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赋妩 - 第9章 七少 鳯宫:鸾倾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吃饱喝足,知道薇静安全,此时的我轻松无比,串起珠子来也十分顺手,看着那些串成串的紫莹莹的水晶珠子,我脸上渐渐露出了微笑,或许一天之内是可以串完的。

    第二天日落之前,我终于串完了最后一颗珠子。

    冷珏走进来,看到我身前摆放着的珠帘,有些不可思议,“没想到你真能串完。”

    我笑得有些苦涩,“换成是你,你也一样可以的。”

    他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我笑着指指那些珠帘,“因为这些就是我的命。”

    他听后笑了,慢慢垂下眸,“你似乎很怕死。”

    “我不是怕死,我只是必需活着。”

    “为什么?”他抬头看我,目光深深流连在我脸上,或许,他是想从中找到什么,然而我只是笑,笑得美丽无邪。

    因为只有活着,才能为母妃报仇,才能让那人后悔,让他痛不欲生。

    见我不说话,他也不再问,弯腰将那些装着珠帘的竹筐端起来,“跟我来罢。”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出了石室,第一次走出来,没想到外面还是石室,连绵无际的过道回廊,两旁站立的武士穿着同冷珏一样的黑色服式,同样用龙腾配剑。

    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神秘而庞大的组织,足有惑乱江山的势力。

    我跟着他,来到一处高大的石殿。

    我只能用殿来形容,因为相较于关我的石室,这里确实华丽多了,就像是……山贼的宫殿。

    女侍穿着纯白衣裙左右侍立在侧,

    为首一张气宇宣昂的高大座椅,两旁镶嵌着硕大的夜明珠,他就坐在那里看着我,眸光说不出的妖邪,我与他对视一眼,慌忙低了头躲到冷珏身后。

    “人带来了,七少。”冷珏躬身行礼,顺手拉着我一起。

    “土皇帝,规矩还挺多。”我低下头首行礼,不满的冷哼。

    冷珏压低声音道:“你不是想活命吗?那最好听话点。”

    “一昧听话也不一定就能保住性命。”我接得飞快,他乍舌,一阵无语。

    我对他调皮的笑笑,抬起头道:“大王,珠子我已经串完了。”

    一声大王让他笑了,无比讽刺的冷哼,“听起来似乎不错,呵,山寨大王。”

    “哦,如果大王不喜欢,我也可以叫您七少?”我笑着道,转身看向一旁的冷珏,他刚才叫他七少不是吗?

    冷珏低着头看我,脸上表情十分无耐,咬着牙点点头,最后什么都没说。

    “你倒是能屈能伸。”他笑着道,掩在黑纱后的表情冰冷,远远觑了一眼冷珏手里端着的珠帘,似乎对那些并不感兴趣。

    我不免疑惑,他不是说串完就可以走了吗?怎么现在连看都不看一眼。

    “七少,我串完了。”我再次提醒道,不安的向冷珏询问,他看着我,脸上有种说不清的担忧,我以为他会说什么,可是他嘴唇动了动,最后什么都没说,默默的退到一旁。

    “你变卦了吗?”我忍不住大声置问,看到这一切,让我不得不担心,他变卦了,所以即使串完这些珠子也不会放我走的。

    “对啊。&lt;a href=<a href="/" target="_blank">/</a> target=_blank&gt;<a href="/&lt;/a&gt;" target="_blank">/&lt;/a&gt;</a>”他斜睨着我,说得轻松无比,就好像是鼻子里发出的一声冷哼。

    “为什么?”我失控的发出怒吼,那一刻,很有种被嘲弄的感觉,辛苦一天一夜,不眠不休串成的珠子,他说不算就不算了。

    他笑而不语,将身子陷进华丽的大椅里,居高临下看着我,“冷珏说,你认得这剑上图腾?”

    他点头示意,很快,就有一个武士解下自己的剑放到我面前。

    我接了剑,细细看着上面飞龙图腾,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对啊,这不是龙吗?”我茫然的看着他。

    黑纱下发出笑声,他仰头微笑,“在装傻吗?”

    “没有。”我说。

    “那为什么突然又装不认识?”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况且,这真的是龙图腾啊。”我走过去,艰难的举着重达四五斤的长剑给他看。

    而他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看,笑着道:“这些不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你究竟要不要放我走?”我的耐心也终于到了极限,狠狠的把剑摔到地上,两旁女侍吓得浑身一震,就连冷珏都忍不住闷哼,示

    意我收敛。

    或许,我这举动真得触怒了他,挑战了他的威严。

    他脸上笑意渐渐湮没,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接近死亡的冷漠,眸中冰冷色泽另人发怵,直到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冰蓝,一种可以沉溺

    人心的颜色。

    他缓缓抬起头,冰蓝色的眸子里燃着火焰,“从前可以,但现在不行了,你必需死。”

    他语声低沉而阴郁,让人误以为是死神下的判决。

    我摇着头,有些难以置信,“死?”

    “对,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

    我冷笑,笑的有些讽刺,“就因为我知道这剑上有龙图腾?”

    “对,龙图腾代表皇室,除此之外,你还知道我叫七少?”他冷冷的道,眸光如刀,一瞬不瞬的看着我。

    我就在他这样的目光,无处可逃。

    突然有些造化弄人的感觉,我转身看向冷珏,终于明白他那句话的意思,他说,你不该这样聪明的。

    我低下头苦笑,原来太过聪明有时也是道催命符?

    “我死了,就能保住这个秘密了吗?”我良久才道,目光凄凄的看着他,跳跃的火光中,我看到他眼神暗了暗。

    他冷冷的看着我,不语。

    “我死了,这个秘密就会永远封存,太后娘娘、皇上就会以为真的只是山贼劫财对吗?”我再次说道,视线已经开始模糊。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哭了。

    大概是听到他说死的那一刻,艳艳红尘,才只活了八年而已,背着满身的仇与恨,债与怨,就这么死了吗?不甘。

    我用衣袖擦掉脸上泪水,大红的嫁衣在此刻显得无比讽刺。

    他仍不说话,只是出神的看着我,眸光迷惑又深邃。

    “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我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拉着他的衣袖拼命晃动。

    他不闪不躲,任我怎么摇都一声不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