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赋妩 - 第192章 大结局 鳯宫:鸾倾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娘娘睡着了,可能没事了,你先回去罢,小心被皇后娘娘发现怀疑。”她对香杏儿道。

    香杏儿点点头,“好罢,我先回去,有事你再来找我。”

    红鸽有些心疼的看着她的脸,“你在那里受了不少委屈罢,可恨皇后居然下手这么狠。”

    香杏儿无所谓的道:“这一点痛算得了什么,能完全贵妃娘娘交给我的事,就算是我对得起娘娘了,死也无憾。”

    红鸽眼圈发热,叹气道:“她呀,左不过就这几天了,你再忍忍。”

    “恩,我走了。”

    “我和你一起走,贵妃娘娘让我把这件东西交给大胤皇上。”

    两个人携手出去,香杏儿有些顾忌的看看里头,压低声音道:“你说,贵妃娘娘喜欢那个大胤皇帝吗?自从倾城公主病了后,她一直在数在日子,还时常问我们大胤的状况?”

    “可能是喜欢的罢,娘娘有一块手帕,用得好旧了还舍不得扔,上面绣得是游龙戏凤,不可能是这位皇上送的,那肯定就是大胤皇帝了。”

    “唉,只是可怜了瑞皇子了,只有娘娘一人疼,你没见皇上的态度,根本不管不问的。”

    “其实贵妃娘娘也挺可怜的,一辈子人是聪明得紧,在后宫翻云覆雨,只是找了一辈子,也没找到一个真爱自己的人。”

    “别瞎说,小心娘娘听到。”

    “听不到,刚才进去看,睡得沉沉的。”

    丝帕,原本也是雪白的,日积月累跟着她到冷宫折腾一翻,如今再洗也不如先前白了,上面游龙戏凤的刺绣是苏放绣娘的功力,针针都用尽了心血,一块帕子也费时三月。

    一阵风吹来,未关的窗,字句落入耳中,也掀起了轻薄如纱的帐帕,游龙戏凤的帕子,随风而去,落在地上,染了纤尘。

    三个月后。

    薇静抱着孩子跑进来,立在殿下道:“不好了公主,皇后娘娘突然爆病死了。”

    我穿着家常宫装坐在榻上绣一件绣品,闻方放下针线挑挑眉,有些疑惑的道:“哦?怎么这么突然?”

    我有些替她肚子里的孩子感到惋惜,再过几个月,皇室又可以添一位子嗣,多好的事。

    “不知道,太医还在查。”

    “那皇上呢?”我问,站起身来,从她怀里接过月儿,算算日子,冷珏也该到达北齐了,齐太后失了女儿后番然醒悟,亲自松了口,接月瑶回来指日可待,所以皇上特地让他去接,其实,已经再也用不着他了,也不敢妄自用。

    他现在已经是大胤的皇上了,月儿的干爹,等他顺利接回月瑶,便要顺便带月儿走,回大胤,她虽然不舍,可是这一切是他的心愿,她会尊重。

    看着月儿,想起那人音容笑貌,不觉在心里叹了一声。

    薇静见她叹息,担忧的道:“公主,又想起月儿的爹了?”

    她也跟着叹了一声,“要说这也是最好的结果,他本来就不适合做帝王,跟着太后娘娘回山里念佛颂经不是挺自在的吗?至少不用担心他的生命安危。”

    我低头苦笑一声,“是啊,这是他的心愿,他此生的理想便是活在没有争斗没有厮杀的世界里,宫廷更是不适合他,说起来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他可能一辈子都会待在寺里,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皇上已经在为他大兴土木修建寺院,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清月寺,我想,他也一定会喜欢的。”

    我淡淡笑着,没有接话。

    南诺天的心意,我懂,他只是想用我的名义谢谢他,尽管他没有救我,可是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云湖又怎么会舍命救我,说到底,他才是恩人。

    “瑞儿和长姬也该从书房回来了罢?瑞儿最爱吃的芙蓉糕准备好了吗?这孩子,跟她娘一个口味,爱吃甜的。”我笑着道,抱着月儿坐在榻上。

    “吩咐过了,等会就送过来。”薇静笑着道,拿起我放在一旁的绣品,笑着道:“是给长姬的吗?女孩子绣麒麟怕不好罢?”

    我轻笑着,没有接话。

    静笑着道:“那就是给月儿的?”

    “是给瑞儿的。”我笑着道,实在经不住她一句一句的问,薇静一笑道:“我就知道是给瑞儿的,现在公主对瑞儿真是太好了,什么都让他先挑,长嫉都提意见了,那天问我,她是不是你捡来的?”

    我惊怔,又是咬牙又是笑,“这孩子,不知道跟谁长得?猴精。”

    “自然是跟娘娘啊!”

    “我?我哪有。”我连忙摆手,不愿意跟猴齐平,渐渐,笑容渐渐变得湮寂,“倒是瑞儿,继承了她娘的聪明,将来一定是个好君王。”

    “公主真的不打算生了吗?”

    “不,有瑞儿就够了。”

    薇静叹息,放下绣品,“奴婢还是过去皇后娘娘那里看看罢,不定出什么事呢?”

    “好。”我淡淡应着,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

    看着她身子走远,我抱着月儿在殿里轻轻掂着。

    一双温暖的大掌从身后抱住我,“孩子睡了吗?”

    我轻笑着,安心的靠到他身上,“快睡着了,被你惊醒了。”

    他笑着,手指轻轻环住我的腰,趁机在我脸上印了一吻,“反正他还什么都不懂。”

    他弯下腰,轻而易举就将我和孩子一起抱起来,向里走去。

    殿里宫人还在站着,我脸红的低下头,嗔道:“宫人都在呢?皇上……”

    “那又怎样,朕又没说做什么。”

    他轻笑,得逞般看着我脸红的样子发笑。

    进了寝室,他把我们母子放到床上,便低头逗孩子玩,把我扔在一旁,一副正经的样子,我害羞半天,结果人家只是开玩笑,一时间尴尬不已。

    一把抱过孩子,“别玩了,快去皇后那里看看罢。”

    “刚从那里回来。”南诺天脸上神色淡淡的,一点都不忧伤,我转身看着他,孩子抓着我的一楼头发,扯得生疼。

    “……月儿,再扯娘的头发就打你屁股了。”

    月儿一副嘻皮笑脸的,露出还没长牙的的牙床天真的笑着,我的怒瞪,白眼,都不管用。

    南诺天笑着,抱过孩子,“太医说了,是中毒。”

    中毒?我微微有些怔愣,收起所有玩笑的表情。

    “我听说……苏苏回到大胤后死了。”我迟疑的道,南诺天看看我,有些闪躲的道:“似乎是那样的,你怎么突然提起她。”

    “是怎么死的?”往日侍候过的宫女,对她,我还是感激的,但是她死得不明不白,冷珏回来也对她的事闭口不谈,南诺天也不提起。

    “好像是自杀的,我也不清楚。”南诺天有些含糊其词。

    看出他有意隐瞒,于是我也不再多问,对他道:“苏苏曾经跟我说过,有一种毒,是在怀孕后才发病的。”

    南诺天这才认真起来,“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这些是苏苏亲口告诉我的。”

    他低下头,也无心再逗孩子,把孩子放到床上让他自己玩,月儿在床上打着滚,慢慢爬到我这边。

    “你想什么呢?”我看着他道。

    “底下有人禀说,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香杏儿常常自己偷着烧纸钱,还听到她哭诉贵妃娘娘,再加上,太医查出,皇后每天喝的补药里有少量慢性毒药,所以,我怀疑,这些可能是云湖做的。”

    闻言,我沉默了,半晌才叹一声道:“云湖才是最聪明的公主哪!她知进退,懂得抓住时机,虽然有时候做事有些极端,可是她最后往往都赢了,她赢了……”

    我喃喃的道,想起她说的,你不必担心,我会替你锄掉皇后这个跘脚石。

    南诺天见我心情低落,一时不知怎么劝解,只是轻轻握着我的手,“倾城,现在没人将我们分开了,云湖也会幸福的,南宫月已经把她的骨灰带到了山里,将来就供在寺中,所以……你不必再为她担心了,我们这辈子欠下的债,下辈子会好好偿还她们。”

    我微微笑着道:“好啊,下辈子换我们替她们付出,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月瑶,冷珏如果能真的对她好,那一切就完美了。”

    “现在已经很完美了。”南诺天将我搂进怀里,一手盖住月儿的眼睛……

    (结局)

    作者的话:

    这本书是早年写的,文笔相当生涩,请亲爱的们多包涵,可以移步到我的新文——《东厂有位爷》

    简介:

    胸大无脑的佟大小姐一朝重生成外科圣手的佟裳,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继母的阴谋让她惨遭夫家退婚,佟裳却笑出声,小白脸配不上我,然而姑母转头就将她指婚给东穆朝第一宦臣易恒。

    嫁给太监,不是她的本意,却是她的宿命!

    易恒:嫁给一个太监你委屈吗?

    佟裳:你是指哪方面?

    易恒:夫妻和谐方面。

    佟裳羞得面红耳赤:还,还可以吧。

    易恒:嗯?

    佟裳:我是说夫君身长不露,乃夫人之幸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