就在这时,一道风声骤然响起,伴随着赵铁柱怒骂声:“臭婊子,老子一眼就看出你是个警察,还他妈跟我装呢。你们这些警察想尽办法要害死我,看老子不砍死你。”

    唰!

    赵铁柱被彻底激怒,理智完全丧失,丝毫不懂怜香惜玉,这一刀居然直接砍向对方的脑袋。

    女孩儿浑身一抖,猛一缩脖子,避过脑袋被砍的命运,但几缕青丝却被锋利的刀刃隔断,掉落下来。

    这一下,不亚于和死神擦肩而过。

    女孩儿显然还是第一次应对这样的场面,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身上颤抖不止,往日里所学的空手夺白刃的技巧,这时候好像忘了似的,只知道手忙脚乱的去摸饭盒。

    当手指碰触到饭盒里藏着的枪时,她慌乱的心,才稍稍一定,连忙举枪,对准了赵铁柱。

    咔嚓咔嚓!

    扳机扣动,枪却意外的没有响。

    “糟糕,忘记打开保险了。”女孩儿顾不上责怪自己粗心大意,心慌意乱的连忙去打开保险。

    黑洞洞的枪口让赵铁柱呼吸一滞,神情大变。但是枪没有响,这让他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也让他精神病人的本性被激发出来,既然是你死我活,他哪里会给对方再开枪的机会。

    瞪着血红的眼睛,赵铁柱疯狂的挥刀砍去,“老子砍死你个臭婊子!老子要把你分尸。”

    刀锋直奔女警手腕,已经来不及打开保险了,只能躲避,但最终还是被刀刃割伤了皮肤,猩红的鲜血和白皙的手腕形成鲜明的对比。

    女孩儿剧痛之下,惊叫一声,手掌下意识一松,枪掉了下来,整个人朝后退了好几步。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赵铁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枪拣了起来,这一次,黑洞洞的枪口掉转矛头,换做对准她了。

    “臭婊子,老子干过民兵,枪这个东西,老子不陌生。你想杀老子,老子先送你上路。”

    女孩儿头脑一片空白,吓得紧紧闭上眼,犹如惊弓之鸟。

    “换我就不杀她。”就在这时,秦朗突然悠悠的开了口,语调之轻松和当前紧张气氛大相径庭。

    赵铁柱和女孩儿齐齐一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